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生活随笔 > 生活感悟>文章详细内容页

陪读,是一场花开

时间:2019-05-13 19:51:33  】来源:原创 作者:雨祺 点击:0

  寒假临近,学校组织举办的大学生征文大赛,又一次让我沉浸在对往事的回忆之中。

  一颗松驰的心

  常言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家的“经”从我八年级时就变得越来越不好念了。

  因工作需要,我妈要去省城上班,只能周末回家,家里的重担全落在我爸身上。他每天要上班,要接送我,还得做三餐饭。每天,他风风火火,忙里忙外。一年下来,高大的老爸明显消瘦了许多。我心里有点难受,只能暗暗地铆足劲学习。可是,好景不长,记不住从哪天起,老爸变了。他接送我不准时了,有时敢脆叫我骑自行车或坐公交,开饭时间也不准时了,早饭多是让我到街上的早点店吃。好多次,我放学回家,家里冰锅冷灶,一片凌乱。

  这是咋回事呢?也许是老爸工作忙吧。直到有两次,他醉熏熏地推门进家,我才明白过来。老爸在单位是业务骨干,应酬多,经常和一帮同事在一起喝酒、打牌、唱歌,就把我上学的事凉在一边。

  其实,老爸有时也特矛盾,别人约他吃饭,他总是推辞再三。可他经不起诱惑,最终,还是心花怒放地去了。

  记得有一次,老爸正在摘菜,他的一位同事来了电话:

  “老王,人家请你,怎么还不到?快点,老地方见”。

  老爸回答说:“要做饭,唉,不去了吧”。

  “叫儿子随便买点吃,都这么大了。”手机里一股埋怨的味道。

  “那这样,等会儿,如果不去,就打电话给你,去,就不打了。”一听这话,我就知道老爸心里还是想去啊。

  10分钟后,老爸拿起手机,摁了两下,又放下。他抓耳挠腮,在客厅里转了两三圈。又过了5分钟,老爸再次拨号,好像没拨到10位就停了。他脱下围裙,搓着手,进厨房拧开水笼头,弯腰去拿塑料篮。可手伸了几次,硬是没拿着。

  塑料篮明明放那,为什么拿不着呢?原来老爸眼睛望着窗外,心不在焉。

  “儿子,给你15块钱,你去吃盒饭吧。人家请,不去没礼貌啊。”老爸在心里憋了老半天的话,最终还是冒了出来。

  “嗯”,我头也没抬,早料到又是吃盒饭。

  老爸迅速套上皮鞋,扎上领带,哼着小调出门去了。

  这种日子,隔三差五就有,一直到我参加中考前才告结束。

  最近两月,辅导员在班里好用“松弛”一词评价班里的同学,说他们上大学后有船到码头车到站的思想。这使我对“松弛”一词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松弛”,我似懂非懂,只知道个大概意思。我是个理工男,语文一直是弱项。如果让我解释,我真说不准啊。心想,它一定意蕴丰厚,是个典雅的中性词吧,否则,辅导员为何这么喜欢用它呢?

  出于好奇,课下一百度,我傻了眼,它有几个义项,但是,都带贬意。其中有个义项我记得特牢:懈怠和懒散,因为这正契合那时我老爸的一颗心,一颗“松弛”的心!

  一颗愧疚的心

  2013年中考,对于我来说,是一次风霜,对于我老爸来说,是一场雪雨。

  600多一点的中考分数,达不上省示范高中县一中的分数线,全家人的希望彻底泡汤了。

  一个多月,我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老爸的日子,更是昏天黑地。他茶饭不思,上班,打不起精神;窝家,一言不发,任妈妈冲他发火。有一次,他把盐当成豆粉拌肉,炒出的土豆丝咸得不能进嘴!

  我知道,老爸心里十分懊丧,也非常痛苦。因为儿子没考好,面子全失不说,认为自己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发现,他好几次坐在沙发上发呆,两眼无神,六神无主。有时还自言自语:“我玩心怎么这么大,我不去喝酒能死人吗?”一边说,一边以拳头捶打沙发。那会儿,我真担心老爸会急坏他那聪明的脑袋。

  有个周日,老爸轻轻走到我身边,拉着我的手说:“儿子,怪我,是我没做好后勤服务,没有陪你一个晚上,怨恨我吗?”我没有吱声,只是摇摇头,我无意中看到老爸眼中闪着晶莹的泪光。

  老爸强忍着,怕泪水掉下来被我看见,背过身子擦拭……

  午饭后,老爸骑着电瓶车带着我去超市购物。在超市里,看到苹果,老爸买了。看到香蕉,也买了。这两种水果是我家常吃的。看到芒果,问我想不想吃;看到火龙果,也问我想不想吃……我知道,他是想以这种方式来弥补自己的“过失”,让自己的心好过一点。

  “王永欣!”超市里有人喊我,我回头一看,是刘阿姨,她和老爸是开家长会时认识的,她女儿顺顺也在三中读书,中考分数达上了县一中。这是中考后我们第一次见面。

  “阿姨好”,我对她笑了,但很勉强。这时,老爸过来了,和刘阿姨互相道好。刘阿姨十分吃惊地问老爸:“呀,一月不见,怎么弄得又黑又瘦?”“还好啊,昨晚没睡好觉吧”,老爸明显在掩饰什么。刘阿姨又看看我,似乎明白了什么。她走近我,悄悄对我说:“孩子,安慰安慰爸爸,再努力……”。

  回到家里,我一头钻进房里,胡乱地翻着书,一个字也没看下去。

  “吃晚饭了,都出来吧!”妈妈的声音忒宏亮,不知是生气还是怕我们听不见。

  我走出房间,没看见老爸,就轻轻推开主卧的门,没有。“爸不在家”,我回答妈妈。“打他手机,这么晚了会去哪儿?”妈妈嘀咕一声。打他手机,手机却在餐桌上响了。

  这几天,老爸心事重重,本来心情就不好,再加上别人的冷言风语,什么“他儿子能上重点?太阳打西边出了”“你看他那德性,酒囊饭袋还不养出个酒囊饭袋?”等等更是雪上加霜。我想到这些,担心会出什么事,就急促地对妈妈说:“妈,天快黑了,我们一起去找吧,他好到湖边去看人钓鱼”。

  夕阳西沉,一半没入大地,一半挂在天边。晚霞黯红了大半个天,和睦湖波光粼粼,忽明忽暗地闪烁,像暗夜里眨着的眼睛。岸上的树丛蓊蓊郁郁,花草淡褪了白日的鲜艳,蔫了头,迷失在岁月的深处。

  我大声喊着“爸——爸——”,妈妈紧跟在我的后面。尚未到湖边,我们隐约看到有一个人坐在排水的涵闸上。走近一看,果然是老爸。他坐在那里,纹丝不动,像老僧打坐祷告一样,忘了周边的一切,我们连喊他数声,他也没听见。透过昏黄的月光,能看到他苍白的脸上涂满悔疚的神色。

  ……

  我们家艰难地度过了漫长的七、八月,从此,迈进了一个全新的时期。

  一颗滚烫的心

  中考分数虽然不理想,可没过多天,老爸还是打起十二分精神,开始为我上学的事忙碌奔波。

  白天,他就打电话,晚上就骑电动车上门。托同事,找同学,求朋友,串亲戚。凡是能联系和够得上的人,他一个也不放过。

  电话里,他说尽了好话,像“谢谢”、“感谢”之类的词不知说过多少遍。有一次,老爸给在外省工作的一位“老乡”打电话,足足打了半个小时,连我在房里都听烦了,不知那位“老乡”是何感受。更使我不爽的是,老爸那腔调,那语气,那姿态简直就是苦苦哀求,好像是林黛玉进贾府,处处小心,谨言慎行,惟恐有什么闪失或不妥,得罪了人家。

  老爸那种表现,我觉得有点过分。即使是求人办事,也不至于那般低声下气,现在想起来,脸,还火辣辣的。几次我都想打断老爸,嫌他啰嗦烦人,也太丢自己面子,可转念一想,老爸这么做都是为了我能上更好的学校,我怎么能怨怪他呢?

  功夫不负有心人。老爸的努力没有白费。2013年9月,我以一名被正式录取的高中生身份,跨入合肥五中的大门。虽然不是重点,但也心满意足了。

  为了我上学方便,老爸在五中附近租了一套房子,成了我们的新家。妈妈下晚班虽然迟,但也可以回来。老爸下班从新安江路抄近,从县城到新家开车只需20分钟左右。他的同事们知道内情后,都能理解和宽容,主动劝他可以早点下班,老爸对此深受感动。可他认为,应以工作为重,不能因家事而耽误自己的工作。因此,他上班时十分卖力,尽量提前完成手头工作,有时周日还去无偿加上几个小时班。

  老爸除了上班外,还得上超市买菜和准备一日三餐。买菜大多放在周末或晚上。时间最紧张是中午:我通常12点放学,他下班后做饭,最多只有30分钟左右的时间。他为了能按时开饭,他早晨上班前或头天晚上就把菜洗净切好。保证每顿两菜一汤,三天内菜的品种不重复。有时是妈妈晚上回来,把次日的菜准备好。偶尔不能按时开饭,我就边看书边等候。老爸在厨房里忙活,我总想去帮忙,可老爸不让我沾手,他说他一个人能行。他一边忙做菜,一边哼着小调。有时候,一首歌中的两句歌词反复唱几遍,不知是老爸记不住歌词,还是不会唱下句。感觉是他自已唱烦了,就冲我亮一嗓子:“儿子,你学习辛苦,要休息好,养精蓄锐呀!”。

  高一就这样一转眼过去了。我很奇怪:一年了,老爸没在外面吃一顿饭。直到暑假里的一天,我们在街上碰到他的一个同事,才揭开这个谜底。原来这年的九月初,老爸就在办公室里贴了“告示”:为了不影响孩子读书,本人三年内不在外喝酒吃饭,谢谢大家的盛情、理解和支持!这事在老爸单位被传为佳话,好评如潮。我觉得这事有点滑稽。也有同事和老爸开玩笑,用尽各种手段和方法诱惑他,他都不动心,没上当。

  一次,刘阿姨拉着我的手,笑成了一朵花:“孩子,努力啊,你爸为你酒都戒了呀。”老爸也笑了:“不说这个了,顺顺学校物理上到哪了?五中上到……”

  刘阿姨惊奇地看着老爸:“啊,教学进度你都知道呀,真厉害,陪读真上心”。听刘阿姨这么一夸,老爸显得不好意思,一米八的汉子脸竟然红了。

  说到陪读,绝大多数家庭是母亲担当,且为专职,即不上班。此种情形实际上是陪而不“读”,只管后勤服务。老爸的“陪读”却与众不同,他上班陪读两不误。尤其是晚上下自习后,我做作业,他在旁边阅读守候,有时和我同时做题目。老爸也是学理科的,做题时,他尽力寻求两种以上的方法解答。我遇到疑难问题也乐意同他讨论、探究。等一道难题解决了,我和老爸都会意地相视一笑,有时老爸还捧着我的头,像小时候亲我一下,快乐得像个大男孩,幸福的浪花在脸上荡漾。

  高中三年,老爸全是这么陪我度过的,从没有“脱岗”一天。最使我难忘的是高考前夕的一个晚上。从那晚起,各科老师开始“压榨”我们学生,课堂作业多,家庭作业也多,差不多是每科每天一套试卷,美其名曰“强化训练”。那晚,我做到夜里12点半才勉强完成。我伸着懒腰,打着哈欠,走出房门,才发觉客厅的灯还亮看,老爸斜靠在沙发上睡着了。他头发胡乱地搭在额前,胡子好深,似乎一月都没有刮过,脸色腊黄腊黄的,满脸疲倦。一只手垫在头下,一只受伤(切菜时被刀划破)裹着沙布的手拿着我的语文课本,搭在胸前。沙发边上,放着剥好的毛豆米和摘净的芹菜。满满一杯热茶冒着热气,还没来得及喝……

  看着这一切,我鼻子一酸,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转。我赶紧推醒老爸,第一次给他打好洗脚水。没想到,他还笑嘻嘻地夸我孝顺。我听了,心里更加难受。父母为我们含幸茹苦,用一颗滚烫的心温暖着我们,而我们一个小小的表现,就能让他们获得无比的舒心和满足!我们有何理由不去刻苦努力呢?

  一颗心和另一颗心

  功夫不负有心人。也许是老爸式的陪读彻底感动了上苍,也许是我的努力终于获得回报。2016年8月,我接到了北京理工大学的录取通知书。那一刻,我哭了,老爸也热泪盈眶,紧紧地抱着我,好像我丢失多年又被重新找回一样,再也舍不得放手。那一刻,父子两个,人相拥,情相融,心相融。妈妈一惯内敛,她没有掉泪,而是把所有的激动、兴奋和骄傲深深地藏于心底。她只是微笑着给堂叔伯爷、姑妈小姨等让坐、沏茶……

  那晚,老爸喝了很多酒,是我读高中三年来第一次开喝;

  那晚,老爸唱了一首老歌,叫《从头再来》;

  那晚,老爸在客厅抽烟、品茶,品茶、抽烟,哼着小调,一夜无眠。

  ……

  大赛要求以“陪读”为话题写一篇散文,题目自拟,字数不限。眼看寒节快要过去,我就以“老爸的陪读”为题,把这些难忘的记忆写进了这篇文章,拿去征求妈妈的意见。妈妈看到题目就不太满意,说文题好比人的眼晴,要有神韵,这文题太过一般化了。我又拿去问老爸,老爸略作思考,一拍脑门:“有了!你考上大学,如同春天来临,一树花开。题目就叫‘陪读,是一场花开’”。

  我一听,这题目还有点意思,很满意。于是,就在电脑上轻快地敲好参赛文题:

  陪读,是一场花开。

TAG标签:

【审核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雨祺 雨祺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雨祺 会员等级:站长 用户积分:2742 投稿总数:105 篇 本月投稿:8 篇 登录次数: 1037 他的生日:05-12 注册时间: 2011-05-02 22:36:41 最后登录: 2019-05-18 15:21:03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