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生活随笔 > 生活感悟>文章详细内容页

黎乐 / 雨

散文
时间:2016-04-05 13:07:23  】来源:原创 作者:黎乐 点击:0

  

  看着窗外的雨,老人说,要回去。

  回去能干什么呢?那里已经成了一片荒原呀。已然即将是要老了的儿子,孙辈人四世同堂中最具有权威的儿子,怎么可能让两位老人孤孤苦苦地在那荒原去生活?那不是大不孝吗?

  想当初,用尽了所有的博,要寒窗要拼命实现的梦想要有所追求,只想跳离乡村,那一路的苦,只用了一个逃字。想想那种渴望与速度,那种以逃出农门为荣的奔忙。现在,说要回去?!

  在灯红酒绿里,起早贪黑,紧绷的神经一刻也不得松懈,就为了追求着所谓的让人羡慕的成功的人生,现在,这些都来了。您却说,要回去。

  那里有钱沒钱反正也沒地儿花,没有车子,穿的就算是名牌也没有几个人看得懂,没有人,冷冷的夜里乌漆嘛黑着泥泥的路,您如果一旦摔跤了,一旦有个什么三急三慢的事儿怎么办?您们说要回去?

  不行!不行!不行!一声比一声大。

  所有的事物,有美妙的一面,当然就会跟随着一堆的不美妙,来平衡着人世间的事物与生态,凡事亦然。于是,老人沉默着。

  吃饭时,老人会提及,自家田里生长出来的五谷杂粮,有清清的草木气,不会是这里的超市,挑来挑去选好了回来煮的,味道里根本就是没有味道,连个香也参杂了什么成份似的作的。走在外面的街道,他们会说走在洒满金色阳光的田间小道上,随便哼什么小曲儿黄腔红调,不怕人家笑。

  老人,终于在春天的第一场雨里,私奔似的,不见了。

  这是一颗大型的炸弹。无疑于一次国与国似的叛逃。追踪这一场叛逃是必然的。家中能够商量着的所有的人,借了此一时的孝心,就规划了一个假期,来了一次集结三代人一起归乡省亲的大行动。

  终于,来到了那一个荒原,说不上不好,也没有什么好不是?却也魂牵梦萦,却也山川素净。

  雨雾朦朦胧胧,想起太多浪漫的事与词,比如烟波初上,那原本干涸却因为没有了任何保护措施而独独存在的河,因了春雨的淅沥,竟然有着一层氤氲的温暖之所,护住一层迷人的烟波;比如村里也有那座温柔的桥;比如静息处,隐隐的苍山,有一层水意的禅,在这天地间深深浅浅,藏黛,含峦,飘渺;比如草青青,花儿提前开。

  记得雨里曾经等过的人。那时候的雨,缠绵而景致。那出现在生命里的人,来了,过了。人生的那么一条路,多好啊。

  这块土地上生活过的人与事,一一回放,依然有些莫名其妙的甜蜜味道!很快乐,也很感动,无论世事如何喧嚣忙碌,总还会有那么一个地方,成了人世的牵挂。

  小孩子全然没有了城市里的那一种自持与干净,欢呼着扔掉了雨具。年轻的妻在那里追 着叫:“鞋子脏了啊衣服湿了啊手到了嘴里啊你的脸上啊....”.

  啊什么啊呢?没有再多一个人去制止这啊声也没有人附和这啊声。大家啊着的,都是爷爷奶奶的记忆里早已经存在的情节。

  老人脱掉了鞋子。孩子又学:“阿嬷都不穿,我为什么要啊”。

  阿嫲笑笑的:“这泥土是温暖的,就是因为脚上没有了泥土的味道,所以你们才会这也脚气那也有脾气的。”

  原来如此。

  一双老人走在田野里,稳当得比城市的水泥地要平坦,反而说“这里因为泥泞不平,就提着个心在走,走习惯了,反而简单了,不可能摔跤的。离开了就是不适应,现在什么都不用想,就想赤脚走在田地里,踏实。”

  年轻人和孩子,在摘那些开得四处是没有人理的花。中间不知道是谁提议,将这花儿移植在老房子通往外边的路两边吧。一直栽,栽一路,看能栽多远。这是一趟大工程,着实运用了一家人的力量,甚至于图纸设计。因为花苗与花株长成后的大小啊颜色啊品种啊,不可能之统一规划,老人就提了一句,“乱来。”

  于是,挖坑,栽种,就着小雨不用浇水,孩子与大人,欢天喜地,与了大地最最亲密的接触。终于摔倒了,糊了一身一脸的泥,那一片笑里,远远近近都是家里有了人气的最好的日子。

  回得屋来,喝那一杯茶。一只粗粗的碗,装过大鱼大肉的碗,又开始怀念起五谷杂粮的碗。没有任何讲究地,一道绿绿的茶叶,沉浮。竟然微波荡漾!想及在外面喝茶的讲究,云泥有别,这茶,已是真正的最好的道场。

  雨在窗外淅淅沥沥。是情人的盼,就是假装着,要有意无意地、爱敲不敲地,来打着这一扇窗。窗,是那一层膜吧,一捅就破。这是关于少年的雨。

  春雨,自然微冷,这时候的雨,象是中年的模样了。

  那一地湿腻,安抚着欲动未动将动的生机,似乎要对比着冬天有多么的贫瘠和无味。初春的初雨,是想弥补一些什么缺憾似地来,窗下是翠竹,它明白的。明白这样的春天里,热热的是心的低诉,冷冷的是古寺晨钟的梵语。这,是老年的雨吧。

  入夜的雨,剔除了雨声,大致可用到静谧无声的境界,但其实,孩子已经提出了最大的抗议,“怎么不早点带我来这里呀,阿嬷,如果不是你回来了,我们就来不了,是吗?”

  是吗?是吧。雨里,掩盖不了一种声音。那是泥土的气息,那是想忘,却终不能忘的故乡的声音。

  雨,一帘幽梦抑或倾盆而泄,稳稳自静,如如自生,都生得这般的美。幸福,来得比在都市的大厦里要突然和快速。最是不起眼的一个荒原,这一程的路,曾经叛离过的地方,正是梦寐以求的生活。我们又回到了原点。

  只要尊重自己内心地活着, 这是关于一种幸福的雨吧。

  2015.03.18黎乐


编后语:幸福,我们穷其一生千千追寻,蓦然回首,却在最初的原乡。曾经一路追逐,一路向前,向着遥远的他乡,在钢筋水泥里碌碌辗转,那时是滂沱的雨,是年轻的雨,淋漓尽致泼洒所有激情;拼搏,努力,跌倒,爬起,渐渐消磨了壮志,于是想低下来,过安然的日子,老了,心便往回收了,却也找回了真正的快乐和幸福。文章以老人回乡为引,表达了内心真正的回归不是车水马龙,而是内心的安稳久长。【责任编辑:嫣然】

TAG标签:

【审核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黎乐 黎乐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黎乐 会员等级:文学秀才 用户积分:160 投稿总数:12 篇 本月投稿:0 篇 登录次数: 9 他的生日: 注册时间: 2016-04-02 13:26:38 最后登录: 2016-05-26 15:37:52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