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生活随笔 > 生活感悟>文章详细内容页

亲历生命流逝

时间:2013-01-18 21:34:03字数:9843【  】来源:网络摘抄 作者:美文阅读 点击:0

  晚饭后,我与妻分别干着各自的事,偶尔交谈几句,对于家庭中的琐事和那些有一搭没一搭的事,我只是轻声地敷衍她。好不容易在群中找到一个又有思想又有文采的人,像发现新大陆般迫不及待的去阅读他的文章。妻每到这个时候,便不再发声,知道我的神经病一犯,就是天塌下来也不去理会。
  
  “电话!”妻喊我。
  
  “谁啊?大晚上的!”沉浸在一件事中,突然被打搅,我总是很难控制自己那点火气。
  
  “弟弟。可能有事吧?”其实我在接过电话时就后悔了,我知道,弟弟没事从来不会给我打电话。为了所谓网上那点破事,我忽略很多生活中的事。
  
  “哥,爹最近老是咳嗽,怎么看都不见好。医院拍了片子,说情况不太好,可能---可能是肺癌。”弟弟哽咽的有些说不下去。
  
  “你别着急,明天我就回去,咱们去大医院复查一下。”我虽这样说,但是我压根就不相信父亲会得肺癌,或许是医院诊断错误。父亲去年体检,一切正常。
  
  妻让我早点休息,说了一声:爹的事是大事,便自己先去睡了。我的心有些乱,想找个人聊聊,但是,就算找到一个聊得来的,又能说些什么?
  
  自从考学出去,离开那个存有我美好回忆的小村庄,我便把亲人放到了心的深处。生活不易,为了房子和老婆孩子的未来,我要加倍努力。就是偶尔回家也是匆匆的来,又匆匆的去。我不曾细看过母亲脸上的皱纹,也没有再去拉一下父亲的大手。
  
  回到家,我看到父亲咳嗽的厉害,上气不接下气。只是有一段时间没见,怎么突然苍老成这个样子。我不是每次回来,都带很多补品吗?我不是总是叮嘱他们:别太累了,身体是第一位的吗?看着弟弟跑前跑后的拿药倒水,端饭服侍。我想起一句古话“父母在,不远游”,这么多年,我不仅离开父母,还总是为一些琐事绊住回家的腿,就是回家也和出差一样。总以为,给他们最好的物质享受就是爱他们。现在突然明白,在亲情中,物质所表达的爱,似显轻飘浮华,最深的爱,便是跟最亲的人在一起,是朝朝暮暮,是相伴相守,是渗透在烟火生活、一餐一饭中琐碎的体贴和照顾。我又做了些什么?
  
  去县医院又复查了一次,拿着片子请省城的专家验证过了,确诊是肺癌。天一下灰的要下雨,我的心像被抽空了,不知所措。
  
  (二)
  
  回到我的窝已是傍晚时分,本想跟妻说说,以解胸中郁闷,但是妻已然上夜班去了。
  
  桌子上给我留个条:“我知道爸爸的情况不太好,但是你要坚强,你是咱们家的顶梁柱,
  
  我准备好了钱,就放在老地方。”我心中的雨终于蒸腾出来,顺着脸颊,呼啸而下。并不是因为妻的明理,而是想起父亲的一句话:“她是个好姑娘,能嫁给你是你的福气。一个不看重钱,一门心思跟你走的人,世上难找啊!”
  
  父亲上了岁数,而且十年前已经动过一次大手术,近几年的身体状况也不太好,医生建议保守治疗。拿了些吃的药,让回家静养。我告诉父亲:“慢性病要慢治,收的太急容易转其他的病。”老人家一肚子墨水,很快就接受我的这种说法。
  
  冬天悄悄来临,鸟儿渐渐稀少,西北风卷着落叶满地乱跑,只有村边池塘两岸的柳树,
  
  扯着一头长发,不肯老去。我一下车,便看到母亲站在村口等我。
  
  “这么冷的天,怎么不在家呆着?”我拉上母亲的手就往家走。
  
  “你爹睡着了,我出来接你,顺便透透气。”我知道父亲得病,最伤心的不是我们这些儿女,而是和他相濡以沫、一起走过风风雨雨的母亲。她不愿意说爹的事,只是一直问她大孙子的近况,我便有一句没一句的跟母亲唠着。
  
  有一种痛是不能流血的痛,心里翻江倒海,表面却要风平浪静。父亲咳嗽慢一阵、紧一阵,气喘吁吁。死神一点点的靠近,我们只能看着,毫无办法、眼睁睁的看着,却要告诉父亲:“这病一定能好”。
  
  (三)
  
  明天父亲要去市医院检查,最近一直头晕。下午,我帮父亲擦身子,他的后背有些驼,
  
  早已没有年轻时的光泽和圆润。那时的他特别有力气,弟弟总爱坐在他的双肩上,扯他的耳朵。我虽然没有享受过一次这种待遇,但我明白,父亲对孩子们的爱是均等的,只是表达方式不同。弟弟从小体弱多病,所以他想让弟弟活的健康快乐;而把他的梦想交付给了我,对我只有严厉,再就是训斥。等我突然意识到父亲的良苦用心时,我的儿子也在埋怨他的父亲不近人情。
  
  四十年弹指一挥间,父亲老了,老的后背再也挺不直。曾记得他在烈日下光着膀子锯木头,挥汗如雨;母亲在阴凉处帮我们补衣裳,偶尔看一眼父亲,嘴角带着一丝让人不易觉察的笑,再苦的日子也抵不过父亲挥洒出的男人气息。
  
  有一种爱不必说出口,它深深地藏在我们心底,总是在我们禁不住动情时从眼角溢出。
  
  父亲病了,我回家的次数多了。父亲总爱讲一些,我小时候的事,如数家珍,有些我都已经忘记。从不知道,父亲悄悄地把他儿子的成长收藏起来,时常拿出来翻看,为我做出的一点点成绩而得意好久。
  
  母亲在做手擀面,父亲最好这一口。火苗在灶火中蹿得老高,风箱在我手中轻快地抽动,柴禾的清香味伴着锅里水沸的声音,随着炊烟飘远。母亲把面条下到锅里,我便在自家的院子里,拔几棵葱,洗过切好,撒上一点盐,倒点酱油,最后滴几滴香油,等面一熟,放进锅里即可。
  
  父亲吃了满满一大碗,母亲乐了,我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我还能看着父亲吃几次面?
  
  给父亲擦汗时,我悄悄擦去自己眼角的泪。
  
  晚上村里放电影。现在家家户户有电视、家庭影院,谁还去看?只有父亲这般岁数的人和小孩子愿意去看,老人们去找当年的回忆,小孩子就是凑个热闹。
  
  家在村南,放电影在村北,我扛着板凳与父亲一起穿过整个村子,父亲走得很慢,今天的话也特别多。小毛家生了双胞胎;张大叔老两口今年去香港旅游了;小风媳妇变懂事了,不跟婆婆吵架了......
  
  电影什么内容,我根本无心去看,怕冻着父亲,一边问他冷不冷,一边给他披大衣。父亲倒看得津津有味,问他演些什么,他也是支支吾吾。我想父亲是在享受与儿子的二人世界,顺便回忆他的青春岁月。
  
  父亲的脑CT显示正常,还没有出现脑部转移。医生说,父亲还有一小段路要走,但越往下走越痛苦。此时恰逢公司整改,我又要出差,便匆匆离开父亲。
  
  (四)
  
  妻会隔三差五的给我打电话,说说父亲的近况。妻很尊敬二老,几次催我把二老接到市里居住,可是二老舍不下他们的那些地、那些牛和鸡,还有那架爬满院子的紫葡萄.....其实我非常清楚,二老是不想给我们添麻烦。
  
  晚上没事时,我喜欢跟好朋友在网上聊会天。一铁哥们调侃我:“父亲病了,活得还这般潇洒?”我问他:“我现在应该是什么样?一身憔悴、满脸泪水、躲在墙角里萎靡不振。还是大张旗鼓地宣扬我的孝心?”日子还得按步就班的过,是父亲教给我坚强,勇敢面对一切风雨。我只有活的快乐,才能用我的快乐温暖父亲的心。
  
  父亲一直不让家人告诉我,他病重的消息,怕耽误了公家的事。满天飞舞的雪花盖住了世上一切污垢,连死亡都变得那样纯洁。父亲已经滴水不进,四肢浮肿,精神萎靡。我握着他冰凉的手,他微微睁开眼睛,眼睛里闪过一丝兴奋之光。他喊疼,我能感觉到父亲尽力控制自己,不让呻吟触痛他的子女。弟弟妹妹眼圈早已红透,谁都能感到死神的降临。
  
  雪下了三天三夜,铺就一条通往天堂的路,父亲随风而去,所有的苦难与痛苦都已结束。
  
  (五)
  
  母亲拿出父亲的遗嘱,她认得字不多,让我给大家念念。“其实,我心里明白自己得了什么病,知道你们瞒着我,怕我着急难过。但我确实难过,这世上还有你娘和你们这群孩子,让我留恋和不舍......”我实在念不下去,就让它深藏在我的心底吧。
  
  父亲清清白白的来到人世,又清清白白的走了。人的一生不一定要做出什么丰功伟绩,只要上对得起天,下对得起地就可以了。我为有这样一位父亲而感到自豪!
  
  父亲为我开启一扇窗,我要为父亲留一扇回来的门。
  
  父亲,你有时间回来跟儿子聊聊好吗?
  
  

TAG标签:

【审核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