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生活随笔 > 生活感悟>文章详细内容页

两面的世界

美文
时间:2013-01-12 06:31:05字数:19457【  】来源:原创 作者:星璇云 点击:0

  网络是个神奇的虚伪的地方,在这里,你可以是富家公子,跨国老板,都市丽人......每个人都带着不同的面具,扮演着可以扮演的任何角色,或满足现实里满足不了的愿望、或为了一些龌龊肮脏的目的、或为了纯粹的扮演欲等等,在这个虚拟的世界里交流!!

 

  在中国网吧是网络社交必不可少的地方,在个人电脑还不普及的年代,网吧是网络男女唯一的去处。坐在网吧里看着形形色色的人们,穿梭着让雄性荷尔蒙爆发的漂亮妹妹挽着帅气男伴、夜里从学校翻墙跑来开夜市的学生们、在社会里的混的非主流男女...这里是一个社会的缩影,生活的百态在这里一览无余!!

 

  不记得有多长的时间没去网吧里上网了,网吧里的记忆只有高中时候连续几个月的翻墙去玩梦幻西游,为此高中的成绩一落再落,三年时间就这样在白天睡觉晚上去网吧的时间里度过!遗憾的三年,也许可能我也会考上一个二流的大学,毕业之后找一个三流的工作,然后...跑远了。

 

  那一个晚上和朋友喝完酒后不知怎么就去了老家附近的一个网吧里,和这里的网管也算面熟了,打个招呼就坐在靠门的一个机子看电影。门就在这时被突然的推开,冬夜里凌冽无情的寒风咆哮的涌进这个不是太宽敞的屋子,我裹着军用棉大衣蜷缩在柔软沙发上,望着门外稀松的劳累一天行人顶着冷刀子似的寒风急匆匆的奔走着,希望尽快的回到那个温馨的家里和家人团聚。又是一阵冷涩的寒风刮起,马路两旁的法国梧桐树上的最后几片叶子也被不甘的扯离那个生养的地方,他就这样颤抖的身子从外面而入,我打量了一眼,这么冷的天,他只穿了一件花格子毛衣披上一件黑衣夹克,毛衣应该是很旧了,洗的有点掉色,脖子上带了个破旧的十字架项链,下身穿了条牛仔裤,似乎也很有些时候了,洗的发白,小腿处破了个洞,不知道是穿破的,还是本来的那种样式,脚上穿了双不知名的冒牌安踏运动靴。

 

  他进门后使劲的跺了跺脚,手放在嘴巴上狠狠的哈了几口气“他吗的冻死了,什么鬼天气”。看起来并不大,也就19岁左右吧,虽然穿着一般,但是看起来还是挺清爽的,唯一刺眼的就是那一头碎长发,遮住了大半个脸,我只能看见他的一只眼睛。布满了红色的血丝。“网管,开包夜,再拿包软白沙”少年从泛白的牛仔裤的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皱巴巴的十块钱,包夜五块,香烟五块。

 

  网管把软白沙和上网的小票拿给他,这个少年说了句“谢谢”,然后坐在我旁边的机子,这个留着长发,还算干净的少年熟练的打开电脑的主机电源,显示器电源,戴上耳麦,整个动作没有一毫拖泥带水,一气呵成,仿佛这些动作是他身体的一部分,那么的从容,优雅,没有一丝做作。在这期间,我一直在看他,在想他的身份是什么?一个18,9岁的少年,半夜来网吧包夜,是个从学校翻墙出来的学生吗?又或者是刚高中毕业已经工作的打工仔。原谅我以貌取人,人有时候就是这样,永远只能看到你眼前的一部分,然后去判断其中的是非曲直。电脑终于显示可以使用了,少年抽出一根软白沙点着,动作还是那么的优雅,飘荡的轻烟好似漂浮在水里的墨液。少年狠狠的吸了一口,仿佛像个被戒毒所折磨了一个月然后重新获得毒品的瘾君子,那般的贪婪,满脸的享受,仿佛这一刻,欲仙欲死的神仙也不过尔尔。然而紧随而来的是少年几声剧烈的了咳嗽。五块一包的烟吸这么一大口,呛死你丫的。我幸灾乐祸的撇了撇嘴。这就是人性阴暗的一面,人们似乎很喜欢幸灾乐祸的看着别人出丑,不管那件事是大或者是小,有时候看见别人不如意,就是会莫名的开心。

 

  刺鼻的劣质香烟立刻充斥在这片小小的空间里,我皱着眉头一脸厌恶的看着这个少年。还是个孩子,怎么和老烟鬼一样,我有点痛惜。仿佛看到了当年那个因为好奇去抽烟,然后再也戒不掉的自己。烟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东西,开心的时候想抽,忧伤的时候更是喜欢点燃一根烟默默的坐着神游天地,仿佛小说里的文艺青年,假装自己是那么的深沉、忧郁。其实每次抽烟后我都想把烟戒了,太伤身体,然而烟瘾上来的时候又管不住自己的嘴。。。如此周而复始,戒烟无望。这就像撸管一样,每次撸过都痛恨不已,恨不得对天发誓再也不撸了。然而精虫上脑的时候,所有悔意,所有决心都随着那不断抽动的右手而去了。一丝快感过去,又开始了无尽的悔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这是一种无奈循环!!

 

  夜更深了,开着的暖气似乎也抵御不了深冬的寒意,我下意识的裹紧军用棉大衣,趴在桌子上准备咪一会。网吧里还是那么的热闹,玩CF的歪歪语音此起彼伏“A门A门,我CNMD啊,跟你说A门了”“狗洞里一个”这样的声音每天都在,仿佛和网吧融为一体,我已经习惯这些,看着一个个为了游戏骂的脸红耳赤的孩子们,我有时候会想他们在想什么,他们的未来在哪,真的能像在游戏里那般呼风唤雨吗?不知道哪个角落的键盘被砸的劈叭响,不用看,肯定是在玩炫舞的姑娘们,她们在游戏里极尽的搔首弄姿,惹的那些游戏里的种马们心猿意马。现实是这样,游戏里同样如此。没有钱,在哪都不会有姑娘看上你!

 

  还不困,我就从沙发上坐起来,看着这个留着长发的少年。只见他登上了QQ,名字是红色的,在这深冬的黑夜里,那抹红色是那般的耀眼,仿佛换了一个人,少年云淡风轻的把鼠标点在头像上“终于VIP6级了”。我被他这句话吸引了,凑近点看了下。QQ会员VIP6,下面开满了各种颜色的钻。打开QQ的那一刻,我觉得这个平凡的少年有点不同了,他的神情是那么的自信,气质是那样的高贵,整个人上下侧漏着一种难以形容的高傲。特意留意了下他的网名“爷,独自买醉”

 

  我当时的心情很复杂,也很震惊。多么神奇的网络,多么美好的童话世界。光看这个少年的QQ面板,你不敢想象QQ的主人是抽着软白沙,脚踏冒牌安踏运动鞋的年轻人。那一抹惊艳的红色仿佛点燃了少年高贵的灵魂。我有点恍惚了,分不清真与假。少年的手在双飞燕键盘上熟练的敲打起来,始终未改变的是他唇角那一抹带着轻蔑的笑。我不知道只抽软白沙的他是如何交了会员和各种颜色钻的钱,我只知道,这一刻的他不再是那一个普通的少年,他是网络世界里的白马王子,看着他不停的在QQ群里面敲打着键盘,嘴巴里不时带着一句“穷逼一个”

 

  我有点好奇了,身子又向前凑了凑,想看看这个少年在输入什么。那是一个游戏群,群名字叫“霸世联盟”。这个少年的群名字叫“霸世-龙战”。我刚凑过去就看到他在写“草TMD,夜里真冷,家里空调又坏了,明天让老爸装个新的,我把笔记本抱在床上玩,暖和点”。我有点诧异的望了望四周,这里没有暖和床,也没有笔记本,有的只是各种劣质烟味、劣质香水味弥漫,以及满地的烟蒂和方便面调料包的地板。

 

  看到这些,我突然对这个少年有了一丝的同情,甚至是怜悯。这么冷的夜里,谁都想有个温暖的家,慈爱的父母对你嘘寒问暖,热腾腾的被窝。我想这个少年的理想中的生活就是这样吧?不是现在这样,穿着单薄的衣服,边抖边敲打着肮脏的键盘。他继续写到“灵雨在不在,哥哥带你去升级,你那天问我要的13小铃铛我给你买来了,X线我等你”然后群里就有人发“我草,土豪”“有异性没人性”“哥哥,我也想要小铃铛,好不好嘛”。那时候我不知道他玩的是什么游戏,只觉得这个少年好像在群里很牛的样子。

 

  少年也没理那些人,关掉了群聊天窗口。嘴角轻微上扬,默然一笑,深藏功与名。我慢慢来了兴致,反正睡不着,就看看这个少年,在这个叫网络的游戏里扮演着怎样的一个角色。然后他打开了地下城这个游戏,又点燃了一根软白沙,瘦长的手指夹着香烟,仿佛进入了他那个叱咤风云的世界。游戏打开了,动画片一般的游戏画面,玩过一些游戏的我对这种渣渣画质的游戏觉得没好感,看起来挺幼稚的。这时我也点了根烟,朋友刚送的3字头的软中华,红红的颜色如那QQ的颜色一样那般耀眼!

 

  少年点开了游戏,选择了一个角色,看了下名字叫“霸世-龙战”。然后打开了歪歪,输入账号登陆了。“灵雨在不在,速度来22线,我给你个惊喜”歪歪里面说什么我听不见,只看见少年脸上的表情兴奋异常,嘴角上扬而且带着一丝得意,仿佛一个在等待猎物进入陷阱的猎人。他回到游戏,在那动画片般的渣渣画质游戏里走来走去,身后背个大翅膀,好像很牛的样子。有时候我在想,为什么现在游戏里都有大翅膀,炫舞里有,这游戏也有。他走路的速度特别快,身后带着一串残影,穿梭在密密麻麻的玩家之中,如一阵微风在水里荡起的涟漪,那般缥缈!

 

  我静静的看着少年的显示器,不懂这是什么游戏。只见他左闪右拐的来到了一间小黑屋,屋子里有个穿着诱人的NPC,手里端着酒杯,呼之欲出的胸部晃来晃去。少年在那美女旁边停下,我注意到少年的表情,瞳孔似乎放大了不少,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屏幕,我深有体会,这个年龄,是个发情的阶段,这是自然界的规律,少年看着看着忽然笑了,我不知道他笑什么。他的左手夹着软白沙,右手放在下面的裤裆处狠狠的抓了几下。

 

  我想,少年应该跟普通的屌丝一样吧。没有接触的女孩子,因为没那个资格,永远不敢向姑娘们伸出手,怕是得到的只是嘲讽与伤害。而网络给了一个平台,像少年这样,他可以顶着这个波涛汹涌的美女目不转睛的看着,他可以把自己想象成一个得胜归来的将军,娇妻美妾在房间为他等候。他可以用目光把她上一百遍,因为这个游戏里,他不会得到歧视,冷漠。就像你每次路过凯丽那里,不管你丑美如何,她都会赞美你一句“路过的小伙,挺帅的那”

 

  少年看着看着,不觉已经忘了时间,烟灰全都洒落在了键盘上,终于那个叫灵雨的女孩子进了房间。少年放过了那个端着酒杯的美女,刚才的猥琐表情一扫而光。换上了一副孤傲,蔑视天下的气势。“灵雨,你终于来了,等了好久,”少年手指如飞的敲打着双飞燕。“人家刚在洗澡嘛,这不是来了吗?要给我啥惊喜?”少年没再说话,直接点了交易。我看到一把像铃铛的武器给了灵雨,少年说“带上看看”

 

  灵雨换上了那把叫做铃铛的武器,粉色的,多么美丽迷人的梦幻粉色。叫灵雨的姑娘似乎很快心“谢谢哥哥,么么”姑娘仿佛是得到了最心爱的玩具,绕着少年走来走去,后面的粉色铃铛带起一片涟漪。“真好看”少年呢喃的说着。“哥哥我还有事,妈妈叫我睡觉了”说完人就从屏幕里消失了。那个叫灵雨的姑娘,来的如此突然,走的又如此淡然,甚至没有给少年说一句再见的机会。这时我看向少年的脸,挂满了失落与无奈。突然想起了那句话,美女最爱对我们说的“呵呵,吃饭,去洗澡”

 

  其实我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看少年,虽然不懂这是个什么游戏。我能感觉到那一份失落,记得上初二那年,我的同桌喜欢上了班里的一个姑娘。姑娘很美,很恬静,坐在我前面。每天最快乐的事情就是默默的看着她,不敢表达什么,屌丝的心理太自卑,害怕说出来会被当成所有人的笑柄。那时候特别流行任贤齐的歌,那个姑娘也喜欢。我们那个时候,没有网络,没有MP3,只有录音机,插磁带的那种。由于没什么多余的钱,基本上都是一盘磁带很多人传着听,听久了磁带就容易卡带。那个姑娘也有一个录音机,粉色的很可爱。我的同桌下了个决定,要买一盘任贤齐的专辑送给她,既然是送给心爱的姑娘,自然不能买地摊上两块钱一盘盗版的。逛了一下音像店,一盘正版的得15块,我的同桌家里不是很富裕,上中学那会,根本就没有多少零花钱,可又不能因为这个问家里要钱,所以从下定决定的那一刻起,目睹着他每天放学后,都刻意比别的同学晚回去,然后绕着校园、操场去拣饮料瓶子。终于那天攒够了15块,第一时间跑去买了磁带回来。回到教室,他不敢当着那么多同学送给她,课间操的时候,偷偷的塞进了她的桌子里。

 

  课间操归来,姑娘发现了那盘磁带,很是惊喜。然后就左顾右盼的问是谁送她的,她问了差不多有十来个男生,但是就是没有问在她身后近在咫尺的同桌。是啊,不是富裕的他,怎么可能买这个送给她。最后还是没人说,姑娘突然拉着她前排的一个很帅气的男孩子的手说“谢谢你”。我知道他当时真想站出来站起来大声说,是我买的,是我!!可是还是烂在了肚子里。他太自卑了!

 

  思绪归来,看了看少年,觉得他比我那个同桌幸运多了,最起码姑娘知道东西是他送的。少年又点了根软白沙,被烟呛的咪起双眼。已经凌晨了,更冷了,他冻的有些发抖,跺了跺脚,夹着软白沙的手有些颤抖。他从那间房子里出来,从仓库里拿了十个服务器喇叭,写了“灵雨,你若安好,备胎到老”,连续发了十个出去。不一会,就有好多人窗口他“怎么了龙哥,”“大哥,是哪个妞,我帮你抢过来”。。

 

  少年淡淡的看着屏幕,抽完最后一口软白沙。烟蒂扔在地上,狠狠的踩了几脚。打开游戏群,双飞燕键盘又滚动起来了“灵雨,做我老婆吧”。群里立刻骚动起来“你TM作死啊?XX一区第一富豪的女人你还想?”“我以为你开玩笑的,没想到你认真了”“龙哥,我知道你很有钱,可是别把事情闹大了”。少年又敲打着“等着看吧”然后就不说话了。这期间我一直在看着,有一种说不明的情绪,我分析了下,少年喜欢游戏里的那个姑娘,而那个姑娘似乎有男人了,而且还是个凯子。但是他男人是凯子,为什么还问少年要东西。我有点晕了。。。

 

  我看了看少年,觉得有点荒唐可笑。只是一个游戏,何必如此认真。我不知道这其中的是非曲折,正如我看不清少年这个人一样。现实中他抽软白沙,穿冒牌的安踏,可是在游戏里似乎很有背景,还有点名气。一时间我分不清真假,正如现实中拿1000张软妹纸一个月的网管,在网络里就变成了做IT的高管。每天发那些不伤人不伤己的帖子,描绘着美好的生活蓝图,在那里有栋豪宅,有个豪华的车子,有个温柔贤惠的美丽妻子每天等着我下班。

 

  我懂的少年的感受,那是一种被现实压迫的无奈。只有网络能让他发泄出来,他重新点开了游戏,渣一般的画质里,那个背着大翅膀拿着一把带骷髅头武器的角色又在城镇里转来转去,似乎在寻找什么。这个游戏似乎很是火爆,金黄色的服务器喇叭不停的刷新着“寻7,XX本地诚心的私聊”“小女子寻老公,X线酒吧面试”“XX↓给劳资跪”等等各种各样的句子。我搞不懂这是怎样的一种游戏,这里的玩家该是有多无聊,他们是否也像少年这般,光鲜游戏的背后,抽着软白沙,在这凄凉的深冬夜里,瑟瑟发抖的敲着键盘。我想,真正有事业,有抱负的人,应该不会在这虚假的世界里虚掷光阴。

 

  我看了看时间,已经凌晨2点了,而这间网吧依旧灯火通明。玩炫舞的依旧把双飞燕砸的噼里啪啦响,仿佛深夜里舒服的呻吟,玩CF的依旧在“A门狗洞的喊着”。。。我百无聊赖的看着这一切,我想这就是底层的生活吧。依然没有困意,少年不知道又何时点了根烟。门外的呼啸声更大了,就像少年的烟瘾一样。他抖擞着,脚轻轻的跺着,似乎想借此去除一点寒意。

 

  在双飞燕键盘的呻吟中我沉沉的睡去了。醒来时已经是六点半了,深冬的季节,天还是朦胧的夜色,只能隐约看到马路上梧桐树的身影。以及在寒冷的清晨清洁工扫马路的声音,碎叶随着扫把沙沙的作响。地上为数不多的梧桐叶在今年最后一次的绽放。我起身伸个懒腰,打了个哆嗦。虽然是在室内,但是深冬清晨的寒意还是那么有侵略性。我看了看少年,不知道何时已经睡去,电脑屏幕也已经休眠。他靠在破旧的椅子上,全身缩在了一块,两只胳膊紧紧的抱着。睡着了,他的眉头还是微微皱着,他是否也在做梦,梦见他所希望得到的一切?

 

  打开门,凛冽的寒风迎面扑来,刀子一般,仅存的一丝困意荡然无存。裹了裹身上的大衣,我走向马路对面的早点摊。一碗八宝粥,两笼小笼包,高中的时候每天早上夜市结束后就来这里吃早点。天终于完全放亮了,路上的行人渐渐多了起来,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责任编辑:滴墨成伤】

编后语:网络是神奇的,就像一个传说,每个人在虚拟的地盘都有胜利的姿态,现实的不如意,或者卑微的感情,在网络里可以淋漓尽致的发挥,演绎到最完美,不同的面具,不同的角色,都是为了摆脱现实的压迫,有个发泄的出口,网络前面是一个精彩的世界,网络背后该是怎么样的世界呢?欣赏作者文笔,见解独特,人物刻画细腻,条理清晰,引人深思,推荐阅读,顺祝冬安!

TAG标签:

【审核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作者最新文章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