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生活随笔 > 生活感悟>文章详细内容页

雪中的跛脚者

散文
时间:2013-01-07 20:52:00字数:6553【  】来源:原创 作者:恋伊溱洧 点击:0

  站在厨房的水槽前,捧着一碗刚沏的热茶。透过那氤氲的水汽,我眯眼看着铝合金窗台下的过道。一大清早的,外面就下起雪来了。雪并不大,没有鹅毛般的,只是些柳絮,飘飘若若,看似也慵倦得很。另外的则是些雪霰子罢了!将融未融、将消未消,但敲在玻璃上,噼噼啪啪的,倒还带着些刚劲呢!雪虽不大,但若不撑伞在外面走着,恐怕还是要湿了衣服、头发,被冷冬的北风一吹,又要受风寒了。
  
  楼下的过道恰有一个人撑伞走过,淡蓝色的伞,淡蓝色的羽绒上衣,很一致的色彩。不过,映衬在这个冬天湿暗的过道,淡蓝色也并不能给人蓝天大海的明蔚感觉,倒是一种巅崖卧石的清苍,依旧冷冷的,与窗外的寒气黏在一块。
  
  忽然,这伞向一边倾斜了一下,走前一步后,又再一次朝同侧倾斜,如此反复,像起起伏伏的海浪。我惊诧,这是故意的戏耍还是无奈的必须。当这个人从远处,向厨房的窗台走近,我有意地注视着伞下的双腿,这两条腿迈步并不协调,右脚一落地又匆匆地踮起,悬在了空中,剩下的全靠左脚支撑着。当她再走近些的时候,我看到了她背上的黑色长发,是个女人,而从伞下透出的半边脸,则又告之了她大概的年龄,二十五岁上下。她的嘴角并没因疼痛而向面颊一侧咧开,相反,暗红色的嘴唇自然地闭合着。这一切说明她是一个跛脚者,且不是因摔伤所致可复原的跛脚,她那自然闭合的嘴唇已经不抱怨、不呼喊,无奈与咒怨或许已经藏在嘴里,久了便也如糖般地化了,只是不甜。
  
  但我此时实在是觉得哀伤的。二十五岁,跛脚,女孩,雪,这些词堆在心里,有许多凄凉意味,青女撒下的六出冰凌里,有一片是缺角的。
  
  我同时想起了高中隔壁班的一个同学,一个男生,也是个跛脚者。不过,他的跛脚很明显,也可以说这种肢体的残疾很明显。他走路的时候,身体摆动的幅度很大,上半身时而向后仰,时而向左前方扑,这是左腿明显比右腿短的缘故。因为走路时摇晃的幅度比较大,他的鞋子也是特制的,至少鞋底作了特殊的处理,大概是贴上了防滑效果极好的明胶。走路的时候,会听到从他的脚底传来胶体撕扯的声音,一步一响。这声音也就在我们教室边上的走廊来来回回地走了三年,但无论是上课下课,都没有人对此表示厌恶或反感。有时候,它就像声声木鱼,让健全人浮躁的心平静下来。他的妹妹编排在我们班,据她说,这是在出生的时候医生用镊子夹的。我唏嘘慨然,不明白医生是如何残忍地用镊子去截断一个完整的生命的,但我知道,这个残疾近乎是天生的了。他的蹒跚学步可究竟是有多么得蹒跚呢!
  
  肉体的残疾不仅仅是那些从宏观上可见的,更有微观的。一些关于器脏或血液的深痛的病并不比肢体残疾来得轻微。肉体的残疾是一种不幸,残疾越深,不幸越深。而真正的不幸并不在肉体残疾本身,而是它的扩展。残疾在影响着他的生活、事业、爱情,当肉体在经受苦痛和嘲笑的时候,灵魂则在更加剧烈地恐惧和战栗。每天的起居,他都得面对自身残疾的现实,生活时时刻刻对他做着尴尬的提醒。
  
  很多人都会抱怨自己正经受着来自生活各个方面的不幸,但这些不幸很多都是关乎心理的创伤,可以随着时间来调和恢复,是可以改变的。而肉体的残疾是无法改变,不可复原的,它就贴着你仅有的一根脊骨,伴着你的人生,直到与其一同化灰化烬。肉体残疾所致的不幸是比心理的不幸更深重的,残疾处所填补的是挥之不去的心理伤痛。
  
  不过也正由于这种痛、这种深痛,使得他们看淡了生活中挠痒般的痛。他们不像普通人那么斤斤计较、急功近利、患得患失,因为对他们来说,本属于肉体的、本属于人身的,那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都已经失去了,那又何必对人身之外的权钱名利戚戚不安呢!人的价值在他们眼中也往往更显得明晰,他们的人生也就更干净纯粹。
  
  在马路上,从哪到哪,有时候我更喜欢去乘“老把车”(当地方言,实为残疾人开的助力三轮车),这不仅是我对他们的同情而给予一点支持,更多的,是我常能从他们沧桑的脸上看到豁达不拘的笑,上车时笑着问你目的地,上车了也哈哈地与你聊几句,下车时也呵呵地找你零钱。这股乐观不是诗书经卷滋养出来的精神素质,是切切实实的残疾的肉体所给予的。而这在那些肢体健全的的哥身上反倒是不常见的,抛出一句上哪后,就是长时间的沉默。
  
  现在,我想起高中时那个隔壁班的男生,也确实如此,除了一个人走路的情况,但凡见着与人讲话,他总是满面笑容的。而一些路人的指指点点,乃至描摹照样,他也从未生气。
  
  幸与不幸也从来不是泾渭分明的,一堵墙破了,墙外的阳光却照进来,驱散了黑暗。如果可能,人们当然不会去选择肉体的残缺,尽管背后或许有更多的弥补。但可惜的是,这种如果的选择权不在我们的手里,我们接受上帝的审判,但即便是在监狱里,我们仍有歌唱的自由,韩非囚秦,孙子膑脚,大抵如此。
  
  我再看着那从窗台下走过的女孩时,看到那伞下平淡安然的眼神,忽而觉得自己的哀伤可以减弱几分了。脑子里也突然因这一段替人多愁的情绪想起一句不合时宜的诗,“芭蕉叶上无愁雨,自是多情取断肠。”
  
  不过,她倒不似芭蕉叶,却如浸在涟涟海波里的一卷浮云,渐行渐远,蓝衣疏淡。
  
  


【责任编辑:水念】

编后语:充满缓缓温情、浓浓爱意的文字,以景提笔,看似不经意的入眼生情,实则为后面关于人性、生活、禅理的叙述已经做好了深层的铺垫,让人自然接受作者的词章与灌输的思想,妙笔,好文。

TAG标签:

【审核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