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在线生活随笔生活感悟
文章内容页

沈德斌:潜伏

  • 作者:灵溪清浅
  • 来源: 原创
  • 发表于2021-03-16 16:15:39
  • 被阅读0
  •   看到这个题目,很多人很自然地会联想到一个收视率很高的电视剧《潜伏》,想到剧中的主人公余则成,想到那个风雨如磐的峥嵘岁月。

      可是,我今天要记述的是一段难以忘怀的童年往事,是关于人和野猪的智慧较量。

      有个成语叫作“狼奔豕突”,形容一大批坏人像财狼和野猪一样乱跑乱窜。其实,“家”的组成,就是上面一个宝盖头,下面一个“豕”(读“使”),而“豕”就是猪的意思。从“家”字的结构看,家中没有猪,就不成其为“家”。因此,人,猪,家,本来就是三位一体的。

      可是,我们人类总是自视甚高,狂妄自大,认为自己是自然界中最高级的神灵。对其他的生物傲视群雄,不屑一顾,总想把它们斩尽杀绝而后快,以显示人类的高贵和气概。

      上个世纪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国家奉行“以粮为纲”的政策,全国农村不管地形,不问气候,也不管土质是不是适合,一律种植水稻,甚至于在光照和水源严重不足的地方也推行“双季稻”,致使许多地方的农民们,一年到头,不停地劳作,而收益极低,入不敷出。

      我的家乡四季岕就是如此。在康米等小山冲里,两边都是茂林修竹,荒山丛林。好不容易把水稻栽培完了,从水稻开始抽穗扬花开始,野猪就开始蚕食践踏。为了保护水稻正常生长,生产队派专人驱赶野猪。先是在稻田四周扎上稻草人,用来吓唬野猪,野猪见是一些“死老鼠”,久而久之,便无所畏惧。后来,山里人又使出一计,把毛竹截取一段,约二米长,剖开,一端用绳子捆住,夜里用专人使劲摇晃,两片毛竹就会发出“啪啪”的撞击声,野猪一听,有重大军情,于是按兵不动。待人们累了,睡觉了,黔驴技穷了,它们就迅速下山,集体活动,不一会功夫,如风卷残云般,从水稻田里扫荡过去,稻田瞬间一片狼藉。

      其实,野猪最喜欢的倒不是吃水稻,它们最钟情的是山间的竹笋和地里的山芋。竹林里有冬笋,立春以后有春笋。那夏天秋天呢,是他们度饥荒的时候。而这时候,我们种植的山芋正是它们觊觎的美好食物。

      记得在四季岕的大闹门,一块旱地,我们每年都要种植山芋。让人气恼的是,有时山芋秧子刚刚存活,野猪就迫不及待地光顾了。几分钟时间,一大块地,就被它们拱的面目全非,一塌糊涂,我们不得不重新栽。随着时间的推移,山芋也一天天长大,山芋埂子慢慢隆起,裂开,这时我们更要防止野猪的偷袭了。

      许多个夜晚,我和三哥沐浴更衣,生怕身上有汗味,让野猪嗅到我们的味道,在大闹门的小石桥的桥洞里潜伏着,端着半自动步枪,子弹上膛,屏住呼吸,一动不动。蚊子们乘机肆无忌惮地叮咬着我们,我们也不因小失大,任凭它们趁火打劫,茹毛饮血。

      一夜守候,丝毫不见野猪的影子。东方渐渐泛起了鱼肚白,鸟儿们也睡醒了,开始呼朋唤友,叽叽喳喳叫个不停。我们失望地打道回府。可是,早起的人们到山芋地里一看,猪爸爸猪妈妈带着它们的子子孙孙,还是洗劫了一场,早打着饱隔回窝酣睡去了……

      就这样,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我们和野猪,潜伏与反潜伏,持久战运动战,进攻战与防御战,斗智斗勇,交相上演……结果,多少年多少代,我们和野猪,依然是平分秋色,不分胜负——

      人类有人类的理想追求,野猪有野猪的生存之道,我们本来就应该井水不犯河水,彼此尊重,和谐共生……

    本文标题:沈德斌:潜伏

    本文链接:https://www.sanwenzx.cn/showinfo-76-186111-0.html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蜀韵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