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生活随笔 > 生活感悟>文章详细内容页

陈绘:风景这边独好

时间:2020-02-13 18:07:42字数:10789【  】来源:手机原创 作者:念1031 点击:0

  安庆地处长江北岸,大龙山脉北麓,似一幅水墨写意画。“马蹄轻扬”是古城的元素,清唱着历史的沧桑。文人雅士云集,淡看江湖,钟爱听雨。怀着对安庆的憧憬,雪冬,如期而至。

  穿梭在这座皖江古城,历史遗迹遍布老巷,少了几分现代化大城市的气息。一个新商业会所会毁掉一个百年古院,一个高大楼盘,会毁掉一座百年古庙。安庆城市建设显然与文物保护并重。考古学家胡寄樵先生对安庆文物保护做出了很大的贡献。据我所知,他毕生研究太平天国史,发现、考证英王府,前后花了数10年时间。他搜集大量资料,对旧屋做调查,对比,筛选,找到了太平天国英王府旧址——安庆任家坡太史第。此古建筑成为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中国作家石楠先生就定居这座古城。她的成名作《画魂》,80年代家喻户晓,影响了几代中国人。合肥文博讲堂,她讲述着《画魂》的创作过程,听众无不被她和潘玉良的遭遇,以及她们对抗苦难,成就艺术人生,深深震撼。1997年冬,石楠先生去法国巴黎,找寻潘玉良墓地。当她从一位老华侨口中得出玉良后期与华人领袖王守义在一起,在玉良墓前,她献上一束鲜花,对《画魂》中玉良感情揣测部分表示了歉意。说有机会,她将拣回遗落的笔墨,还玉良真实的感情生活。我被石楠先生真实为文的精神感动。

  一直渴盼零距离聆听先生,又怕她累,不忍惊扰她。胡铭老师解开了我的心结,南方小年那天,他引领我一家和文友周筱青登门拜访先生。坐在先生的对面,我打量着她来。她清清秀秀的,一说话就笑,眼睛里流淌出慈爱的光辉。她的目光温而暖,我领受着她爱的目光的抚摸,似在春风里。先生的笑靥如山岗上盛开的杜鹃,鲜艳,灿烂,精神!握着她的手,软绵绵,暖乎乎的,想起临行的前她的叮嘱,“陈绘,路上开车慢点,千万注意安全。天冷,你们来,我很感动。我早点起来,把暖气打开等你们……”此刻,一股暖流,再次涌上心房。

  我们正聊着,门铃响了,先生带着几分歉意让我们先坐,她转身迎来客人,并向我们介绍。来访者是江苏文艺出版社编辑汪修荣先生。据石楠先生说,这位汪先生是作家们的知音和好朋友,曾为石楠先生出过《张恨水传》《中国第一女兵——谢冰莹传》等四本书。认识他,深感荣幸。

  约半个小时过去,汪先生告辞,石楠先生又笑盈盈地领我们走进去她的书房,向我们介绍她的绘画作品。花鸟集以“峭壁垂兰”为主,“玉宵为骨冰为魂”的腊梅也不少,还有紫藤、凌霄之类的花皆栩栩如生。挂在墙上的作品《睡莲》,光与影交织,延续着先生如莲的时光。她曾去法国塞纳河畔参观莫奈大型壁画《睡莲》。巴什拉尔称莫奈的睡莲为“水和阳光纯洁的女儿”。先生爱莲,以莲的清净洗心。她在艺术和生活中做美的仆人和向导,以美的力量来支配世界。

  我想象着先生写画,创造美的情景:案台上的花卉生机盎然,户外的鸽子在窗前盘旋着,淡蓝的空气,随着南方湿润的风儿,透过她雪白的窗纱,弥漫了她的书房,轻抚着她的面颊,氤氲了她的心田。在我心里,先生很年轻。年轻,并非人生旅程的一段时光,而是她心灵的一种状态,一个意念,一种创造的潜力,是一股勃勃的朝气,是她人生春色深处的一缕东风。

  胡铭老师为我和文友向先生各索了一幅画,唯独不好为自己开口。先生慷慨,捧出一叠花卉画,让我们自己选。我像奔走在花丛里的孩子,看看这幅,很美;看看那幅,也很美。左挑右选,选了一幅“不畏风霜向晚秋”的菊花图。这是一幅典型的文人画,清丽秀雅。野菊傲然扎根在崖岩上,墨色的茎叶,淡紫的花瓣,嫩黄的蕊。朴朴素素,不张不扬,随风而动。橄榄绿的蝴蝶为画面增添了无限的生机。一片自然的风景,不正是先生的心境吗?

  先生在左上方的空白处落下赠款。胡铭老师选好一枚方形石印姓名章,在印缸里摁了摁,突然说:“石阿姨,您的印泥不行啊!”胡老师父亲胡寄樵先生乃中国书法篆刻家,对于印泥,他必然精通。“那你下次带好印泥来。”石楠先生说。“嗯,好的。”说话间,胡老师在画下垫以薄书一本,于落款正下方半公分,边印距离一公分处,将印持正,用力按压。端端正正的红印,给画面增添了美感。印章用后,胡老师反复揩擦干净,生怕积垢。又盖好印泥缸盖,防尘埃侵入,影响色泽。一系列小小的细节,足见一位文化人对艺术的讲究。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流逝。石楠先生知道我喜欢散文,赠我一本她著的散文《寻芳集》。我双手接过,来不及说声“谢谢”,只顾启开目录,“异域寻芳”吸引了我的眼球,巴不得寻一隅先睹为快。我们与石楠先生纷纷合影留念时,门铃又响了。依依惜别。

  胡铭老师想得周到,约来才女胡静和吴新生两位老师,陪同我们继续安庆之旅。胡静老师的散文《倒趴狮,从时光深处走来》《康熙河畔》等充满历史文化气息,《英王府悲歌》更见她行走在历史的风雨里,触景、浮想、思考的作家形象。一坐上车,她像个导游,以标准的普通话甜甜地向我们介绍:“春秋时期,安庆由吴国所管,后被楚国占领,安庆既是吴头又是楚尾,有吴楚两国的文化……”

  我们跟着胡静老师下了车,走进赵朴初故居。赵朴初是虔诚的佛教徒,四代翰林。他生于安庆,佛像却建于江苏无锡,原因有二。其一是他家的祖坟被掘;其二是他母亲被残忍处死。抗战胜利后,共产党开辟根据地,他家是地主,‘土改’时,赵朴初在上海工作,其母亲被当作地主关押起来。因其母性格高冷,有的说其母是装在稻箩里,活活被揣剁而亡;有的说是其母被推到山涧,众人拿石头活活给砸死的。不论哪种遭遇,皆惨不忍睹!此事,让赵朴初心灵承受巨痛。但他从不向人说起,也不耿耿于怀,责怨。他“不教往事惹思量”,“问还余几多光热,报我乡邦”的情怀,令人折服!这是何等慈悲而宽广的胸怀呀?

  “我们先去吃饭吧!”胡铭老师的提议打断了我的思绪。

  午餐时,胡铭老师向我们介绍他的发小杨老师,还有同步文友张庆老师。胡静老师向我们转达了白夜主编和魏振强老师的问候,我很感动,同时又有几分失落。胡铭老师和魏老师皆才华出众,风趣又幽默,二人心相知,性相近,交情笃深。他俩喝起酒来,乘酒兴对诗,一定能对出新意,对出花样,对出高度!

  佳肴陆续上桌,新鲜美味的鱼、虾,伴着安庆老母鸡汤泡炒米的香味儿,一并弥散开来,白砂糖拌马蹄莲,黑芝麻饺子……浓淡相宜、清芳徐徐。吴新生老师触景生情,回忆上海著名作家简平老师做客安庆,曾录下的一段视频,戴旭东与胡静两老师合唱的一段黄梅戏《天仙配》增添了我们的谈资。

  我们以味蕾为证、以品享为趣,作心灵沟通。品尝、闲叙,温馨、怡情……安庆的小年,祥和、温情。不觉时光流速,我们走出餐厅,直奔迎江寺。

  来到迎江寺,想到黄复彩老师的笔下的《半壁江山》宜园。橘黄色的龙墙内有座半边亭,亭内有一幅黑白画。墙、树、山、寺,天,一切都映在园中的池水里,小巧精致,闲静安宁。冬天,白雪覆盖,一片安宁!唯有情趣,方品妙味。凡夫俗子岂会长住此地?

  行走园内,听着鸟儿在树林里嬉闹,感受春天来临的气息。清淡,自然,这难道不是人生的最高境界吗?突然想起“甲乙”先生。听师友们说他每年清明回安庆老家,偶尔十月份也会回去的。我本乘兴而来,尽兴而归,何必一定要见到先生呢?何况迎江边的壁墙上有他的文章和书法,见字如面。

  边想边拾阶而上,不觉到了振风塔。此塔乃长江流域规模最大、最高、最妙之塔,有“过了安庆不说塔”之美誉。塔为砖石结构,圆锥形体,八角七层楼阁,空灵、秀气!飞檐向上翘着,檐上挂着风铃,江风吹过,洒下一片叮铃。

  传说安庆是孕育人才和文采的风水宝地,可由于它的地形像一条行走的船,年年代代没出过状元。明代隆庆年间安庆知府王鹅泉主持在“船头”建塔,用以镇住文采外流。振风塔不但成了安庆地标性建筑,还真留住了文采,陈独秀,邓石如,严凤英……伟人与艺术家相继涌现。抗战期间,日军侵犯安庆时,文员潘石尚将省志及文史馆资料、书籍都藏在振风塔的二层和三层。抗战胜利,所有资料、书籍完好无损,振风塔又称“文献塔”,现被国务院列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登塔。塔内门多,有时转晕了,找不到门。第五层不愧有“五妙境界”之美称!客轮的鸣笛声,由远而近,拉长了夕阳的身影;岸上高楼里飘来渺茫的琴声,让人驻足,凭栏远眺。第七层是封锁着的,传说中秋月高挂苍穹,江中幻出无数个塔影,神妙奇绝。这样带妖气的传说,不过是提醒游人,塔太陡,需谨慎。

  立于六层,俯瞰地下万物,浩浩江水,千帆竟发。遥想曹操,毛泽东,雄才大略,皆真性情之人!戎马生涯赋诗豪情,浪花淘尽英雄!多少往事任人评说!

  远眺江面,水处于天地间,翩翩浮想:沿江两岸樱花盛开,树林片片,动物时而奔跑,时而隐匿其间,一些村庄的生活场景,诗意的符号,投影江中,创造着乡村新的和谐。

  我们站在长江边,以微笑无语挥别。望着渐行渐远的背影,期待再下次再重逢,重逢!

TAG标签:

【审核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念1031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念1031 会员等级:站长 用户积分:5558 投稿总数:6115 篇 本月投稿:370 篇 登录次数: 408 他的生日:03-16 注册时间: 2010-09-22 11:44:12 最后登录: 2020-02-24 00:35:45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