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生活随笔 > 成长文章>文章详细内容页

孙淮景:打开的天空

时间:2019-05-15 21:19:50  】来源:原创 作者:念1031 点击:0

  这是我第一次坐国际航班。意大利埃尔塔航空公司,上海到米兰9200公里,相当一条西伯利亚铁路,要自东向西飞行12个小时。

  阳光的光束,透过玻璃悄悄洒落到我的机票,像一只蝴蝶停在一片树叶上。一阵冉冉的颤抖,乳白色的波音向天空爬去。浦东在缩小,上海在缩小,一会儿成了一只蜂巢。

  机舱很大,有两个过道,电子屏幕显示航飞线路,全是意文,只好从地形上判断方位和飞经的地点。座位靠窗户。身旁一个脸色红润的欧洲人在看报,前座是两个闭目养神的黑人,后座是一个胡须浓密戴耳塞听音乐的中东人。两个一脸灿烂的空姐开始送饮料,其中一个是说着一口流利英语的中国女孩。意大利航班怎么有中国女孩做空姐?

  天空打开了。飞机像一只鹰,独自翱翔,缓缓蠕动。太阳紧跟着,它的后面一片蔚蓝在无限延伸。一抹云,又出现一抹,沿着一条淡白色的线,向看不到头的空间滑去。那里是苍穹,无法穷尽也无法停留的地方。

  眼睛有点不习惯,全是俯视。大地是一块块的,山峦像排列的气泡,水流是一丝丝的,它们都静卧在一个平面上,一个似乎没有容积的扁平物。一股气流摇晃了飞机,抖落了狭窄的失落和郁闷。我有我的眼睛,眼睛里有新的世界,世界变了。在地上看天,天如明镜高悬不动,太阳缓缓动,人跟着天走。而在空间看天,天跟着你走,太阳也跟着走,你君临天下。这是天堂,天堂目空一切,对一切一目了然,在10000公尺的高空,什么事不被它洞察得一清二楚?

  用望远镜或者傻瓜机俯视所有能俯视到的东西。一条细黄色的丝带,那是长江。大江东去浪淘沙,磅礴的万钧之力,在空间看只是一条丝带。颜色,一条泾渭分明的界线,绿色和黄褐色,这是平原和山脉的界碑。没有哪书本这么说,是视觉带来的认识。一边是绿色的田野和树木,湿润葱郁。另一边是黄褐色的山体和沟壑,干燥浑浊。我想,绿色是华北平原,黄褐色是太行山。

  天体与地理是分不开的,从天到地说天道地。太行千山万壑,是矗立的脊梁和屏障,逾越了,黄河流域就被切断或者门户洞开。著名的关口好像都在这儿,雁门、娘子、平型,都是地形险要喋血无数的沧桑雄关。而在飞机上觉察不到,飞机上的感觉是迈步从头越,仅仅分把钟,轻松翻越而去。

  蒙古高原,一片灰褐色的广袤平地。高原就是突然隆起的一块平坦地方。我见过汽车在内蒙高原上随便开,不在乎路不路的。用望远镜寻找黄羊、野马和牧民的帐篷,没找着,只见一马平川浩瀚的戈壁滩,也未见到风吹草低见牛羊的肥草沃土。这是一片荒漠的土地,是游牧文明的标志,而像呼伦贝尔、鄂尔多斯这样的好地方并不代表蒙古高原。难怪从古代起,高原上的游牧民族一直躁动不安,一直想闯入中原,大都的冲突好像就发生在太行北端或者阴山一带。

  终于看见了一条像样的河流,它是突然出现的,一小片长条形的浅白色水域,四周有好几根细长的小丝带。在高空能看清的水域,面积不会小。可是蒙古高台哪来的水?想了好一会,突然想起了被称作“蒙古鱼”的贝加尔湖,应该是它,赶紧低头寻找,“鱼”已游远,看不清了。

  俄罗斯来了,它辽阔广袤。一首苏联歌曲是这样唱的:我们的祖国多么辽阔广大,它有无数田野和森林,我们没有见过别的国家,可以这样自由呼吸。

  在空间感觉俄罗斯的浩瀚更为深刻。和地域关系最紧密的是气候,而不同地域的气候,又演出不同的历史。就从贝加尔湖开始,眼下的俄罗斯大地刚刚经历一场很大范围的降雪,银光素裹千里冰封。绝对不止千里,后来飞机横越俄罗斯中部,西伯利亚,西西伯利亚,乌拉尔山,一直往西一片皑皑白雪,足足有5000公里,整整飞行了6小时。这就是俄罗斯,这就叫泱泱大国,它产生一个接一个的寒流。大气在一个国家内环流,世界上别无它处。俄罗斯不仅是一个国家,也是一个世界。

  俄罗斯大是大,但大的不是那么的光明磊落和让人放心。15世纪的俄罗斯公国仅为15000平方英里,略大于今天的台湾岛。而到了17世纪,它的哥萨克骑兵到达了黑龙江流域,开始洗劫驱赶屠杀康熙的边民,于是有了“雅克萨之战”和《中俄尼布楚条约》。之后150年,俄罗斯遵守这个条约,但到第二次鸦片战争后,借《北京条约》东扩,终于把太平洋沿岸拿到了手里。现在的俄罗斯版图,它的北面和东北系大海而无后顾之忧,其余是一副出击的态势。普京曾对日本说过这样的话:不是要北方四岛吗,来拿啊。霸气的咄咄逼人

  雪后天晴万里无云。俯视冰天雪地的俄罗斯大地,分辨不出哪是田野哪是森林。能看清城市,白雪披挂的楼房小如芝麻密如星辰,铁道、公路立交桥、足球场馆清晰可辨。飞机至少从三座这样的城市上空飞越,其中最后一座城市倚着一条河流展开,有好几座跨河大桥。这是一座很大的城市,打开俄罗斯地图反复看,无法确定,但肯定是俄罗斯欧洲部分的某个格勒,不知道是不是莫斯科。

  就在这座城市的上空,飞机掉头向南。大地灿烂起来了,白雪皑皑的光色不断减少,绿色植被出现了,河流变成蓝色,俄罗斯的寒冷走了。一抹柔丝的云飘来了,什么形状都有,飘得还快,一片片的,一会儿连成了云海,海浪般奔涌追逐,但它遮挡了一切。飞机在云层上飞,云层下面是东欧大地,不知是乌克兰、白俄罗斯还是波兰,但那里是温暖的春天。

  机舱过道尽头有自取饮料。我用纸杯盛了牛奶,同伴拿了一个小瓶葡萄酒,顺手塞进了口袋。小玩意精致漂亮,喝了就不好玩了,我也想要一个。就在快拿到手的时候,那位中国空姐拦住了我,她先说了声对不起,接着开启瓶盖把酒递给了我,并给了我一个春天的笑容。怎么到我就盯上了呢?

  云层散开,电子屏幕显示飞行高度10000公尺,行程7779公里,飞行位置柏林下方,那是德国的南部或者奥地利。一幅波澜壮阔的大幕,一条南北走向的山脉呈现了,它叫阿尔卑斯山。绵延的山体,垂直的峭壁,崤刻的山峰覆盖着永不消逝的白雪,熙熙攘攘地拥挤推搡着,而像蛇一样弯曲的峡谷却郁郁葱葱,甚至还有蓝色的湖水。翻过它,米兰到了。

  电子表是21点17分,我没有调整时差,是北京时间,现在进入了罗马时区,罗马时间是15点17分,是下午。

  天空仍然被打开着,阳光光束继续洒在机翼上。在打开的天空中,我经历了一个从来没有经历过的如此漫长的白天。飞机早晨从上海起飞,12小时后,在欧洲下午的空间穿行。在这个白天,我自东向西走,太阳在后面跟着走,我走多快,它走多快,我转向想挤乱它的步伐,它就在我的头晌止步不前,我从上海走到了米兰,它从东半球走到了西半球。我成了太阳,太阳成了夸父。

  飞机穿出云层,米兰扑面而来,五颜六色的建筑,五颜六色的汽车。米兰有两样东西名声远扬,AC米兰队和时装。上海春光明媚,俄罗斯冰天雪地,米兰在下雨,春天里的小雨。

TAG标签:

【审核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念1031 念1031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念1031 会员等级:站长 用户积分:10705 投稿总数:1210 篇 本月投稿:318 篇 登录次数: 149 他的生日:03-16 注册时间: 2010-09-22 11:44:12 最后登录: 2019-05-21 23:18:24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