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生活随笔 > 成长文章>文章详细内容页

可喜的开端---叙事文章

散文
时间:2013-02-15 17:53:49字数:12933【  】来源:原创 作者:明廷芳 点击:0

  可喜的开端
  
  1979年11月,快满23周岁的我被“省毕办”直接分配到车埠中学担任高中地理教师,当时该校是由湖北省教育厅直管的六所重点中学之一,是一所稍名气的学校。“四人帮”横行时,它是开门办学的典型,曾在全国轰动一时。这所学校曾被媒体炒得纷纷扬扬,如光明日报曾经有一篇文章题目为《我们就要这样的教学质量》,就是为了报道这所学校开门办学,深入贯彻“五七指示”精神的事迹材料,后来又被人民日报等多家大报社转载,并连篇累牍地报道过该校的办学情况与经验作法。那时,这所学校就成了全国开门办学,重视培养无产阶级事业接班人的典型榜样,经常有全国各地的参观者到这所学校观摩学习。那时,该校就建成了大片农场与茶园,还有与之相配套的茶叶精制厂、粮食加工厂、养猪场和水产养殖基地。校园场地大,园林绿化好。“文革”结束后,该校又被选定为省重点高中,教学设备与教师调配都由省教育厅直接管理,省、地、县教育部门的领导都很重视该校的建设,学校教学条件得到了明显改善。全国恢复高考制度以后,该校又连续几年获得了优异的的高考成绩,这使得该校又一次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由于该校名声较大,行政级别比较高,教学条件比较优越,所以,有关管理部门对每年分配到该校任教的大学毕业生的素质要求就相对严格一些。在我还没毕业时,就听说了这所学校的大名,所以,在地理系领导公布分配方案,确定我被分配到车埠中学时,我只是深感荣幸,虽然这一分配结果不能与留校任教的同学相比,也不能与那些被分配到大专院校和相关科研院所的同学相比,但我的心还是感到很满足,因为我是从山区农民家中走出来的,没有任何背景。虽然我的分配去向不是很理想,可还是引来了一些羡慕的目光。那时,我产生了对母校的感激之情,发自内心感谢老师们对自己多年来的爱护与培养,我没有用言语直接向老师们表达,而是把这种感激之情深埋在心中,以持久地激发更强的进取心,以便在不久的将来取得优异的成绩,带着较大荣誉向母校老师献礼。
  
  当我带着大学分配派遣信来到蒲圻县教育局报到时,局长王雄与人事股长龚台弦同志找我单独谈话,向我说明了一些情况,要我火速带上该局的介绍信与自己所有的行李赶往襄樊四中去报到,并说这是省教育厅的见意。当时,我甚为茫然,我不知如何是好,也不知这是福还是祸。涉世不深的我还产生了被拒绝的羞耻感和失落感。其实,襄樊四中也是省直属的重点中学,位于市区内,各方面的条件比车埠中学好得多,可那时的我,什么都不懂,孤陋寡闻,一切都得靠自己碰,听天由命。其实这对我来说,本是一次极好的机遇,如果我抓住了那次机遇,也许我将是另外一种处境了,也不会有后来闹调动的经历了。然而,我根本不懂那些利害得失,反而还产生了严重的抵触情绪。其实,局领导也看出了我过于老实,见识不多,于是提醒我认真对待,不要错过这样的好时机,可我根本听不进他们那时的话,并稀里糊涂地作出了最终留在车埠中学工作的决定。我向蒲圻县教育局的领导再三表示决心,立志在车埠中学贡献青春。当时,我说的也是真心话。我之所以作出了这样的决定,原因是多方面的:一是自己的思想太单纯,不懂各种利害关系;二是车埠中学是省重点中学,与故乡同属咸宁地区行署管辖,到了这里,就似乎有了回家的感觉,因此,就不愿再离开,不愿远离故土;其实,这是一大误会,从襄樊乘车回故乡要比这里回去方便得多。三是本人有粗心大意的毛病,从未到过车埠中学的我,把车埠中学想像得非常好,认为它真的能与武汉市内一些重点中学一样,名声显赫,条件优越,规模巨大,名师云集。当时我只听说过车埠中学的名字,根本不了解其具体情况,根本不知道其处在离县城三十多里路的农村地带;四是当时那些同时被分配到车埠中学的校友再三挽留我,也不想我与他们分离等。我所作出的决定肯定让局领导感到了疑惑,他们肯定知道我是涉世不深。也许是领导被我的单纯思想及真诚言谈所感动,也许是局领导想把我留在身边考查、试用一番,然后再另行安排,也许是局领导查阅了我的档案材料,觉得我是一可用之材等等;所以,蒲圻县教育局领导最终决定把我留在局机关工作。
  
  我在局机关工作期间,主要是在人事股做一些事务性工作,先是看守电话,起上传下达作用,后来就经常陪同股长下乡调研,到一些中小学校去听课、评课。或是股长不在时我代理股长收发一些公文材料。我有晕车的毛病,怕坐车下乡,每次下乡,总是弄得像病人一样回家,非常难受。再说那打杂的事,我又不太喜欢干,更不愿意长期干,也不会干。我是一个能善解人意,心存善意,但不善于言表之人,我的思想活跃,可行为拘谨,不太与异性接触,更无心用言语去讨好他人,只是喜欢自由自在地干自己感兴趣的事。在我高中毕业后一些日子里,我养成了做“牛”的习惯,喜欢过快节奏的生活,否则,就有空虚感,就觉得对不起自己的良心,甚至有些无聊感。当人事股没多少事时,我就去别的科室帮忙做些杂事。后来,我为了打发时光,就主动要求去帮助教研室领导做一些工作,协助他们编发教学资料,参加试卷命题工作,参加相关教研会议。我对干这些事很热心,也显得很在行,于是,县教研室的领导就向局里领导提要求,想把我要去。对于我来说,留在人事股工作还是去教研室工作,都差不多,因为我的思想很单纯,对有关地位、名誉、前途和人际关系等常识知之甚少,也很少关注。但我知道服从领导,努力工作,团结同事,坚持工作原则等。一段时间后,我的工作表现得到了领导与同事们的好评,人缘关系也显得更融洽了。由于我比较听话,人事股长还是要我常陪他下乡办事,但我从内心厌倦那种狐假虎威的工作,我也不习惯那种“带着嘴吃四方”的不太稳定的生活与工作。当时,我在局机关工作,可住宿条件很差,被安排在县一中的一栋教学楼的空室内,平时显得很喧闹。加上有位局领导硬是把他亲戚的孩子安排在我的房间居住,于是两人住一小房间,那男孩是一名在校高三学生,每天早起晚归,甚为紧张,加之他没有好的生活习惯,东西乱扔,所以,我对在局机关的工作与生活就有了一些看法。我很想过上稳定的充实的生活,并希望自己能在专业上有不断提高的机会,当时,我立志成为教学工作的骨干与权威。那时,我发现,凡呆在局机关的人,多是学历不高,有当官欲望的人,或是一些从基层单位或学校退下来的领导干部,他们只是想到局领导身边,得到领导的提拔与照顾。可我是刚从学校毕业的年轻人,在局机关是很难混出名堂来的,再说,我的社会知识比较贫乏,心肠又比较软,所以,我给自己作出了结论:自己不是从政的料,必须下定决心另谋生路。
  
  我三番五次地向局领导提出去车埠中学任教的请求,都无果而终,后来我只得服从领导安排,不再提任何要求了。1980年3月,我突然得到通知,要我去担任一个文科复读班的地理教学工作。鉴于当时的高考竞争压力,局领导决定开设两个复读班,由教育局提议并组织,让蒲圻二中具体承办,当时正缺一名地理老师,这时局里的一些同志就想到了我。后来,我名义上是在教育局工作,实际上,我在蒲圻二中的文科复习班带地理课。从此,我的工作与生活又进入了快车道,除了在二中担任复读班的地理辅导工作外,还得经常参加县教研室组织的有关教研活动,这样一来,我的日子就显得很充实了。由于我的理论功底还可以,加之,有曾担任过教师的工作经历,所以,我能很快地进入了角色,并在不长时间内得到了高复班学生的信服与敬重。说实在,这一点是不容易的,因为高复班的学生都是经历过原来老师调教了几年的学生,他们中也有基础过硬,实力雄厚,胸怀大志之人,有些学生还有眼高手低的毛病,让他们折服,的确不容易。我在工作过程中,刻苦钻研教学理论,提高授课能力,虚心向老教师学习,并常去兄弟学校向同行教师取经。这个复读班的师资力量是比较雄厚的。班主任黄启标老师,同时也是历史课任教师,郭帮国是语文课老师,周理珍是政治课任老师,萧步赋是英语课任老师,以上四位,年富力强,是毕业于华中师范学院相关专业的本科生。此外,数学老师周炳源,毕业于武汉大学数学系。本班的课任教师同心协力,认真负责地开展教学工作。教师们常聚在一起对学生的实际进行深入细致的分析,各课任老师都能密切配合班主任,做好学生的思想工作,严格管理与训练学生。本班的课任教师都非常注重学生基础知识与基本技能训练,以防部分学生眼高手低,基础毛糙或“偏科”现象出现。高考前夕,老师们都十分注重学生应考能力的提高,以增强学生应考的适应性。在二中,我深深感受到了同事间的情谊,大家无微不致地关心我的生活,疏导我的情绪,帮助我提高教学能力。一些同事经常邀我去他们家聚餐,问寒问暖,我也把他们当作自己的兄弟。那时,我工作劲头十足,教学效果良好。经过全体师生的共同努力,,那个文科复读班取得了良好的高考成绩。我所教的地理学科,高考成绩也十分喜人。从此,县教育局的领导对我就有了比较客观的了解。
  
  由于我的再三要求,1980年8月,我被正式调到车埠中学任地理教师。当时,蒲圻县教育局的领导在有关会议上,还多次夸奖我“不恋机关,重事业,立志成才,敢担当”的精神。刚到任不久,学校的大小领导都找我谈话,鼓励我努力工作,争当先进,希望我能成为青年老师的“带头羊”。在去那里不久,我向校党总支递交了入党申请书,并在日常工作中严于律己,身体力行。我正式接任两个高二文科班的地理课后,领导又给我增加了高一年级两个班的地理课,这样,我就是超负荷工作了。在高二年级的两个文科班中,有一个重点班,学生的各科成绩比较平衡,学风纯正。经过师生的共同努力,该班在1982年的高考中取得了十分喜人的成绩。轰动了整个咸宁地区,这在全省的农村学校中是少见的。重点班考生张用满,获得了咸宁地区地理单科成绩第一名,即89。7分;班级地理学科人平成绩也处于领先地位。一个文科班中就有四位学生上武汉大学,他们分别是:李君付、张用满、祝祚钦、汪东海,四位学生上中南财大,他们分别是:杨振新、洪雪祥、李宁清、周金波,此外还有不少学生是考上了外省名校的。考上大专与中专的学生那就不计其数了。这样,25岁的我名气就大起来了,在咸宁地区高考辅导工作中的影响力也日益增大,后来我我还经常出席地区教研室举行的教务会议,因为我当时是咸宁地区地理学会常务理事。我知道,是学生造就了我,是良好的校风成全了我。
  
  1982年高考过后,车埠中学的形势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士气日下。因政治原因,上级领导考虑到车埠中学在“文革”时的政治影响,就决意全盘否定它,甚至把它致于死地。湖北省教育厅最终决定把该校改为农业中学,取消其省重点中学的名誉。这一变化,让在这里工作的老师们思想骚动,让学校周围的民众也一片哗然,进入影响到学生的学习劲头。在后来的几个月内,就先后有几名老师以种种借口调离了,除了本地的教师以外,外地分配来的年轻教师都想调离这所学校,都在以各种理由申请调动,这也是我后来调走的重要原因。当然,由于这所学校在当地有着重要的影响,是本地追求高考升学率的重要力量,如果真把这所学校改成农中,当地的高考升学率就会明显下滑,县政府为了稳定师生的思想情绪,就采取了变通的方式,把该校变成本县的第二所重点中学。不管怎么变,人心已经凉了,找路子调动的老师越来越多。那时,我的思想更不稳定了,只想早日离开这所日薄西山的学校。
  
  我在车埠中学工作期间,生活充实,工作顺利,人际关系良好。在多数学生和班主任的心目中,我成了地理权威,他们对我比较尊重与喜爱,我从内心感谢他们对我的鼓励与支持。由于我的父母体弱多病,弟妹较多,家庭经济困难,再加上学校近来的变故,所以,我很难安心这里的工作,只想早日调回阳新。1982年下学期,我把刚上初中的弟弟带在身边,我的负担就更重了。那时,我每个月的工资才47元,生活消费大。那时的学校,不像现在这样常发课时津贴,也没有什么奖励工资。基本是处于多奉献,重道德,少索取的状态。虽然每次评奖都有我的份,但是,那时的奖励多为精神鼓励(即颁发奖状或荣誉证书),物质奖励是极少的,大奖就发脸盆与热水瓶,小奖是发日记本或简易茶杯,任课再多也没有津贴与补助。那时的青年人只知道学习与体育锻炼,没有如今这么多的自由活动内容。我在工作之余,比较重视自己的业务进修,总是不甘心沉沦,总会为自己设置新的奋斗目标。说实话,那时的同学情与师生情都比较真挚,同事间的交往也重真情实意。大家不需要相互提防,只要把各自的工作搞好,就是最好的为人处世态度。我一直在坚持钻研自然地理专业理论,也刻苦学习英语和政治理论,立志报考研究生。
  
  在日常工作与生活中,人都需要给自己树立较一个较远大的目标,并为之奋斗不息,那样生活才会充实,才有意义。我一旦有了明确的奋斗目标,就会争分夺秒,就有使不完的劲。那时,为了保持充沛的精力,我比较注重体育锻炼。虽然,我的体育竞技水平很低,只能参加一些简单的体育活动:即跑步、打羽毛球与乒乓球等,但我增强了体质,丰富了生活。当时学校的课外活还是丰富多彩的。学校经常组织文艺联欢晚会,或定期观看电影。在文体活动中,我是积极参与者。主要是参加二胡、笛子与口琴等乐器演奏或伴奏。说到乐器,我略有几分自豪感。文革时期,狂热的政治运动,让人们变得多才多艺了。我是在上高中时开始学习玩乐器的,后来由自己逐步摸索与体会,所以我的演奏姿式不太雅观,指法不够规范,但总体水平还不错,属于中上等水平。这些活动可以快速调节大脑与心态,并增进友谊,获得快乐感受。那时,常与我在一起活动的朋友是比较多的,如生物老师付泽忠、郑忠定、英语老师孙泽宇、政治老师刘建祥、化学老师罗景山,都是华中师范学院的毕业生,我们的年龄不相上下,都胸怀大志,又都是学校的教学骨干。虽然那些时日已经过去三十多年了,可那一起唱歌、一起打球的场面使我难以忘怀。我只能寄希望在有生之年还能再与他们团聚,再在一起打打球,唱唱歌,聚餐逗乐。我在车埠中学的经历,是一段能让我引以自豪的人生轨迹。
  
  我对车埠中学是很有感情的,那里校风纯正,校园整洁,领导作风民主,职工勤奋敬业。总之,那里的一切让我十分留恋。那里春天鸟语啭啭,夏天林荫成片,秋天硕果累累,冬天池鱼肥美。车埠中学有良好的校风,有优美的校园,有众多博学多才的老师,还有一批资质深、能力强,见识广领导干部。这一些都是我后来的经历中从未有过的。时任校长胡学镛同志是从省教育厅下派的干部,副校长但昭煜、教务主任龙泽焱,都是华中师范学院中文系毕业的老校友,都担任过多年校领导职务。他们是我永远敬佩的人,是我永远学习的榜样。那时,该校有一支年富力强的教师队伍。他们的才华出众,品格高尚,工作积极,经验丰富。至今我还牢记着他们的名字,如生物老师龙敦化、语文老师纪汉宾与任淑霞、历史老师刘仁哲和吴纯法、政治老师候俊、数学老师彭日安与吕恢海,物理老师阮英荣都是很有学问很有能力的老师,都是我终身难忘的师长与朋友。
  
  尽管我后来离开了蒲圻(现赤壁市),离开了车埠,但我对它的情感没有变,我喜爱它,也无愧于它。因为我在那里工作了四年时间,从未丢掉良心,从未忽视本职工作。虽然,我在1982年暑期我就向局领导提出了工作调动请求,但在我的申请没有得到批准之前,我做到了以工作大局重,一如既往地关爱学生,关注学校,踏实工作。在1983年高考辅导班的教学实践中,我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把学生的前途命运记在心中,站好最后一班岗,最终取得令人满意的高考成绩。


 【责任编辑:滴墨成伤】

编后语:因为年轻,不懂得社会利害关系,所以错过了很多的好时机,但是成长的过程中,有一个很好的原则,做事认真,上进心强,总是为自己设置新的奋斗目标,不断的提醒自己向上,这是难能可贵的,短短的四年,其实不短,学到了很多社会知识,也桃李满天下,受人尊重和喜爱,这就是最大的收获,欣赏作者文笔,叙事详细,有层次感,建议语句凝练些更佳,推荐阅读,顺祝安好!

TAG标签:

【审核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明廷芳 明廷芳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明廷芳 会员等级:驻站作家 用户积分:2184 投稿总数:46 篇 本月投稿:0 篇 登录次数: 50 他的生日:0 注册时间: 2013-01-26 10:51:35 最后登录: 2013-09-29 08:54:31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