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生活随笔 > 成长文章>文章详细内容页

拾味童年岁月

时间:2013-02-06 20:37:31字数:6410【  】来源:原创 作者:美文欣赏 点击:0

  童年,总与故乡,与田野,与小树林,小山坡,河沟,以及一群鼻子上挂着鼻涕,整天不顾形象的“小山贼”们有关。童年,也仿佛成了小时候记忆的一种文化符号。十几年过去了,经历了众多繁杂的人和事,觉得那种记忆,那些个年月似乎进行渐远了。忘记了故乡情怀,却迷恋这外面的花花世界;忘却了往事的玩伴,甚至见了面,没有玩耍如初,更没有了以前的欢声笑语,只懂得了成熟和理智,淑女和绅士;丢弃了儿时在一起许下的美好愿望,长大后各奔东西,忙里忙外,试问有谁还同我一样坚持着倍加辛苦,仍旧幸福的文学梦;没有了多情的束发玩伴,有谁还在如醉如痴地享受孤独呢?
  
  一个晴朗,微风和煦,百花盛开,百树吐新的春日下午,带着耳机,背着吉他,去汉水里踏春。在春的意境里舒活舒活筋骨,同时也让自己置身于暖风的爱抚下,享受自然,品味幸福!寻找初春的足迹。
  
  草滩上,游人不多。沿着水泥小径,我欣然走了下去,向漫过了鞋面的青草更青处和更深处走去。软软的,浅白色的细沙均匀地铺满了整片滩地,不远处三五颗白色或者棕色的鹅卵石点缀,让黄昏下的绿色显得格外的凄切动人。江风袭来,青草微微摆动,时而向东,时而向西。就像晚风肆意地扰乱蓬头乌黑的头发。华丽、妖娆、迷人……。我小心翼翼地向前行进着,仿佛满月的夜晚,害怕踩碎了一地的月光。心情也如同江面泛起的道道涟漪,柔婉却又不失孤寂,听着江水微弱怕打岸边的声音,我仿佛听见了包里的琴弦也随之跳动起来。
  
  几个孩童在江边泛着木制的小舟,每当船离岸又被玩伴的缆绳拉回来的时候,他们发出咯咯而不停地笑声,犹如下海的渔夫,在夕阳西下时满载而归。鸟儿盘旋上空,夕阳的晚霞漫卷着天边,在孩童嬉戏的笑声里,在拨动的琴律里,我仿佛回到了童年的烂漫时光里。
  
  小时候的世界里,也有歌声,也有河水,不过那旋律根本搭不上调儿,河水也不过腰深。但是就是那样的歌声和河水,让人倍加思念。
  
  因为它们与童年息息相关。
  
  打架,是最令人深刻的一件事儿了。跟家里的兄弟姐妹们打,和院子里的伙伴们打。小时候他们都说我是骨子里透着坏的那种,每一次打架自己不动手,总是找来一帮小不点儿,指挥他们动手,一旦父母找了来,再逃之夭夭,有点像黑社会的老大姐。不幸被人家父母抓住把柄,把状告给我的爸妈,看着他们的表情,尤其是母亲咬牙切齿看着我的样子时,我就知道在劫难逃,少不了一顿毒打了。所幸之事是爸妈不会当着别人家父母的面儿揍我,总是说一些千不该万不该,赔礼道歉的话语。我想父母是给足了我面子,为了子女自己受气。即便这样,我的心里还是惴惴不安,据我以往的挨打经验,回了家之后是吃不了兜着走。他们喜欢在月末时一起给我们算总账:老大没有照顾好老四,老三总穿老二新一点儿、好看点儿的衣服,老四惹了老三哭鼻子,老三在外面闯了祸,惹得父母跟着受别人家的指责。激愤的母亲就把我们四个关在一个屋子里,将门反锁起来,手操一根大木棍儿,让我们一字排开整齐严肃的趴在床沿上,年龄大的比年龄小的多受一棒,直到求爹爹告奶奶,自己承认错误,承诺下次再也不敢为止。即使邻居家好心的婆婆向妈妈求情都不行。终于有一天屋子里传出的“四声合唱”震掉了一块儿有点松动的玻璃,并且摔个粉碎,那声音绝对超过了一百二十分贝。
  
  那时候的挨打规律就像现在来大姨妈一样。当然也有例外的时候。有一次我偷吃了家里用来招待贵客的一大块儿牛肉干,做饭时母亲发现那玩意儿不翼而飞了,怀疑家猫给拖走了,就问谁见了大白猫,在一旁的我一声不吭,竟然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最终心善的老二为了不惹母亲生气,就把我给拱了出来。母亲听后火冒三丈,转身就去抽根木条子,嘴里还唠叨着说我是土匪。见势不妙,我撒腿就跑,离家不远的田埂上,我一边跑一边向母亲求饶,说下次再也不敢了。哪知她是穷追不舍,扭摆着罗汉似的大肚和肥硕的臀部,胳膊像罗筛子一样儿,一前一后,一左一右,惹得老大、老四哈哈大笑,他们不出手相救反而说我们像个十足的滑稽演员,更像撒了欢的兔子,在广袤的田野上乱蹦乱跳。任我再快,也没有逃出母亲的手掌心,最终我被母亲抓住衣领拎回了家,棍棒的敲打伺候是在所难免的。
  
  于是,从那次挨打之后,我就下定决心,多吃饭长肌肉,跑的更快点儿,长得更加壮实勇猛一点儿,让那些害怕我的小屁孩儿们更加的惧怕我,让那些欺负我,老给我爸妈告状的家伙们不再得寸进尺。并且还想着,待到我更加结实了,把那些常常损我,欺负我,骂我的“小山贼”们关在老屋的红薯窖里,关他个三天三夜,不给吃,不给喝,让他们屙屎在里面,并把他们再挨个儿地打一顿,看他们谁还敢叫我“笨巧儿”!
  
  那时候没有玩具,也不用学乐器,更不用宅在家里玩什么大战僵尸、去开心农场偷菜,打愤怒的小鸟。最重要的是在童年的岁月里,电脑那神秘的玩意儿少之又少,更没有开发出让人如此着迷的游戏。那时的玩耍多半在户外,到树林里打游击,去田里摘桑葚果,奔河边洗澡,脱得一丝不挂,捉螃蟹,捕虾,钓鱼儿,直到父母们前来催促才不情愿地穿衣上岸,被父母像赶鸭子一样赶着回家。胆小的不敢下水,就围在草滩上,逗玩可爱的小狗,或者把偷偷抓来的蚂蚁和蚂蚱放在下水伙伴的衣帽里,直到引来对方的一声尖叫和一阵骚乱,自己却乐得跟着小狗在草地上打滚儿。有的为了“玩音乐”,三五人一队,从自家拿来洋瓷碗、洗脸盆、或者已经吃完的空罐头瓶儿、水桶放在一起,有领唱,有合声,有鼓手,闹得沸沸扬扬,直到妈妈们发现厨具越来越少的时候,才直到事儿闹大了,拎着残破不堪的盆盆罐罐回家,这一顿不让上桌夹菜抑或挨一顿臭骂的罚戒都算是轻的了。
  
  可是我总是觉得那时候挨了父母的打骂之后,却很少长记性,隔上几天,害人的事儿接着干。风黑月高的夜晚,几个伙伴偷偷用渔网捞走了别人家养在水井里的大鲤鱼,杀了之后,生火炖煮喷香奶白色的鲜鱼汤。看着自家刚孵化出来的、可爱的、毛茸茸的小鸡仔儿,心生怜爱和好奇,想抓一只居为己有,可恶的老母鸡却展翅而护,异常的勇猛。于是我们兵分几路,“擒贼先擒王”,“鸡妈妈”被用竹篾编制而成的笼子罩住了,小毛球球终于到手了,叽叽喳喳地叫个不停,甚至故意握住一只拿去给老母鸡显摆,不料被坚硬的老嘴啄个正着。更不幸的是,太过于兴奋,一转身把一只不听话到处乱跑的家伙的脚踩上了,可怜的小东西一只腿儿瘫了,扑棱在地上不能动弹。面对母亲发现后的质疑,忙说是下雨前让天上的雷公给劈倒了,想欲盖弥彰!她说不对啊,怎么没有一点被烧黑的颜色,说着她的手伸了过来,我的耳朵又比之前大了五分之一。
  
  然而,就在打骂声中,我们依旧很幸福,很快乐的生活在大山脚下,玩的那样没心没肺……!因为往事,我们记住了童年,记住了伙伴,懂得了简单却又显真理的幸福,并一味天真地想着这快乐是永恒的,是无期的,即使天天挨打也愿意。
  
  天微微沉了下去,我倚在江边草滩仅有的一颗刚冒出新叶的树下,把玩着乐器,透灵、清澈、明脆的旋律与晚风揉合,一起唤出了华灯。放眼望去,江面波光淋漓,刚才的几个“船工”早已收了工回家去,草垛和沙石安静了下来。可是草依旧青翠,沙石仍有太阳余晖的温度,只是曾经幸福略带一丝丝哀伤的童年一去不复返了。我在回忆年少时光的时候,为那调皮,熟悉,亲切,温馨的气息远去而倍感无限的怀念和怅惘。
  
  归家的途中,我不知为何,在江边习惯性地拾起杏核儿一般大小的十来颗石子,放在了贴身的衣兜里,想起了近十年都没把玩了的、土的掉渣儿的游戏——逮子儿。
  
  “打潼关,要抓三;三个坐,捏两个;两个坐,捏一个;一个坐,四盘摞。”
  
  ……。
  
  童年的歌谣又一次在耳畔响起,在如水墨的江边夜,重拾髫年年月的幸福和纯真的欢乐! 

TAG标签:

【审核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美文欣赏 美文欣赏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美文欣赏 会员等级:文学秀才 用户积分:18181 投稿总数:3949 篇 本月投稿:10 篇 登录次数: 686 他的生日:05-27 注册时间: 2012-02-08 03:20:56 最后登录: 2019-08-11 12:36:21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