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生活随笔 > 成长文章>文章详细内容页

朦胧的情感---叙事文章

散文
时间:2013-02-01 03:27:14  】来源:原创 作者:明廷芳 点击:0

  1957年农历正月初八(公历2月7日),我出生于湖北省阳新县排市镇下桥村明震发弯。我从上学那天起,就改生日为3月8日。幼小的我就以这种方式表达对母亲的爱,更多的是怜悯之情。我知道母亲的艰辛与期望,为了表达对母亲的敬爱之情,我才用妇女节的日子作为自己的生日。我的人生历程在时间顺序上显得比较顺利,可是,我人生的具体过程,还是显得非常艰涩的。因为,我一直生活在阴影笼罩的社会现实中,接触到的人,经历过的事,都离不开贫困的故乡。我出生于普通农民家庭,经历过多年的农村生产与生活的历练,养成了吃苦耐劳、勤俭节约的习惯,形成了爽直、倔强而灵敏的个性。农村的孩子多懂得父母的艰辛,懂得自己的命运与父母情感的关联度,懂得读书的重要性。几十年来,我一直在追求快乐、充实、高效的生活,可是,社会现实老是给我出各种难题,让我不断烦闷,让我彷徨,让我学着思考,并设法适应环境,解脱厄运,排除困扰。我经常发出“人乖命不乖”的感叹,因为,我这一弱小的火车头一直在牵引着超大的火车皮,多数日子是在艰难中度过。平常,我不太愿意提起自己过去生活中的一些细节,再说,想那些辛酸往事,也无多少益处。有些事是我想遗忘的,因为它太辛酸了。

 

  在我刚满五岁(即1962年)的一个晚上,我依偎在母亲的怀中,伴随着十来个挑着我家坛坛罐罐的陌生叔伯,与多病的大弟一起离开了生养我的故乡,迁往五里外的一个叫作西元田铺的村落居住。一路上,我心慌胆怯,老是想哭。有时小声地与母亲说几句话,不知是为了给母亲壮胆,还是安慰自己,现在我也说不来了。一路上,母亲只是安慰我,紧紧抱着我。至今我还记得当时那可怕的情境:我很害怕,只是牢牢地抓着母亲,不敢向黑暗的四围探望。当时我的头被旧衣服盖着,平时这时该熟睡的我,此时话也多了一些,记得我一路上小声地与母亲说得最多的话是:“我们去新家,我不怕!”叔伯们挑着担子快步跟在马灯后面,我生怕母亲跌倒。包括我在内的家人好似逃荒或落难一般,离开了可爱的故乡,当时那种情景让人感到有些凄凉!虽然我在黑夜中离开了自己熟悉的故乡明震发,可心还是牵挂着原来的一切,心里老在想:自己以后怎么与原来的小伙伴一起玩?在新的住所,自己的父母能否再不争吵、恩爱如初?自己的弟弟是不是今后再不得病了?老家的那些奶奶婶婶和叔伯们会不会喜欢我、惦记我?我是多么希望能象原来那样生活哟!我在暗暗地下决心,长大后,一定要回到故乡家去居住。我至今都不太清楚当时举家迁移的原因,细小的我只是希望搬迁后的家能从此变得和睦、宁静。

 

  至今,我还能记得搬家前的一段时间,父母不和,母亲经常处于无助状态,独自在家痛哭,还不时地遭到父亲的毒打。我很想保护母亲,老是伴随在她身边。常用小手帮她擦泪。那些日子,我真是很伤心,很委曲的,真不知道父亲为何突然这般对待母亲。有时,当我看到母亲哭得很伤心时,也陪哭一阵,只想通过自己的哭声引来周围的奶奶、婶婶,让他们对可怜的母亲进行一番劝说与安慰。当我偶尔见到母亲有笑脸时,我真有说不出的高兴,我愿意给母亲掌扇,搔痒,要她教我唱儿歌。我还愿意学着扫地,以取悦与母亲,让她彻底忘记痛苦。

 

  在搬家前的日子里,我多数时候感觉到自己是最幸福的人。特别是父亲在担任吉山乡副乡长的那段时日,我比其他小伙伴的生活条件优越多了。在我的记忆中,至今还留存有那些时日的朦胧记忆与情感体验呢!也许,这些记忆在我的有生之年是忘记不了啦!也许正是有那些美好经历,才使我幼小心灵感受到了人间的善良与阳光,最终没有让我的心态被彻底扭曲变形。

 

  那时,我常去父亲的上班地方小住,吃得也不错,父亲的同事们都逗我玩,我只是陪笑与做鬼脸,并尽量记住叔伯们的面孔,故意撒娇,而让大人们取悦。那时是大跃进年代刚过去不久,我得到了一些洋玩具,这是其他农村小朋友难得到的。那时,我就接触到了塑料手表模型、小指南针、纸炮玩具手枪、精致口琴等玩具。在我很小的时候,还在湖北省第二大水库——富水水库的大坝建设工地的指挥营房里生活过呢,每天见到的是人山人海,像蚂蚁搬家一样忙碌着,红蓝不一的东方红履带拖拉机在不停地轰鸣,炮声、号角声不时响起。民工们吃的饭菜气味特别,我至今还很习惯那种无油的萝卜汤和蒸笼饭的味道。煮熟的白萝卜中没有油珠的踪影,可民工们都吃得很香,笑得很开心。吃饭的时候,我成了民工们逗乐的对象,不少民工叔叔喜欢抱我,逗我玩。有时候,父母因事头多,就用长绷带把我系在安全空地的大石头旁,我只好静望着劳累的人们,等待父母下班来解放我。旁边也有些好心叔伯不时地来挑逗我,这样我也就不觉得害怕,也没有单调之感,我太喜欢那些勤劳善良的叔伯们了。在富水工地的日子里,我很喜欢在黎明时刻同父母一起去河边洗涮,去感受建设工地的宁静,去观看河面上泊船的情景!

 

  多数时间,我与母亲一起住在故乡的家,她时刻陪护着我,教我吹那时流行的民歌《山沟出太阳》,我每天尽情地玩耍,尽情地享受母爱。还不时地来向母亲讨吃葡萄糖淀粉和一些我说不出名称营养糖浆等口感很好的营养品。记得有一次,母亲让我自己去取拿营养糖浆,我没仔细区分桌面上那些瓶子的不同之处,便打开一个瓶盖快速地吮吸了两大口,过后我才知道自己是喝了煤油。马上来把情况报告了母亲,我让母亲心慌了一阵,最终没有发生什么不幸,这误饮引之事终归平静。不过,那时我有些眼馋,可能性是太饿了,我经常向小朋友讨吃红苕。那时蒸熟的红茹、芋头、南瓜都是好主食,我至今还想吃呢。因为父亲在外工作,我家的食物就没人家的充足,据说,当时父亲一个月的工资,只能买到几只南瓜。

 

  每到夏日,我总是特别兴奋,总在关注几件事。一是我可以看到天井的管也孔里的乌龟。在我们几家共用堂屋的天井里,每到下雨天,总乌龟就出来觅食,让我见到它的身影;二是我可以去屋前的溪潭看两位叔叔游泳与潜水的场面,那时的我太佩服他们大胆与能耐了;三是大雨即将来临时,我也可以帮母亲收回晒在外面的衣物,还会向高兴地大人们报告有关的消息。在雨天风起时,我还可以与别的大孩子一起放纸飞机,看看空中的飘起物。似乎这一切因有雨而显得更加有趣。

 

  那时,我最喜欢去的地方是相隔不到二里路的姑奶、姑妈家,有时是母亲领着我去,稍大一点后,我还会独自去。到了那里,我就融入了大家庭的气氛中,长辈不停地向我问话,我做出可爱的模样一一回答,让大人笑得合不拢嘴,让他们边声称赞我。我知道他们都喜欢我,经常夸奖我,我在那里可以吃到香油调和的饭菜,吃到许多美味可口的零食。我真是太热爱至尊至亲的长辈们了!可他们现在都已作古,我只能时常去看看老人们的坟墓,暗暗回忆昔日的情景。说实在的,我是多么希望他们能分享我如今的快乐呀!

 

  孩童时期的不幸遭遇,只要忆起,也不觉得悲伤,似乎还能给我带来几分快乐呢!在我很小时候的某一天,我端着小碗边游边吃,因走路不稳,摔倒在地,碗破碎了,屁股也割了一道长长的伤口,至今我觉得那场面是多么滑稽可笑哟!还有一次,小姑领我在古石拱桥面上玩,一不小心,我掉到桥下的水里去了,三四米高的落差,只把我的手扭伤,别无大碍。真不知道我是怎么摔得那么幸运,好象是有气垫保护着我一般。还有一次,木匠在为一位爷爷制作备用棺材,在快造成之时,不知道是哪位爱开玩笑的长辈把我抱起,让我躺在棺材中,他们是为了取乐,我也乐个不停。可母亲得知这事后,勃然大怒。我为了让母亲息怒,连声说好玩,并说是自己爬上去的。现在想起来,我倒觉得有些害怕见到棺材了,可当时纯真的我是不会联想到什么的,只知道快乐。

 

  可隐约忆起的当年事还真不少。 我永远记得曾多年看护过我的一位堂曾祖母,她老人家很善良,很细心,对我可好了。虽然她已经逝世三四十年了,可我对她的情与爱还是那么真挚,这一点,我自己心里很清楚。可惜,我只能记着那段情,再也无法报答她老人家了。

 

  至今,我还清楚地记得那从朝鲜战场归来不久的小伙伴的父亲,他叫明道强,是我心目中的英雄,所以我很爱与他的儿子玩耍。可惜,他转业不久就得重病了,我更清楚地记得他父亲逝世后安葬的场面,我当时还同情过他呢,我一直把他遍在心中多年。我家搬迁到西元以后, 我还常常牵挂着他,打听他后来的情况。

 

  我小时记忆中的印象多是快乐的,纯情的,然而,那些因过度忧伤而产生的心理阴影,也是难以消除的。它影响了我的一生,让我的情感世界永远缺失了明亮的天空,让我的记忆总被笼罩在薄薄烟雾中。我对那时的记忆虽显朦胧,可情却很真切的。


【责任编辑:滴墨成伤】

编后语:那个艰辛的年代,无疑作者的童年是比同龄人优越的,在岁月的长河里,这些朦胧的情感刻在了心理,有快乐也有忧伤,但是自己在记忆里很真切,作者的语言朴实,娓娓道来,让我们真切的感受到了那个年代的生活,推荐阅读,顺祝冬安!

TAG标签:

【审核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明廷芳 明廷芳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明廷芳 会员等级:驻站作家 用户积分:2184 投稿总数:46 篇 本月投稿:0 篇 登录次数: 50 他的生日:0 注册时间: 2013-01-26 10:51:35 最后登录: 2013-09-29 08:54:31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