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生活随笔 > 成长文章>文章详细内容页

薛玉玉:娘娘的岛

时间:2020-11-17 17:21:01字数:16337【  】来源:手机原创 作者:念1031 点击:0

  -01-

  当夕阳跌下西屋的房背,我家的半个院子便沉浸在一大片暖烘烘的橘黄里。五六岁的我无所事事,坐在灶房的门槛上,对着正在擀面的奶奶喊叫:“奶,我不吃黑饭了,饱着呢。”她胳膊腕儿上的镯子和擀面杖,以及案板之间,不断发出“铛……铛”的脆响。

  “晌午又没吃石头,咋还饱着?你怕是又想寻你娘娘耍去。”我奶细声慢语,却又一下就说出我的心思来。“嗯,奶,我就是要寻娘娘去;我妈从地里回来后你给说一声,好嘛?奶。”我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土,撒着娇央求奶奶。

  “我娃想去就去,在蒸笼里拿上两个大包子去。我给你妈汇报。”我爷背着手走过来,用手指刮刮我的小脸蛋,宠溺地说。“昂,爷爷,还是我爷最好嘞。”我抓起两个包子往外就跑,身后是我爷爽朗的笑声和我奶的嘟囔声。不用听我也知道的,我奶肯定又是那句话:“这个野女子就让你个老家伙给惯完了,惯得完完的了。”

  我飞奔过两道壕沟,很快便到了村后的土梁上。远远就看到五爷爷正在往羊圈里赶羊,羊鞭子甩起老高,在空中画着圈,嘴里喊着只有羊才听得懂的号子“咦,嘘嘘……嘘,哒哒……”“五爷爷,你吃大包子吗?甘蓝菜的。”我把左手里的包子递了过去。“五爷爷不吃,乖蛋蛋,快到家里寻你娘娘去。”五爷爷摸一把我的头,咧着嘴笑起来,他的手很粗,挂起了我几根毛头发。

  -02-

  娘娘是五爷爷最小的女儿,只比我大三岁,我们从小就腻在一起,所以我跟她最亲近。整个家族里和父亲同辈分的姑姑有十几个,我都是“大娘娘,二娘娘”这样按照年龄排行叫,唯独叫她“娘娘”。当然,这是不闹别扭的情况下;一闹别扭我就喊她的大名――薛银朱,她便会撵着我追打。我五爷爷懂草药,几个女儿取的都是药草名儿,蔓菁、佩兰、秋石,银朱是老小,他没儿子。

  我跑进院子的时候,娘娘正撅着屁股往炕洞里填干羊粪,“来,臭蛋蛋,我把炕烧上咱就上高房子去。你五爷爷的饭在锅里热着了,不用管了。”她一边麻利地填着羊粪,一边冲我笑着说。“好,我等你,娘娘;咱俩坐高房子炕上吃包子,我奶晌午才蒸的,甘蓝菜的,香得很。”我捏着包子的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可得意了,屁股还一扭一扭,学着电视里港台女明星跳迪斯科的样子。

  高房子是我俩的秘密基地,在两孔草窑的顶上,一共有十六个台阶,用青砖砌成的。砖缝里时常会冒出许多小野草来,我和娘娘会一根一根拔掉,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往上拨。娘娘说五奶奶在世的时候常说,懒婆娘的门口才长草,勤快婆娘家的房前院后都是光溜溜的。干净,自己住着也清爽。还问我长大了想当懒婆娘还是勤快婆娘,我昂着头一脸肯定地回答:“我以后要当城里人的,住楼房,不存在拨草不拔草的问题,楼房上哪里会长草嘛。”娘娘会撇撇嘴一脸鄙视地说我:“哼,看把你能行的,身上的奶腥味儿还没散尽呢,就想住楼房了。”

  高房子只有小小的一间,炕就占去了一多半。两面墙上各开一个小小的竖长方形窗户,西面的可以看到夜里的月亮,北面的可以看到五爷爷的羊圈,正对着的。我俩经常半跪半坐着趴在窗台上,有时看月亮,有时看羊羔;尤其是抢奶吃的小羊羔,可爱得很。母羊侧躺在羊圈靠墙的干麦草上,小羊羔们在妈妈的肚子上用头一拱一拱,挑选着奶汁饱满的奶头;它们的前蹄是跪着的,两个后蹄子乱蹬着,这是要防止被其他弟兄们拱出局。

  -03-

  “娘娘,赛里木再给你写情书了没?”“写了,不过他和我一样,学习不行,连个情书也写不好;‘银朱,你是池塘里的半个月亮,我想你。银朱,反正我就是想你。’你看嘛,开头还装模做样有点诗意的,后面就成啥了嘛。”我俩说着说着就笑成一团,被子踢到炕跟里。我娘娘还学着赛里木在学校里问她借历史书的的样子,“喔,那个,薛银朱,历史书给我借一下能行不?”“你是没看见,脸憋得黑红黑红的,眼皮都不敢抬,嘴里像缠着破抹布,话也说不利索。”“笑死了,笑死了娘娘,情书就夹在历史书里吗?”要不是五爷爷喊叫让赶紧睡,我俩能说到天亮了去。

  娘娘也喜欢人家赛里木的,她亲口给我说的。她说自己根本就不爱念书,要不是初一上去就和赛里木同班,她早都回家放羊了;还说人家赛里木的眼睫毛和她家大黑羊的睫毛一模一样,长长的,卷卷的,忽闪忽闪可耐看。这话我信,她从来都对读书没兴趣。当我四年级迷上唐诗,整天在打麦场里跺着步子乱做诗时,她还笑话我呢;说作诗能换钱不?不能吧,可她操心小羊羔就真的能换钱。这倒也是真的,逢集的时候她会跟在五爷爷屁股后面,五爷爷背上的化肥袋子里装着肥嘟嘟的小羊羔。从集上回来,她会给我瓜子糖果吃,说是她的羊羔换的,卖了个好价钱,可心里怎么那么不舒服呢,不卖又不行。

  这个滋味我当然知道的,我家没有羊羔,但有一头棕黄色的母牛,每年能下一个牛犊子,我喜欢的不得了,天天放学给它喂青草吃。可当牛犊子长到十个月左右,贴上膘的时候,我爸会趁我不在家叫来牛贩子卖掉。每回我都撕心裂肺地哭,吃不下饭,爷爷要哄我好久,说庄稼汉的牛羊生来就是换钱的物,明年春上还会下小牛。可我宁可家里连老牛也一块儿卖掉,真心话。

  -04-

  娘娘还是没能读完初中,我进入初一的时候她原本该是初三,可就在那个寒假腊月里,五爷爷在沟里撵领头羊时不小心把一条腿摔坏了。几个早已出嫁的女儿轮换着伺候到了开春,眼看着地里的活儿开了,都嘴上不说心里急。娘娘便很果断地宣布她不去学校了,要好好伺候她爸和羊群。当时没一个人劝娘娘,似乎在他们的意识里,我这从小毛手毛脚,不爱学习的小娘娘早该回来打理家里的一摊子。

  娘娘让我开学了去找一趟塞里木,就说这书她不念了,可人是会等的,就问他是怎么个意思。我站在校门口的白杨树下,从一堆向马庄方向的破旧自行车里很容易就找到了赛里木那辆簇新的枣红色车子;我娘娘说得没错,他果然很醒目,高高瘦瘦,脸蛋儿格外好看。“嗨,马小林(赛里木大名),你过来一下,我给你说个事儿。”待他走到跟前时,我凑过去小声说:“我是薛银朱侄女子,我娘娘让我捎话给你来着。”他静静地听着我转述娘娘的话,还有自己添油加醋临时发挥的一些话,他的眉头一皱一皱,嘴一动一动,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你就说嘛,我会原话捎给我娘娘,不会告诉其他人,你放心。”看他吞吞吐吐的样子,我发急,便催他。“嗯嗯,我不找别人,我就喜欢薛银朱一个人,你让她放心好了。对了,一定要原话说给她,别漏下。”

  后来我给他们俩带过不少信,也忍不住偷偷看过几次,无外乎是些家长里短,以及各自的想念之类。那时候的我还很傻,认为男女之间的喜欢是很滑稽费解的事情,难道互相说喜欢什么的要比小说诗歌还有意思?当然,那会儿也有男同学在我面前骚情,我看见就烦,嫌弃他们太老土,一天尽想些没用的。

  -05-

  我初中毕业的那年夏天,好几拨说媒的人去了五爷爷家。娘娘哭着说她早有看上的儿子娃娃,是马庄的回回,叫赛里木;说她就要嫁赛里木,别人谁也不要。五爷爷用木拐棍打了娘娘,并发下了狠话,说:“跟回回的心就早早死了去,咱们教门不一样,过不到一块儿去的;再说,咱家没儿子娃娃,只能召女婿,回回不会上咱老汉汉家当上门女婿的,想都不用想。”

  那时候的赛里木也不念书了,跟着他爸当起了牛羊贩子,在附近十里八村做买卖。还收过我五爷爷家的羊呢,这是娘娘后来告诉我的,当然,五爷爷是不认识谁是赛里木的。

  突然有一天,娘娘神神秘秘地给我说,“我和赛里木在街上约好了,我要甩光圈里的羊,把钱压到高房子的席子下面;赛里木在车站等我,我俩要去南方闯闯。”停了会儿,她摸摸我的头接着说,“臭蛋蛋,你不要告诉任何人。过几天后你再把钱的事情说给你五爷爷,家里的钱我一毛都不带出去,你三娘娘会把我爸接到她家去。”“对了,你要好好念书,不是从小就想当作家嘛,一定能行的,娘娘知道。”说着又捏捏我的肉胳膊。

  还没等娘娘甩卖羊群,五爷爷的肺气肿便又犯了,日夜咳嗽。娘娘急哭了好几回。五爷爷病情的加重,直接加速了给娘娘召上门女婿的脚步。她再也不敢插嘴了,更不敢表现出任何的叛逆;因为五爷爷稍微一动怒就上不来气,脸和嘴皮会全部变成紫黑色,她是真的怕了,应该也是认命了。

  -06-

  娘娘的婚礼在第二年的初秋举行,五爷爷越发瘦小的身子躺坐在堂屋的椅子上,大口喘着气。那年的庄稼成了,麦场上堆满了新割的春麦把子和苜蓿。新女婿是后庄贾老四家的呷子,我五爷爷很满意。对于呷子,我是熟悉的,还知道他也喜欢我娘娘,还说过“薛家女子里面,就数银朱最能干,模样也最俊。”类似这样的话。听说他初中毕业后就跟他舅学着跑起了大车,一个月不少挣。他家四个儿子没女儿,他父母也都看中我娘娘是过日子的好手,呷子上我五爷爷家门还省下了聘礼钱。前庄后庄又离得近,有事好照应。似乎一切都在表明,这确实是一桩很般配的婚姻。

  十二点开席的时候,绚烂的礼花“砰砰”地直往天上窜。院子里的大人孩子都吵着笑着动起了筷子。穿了新西装,肩膀上搭着大红绸缎的呷子也呲着嘴笑着,他短短的寸头锃亮,在大太阳下发着光。我娘娘穿着大红的旗袍式典礼服,头发挽成九月菊的样子,上面撒了好多亮片片,很好看;她好像也在笑着,只是眼睛润润的,像初冬地头上挂满了露水的野葡萄。

  -07-

  五爷爷没扛过那年冬天的寒流,到底是没看到娘娘肚子里孩子的出生。可他把名字倒是早早取下了,在娘娘接连大清早干呕过几回后,他用无比坚定的语气说我娘娘的头胎是儿子娃娃,叫薛景天;后面再生的娃娃就随呷子姓贾去,叫啥都行。

  羊还是全部甩卖出去了,羊圈空着,扫得干干净净,没有一根烂柴草。呷子姑父常在外地跑车,有时一出去就大半个月,我妈说每回回来都给娘娘和景天买不少好东西。娘娘只种院子跟前的几亩好地,沟里和梁上的全没种了,姑父不让种;说日子能过就行,划不来让婆娘背着娃娃晒大太阳去;天旱,沟沟峁峁的旱地也收不了多少粮食。

  慢慢地,娘娘说起姑父时开始有了笑脸。那回给我爷爷奶奶上完坟回来后我又跑去了娘娘家,“呷子其实也挺好,知道心疼人,家里钱都是我管着,想怎么花都行。你也知道的臭蛋蛋,我从小都不乱花钱的嘛;我景天也乖,就是不爱念书,你猜怎么着?人家那天竟然从羊圈里翻出你五爷爷的赶羊铲子来,拿在手里甩呀,甩呀,笑死我了都。”我抱起小家伙哈哈大笑,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他肉嘟嘟的小手在我胳肢窝里不停戳来戳去,挠我痒痒肉。

  他们结婚第三年的秋天,呷子姑父和娘娘在城里买了一套两居室的小房子,说赶景天上小学就可以全家进城了,娘娘也可以摆脱种地的辛苦了。村里人都夸呷子姑父能干,夸我娘娘有福,遇了个好男人,会赚钱,还会心疼人。

  -08-

  景天四岁那年的冬天,不知怎么回事,似乎一直都在下大雪。我整天窝在房子里享受着暖气,不是看书就是追电视剧,店里也懒得去。每次给老家打电话,我妈都是在热炕上绣鞋垫儿,我爸围着火炉不是烧洋芋就是烤红薯。

  腊月初十,我妈给我电话里说起,娘娘又生了,还是个儿子,随贾家姓,好得很。娘娘顺利生下老二,我也很高兴。

  到了二十八那天,还是在下雪,看来是回不了老家了,山路不好开车。我和爱人计划着等过几天路上的雪化了,先回一趟山里看我的父母,还要去看娘娘和小毛孩子,然后再回洛川婆婆家去住几天。突然我妈打过电话来,说:“蛋娃儿,雪大得很,你就不要操心回来了,我和你爸吃的用的啥都有,别操心。”我妈说着说着竟带起了哭腔:“你呷子姑父出事了,人没了,连人带车翻到洛南了。人家副驾的小伙子好好的,他可怜的就没命了……”我妈后面还说了些什么,我一句也听不见了,跌坐进沙发里,脑子里瞬间空白一片,似乎填满了雪,大片大片的雪;雪花转啊转,飘啊飘,它们在空中飞来飞去的,我娘娘的脸就浮在上面,她的脸和雪一样的颜色,好瘆人。

  -09-

  娘娘没有搬进城里来,她带着两个孩子还住在粱上的老院子里。她把之前荒着的沟里和梁上的地,全种上了耐旱的苜蓿草和高粱,房前院后是玉米和菜园子,齐齐整整。她又养上了一圈的羊羔,她说有了羊,娘仨的吃穿用度就不用发愁了;养羊,她很在行。

  娘娘说话时始终很平静,只是瘦了些。我们聊孩子,聊庄稼,聊现在的惠农政策 ;她问起我还有没有再写,店里的生意好不好等。娘娘的两个孩子长得很好,像呷子姑父,浓眉大眼,壮实可爱。

  出门前妈教给我的那些话,我终是没有说出口。她本意是要我和娘娘说说,呷子姑父走了也好几年了,可以考虑再找一个男人的,老贾家老两口都通情达理,不会反对的;我妈说一个女人带两个儿子过活,在农村很难的;她家又是在远离村子的梁上,孤儿寡母也不安全。

  关于赛里木的事情,我也没有说出来,更或许娘娘也是早早就知道的,毕竟附近几个回汉村子都赶同一个四沟镇集。赛里木当年没等到我娘娘,后来便一个人去了南方的,闯了好些年,回来时意气风发。他终究是娶了汉人,媳妇进了教,戴头巾,穿长褂子的。我有个同学和他家是邻居,说见过好几次赛里木媳妇子,南方女人,小巧好看,戴着头巾更好看。还说那媳妇子眉眼像我们薛家女子,眼睛圆溜溜的,招人稀罕。

  -10-

  娘娘领着景天赶羊去了,我抱着景程走上高房子,小时候跑过无数遍的台阶,竟然有些颤巍巍了。高房子的门虚掩着,炕上堆着些铺盖,码得很齐整,用灰色的床单盖着。北面墙上的窗玻璃破了一块,我看到有两只母羊躺靠在羊圈墙上,小羊羔子们正跪着吃奶,嘴巴一拱一拱的。景程奶声奶气地说,那个屁股上带梅花的喜羊羊最乖了,是他的。

  娘娘给高房子北面的墙上装了太阳能路灯,照得羊圈亮哄哄的,半个院子也是亮堂堂的,说他们娘仨个夜里就不怕了,羊也不怕,还不用掏一毛钱电费。

  就着手机的电筒光,我小跑着往家赶去。一口气从沟底跑上来后,又忍不住回头看向娘娘家的山梁;群山从四面八方挤过来,黑压压一片,只有高房子那里亮着,像一颗发光的星星,还有点像灯塔,孤兮兮的,却又闪烁着一些希望。

TAG标签: 薛玉玉  娘娘    

【审核人:站长】

------分隔线----------------------------
文友推荐
 
打赏作者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念1031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念1031 会员等级:站内管理 用户积分:12045 投稿总数:26885 篇 本月投稿:16 篇 登录次数: 472 他的生日:03-16 注册时间: 2010-09-22 11:44:12 最后登录: 2020-11-21 17:18:04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点击图片赞助蜀韵文学网
百度推广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