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生活随笔 > 成长文章>文章详细内容页

徐恩芳:​一碗面叶子

时间:2020-11-15 20:23:24字数:4293【  】来源:手机原创 作者:雨祺 点击:0

  1960年初,我还在县城读初中时,妈妈吩咐我在星期日去外婆家看望几位舅舅;顺路再看看五姥和二姨。去外婆家必经五姥村前。

  二姨是五姥的大女儿,大排行是我二姨,我妈妈的闺蜜。妈妈曾多次夸讲二姨貌美贤惠,温柔,言行得体、善解人意。她曾有“明珠暗投、美玉蒙尘”被自己亲人“卖”过两次的不幸遭遇。

  到了五姥家,看见二姨身材高挑,标致文静,仪容清纯,面庞椭圆,皮肤白皙,单眼皮,杏子眼。一排整整齐齐的白牙,左边那颗虎牙,笑时左嘴角向上一斜,虎牙就很合适的露出来。左嘴巴还有一处酒窝,随着笑声打漩儿。嘴角的弧度很好看。她笑盈盈地看着我。

  初次见到二姨,先自我介绍后,体悟到她此时的百感交集。见她眼里像闪着泪花。紧紧抓住着我的双手,上上下下地打量,说我长得像我妈,跟我妈妈年轻时一模一样。用手抚摸我的脸颊、捋捋我的头发。又拿着我的手仔细看了看说:“鸡骨爪薅牛草,齐骨鈍捏花针。”“俺大姐的针线活谁也比不上,你随俺姐,将来针线活不会差。”二姨的话真的没错,借她的吉言,说句不谦虚的话,我还是挺满意自己的针线活的。

  看见五姥,满面皱纹,眼窝深陷,眼仁昏黄。我握住她一双青筋乱暴的手时,感到她的手微微颤抖。我连喊几遍:“五姥!我来瞧看您啦!”她已瘦得皮包骨,满头飞雪,强撑弱体坐着已不能动弹。油枯灯尽、精疲力竭的她缓缓地睁开眼,盯看着我,无任何表情,好像啥也没听见。眼中无尽沧伤,朝着我端详许久,也没认出我是谁,也没吱声。神色木然两眼无神地看着窗外。

  五姥的大儿子,解放初被误杀;多年后才平反:原来他是我党潜伏敌人内部的地下党员。五姥的二儿子,曾是第四野战军随军记者;解放后先在南方日报社任总编;后调至海口日报社任总编。五姥在老家就靠我二姨照顾日常生活。

  二姨叫我坐一会,别慌走。只见她去锅屋里,不一会给我做了一碗面叶子汤,里边还卧有一个荷包蛋。

  此时的我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对食物有着极大的需求和渴望。口水在嘴里直打滚。想到妈妈平时的谆谆教导:无论何地何时,时刻不可忘记礼仪。我双手轻推二姨端着的碗筷说:“给五姥吃。”二姨说:“你吃。”硬把碗塞到我手里。“匀一半给五姥吃。”二姨说:“都给你吃。”五姥盯着二姨端着的碗。此景,我哪里吃得下!我再三让给五姥吃。

  二姨站在边上拦着我,并催促:“快吃,趁热。”我想让五姥吃一点都不可能了,只好听从二姨的了。要是在自己家,我肯定狼吞虎地享用,且风卷残云。这是在二姨家,吃相还是得注意点。于是我一小口一小口慢慢地喝、慢慢地吃。饥饿难忍的年代,物质匮乏,饥肠寡肚,恨不得把碗吞下。

  送一块面片嚼进嘴里,只觉得有股异样的甜从牙根滋起,口水一下涌出来,把舌头都浮高了。这一碗面叶子,犒劳我在学校里一周只吃炒面、秫面粑粑加寡水亏待的肚子。不觉碗底朝天了。感觉非常受用,我用手背蹭了下嘴巴。二姨赶忙拿条毛巾递给我。吃喝后全身每个毛孔都微微出汗,心里像被谁用温热的熨斗轻轻熨过,无一不觉得妥帖。

  在我们老家,关于面叶子,特别是荷包蛋面叶子,就是在丰收年景,也是很少人能吃上的高档食品。

  大凡饥饿的时候吃过的东西,无论当时或是事后,都会觉得是最好吃的。那碗精贵美味面叶子,至今总忘不了。当时正是全国大饥荒、饿殍遍野的年代。那时家家都无果腹之粮,那一把金贵的小麦面,也不知道被二姨放在何处保存起来的。怎么就给我吃了。那温软的滋味今天我还留在了脑海中。一个甲子过去了,口中仍有余香,使我莫齿难忘。

  后来虽然在中外、大小饭店里,点尝过各种面食,吃过了,也就忘掉了。唯独那碗面叶子,仍是忘不了。

TAG标签:   

【审核人:站长】

------分隔线----------------------------
文友推荐
 
打赏作者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雨祺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雨祺 会员等级:站长 用户积分:4693 投稿总数:135 篇 本月投稿:1 篇 登录次数: 1245 他的生日:05-12 注册时间: 2011-05-02 22:36:41 最后登录: 2020-10-16 23:48:22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点击图片赞助蜀韵文学网
百度推广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