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生活随笔 > 成长文章>文章详细内容页

缀在青春的红领花

散文
时间:2020-06-01 16:24:29字数:5927【  】来源:原创 作者:宋文甫 点击:0

  缀在青春的红领花

  宋文甫

  与大多数人炫丽缤纷的青春色彩不同,绿色是裹覆在我青葱岁月的主色调,绿色的衣裳、被子和鞋袜,甚至连脸盆牙缸也一概绿色,如果要说还有夺目的流行色彩,那就是映在脸庞的红领花。

  这是一对以红色盾牌为主体,底部由两朵金色松枝拱托而起的武警领花。新兵授衔时老班长语重心长地讲,红色盾牌代表着甘撒热血的忠诚卫士,金色松枝则代表着守护平安的和平使者,缀上领花,军人的职责与使命就从此就落在了肩头。伴随着班长的叮咛,这令我向往已久的红领花终于缀在了我青春的衣领。

  第一次跟红领花亲密接触,是15岁那年我高中辍学只身南下闯荡时的一次奇遇。记得当时刚刚从广州火车站汹涌的人潮中挤出来,还没来得及分清东西南北,斜挎在肩上的旅行包突然被骑着摩托车的两名“飞车党”撸了过去,那包里装的可是我全部家当和美好憧憬啊!大脑一片空白的我下意识地边追边喊,可飞驰的摩托车三拐两拐的便不见了踪影。身无分文且举目无亲的我不由得蹲在地上失声痛哭起来。不知是伤心的眼泪感动了上苍,还是与红领花结识的缘分已到,不一会儿,三位身着“橄榄绿”的武警战士押着两名抢匪神话般的出现在我跟前,让我兀自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实的。在如此迅速的悲喜更替面前,我不仅没有记住三位救星的面容,甚至连谢谢都忘记了说出口,但闪耀在战士胸前的红领花却深深地缀进了我的脑海,顿使我萌生出无限崇敬与向往。

  兵之初的日子是非常枯燥和难捱的,个中既有南北方气候差异与生活习惯不同带来的种种不适,更有在地方养成的自由散漫习性与部队条令条例严格要求之下产生的无形束缚。在我新兵生活的记忆中,北方冬天是那么的寒彻入骨,常常一场雪半个月化不了,滴水成冰随处可见。可每天在这样冰冷的环境中至少要训练10多个小时,这让从南方过来的我受尽了苦头,手脚和耳朵长满了冻疮,以至于经常在队列训练时痒得难以忍耐而挨了班长不少批评。北方的生活习惯同样令我苦恼不已,在每顿布满了碱花的“迷彩”馒头和缺少油水面条的饱和冲击下,从小对面食不大感兴趣的我长期处于饥饿和半饥饿状态,原本就有点瘦小的身材也变得更加“苗条”起来。与气候条件、生活习惯的不适相比较,部队近乎苛刻的纪律要求更是让我倍感折磨和煎熬。手是不能插裤兜里的,哪怕冻得再僵;床铺不到熄灯时间是不能随便让躺的,哪怕再困再累;头发每次都是让毫无理发技术的班长用剪刀“啃”短的,纵然有千万个不乐意;就连上个厕所都必须先向班长请假……。好在入伍前就对红领花有了足够深厚的感情,才使我在诸多困难和考验面前不至于败下阵来。

  辍上红领花的新鲜劲很快就淹灭在营区里日复一日的单调生活之中。每天宿舍、训练场、哨楼三点一线,周而复始地在教育训练与站哨执勤之间转换,即便周末稍有点个人支配的时间,也被无穷无尽的出公差、帮厨、干菜地、整内务等琐事所占有,一切都显得那么平淡和平凡,全然没有想象中雄纠纠气昂昂地武装巡逻或是轰轰烈烈反恐处突的那番景象。正当我对自己最初的选择困惑不已的时候,发生的一件小事才让我真切领悟到,越是在平淡和平凡之中越能显现出红领花的纯真本色。那是新兵下连不久后的一个周末,走进邮局正准备给家里寄信的我,被一声急切“同志”唤住了脚步。一位衣着破旧但非常干净整洁的大娘主动上前拉住我的手,边颤颤巍巍地轻抚着我的领花,边语无伦次地反复嘟囔“找到你,我就放心了”,继而从缝合的衣兜里掏出用手帕包着的厚厚一叠钞票交给我。原来,大娘的儿子在外地受伤住院急需用钱,得知消息的大娘拿出家中的全部积蓄立即赶到邮局,想尽快寄出。无奈大娘识字不多,找人帮忙又担心上当受骗,所以一直等到穿着军装的我意外出现才得以放下心来。那天走出邮局,我的军姿比以往更加挺拔,步伐也更为坚实豪迈。

  如果说平常生活中老百姓的由衷信赖让我领略过缀上红领花的自豪,那么危难时刻群众的拥护爱戴则让我感受到了红领花至高无上的荣耀。“5·12”汶川地震发生后,我部奉命连夜开进了汶川水磨镇,长途奔袭的官兵来不及调整呼吸便火速投入到了搜索救援之中。为了在黄金第一时间抢救出更多的生命,官兵们冒着余震带来的种种危险与时间赛跑,直到第二天傍晚,连续作战了十几个小时的部队才稍事休息。正准备组织第一次进餐的官兵突然发现,自身正承受着灾难和饥饿打击的受灾群众,竟然把从废墟中刨出来的鸡蛋、腊肉等食物执意给我们送来了。捧着灾区眼下最为稀缺的珍贵食物,在山崩地裂、满目疮痍的灾害面前都不曾流泪的官兵们,这一刻却纷纷落下了泪水。在此后长达三个多月的抗震救灾的日子里,官兵们无时不刻都能感受到来自灾区群众亲人般的呵爱。记得部队撤出灾区那天,在公路两旁自发送行的人群中,我看到了学龄儿童举着自己歪歪扭扭书写的欢送标语“我爱红领花”……。

  二十多年的军旅生涯弹指一挥间。如今虽然早已脱下心爱的军装,但那红红的领花却依然缀在我的生命里,不断励我一路前行。

TAG标签:

【审核人:凌木千雪】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文甫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文甫 会员等级:文学童生 用户积分:30 投稿总数:4 篇 本月投稿:0 篇 登录次数: 5 他的生日:10-01 注册时间: 2020-05-28 09:56:03 最后登录: 2020-07-08 21:50:47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