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短小说 > 百味人生>文章详细内容页

小小说|王绪谦:王小贝的爱情

时间:2019-11-19 18:20:38字数:6571【  】来源:原创 作者:美文欣赏 点击:0

  王小贝命运多舛,父母早逝,自幼又患有小儿麻痹症,落下了终身残疾。跟着哥嫂生活到十八岁,便自立门户,独立生活。王小贝性格要强,学会了操作各种农机具,农忙种田,农闲就开着手扶拖拉机收购废品,生活倒也殷实。

  有一天,村里来了一个赶着毛驴车出售餐具的外地老汉,村里的大姑娘小媳妇呼啦围上去,选购带有各种花纹的瓷碗、瓷盘,一时间,生意火爆。这给王小贝带来了启发,盘子碗盏家家用得着,自己何不也走这条生财之道呢?说干就干,他来到城里进了一批货,便开始走村串户经营餐具生意,所到之处,像毛驴老汉一样,深受欢迎。

  这天,天色已晚,在一个小村,他卖完货,收拾停当,正准备开路回家,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爬进了他的车斗里,抱着一摞稻草绳扎的小花碗,怎么也不肯松。这时,一位年轻妇女风风火火地跑了过来,把孩子从车斗里抱了下来。“我要小花碗,我要小花碗......”小男孩又哭又闹,小手还在伸向车斗,可那妇女头也不回地走了。“大嫂,你回来,我送孩子一摞小花碗,难得他这么喜欢。”王小贝拎着小花碗一瘸一拐地向母子俩走去。年轻妇女翻了翻口袋,面露难色,说没带现金:“大兄弟,我家住在村东头,离这好远呢,你等着,我去拿钱。”“不用了,算是我送给孩子的,天黑了,我要赶路了。”

  又一天,王小贝开着拖拉机正在路上奔驰,前面一个拉着板车的女人引起了他的注意。板车里放了床被子,一个孩子蒙在被子下里,不停地哭哭啼啼。那妇女心急火燎的样子,累得满脸是汗。王小贝定神一看,原来是那对他赠送小花碗的母子。王小贝加速超到前面,靠路边停了下来,关切地询问缘由。“孩子上吐下泻,可吓死我了,这里离医院还有好几里路呢,可咋办呀!”中年妇女急得眼泪直掉。“我送你们去医院吧!”王小贝把板车托付给路边人家照看,把孩子抱上拖拉机,急速奔向医院。经过救治,孩子终于转危为安。

  秋种结束了,农村进入了闲暇时光。小镇一到逢集就特别热闹。这天,王小贝在集上买菜,突然,一个小男孩一边亲热地喊着“叔叔”,一边向他奔来,扑进他的怀里。王小贝抱起孩子,用毛茸茸的胡茬子在孩子脸上亲昵着,孩子搂着他的脖子乐着享受着,这多像一对久别重逢的父子啊!此刻,一旁的孩子妈妈百感交集,不停地抹着眼泪。王小贝带孩子到超市挑了好多吃的,玩的,孩子一个劲儿粘着王小贝,好像从没有这样开心过。

  夜已经很深了,王小贝和孩子妈妈通过电话进行了倾心的长谈,得知她叫余悦兰,他们有着不一样的人生,但却同样经历了痛苦的磨难。悦兰原本有着一个美满幸福的家庭,可天有不测风云,丈夫因病不幸离开了人世,留下了他们孤儿寡母。说到伤心处,悦兰唏嘘不已。王小贝留下了一句掷地有声的话:“大姐,有困难只管说,俺帮你!”在与王小贝相处的日子里,悦兰似乎又找到了孩子的父爱,她疲惫的身心也在王小贝的情感世界里栖息了下来。

  他们相爱了。可悦兰的亲戚都不看好这门亲事,说王小贝肢体残疾,跟他受苦受累图个啥?有一位姨妈更是急不可耐地给她介绍了一位建筑工地的老板。

  这天晚上,大姨妈带着建筑老板光顾悦兰家,只见那老板长得又黑又粗,额头上架着副眼镜,说话唾沫四溅,拍着胸脯说:“你嫁到我家,除了做个饭洗个衣裳,就是享清福。”姨妈也说,这条件打着灯笼也难找啊!建筑老板满嘴的酒气几乎把悦兰给熏晕了,她打着盹儿,闷不做声,终于熬到他们离开。关上房门,悦兰哭了,世俗的偏见让她面临着艰难的抉择。

  窗外,一簇金菊盛开在夕阳下;窗内,悦兰面容憔悴,人比黄花瘦。王小贝,你咋这么多天没有音讯?其实,王小贝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心爱的人儿,可他知道,有人在给悦兰提亲,他不想给她增添压力,她有着自由选择的权利。

  悦兰最终还是选择了王小贝。有情人成眷属。在一个春光明媚的日子里,他们携手走进了婚姻的殿堂。婚后,两个人相亲相爱,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农闲的时候,王小贝依然干他的老本行,从不间断。可渐渐地生意似乎变得冷清了,挣得钱已经不够家用。有一天,悦兰跟王小贝商量说:“我也出去打工吧!”王小贝一愣:“咋这样想呢,孩子那么小,怎离开妈妈?我一个人能养活这个家。”悦兰欲言又止,觉得王小贝的收入越来越少,家里经济眼看吃紧,这样下去生活堪忧啊!

  王小贝起早贪黑,好像比以前更忙了,可挣得钱为何越来越少呢?悦兰心生疑虑。有一天,有人告诉悦兰,王小贝跟一位穿着华丽的女人来往频繁。难道王小贝已经移情别恋?这天,悦兰带着孩子来到街上购买衣裳,突然看到王小贝跟一个时尚女人在酒店吃饭,顿时羞愤难当,不知说什么才好。这个时候,王小贝也看到了他们母子俩,急忙出来迎接,可悦兰拉着孩子快速离开了。回到家里,悦兰哭了一场,恨自己瞎了眼睛,找了这么个负心郎。她开始收拾自己的衣物,准备带着孩子离开这个家。

  此时,王小贝赶了回来。因为匆忙,他在一个拐弯处从拖拉机上甩了下来,虽然没有伤筋动骨,但脸上擦得都是血迹。“悦兰,你看这是什么?”王小贝不顾脸上的伤痛,拿出一张2万元的定期存折递到悦兰面前:“我这大半年时间做生意省吃俭用,给你存了一点钱,以后留着急用。尤其是供孩子上大学。我请那位女客人吃顿饭,也是想长期建立合作关系,收购她厂里的废品啊。”悦兰如梦初醒,一股暖流涌上她的心头:“小贝,你受苦了......”悦兰心疼地抚摸着王小贝那带血的脸庞,拉着他,向卫生院走去……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美文欣赏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美文欣赏 会员等级:文学秀才 用户积分:20513 投稿总数:4417 篇 本月投稿:242 篇 登录次数: 757 他的生日:05-27 注册时间: 2012-02-08 03:20:56 最后登录: 2019-12-14 17:47:00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