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短小说 > 百味人生>文章详细内容页

《小说选刊》|赵欣:奶奶在和谁说话

时间:2019-07-22 19:05:48字数:20757【  】来源:原创 作者:欣梦 点击:0

  那时候,吴世雄和阿青刚复婚几个月吧,感情还没有恢复到原来状态,总觉得中间隔着什么,但彼此的努力倒是毋庸置疑。五月一日的中午,他们的海南之旅正待开始,在海滨酒店刚下榻,阿青就说胸闷,她有心律不齐的毛病,吴世雄急忙去外边买药。返回时,阿青打来电话,里面是哭泣声夹杂着无力的嘶喊,你快回来,快回来!吴世雄吓了一跳,以为出了状况,忙叫了120,跑回房间,阿青正痛不欲生地躺在地上。吴世雄扶起她,她用力按着胸口,说不行了不行了。吴世雄正要喂她救心丸,120的人到了,检查之后说没事儿,但阿青的症状似乎更加严重。也就在这时候,她的手机响了,接听了一会儿,她就泥一样瘫倒了,撕心裂肺地哀嚎起来,——爸没了,爸没了!赶紧回家!

  吴世雄的岳父还不到七十岁,身体很壮,平时大多数时间都用在麻将桌上。这天早上,他吃完早饭念叨着说胃不舒服,老太太就说,去医院看看吧!他侧了侧脑袋,问,你说啥,大点声!老太太就提高了声音,又说了一遍,他瞪起眼睛,骂了句,别默默叨叨的,真他妈的烦人!就去了那家麻将馆。一开始手气出奇的差,到了中午突然和牌,他在爆笑中颓然倒下。3000公里之外的女儿,竟然有了强烈感应!

  吴世雄一直陪护在阿青身边,拥抱着她,安慰她,开导她,他理解痛失亲人的哀伤,看着阿青一头黑发下面遮掩的那一层白发,心里隐隐作痛。丧葬的过程还是挺折腾人的,他紧紧跟在阿青的身后,担心她出现问题。

  阿青还有一个弟弟大超,两个人都是极度悲伤,无法接受这突然的打击,更无法接受未来的日子里再也没有父亲的现实。但有一个人的悲伤超乎大家的意外,那就是老太太。吴世雄和阿青到家时,老太太就哎哎哎地哭,看样子流干了眼泪,干巴巴地发出无力的呜咽。火化的现场是不允许老太太参加的,她见到了那个小匣子,捧在怀里,又哎哎哎地哭,偶尔咳嗽一声,吐出一口血,大家慌忙劝阻,却没有效果。这时候孙子塔塔挤上前,搂着老太太的脖子哄劝,她才一抽一抽地止住。但这只是暂时的,塔塔一离开,她还是哎哎哎地哭。塔塔正在省城读初三,眼看着要中考了,没那么多时间顾及奶奶。不过大家一致认为,过了一段时间就会好转。

  一晃三个多月时间过去了,儿女们都正常地生活了,一提到父亲,还会抹抹眼角,但几秒钟之后就恢复了,该说说该笑笑。只是老太太还是那个样子,时不时就哎哎哎地哭。为了不打扰儿子一家,她就躲在自己的房间里,关上门发泄情绪。大家不得不感叹老太太对岳父的感情之深。岳父的脾气暴躁,尤其对老太太更凶。吴世雄曾碰到过一次,岳父踢了一脚,老太太的腿上就淤青了一块。据说年轻时尤甚,老太太一直逆来顺受着。但夫妻感情就是这般坚韧和真挚,是渗透到骨子里的,这是任何外人都无法比拟和替代的。这让吴世雄和阿青之间,似有催化剂在潜滋暗长。

  关爱父母是做女儿的天性,表现上比儿子更加明显。阿青几乎每天都过去,当然少不了吴世雄。他们为了让老太太尽快从悲伤中跋涉出来,陪着老太太去公园去饭店去商场,仍然不见效果。老太太遇到熟人,或是走到某一处,自然会想起什么,就会哎哎哎地哭一阵,回到家里就没完没了。阿青提议出门旅游,老太太则坚决不肯,她说,那样离你爸就远了。

  转眼又是半年过去了,老太太的健康出现了问题,心脏不好,血压不好,人也瘦了,如此下去,后果不堪想象。一个午夜,电话骤响,阿青猛地坐起来去接听,刚一接就扔下话筒,颤着声音说,快,去医院!

  老太太血压达到196,多亏抢救及时。医生建议住院观察,说病人情况极不稳定,但老太太却执意回家,否则就拒绝治疗,大超和阿青没办法,只好顺从。回到家继续用药,但老太太恢复很慢,仍然时不时就哎哎哎地干嚎。大家意识到老太太的症结怕是解不开了,担忧与日俱增。大超的妻子小沼说,很多老夫妻一个去世了,另一个也紧随其后。阿青狠狠瞪了她一眼,心里象压了一块磐石。小沼为了表示她没有恶意,讨好似地提了个建议,让大家眼前一亮。把屋子内部的结构改变一下,不让老太太总是处于那个空间之内。改变空间,时间久了,记忆必将淡化,老太太就会适应了。

  小沼的提议背后其实隐含着她的自我考虑,她每天要进到那屋里收拾卫生,感到阴森可怕。大家都是聪明人,都明白却没必要说破,毕竟儿媳不是亲生的,若是亲生的,怎会害怕呢?阿青就常常抱怨说,为什么到现在都梦不到爸爸呢?其实吴世雄的内心和小沼是差不多的。他对岳父的感情一般,结婚以来,他总是能感觉到岳父眼里隐隐的厌烦。特别是和妻子分开那一段时间,岳父并没有发挥积极的作用。岳父也是有头有脸的人,也许对他的所作所为了解一点。他曾经梦到过岳父,吓了一身的汗醒来,没敢说出来。

  其实还有更好的解决办法,就是新换一套房子,但是被老太太否决了。这套房子过旧过小不值钱,这就涉及到添钱的问题,而如何出钱则没那么简单,这涉及大超、小沼、老太太和阿青、吴世雄。吴世雄嘴上附和着,心里也是有顾虑的。那么就尽量尊重老太太意见吧,大家都带着某种解脱感迅速达成一致,那就是采纳小沼的建议。但老太太再次否决了,大家力劝了一段时间,也没见松动的意思。小沼又生一计,说不如生米做成熟饭吧,来个调虎离山,回来的时候一切准备就绪。大家认为可行。但是老太太识破了阴谋,及时警告了大家,威胁说,你们那样我就吊死。小沼试图再次统一大家的意见,结果失败。阿青说,不如先这样吧!大超点点头。忧患就这样暂时搁置起来,却像定时炸弹,让阿青常常在梦中惊醒。

  夜里小沼去卫生间,隐约听到什么声音,是从老太太的房间里传出来的,她想,会不会老太太有什么事情呢?犹豫了一下还是回到自己的房间,想推醒大超去看看,但很快就睡着了。她嗜睡,缺不得觉,否则就象得了重感冒一样。没几天,还是晚上,她突然被什么声音搅醒,想继续睡,但是那声音持续不断,侧耳细听,竟然是老太太在屋里说话。她心里恨道:大半夜的,自言自语啥?还这么大声?

  过了几天,小沼又在睡梦中被搅醒,她推醒大超。大超问,干嘛?小沼不满地说,你妈半夜吵吵嚷嚷,你去劝劝行吗?大超咕哝一句,她说梦话呢,掉过头,鼾声再起。

  没想到老太太竟然习以为常,一到半夜都要弄出噪音。这严重影响了小沼的睡眠,她煎熬不住,就和大超发脾气。终于在一个午夜,大超再次被小沼掐疼了,才揉着睡眼,敲了老太太的门,问道,妈,你怎么了?里面就静了下来,隔了一会儿,老太太的声音传出来,说,儿呀,妈没事儿。大超说,你是说梦话吗?老太太说,是。大超想了想,不知道再说啥,又回去睡觉。

  有一天,大家忽然发现老太太不再悲伤,身体也一天比一天好了,甚至还很舒心的样子。转变过快,难免令人生疑,但又不能究问,总而言之是从悲痛中跳了出来,大家都象卸掉了一个重负。只是老太太有了一些变化。一是把自己关在屋里的时间多了,一到晚上就早早关了门,一旦谁进去,老太太就敷衍着,巴不得你马上离开的样子。后来就上了锁,表示不喜欢被人打扰的意思。二是隔三岔五会去市场转转,拎回一大兜东西,径直进到自己的屋里。三是在屋子里支上一张四方小餐桌,一只铁凳,摆着各种食品,还有白酒和啤酒。老太太一辈子不喝酒,平时也不喜欢吃零食,没想到一下子改变了饮食习惯,这在阿青看来,更加宽慰,老人家不亏嘴,这是好事。

  过了一段时间,酒不见被喝掉,食品会吃掉很少的一部分,其它的就任其变质风干,然后就会在上面多一层新买的。小沼心里是不满意的,这不是浪费吗?还好不是花他们的钱。但她内心又有不能明说的解脱感,不用再去收拾卫生了,除了省力之外,最重要的是不必提心吊胆的了。不知为什么,一进那个房间,她就莫名地恐惧,头发直竖。公公的遗像被放大了,端端正正地挂在墙上,似乎在盯着她看,眼珠也随着转动。她出生在僻远的山区,那里还在信奉鬼神,从小就胆子小。但没想到高兴早了,新的烦恼出现了。半夜醒来一时半会儿睡不着了,这让小沼苦不堪言。

  早上,小沼再次督促大超去交涉。大超不肯,她就声色俱厉地说,你以后别碰我,知道吗?大超只好答应。老太太正在厨房做饭,大超进去说,妈呀,你睡眠不好,吃点药吧!老太太说,挺好的呀。大超说,你总说梦话。老太太没吭声,继续忙着。大超想了想又说,妈呀,你说梦话怎么那么大声?老太太看了儿子一眼,摇摇头。大超说,我还是给你买点药吧,你就是睡眠不好。老太太说,不用不用。大超急了,说,妈,我都神经衰弱了!老太太看了他一眼,似乎理解了儿子的难处,想了想说,以后我不说梦话了!

  但是小沼还是半夜醒了,不是老太太的原因,而是生物钟对这个时间形成了记忆。侧耳细听,还是能听到屋里的说话声,但明显是刻意压低的。她突然生出好奇,这老太太半夜不睡觉叨咕什么呢,还说了那么久?就把耳朵贴在门上。

  哎,他爹,这几天的菜又涨价了。

  停了一下,接着说,你看看,比你那边还贵了两角呢!

  停了下,又说,以后你早点回来不行吗?要是太晚了,就别回来了!

  停了一下,又说,你别急眼,好好说呗!不是我不愿意,你那么晚回来,咱俩不说话还成,一说话你耳朵还不好使,我就得大声喊,这样影响儿子儿媳睡觉啊!

  小沼慢慢明白过来,睡意全无,头皮发炸,差点没瘫在地上,屏住呼吸轻轻挪了回来,慌里慌张地推大超,大超没醒,她就猛力掐了一把,大超嗷的一声疼得坐起来,怒道,你干什么?小沼忙捂住大超的嘴,用手指指老太太的房门,示意他过去听听。大超疑惑地去听,听了一会儿回到床上。小沼一脸惊恐地问,可怕吧?大超说,你咋了,睡毛愣了咋的,说胡话呢!没有声音呀!她就把情况说了一遍,大超差点笑出声来,说,你没睡好觉,神经出了问题,快睡吧!说着就打起鼾声,但小沼紧紧搂着大超,眼皮没敢眨一下,好不容易熬过了一夜。

  天一亮,她就严肃地和大超说了事情的诡异,大超虽然不信,但还是同意晚上一起验证,以打消她的疑虑。然而到了半夜,老太太屋里一点动静都没有。小沼说,再等等,马上就有了。大超又等了半个多小时,困得不行了就睡了。小沼不甘心,又等了半小时,没有声音也睡了。天亮了,大超已经醒了,可小沼正睡得香,大超弄醒她,催促说,神经病,快起床吧,上班迟到了!

  这样过了几天,小沼还是那个时间醒来,不过没有听到任何声音,她不得不怀疑自己那天是幻觉,睡眠慢慢恢复了。早上张开眼,居然一睡到天亮,这样的感觉是无法用语言描述的,她高兴地以为从此正常了。

  这个晚上她做了一个梦,梦到公公进了屋,还穿着以前那身衣服,一脸冷漠,没和他们说话,裹挟着一股阴冷的风,直接进了老太太的房间。她想,公公不是死了吗?这样一想就害怕起来,一害怕就醒了,黑漆漆的,大超仍在打鼾。就在这时,老太太的声音飘进了她的耳朵,时断时续的。她搂紧大超,蒙上被子,想再次入眠,但是那声音还在持续,似乎没有停歇的意思。强烈的好奇心挤占了恐惧心,促使小沼下床偷听。

  他爹,你怎么这么多天没回来?

  停了一下,压低了声音,说,哦,那边这些天戒严呀?阴间也有骚乱吗?

  停了一下,说,别喝醉了,早早睡吧,别把孩子们弄醒了!

  小沼的脊背上就像蹿上一条小蛇,浑身发抖,她悄悄退回到床上,猛力推着大超,又狠狠掐了几把,大超醒了,疑惑而恼怒地问怎么了,小沼说不出话,浑身筛糠般。大超打开灯,看她的样子吓了一跳,顺着她的眼神侧耳去听,果然是老太太的声音。妈说话就说话呗,怕什么?小沼又掐了一把,示意他过去贴着门听。一两只蚊子的嗡嗡声夹杂在老太太的声音里。

  快睡吧,天亮前你还得回去呢!

  停了一下,声音变得委屈而无奈,他爹,你干什么挠我呀,我又没惹你生气!

  停了一下,声调高挑起来,似乎带着哭腔,你抽什么风,往死里挠我?这一辈子给你当牛做马,你死了还不放过我!

  停了一下,传来压抑的哭声。

  大超停了一会儿,回到床上摸摸小沼的脑袋安慰说,这是妈梦到了咱爸,怕啥?睡吧!你再好好听听!小沼把脑袋蒙在被子里,伸出手往外推大超。大超说,好好听听也是妈说梦话,你听,现在不说了吧!小沼把被子撬个缝,侧耳细听,果然不再有声音。但是小沼还是不敢睡觉,缩在大超身下,大超一打呼噜她就掐他,他只好半醒半睡地陪着。迷迷糊糊的,一阵剧烈得疼痛让他醒来,小沼浑身湿漉漉的,嘴唇哆嗦着。屋内黑漆漆静悄悄,老太太屋内的说话声格外清晰。他等了一会,那声音没有停歇的意思,他不得不下了床,跑过去敲了老太太的门,唤道,妈,妈!屋子里就静下来,隔了一会儿,传出老太太的声音,儿呀,睡吧,妈没事儿!

  这一夜对小沼来说又是一个不眠之夜,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她鼓动大超去老太太屋里。敲了一下,又敲了一下,一阵开锁的声音,门开了,老太太无奈地望着他们。大超进去了,小沼战战兢兢地站在门口抻长脖子探望着。

  桌子上的白酒只剩下半瓶,两罐空了的铁听啤酒。酒杯里还可以看到那么一点光亮,鸭脖和鸡翅的包装袋撕开了,旁边堆着食物残渣,还有一双筷子。蚊子嗡嗡叫着在房间里盘旋,儿子啪的一声一合掌,声音就没了。大超说,妈呀,你以前不说梦话呀!老太太看着儿子,看一眼门口的儿媳妇,又望了一眼桌子,叹着气说道,还是说了吧,你爸回来了!

  大超笑了下,走到老太太身边,搂了一下她的肩膀,戏谑地说,我的亲妈耶,人死不能复生,您得想开些,日子还得过不是吗?老太太叹口气。儿子坐在桌子前,说,不过,您老人家喜欢喝点酒吃点零食,这好啊,人活着就该这样不是吗?老太太说,那是你爸用的。儿子笑得更爽朗了,说,妈,您这样我们就放心了!

  大超不相信老太太的话,不过小沼相信。老太太管她借医用棉球,她看到老太太身上的一道道深深的挠痕。妈,这是怎么弄的?一开始老太太没说,她就追问,老太太嘴唇蠕动了几下,终于说,你爸挠的。吓得小沼当时就脸色煞白,慌忙跑到家门外给大超打电话。大超笑着安慰她,说妈想爸想糊涂了。她又给父母打过去,两位老人极为重视。

  情况很快就让阿青知道了,就和吴世雄赶过去了。一开始都以为是老太太的梦幻而已,但是听了小沼的描述之后,阿青开始犯疑。当今时代,科学飞速发展,但以前那些迷信的东西却开始潜滋暗长。据说很多大人物和有钱人更加笃信,甚至机关单位都在偷偷地看风水。网上有报道说,有些迷信的东西被科学验证了,比如鬼魂是有的,且有重量,是21克。吴世雄哂笑着听,没有反驳。他理解作为儿女的心情,她希望父亲还在,不管是以何种形式。

  那天半夜小沼仍然醒来,很快大超也醒来,因为这次老太太屋子里,声音极不寻常。她似乎在和谁争吵,顾不得压抑了,之后就是东西砸在地上的声音。还好门没有上锁,大超冲进了屋,看到桌子翻倒,食物撒了一地,老太太坐在地上抹眼泪,大超忙扶起。老太太说,你爸不知道抽什么风,踹翻了桌子,还踢了我几脚。说着掀起衣服,瘦骨嶙峋的身上果真青一块紫一块。吴世雄和阿青也赶来了,老太太又撩起衣服说,你们看看你爸的脾气!阿青叹口气,父亲一辈子就这样,说也说不听。但是她脸上还是掩饰不住地喜悦,不管怎么说,父亲是真的回来了,这就好。她偶尔还会长时间待在老太太的屋子里,感受父亲的存在。这件事,也让吴世雄不再怀疑了,联想到岳父离世时阿青的反应,他相信冥冥中确有神秘力量的存在。

  日子一天天过去,老太太的身体越发硬朗,似乎连感冒都没有得过,大家发现,她的黑发多了不少。而小沼则日夜惶恐,日渐消瘦,可谓度日如年。

  这天是周末,大超和小沼在睡梦中被老太太喊醒,一看表已经是上午九点多了,两个人舒畅地伸展腰肢,打着哈欠,没想到睡得如此踏实。小沼平安度过了半夜的关头,大超自然也就没受影响。但他们很快就发现老太太一脸怒容和失望。

  大超疑惑地问,妈,怎么了?

  老太太质问道,这是谁干的?唵?贴在我门上?说着双手一摊,有几条黄烧纸,上面画着墨迹,是香港电影里常见的道士符咒。你爸昨晚回来,没进来屋,怒气冲冲地走了!

  大超转头看小沼,小沼缩着头,小声嘟囔说,人鬼殊途,我是为了大家好。

  阿青和吴世雄闻讯赶来。阿青冷着脸给老太太声援,责怪大超说,你这个当儿子的,见不得妈好,见不得爸回来?你们受不了,没有人拦着你们自己出去过日子!

  大超他们当然不会,出去了就得自己买房,这样住着多好,何况早晚财产是他们的。小沼眼睛红红地道了歉,这事就过去了,但心里反而更加惶惶。下班还没走出单位,一想起鬼气缭绕的家就打怵。父母从老家那边特意过来,送给她一个开了光的护身佛像,就匆匆返回,他们不愿意见亲家母。几天之后,小沼的睡眠好了许多,心态也平缓了好多,真是佛法无边。

  塔塔快放假了,小沼打电话给他,让他参加学校组织的旅游团,假期就别回来了。塔塔很诧异,问为什么,小沼说就是想让你出去玩玩,长长见识。塔塔说,不,我要在家陪奶奶。一到家,小沼就把塔塔挡在门外边。塔塔吓了一跳,小沼眼眶青黑,憔悴得象骷髅。小沼不得不把情况说了,不料塔塔竟然兴奋起来,嚷着好玩好玩,我倒要见识见识。

  塔塔什么都不顾地就闯进奶奶的房间,自从事情公开后,奶奶也就不再上锁了。孙子回来让奶奶十分惊喜,精神状态出奇的好。塔塔挣脱开奶奶的拥抱,四下里看,找来找去的。奶奶说,孙子哎,你干什么呢?塔塔说,我找爷爷呢!奶奶怔了下,随即笑了,爷爷晚上才回来,不过你是看不见的,他可以看见你。塔塔还在看来看去,问,爷爷不是死了吗?死了又活了?奶奶还是笑,说,傻孙子哎,别找了,快来让奶奶好好看看。

  吃完晚饭,塔塔就赖在奶奶的屋里不走,想睡那里,见小沼真的生气了才罢休,但还是挺到了十点多钟,困了才极不情愿地回到自己的房间。睡前还叮嘱小沼说,妈妈到了半夜你叫我。小沼偷偷把自己的护身佛放在儿子的枕头下,早早上床蒙着被子搂着大超,大超一要睡觉她就狠掐一把。大超问,这些天你睡得挺好的,今晚怎么了?她说,我把护身佛给儿子了。大招说,你怎么还怕咱爸呢!睡吧睡吧!

  半夜公公果真回来了,小沼能感觉到,她掐了大超好几把,他也没醒,鼾声比平时还响,象跑火车。小沼蒙上被子,紧紧捂着耳朵,但心里面又很想听清楚,所以耳朵的听力比平时更加敏锐,在床上就能听得分明。

  孙子回来了,老太太说。

  停了一下,又说,要不你就少回来吧,儿媳害怕,也别吓着孙子。

  任怎样用力掐拧,大超都没醒来,小沼没办法,只好一次次在被子里看手机,十二点,一点,二点……赶快到五点吧,那时天就亮了。她睁开眼的时候,天真的亮了,就一骨碌爬起来去看塔塔。塔塔正在酣睡,她长吁了一口气,就坐在塔塔床边等儿子醒来。塔塔揉着眼睛醒了,小沼就叮嘱他把佛像随时戴在身上,塔塔不肯,她只好把昨晚的情况讲了一遍。塔塔说,妈妈,你别怕!

  吃过早饭,塔塔就出去了,走的时候还神秘地笑了笑。一定是找同学去网吧了,小沼本想阻止,一想还是离开这个环境好。塔塔回来的时候,只有奶奶一个人在家,他在奶奶屋子里鼓捣好半天。屋子有一盏大吊灯,塔塔小时候双手吊在上面玩,灯架还是稳稳的。现在,他站在凳子上,把什么东西安在上面。奶奶问,孙子,你干啥呢?塔塔说,我在安装电脑呢。老太太对电脑不懂,但是知道是好东西,大人孩子都喜欢。还知道这东西高档,要几千块钱呢,所以她不敢靠前,当然也不让别人靠前。大超下班回来,要进屋里,老太太急忙阻止,说,塔塔正在安装电脑呢,别影响他。大超皱了皱眉,转身走了。

  小沼的父母又给小沼送来一个护身佛像,但是睡到半夜她还是醒来了,还是听到了瘆人的说话声。

  他爹,不是让你少回来吗,孙子在家呢!

  停了一下,又说,你骂我干啥,我也不是不愿意你回来!

  紧接着哗啦一声,应该是桌子翻了,然后是老太太的声音,你踢死我啦,你踢死我啦!

  小沼吓得大气不敢出,使劲儿掐大超,大超醒过来,睡眼朦胧地问,咋啦咋啦?

  这时又传来老太太的声音,你挠死我吧,挠死我吧!别碰了孙子的电脑!

  大超跳下床,推门,上了锁,就咚咚咚地敲,喊道,妈,妈!

  门打开,老太太披头散发,桌子翻了,地上散落着一堆东西。老太太眼睛红红的,低着头说,你爸发的无名火!大超对着遗像拜了拜,央求说,爸,你别对妈这样不行吗?小沼躲在门外远远地窥视,目光触到公公的遗像,猛地打了两个喷嚏,慌忙念叨了几句“阿弥陀佛”。

  第二天是周日,阿青和吴世雄留下来一起吃饭。老太太虽然挨了打,身上有伤,额头上包着纱布,但是情绪很好。有一个位置是空的,碗筷都有,酒杯里也是满满的酒。看得出小沼强打精神,但是谁也没有关切地询问,大家都知道怎么回事,已经见惯不怪了。甚至,阿青眼睛里,还隐含幸灾乐祸的味道。

  塔塔成了核心人物,老太太一个劲儿给他夹菜。吴世雄提酒,说,看到老人家越来越健康快乐,感到十分高兴,祝老人家洪福齐天。轮到塔塔说话的时候,他恶作剧般地笑了不停,小沼忙呵斥说,好好说话!他就不再笑,一本正经地说,今天我要给你们上一堂科学课。说完,从老太太屋里拿出笔记本电脑,在餐桌的前方找了一个位置。

  不好好吃饭,你干什么?小沼作势要去阻止。塔塔说,你们不是说爷爷晚上回家吗?我要用事实说话!

  大家明白了,原来塔塔在老太太的房间了安装了摄像头。吴世雄和阿青,大超和小沼对视一下,一起把目光聚集到老太太那里,老太太的嘴巴动了动,眼珠子转了转,有点发懵。

  视频开始播放了,大家来不及细想,只能凝神观看了。摄像头对着门的方向。几只蚊子嗡嗡地飞。老太太先把地面清洁了,然后把餐桌做了整理,白酒、啤酒摆好,小食品从包装袋里取出来放在盘子里。抬眼看看时钟,再看一眼遗像,就上床了,闭着眼睛也不知睡没睡。几只蚊子围着她转,她偶尔会狠狠地在身上抓来抓去的。

  时间显示半夜的时候,大家的心跳开始缓慢,眼前出现这样一个情景:门悄悄被推开,又关上,老太太慌忙起床,招呼道,他爹,你回来了!然后餐桌的凳子动了动,紧接着白酒或是啤酒瓶子凌空升起,倾倒,杯子就满了……

  但这只是一瞬间的幻象,这在鬼片里常见的。

  实际情况是,门没有开,凳子、酒瓶子和杯子都没有动。老太太忽然睁开眼睛,坐起,对着一个方向压抑着声音招呼道:他爹,你回来了!然后下床,指了指餐桌,又用手指了指隔壁。

  她站在桌子旁,往杯子里倒了一点酒,说,他爹,不是让你少回来吗,孙子在家呢!停了一下,又说,你骂我干啥,我也不是不愿意你回来!说着要离开,衣角刮在餐桌的一角,带翻了桌子,接着又跌了一跤,正跌在铁凳上,老太太捂着腰部,喊道,你踢死我啦,你踢死我啦!就歪坐在地上喘粗气,过了一会儿,又在全身上下抓挠,喊着,你挠死我吧,挠死我吧!别碰了孙子的电脑!

  播放结束。

  塔塔得意地说,大家看吧,这就是真相!但是大家都沉默着,谁也没吭声,不约而同地垂下头端起饭碗吃饭,一时间就是咀嚼被无限夸大的声音。老太太默默地望着笔记本电脑,屏幕黑了还在望着。

  奶奶,奶奶!塔塔喊着,手掌在老太太眼前晃动。老太太象没听到没看到一样,吃力地站起身,慢慢走回房间,吧嗒一声锁了房门。

  吴世雄看到阿青的泪水淌了下来,大超凶巴巴地瞪着塔塔。小沼垂着目光,慌里慌张地拉着塔塔就走,塔塔也似乎觉得有什么不妥,显得手足无措。

  从此家里面平安了,只是老太太有点发蔫。大超带她去医院,大夫说,血压血糖血脂都正常,需要调理神经,吃一段时间药吧!开了一大兜子药回来,大超带的钱没够,临时让小沼用微信转账了。

  几天后的晚上,一个秘密家庭会议在阿青家里召开。老太太这样下去不行,大超和小沼也不行,这是一个相当急迫的议题。研究来研究去,还是回到最初的办法上去了,那就是改变空间结构,把屋子重新间隔一下,但上上策是买套新楼。吴世雄发言说,其实还是时间问题,时间长了就淡忘了。他说完话,小沼嘴角轻蔑地笑出了声,阿青也看了吴世雄一眼。吴世雄知道说错话了,这在刚刚复合的婚姻里是一个不该出现的小杂音。他马上又说,不过还是买新楼好。小沼接着话题说,可不是嘛!如果有人知道我们家闹鬼,谁还敢买?会议紧接着进入下个议题,那就是钱的问题。差额得三十多万,大超一家拿不出来,唯有阿青家条件好些。吴世雄明知道躲不过去,不如就表现积极些,他大方地说,剩下的钱我们家负责了!阿青的脸色暖暖的,吴世雄觉得值了。最后的议题是说服老太太。任务落实到吴世雄身上,吴世雄是外姓,这恰恰具备优势,老太太轻易不好驳面子的。大家站起身要散会的时候,小沼突然提议游说团要增加个力量,那就是塔塔。大家都说好好。第二天的晚上我和塔塔就坐到了老太太屋里,老太太还没见过如此正规的场面,闲得局促不安。其实我心里没底,一老太太那个倔强,她不会同意的。我说完,塔塔补充,老太太终于明白了,她竟然没有犹豫,就说,你们决定吧!全家皆大欢喜,一切开始运作。房子买了,进入装修阶段,大超和小沼整天忙忙碌碌。

  阿青和吴世雄去看老太太,老太太还是蔫蔫的。小沼说,你们看看咱妈,一粒药都不吃,那一大兜子药不是钱吗?说完,似乎觉得不妥,又补充说,钱无所谓,身体要紧嘛!老太太听了,往药兜子那边瞥了一眼,嘴角突然抽动了那么一下。

  半年后喜迁新居。老太太一间房,什么都是新的。那些老古董般的东西能扔的都扔了,老太太并没有反对。老爷子遗像钉在那里呢?大超问老太太,老太太顺着大超的目光在房间里看个遍,在哪里打钢钉都有破坏之嫌。老太太探口气,说算了吧!大超和小沼相视一笑,但阿青心里隐约感到异样。吴世雄说,老太太必是想通了呗!阿青想想也对。

  那天,阿青回到家里正要更衣,突然痛苦地捂着胸口,喊道,赶快去看妈妈!她的眼泪奔涌出来,流了满脸。吴世雄急忙扶着她在门口拦了一辆出租车。他们突然闯入惊了大超一家。阿青踉踉跄跄地直奔老太太的房间,哭喊着,我的妈呀我的妈呀!吴世雄压了下门把手,锁着呢。大超和小沼似乎明白过来,慌张地挤过来。大家猛敲门板,塔塔喊着,奶奶,奶奶!但是房间里没有动静。吴世雄和大超你一脚我一脚地把门踹开,老太太安详地躺在床上,枕边是一堆空了的药瓶子。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欣梦 欣梦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欣梦 会员等级:文学秀才 用户积分:277 投稿总数:54 篇 本月投稿:5 篇 登录次数: 60 他的生日:0 注册时间: 2010-09-26 00:20:40 最后登录: 2019-07-22 19:02:49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