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短小说 > 百味人生>文章详细内容页

非虚构|张能泉:追讨记(一)

时间:2019-07-02 23:04:35  】来源:原创 作者:念1031 点击:0

  目 录

  第一回 改革开放春风拂万家 创收致富催生销售员

  第二回 辛苦勤奋不负敬业人 龚玉承情喜签大订单

  第三回 不敢相信货物无踪影 二下南昌寻找探究竟

  第四回 相处不深欣慰得能人 三下南昌梳理节中节

  第五回 事有转机拜访岳大哥 铁路沿线遇见明白人

  第六回 未及商定徒生节外枝 南昌宾馆有人找麻烦

  第七回 龚玉一梦警觉张科长 万事俱备只待欠东风

  第八回 看到设备龚玉流了泪 南昌宾馆来了惊魂人

  第九回 蒙在鼓里对方耍要挟 情势所需略施缓兵计

  第十回 同餐异梦注定陪豪饮 弄潮鱼虾酒后吐真情

  后记

  记述改革开放初期,中小企业,一位最底层销售员的成长历程。

  ——题记

  第一回

  改革开放春风拂万家

  创收致富催生销售员

  改革开放春风吹拂千家万户,出现了“万元户”时代符号,并载入史册。这是个令人新鲜与振奋的年代。

  和州矿山机械厂家属区,住着一位女人,叫龚玉,人们喊她龚姐。个头不高,偏瘦,容貌端庄,一年四季穿着色彩单调的衣服,即使变换花样,也不会超出横格格、竖格格的图案。这位龚姐精明能干,在家属区博得了贞淑、贤惠、把家(虎)的好名声。家境虽然拮据,可在她一分钱当两分钱用的精心盘算下,也能过得去。丈夫王流就着主打菜“地三鲜”,时常浅酌两杯,哼着二黄调。只不过对于家属区人们越来越追求时髦的生活水准,想过,却无能为力。可是,生活中出现了一个机遇,打乱了平静。

  那是一个阳光和煦的上午。龚姐在家中翻找出几团色彩杂乱的老毛线,把它们认真地整理,重新绕起来。她想:再添上新毛线,给孩子和丈夫织上毛衣,有两团是很好的毛线。毛衣织好了,每人再做一双棉鞋,不!王流在厂里上班,抛头露面,狠狠心,给他买一双毛皮鞋,今年要是有人出差内蒙古,带一双黑牛皮面子,里面是白羊毛,半深筒的。严冬,嗖嗖西北风,家里冷的时候,多存一些煤球敞着烧,自然会暖和些。

  门“呀!”地一声,丈夫王流回来了。

  王流,不到四十,高颧骨,铁豆眼,下巴上留着稀疏的几根胡须,不苟言笑,即使笑起来,很像舞台上准名星们,嘴巴抿呈“一”字形,嘴角叉得老远老远,有点勉强与做作。

  当年,王流和龚玉结合,根红苗正。一个是年轻潇洒的现役军人,一个是红极一时的大队妇女主任。妇女主任有了现役军人丈夫做“长城”,让人投目羡慕,尤其女人们,颇有时代潮流的豪迈感。工作起来意气风发,如鱼得水,也显山露水,肩头挎上丈夫带回来的本是草绿色崭新的军用挎包,却偏要洗了晒、晒了洗,整成泛白的颜色,像小说里描写的:“看那泛白的军用挎包和老掉牙的搪瓷缸,便知其见过世面、经过风雨、老成持重,有驾驭全局的能力。”经过一番努力,龚玉入了党,但没能提干,原因是她所在公社里,还有两位大队妇女干部,政治面貌相当,文化水平比她高,长相姿色比她好看。其中有一位已提拔到公社,有可能转为国家干部。

  好景不长,王流三年后,退伍转业了,分配到眼下这家矿山机械厂做工会工作。随着时间的变迁,他们就越来越显得没有什么突出的地方了。市场经济的发展、个体户的发迹,本厂不少同事都有了用武之地,承包、计件、多劳多得,逐渐地好过他们。

  不料,一个大胆的决定在这个家庭中发生了,原本妇女主任干得好端端的龚玉,突然辞了职,到丈夫的厂里做家属工,挣点现钱,听传言,时间久了可以内招,享受退休待遇。再说,一家子有照应,更重要的,能直观地管得住王流的工资与他的花销,不然,王流有各种借口交不出多少钱。

  龚玉也想过在乡下种几亩地,养养家禽,找找副业,组成当年让农村人羡慕妒忌,一工一农的家庭模式,这不失是个好模式,厂子里不少员工是这样子的。只是,社会上仿佛一夜之间出现了风靡一时的“VCD”、“卡拉OK”、家用小型摄像机这这些新鲜玩艺儿,招引着人们的奢华。可生猪肉仍然还保持在一斤二元钱上下。喝啤酒,相当一部分人认为是喝泔水(淘米水),又苦又涩。生活的不确定性就这样安排决定了龚玉的命运。何况,农村无外靠、无外援的人,已经纷纷外出打工。现在,龚玉:家属工、全职太太、家庭主妇,一兼三职。

  王流推开虚掩的门进了家,他知道,龚玉除了厂里有活干,平时都是呆在家中。

  “破毛线放一放。”王流说。

  “放一放,你绕?”龚玉抢白。

  “有事跟你商量。”王流小声地说。

  龚玉舍不得放下手中正绕着的毛线,起身迎向王流说:“没下班怎么回来啦?神神秘秘的,什么事?”

  曲不拉茬的毛线从她的手指间漏出来,一直牵扯在她起身的地方。

  “坐下来,慢慢和你说!”王流指着龚玉面前的椅子说。

  “不坐,一天到晚坐够了,站着说吧。”

  “好好好!”王流依着她。心里想:我们家,有多少事是正儿八经地坐下来商量呢?不都是厨房、睡房、靠着、躺着、端菜、喝酒的形式下说事吗。

  “厂里有一个决定。”王流抬头看着龚玉有意慢慢地说:“要招收女销售员呢!”

  龚玉仍埋头绕她的毛线,没应声。

  “不知道有哪些人报了名?财务科的刘会计、厂办室的倪煜、刚调来的小蒋、还有……”王流用自言自语的委婉,说给龚玉听,以吸引她的好奇心。

  “你操什么心,与你什么相干。”龚玉说:“你要跟我说什么就快说!”

  “我想叫你也报名干销售!”王流猛然说。

  龚玉像被蜇了一下,抬起头惊讶地看着自己的丈夫说:“我报名?干销售,做生意?”龚玉重重的语气,一脸狐疑,搞没搞错。

  错!一点都不会错。王流接着说:“有人提醒了我,这才回来赶紧和你商量。”

  “报名销售你们厂的水泵产品?我能行?会要我?什么条件?”

  龚玉停下手,胸口压着干瘦的手臂,趴在王流旁边的饭桌上,一只腿向后绷得笔直,另一只腿向前在桌肚里弓曲着,上身占了大半拉饭桌,眼睛直直地,脸宠贴近丈夫王流的脸颊,盯着王流问。龚玉心中有了动摇。

  “条件……只怕你报不上。”王流躲过龚玉嘴上热哄哄的气浪。

  干就干吧,报就报吧!

  说简单也简单,上午这会儿,三言两语两口子就商量出决定报名了。

  “往后,孩子谁带?一天三顿饭怎么办?”龚玉本能地说。

  “好办!”王流说:“孩子大了,大不了吃食堂,还怕吃不上饭。”

  下午一上班,王流夫妇俩一前一后到厂里报了名,女同胞,叫做“三八”销售队。没费什么周折,厂方就同意龚玉参加到队伍里来了。厂方的态度很明朗,厂长说:“你龚玉口碑好,又是党员,干过大队和公社干部,不至于卖了货款,不顾丈夫和孩子,独自挥霍跑掉吧。况且我们有严明的销售纪律。”其实,龚玉哪里干过什么公社干部,只不过是劝勉一个人的抬举,戴高帽子。

  龚玉一个劲地笑着说:“哪能呢。”

  后来,龚玉在二楼又碰到了书记,书记亲自通知她,从明天起先到车间里实习,熟悉一下产品。还安排了一个短训班,教授业务课。书记半认真地对龚玉说:“你呀,还是蛮有水色的(姿色),年纪也不大,打扮打扮,穿一穿颜色鲜亮点的衣服,打起你干妇女主任那会的精神。”

  那些天,对于龚玉,像爆发了一场大革命,似刚入学,青春洋溢,活力四射的大学生,着装真的鲜亮起来,在厂里走路如一阵风,车间、办公楼的楼上、楼下,频繁地出现她瘦小的身影。短训班里总是第一个早到,和“三八”销售队伍里的姐妹们讨论着,憧憬着。

  前三天,主要下车间听技师介绍产品,水泵扬水口(出水)在哪里?吸水口(进水)在哪里?什么种类的水泵,适合抽什么介质。介质?龚玉听不懂。技师解释说,介质就是水泵工作时,介入水泵里的物质。她更听不懂,水泵抽水是水,怎么又有了物质?介质实际上就是水,是液体。水有多种:清水、污水、热水、海水、含泥沙的水、含腐蚀性的水……,她这才算勉强明白。讲到扬程高度,她手背向上一抛说,是水泵一开,水往上一扬多高的意思吧?技师会意地无奈地笑了笑。说到产品必须定期更换的部件“易损件”,不知是技师口齿不清,还是想着丈夫王流的下酒菜,龚玉听着像是“鸭四件”,差一点说出来让人捧腹大笑。

  后三天,在短训班,上业务课。发了一大摞产品样本、使用说明书、产品免检证书、优质证书、荣誉证书复印件。拟订合同模板、银行转帐支票版样、现金支票版样,那会儿还没有承兑支票。最后发了产品价目表,好对照销售。龚玉一股脑儿收集,一样也不放过。带的花布包早已装不下,拾掇齐整,煞有介事地认真拢在胸前,俨然是位乖巧听话的好学生。她想:能问的就问,弄不懂的可以带回家和丈夫王流一起慢慢钻研。

  第五天、第六天,听讲课,讲到一个细节,大意是:见用户要讲礼貌,有修养,有素养。你暂时拿不到订单,不要泄气,不要做出怨声叹气的样子,要留下好印象,用户需要时,自然会想到你。你拿到了订单,也不要过于激动,眉飞色舞,手足无措,把人家茶杯打翻。听到这儿,龚玉抿着嘴笑,仿佛她真的已经拿到满满的订单,兴奋中打翻了人家茶杯,正一个劲儿赔礼:对不起,对不起!我来收拾。我不是厂里正式员工,丈夫厂里上班工资少,厂长书记好信任我,让我参加“三八”销售队伍,十二分感谢照顾我业务签了订单,太感谢了!下次一定带上我们当地的好茶叶。

  然后,拿上订单蝶儿似地飞回家。

  最后一天,厂方与“三八”销售队伍成员签字画押,签订《销售承包任务协议书》,上面规定了双方的权利和义务。龚玉也签了,只不过叫来丈夫王流,写上担保人:王流。这也无伤大雅,谁不知道她和王流呢。

  散了,散了,队伍上的人,明天就可以各赴东西,开始跑销售找订单了。

  第二回

  辛苦勤奋不负敬业人

  龚玉承情喜签大订单

  面对星罗棋布的企业,茫茫一片的用户,从何跑起?她和丈夫王流在家闭门造车揣测:专拣矗着大烟囱的企业去,那里果然是石油化工企业,使用水泵设备必不可少。龚玉心眼单纯,办法不多,拼着命风风雨雨多跑些地方,说是笨鸟先飞,多飞。有时心里一急一累,安慰自己,不比干妇女主任那会儿了,除了躲计划生育的人躲着,其余都奉迎着。现在除了门卫迎着盘问,其余都躲着,都说有供应商,暂时不需要,有的用户企业干脆不让进大门。不说彼时,忍得此时吧。

  十天下来,一无所获。到了第十一天,开张了,终于售出去两台宝贝水泵,用不着签合同,现款提货。第二十天又售了三台。这一个月总共售出去五台。晚上龚玉和丈夫王流扒了一下帐、五台合计销售额两万两千元,按与厂方签订的销售提成计算,得奖金六百六十元,而差旅费加吃喝,花去九百九十元,倒贴三百三十元。这个数字被小学三年级的儿子知道了,给她编了一段顺口溜在家属区尽兴地疯唱:“妈妈销售两万两,得钱六百六,花费九百九,倒贴三百三。”气得龚玉要揍他的小屁股。

  第二个月,龚玉仿佛悟出点什么,不出点血本大约不成。一次坐在火车上,对面一位企业模样的人,申明是设备科的,需要采购水泵设备,她果断地立即在车上给人家买了一条香烟。其实那是个骗子,连个影儿也没有。总算不错,这个月,完成了厂方规定给她的月销售任务。除去费用,略有挣头。

  第三个月,龚玉的信息量增大了。零头碎脑的小业务应接不暇,忙得屁颠屁颠的。完成厂方规定的月销售任务自然不难,但比起一个队伍上的姐妹,不算好。听说有人打通了矿山,合同一订三五十万。于是,龚玉琢磨,我怎么就没有这个福分,心里不免嫉妒,揣着一个大疙瘩。

  说也蹊跷,第四个月,果然来了一笔大生意。而正是这笔大生意,让她接受了一段痛苦的磨难,有了这件刻骨铭心,终生难忘的追讨记。

  真正说起来,这笔大生意,本不属于她,那是别人同情她、帮助她,是销售生涯中一次在劫难逃、销售洗礼。

  这天上午,龚玉正在家中整理她的票据、订单之类物件。龚玉现在有事儿做了,这些纸片片儿就够她折腾来折腾去的。至于那些老毛线,早已无暇问津。

  北门汽车站那条街,厂里专售备品备件的门市部,捎话来了,叫龚玉过去一趟。

  一进门,几位老售货员,笑呵呵地连声说:“好事,好事!”龚玉未问究底,出门拐个弯在烟摊上买了一盒好烟过来,不太熟练地拆开着说:“拿我开心不是,还有什么好事临到我。”她嘴上这么说,心里有种祥瑞的感觉,心扑通扑通地跳,业务,肯定是销售业务。她觉得太有意思了,要是换在前四个月,怎么会到这儿来呢。

  几位售货员让她在门市部等一等,说是有两位南昌人要来洽谈业务。他们顺便和龚玉聊了一会天,问她销售跑得怎么样?她说瞎跑反正还可以,但比起别人是乌龟和兔子的关系。

  说着说着,坐在门口的一位售货员连声说:“来了、来了。”

  来人一胖一瘦,一先一后,先进来的胖子姓岳,另一位瘦子姓杨。递烟沏茶,相互一介绍一寒暄就转入正题。来人要订购SZ型真空泵(一种将某一个物腔内,抽成真空状态下的机械设备)三十台,货到付款。

  这下子,龚玉的心更是扑通扑通跳得厉害。她来不及细算,略一估摸,大约有个十几万的销售额吧。这对于她简直是天大的业务!况且送上门,送给自己,是她本人,真是福从天降。

  开始签订办理合同手续了。一计算,总额十八万玖仟元。对方是经营的行家里手,坚持要求按价格下浮百分之五,这也正是厂方允许下浮的极限幅度。龚玉与几位老售货员紧急磋商后,大度地拍板成交。合同上表示下浮百分之五的阿拉伯数字,自然照写不误,但似乎在重重的一斜竖两边,各多了一个“零”如示:“50%。”,龚玉端详了一下,觉得好像有点不对劲,但一下子又吃不准果断不起来,正犹豫间,其中有人“见多识广”说:“看作‘千分之五十’也一样,一回事嘛。”于是在一片嘈杂和亢奋之中搪塞而过。后来差点就栽在这该死的“百分之五”还是“千分之五十”的数字表达上。

  最后双方各敲上合同章。需方赫然:“南昌市大华机电设备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岳有德。项目代表人:杨细金。正是来者。

  拍板了,成交了,门市部的几位售货员皆大欢喜,自然由龚玉作东美餐一顿不说。且说龚玉一下子觉得天变得更蓝,路上的行人,无论男女老幼都朝她笑。她的心快活极了,想了两句:

  旁人哪知晓

  我来门市跑

  今天订大单

  明朝看我好

  接着,她紧张的准备,准备一次远征,一次前所未有的远征。

  三天后,一个晴朗的早晨,风儿不吹,树儿不摇,龚玉坐在驾驶楼副驾驶位置上,押着满满一大卡车水泵设备,不多不少三十台,神气十足地出发了。宣称:货一到,十八万货款到账。丈夫王流跟着兴奋,咧着嘴笑。

  路途劳顿,赶了一天一夜,大卡车“咔”一声,停在了目的地——南昌市大华机电设备有限公司院内。岳有德、杨细金闻声出来,道辛苦献殷勤,像久别重逢的亲人,将龚玉让进公司奉如上宾。那头,早已吩咐好,卸货!

  行话说,“货到地头死”。货卸了,龚玉竟然没有拿到约定的货到付款。岳有德、杨细金走过来,一左一右再三声明,账上暂时没款,前两天,账上还留着。你放心,不出一个星期,保证把款子打到你们厂的银行账户。“君子一言,驷马难追,都是生意场上的人,讲的是诚信!”话朝头让对方讲绝了。龚玉只好叹了口气,说了不痛不痒的话:“反正你们这儿我也来过了,也认识了,好吧,就信你们的!”

  回到厂里,龚玉不敢声张,闷闷地,话也不想说。问她货款呢?她支支吾吾说银行电汇,路上走着呢,三四天会到。她缩短了三四天。

  家里,王流问:“怎么样?”

  “三四天会到。”

  “什么三四天会到?”

  “三四天会到。你甭操我的心!”龚玉觉着烦,不愿多说话,顶撞王流。

  “噢,噢。”王流应着声,心想:太辛苦了,在家休息几天吧。

  说是在家休息,龚玉度日如年,恨不得一个巴掌打一天,一个巴掌打一天,七个巴掌把七天打完。

  到了第七天,龚玉一早来到厂财务室守候,一整上午,坐立不安,中午饭也不想吃,直到下午,仍不见货款到账。她打电话找对方,对方接话人告诉她,岳经理、杨会计不在,出差了。又打电话,对方换人接电话,说刚才还在,现在不知哪去了。再打、再打,“嘟……嘟……”无人接。

  情况不对。龚玉慌神了。

  去!必须亲自再去一趟。龚玉当机立断。

  第九天上午,龚玉只身一人登上开往南昌的火车。

  她是一个非常要强的女人,此事,她不愿过早透露,连丈夫王流她也不想多说一句,一惊一乍,一颗枣儿泡一罐子,弄得满城风雨,紧张兮兮的。她坚信:自己一定能拿回这笔货款,一定能!

TAG标签:

【审核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念1031 念1031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念1031 会员等级:站长 用户积分:13155 投稿总数:1690 篇 本月投稿:286 篇 登录次数: 179 他的生日:03-16 注册时间: 2010-09-22 11:44:12 最后登录: 2019-07-09 09:52:53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