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短小说 > 百味人生>文章详细内容页

梁香玲:那一夜,电闪雷鸣

时间:2019-06-29 19:28:13  】来源:原创 作者:念1031 点击:0

  那一夜,电闪雷鸣

  亚男小时候一点也不亚于男娃。四岁时,因为头发又细又黄他爹给她剃了个光头,听说这样可以让头发撅粗一些。亚男妈用大手绢四角各挽个疙瘩给亚男戴,亚男一玩就拽了头上那个“累赘”。幼儿园老师家儿子告他妈,那个光头猴厮儿打他了,他妈告儿子,那是个“假小子”!亚男的姐姐亚莉斯斯文文,特爱学习,村里人对亚男爹妈说:你家生了一文一武。

  转眼亚男小学还没毕业,亚莉已经考上中专吃了“皇粮”。亚男虽然没有小时候淘了,可她还是个愣头青,啥也不怕。然而,暑假里的那个夜晚,电闪雷鸣……至今让亚男都心有余悸!

  那天一大早,懂事的亚莉跟随她爹开着三轮车进了各种新鲜蔬菜去石庄零卖,亚男被她妈逼着在家写作业。夏天的天气说变就变,上午还是一朗晴空,下午,乌云忽然就像张开的一张黑网,直压下来,接着狂风大作,豆大的雨点从半空砸落,天早早地黑了。亚男妈往头上按了块毛巾,一趟一趟到院门口朝村西口张望。

  院里猪圈里的老母猪快生产了,亚男妈每出去张望一下就顺便拐到猪圈旁观察一下老母猪,老母猪“呼呼”着满猪圈绕圈圈。

  忽然一道亮光一闪,好像一把耀眼的钢刀要把黑色的天空一下劈成两半,不一会儿轰隆隆的雷声滚滚而来。村西口除了闪电雷雨什么也望不到,亚男妈准备先回家避一避,路过猪圈,再顺便观察一下老母猪。借着又一道闪电划过天空的光亮,亚男妈发现老母猪蜷缩在铺了稻草只搭了半个顶的毛坯窝角,猪身好像还在抽搐。“亚男,快给妈拿过手电筒来!”亚男听见她妈急促的大叫声,拎了手电筒冒着雨冲了出来。亚男妈把亚男抱上猪栏,自己先跳进猪圈,然后把亚男抱进猪圈,亚男妈顺手把自己头上的毛巾搭在亚男头上,让亚男钻进只有半个顶的猪窝里帮自己打着手电。

  亚男妈爱说话,嘴里不停地念叨着亚男爹和亚莉,反来复去也就两个意思:亚男爹是“死脑筋”,知道避雨不?亚莉现在是“国家人”,亚莉爹不该“连累”亚莉,亚莉一生下来就下了二十来天连阴雨,亚莉外婆叫亚莉“淋淋”,看这一出动就带着雨咧!……喋喋不休中,一只猪崽产下了,亚男妈赶紧照应,安顿小猪崽,手碰到老母猪,觉得老母猪身上热热的,接着第二只,第三只产下了,亚男妈继续安顿,露在猪窝外的大半个身子被雨水淋得湿透了。手电光越来越暗,最后成光丝了。亚男妈又说,亚男爹前天浇地把手电电池耗得快没了,也不知再准备两节。雨唰唰地下着,天空忽亮忽响的,闪电乱挥,猪窝里倒蹭用了不少亮光,亚男借着忽闪忽闪的光,见妈妈又接了第四只,第五只,第六只……亚男听见妈妈边接边说,老母猪吓着了,也撅着了,身上好烫,发高烧了,得多观察一会儿。母女俩等着,闪电又一划,借着光,亚男见妈妈全身都已湿透了,头发上不知是雨水还是汗水顺着头发流成了串,亚男想起自己头上有毛巾,拿下来想给妈妈擦一下,被妈妈制止了,妈妈说:半夜冷咧,快披上!

  感觉就在头顶炸开的又一个响雷过后,亚男妈又开始重复先前说过的话:也不知道那父女俩怎么样了,去石庄路过个河滩,这来大的雨肯定会发山水,亚莉是“国家人”,真不该跟上去卖菜……也不知母女俩在猪圈里已经呆了多久,老母猪在风驰电掣“擂”鼓下居然又勇敢地产下了第七只、第八只,小猪崽被安顿成一堆堆,挨挨挤挤的,闭着眼哼哼唧唧地叫着,一个个兔脑脑的,特别可爱!亚男觉得不可思议:老母猪怎么就怀了那么多猪崽?她不禁开始敬佩起老母猪了,真是一个伟大的妈妈!又一个电闪雷鸣,雨还在下着,老母猪也还在下着,第九个,第十个!亚男乐了:“哇,十全十美!”亚男妈没有应声,也不再嘟囔了,守着猪,好像又在寻思什么……不知又过了多久,借着闪电,但见老母猪平稳躺着,一堆小猪崽散开来本能地向猪妈妈聚拢,你争我抢找奶吸。亚男妈断言猪崽生完了,起身拉着亚男出猪窝,还是把亚男先抱上猪栏,妈妈跳出,亚男抱出。

  回了屋已是后半夜,雨点变得淅淅沥沥,闪电雷声也远了。亚男妈一边给亚男洗漱一边侧耳倾听,猜测着电闪雷鸣是不是还在石庄那边?不知父女俩现在何处?

  亚男躺在炕上,她隐隐约约听见妈妈拿猪盆,出猪食,喂猪……亚男困得实在熬不住了,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大早,亚男睁开眼,妈妈不在,雨不知什么时候停了。亚男连忙穿衣出去找妈妈,院里没有。对,猪圈,亚男奔向猪圈。亚男看见妈妈手里拎一个柳编笼子,弯着身子在一个一个捡猪崽,除了老母猪喘息的“呼呼”声,小猪崽不再哼哼唧唧,也不再挨挨挤挤,猪崽身子有点儿僵……亚男看见妈妈两眼布满血丝,神情呆滞,表情复杂,若有所思,一句话也不再说,亚男感觉妈妈一整夜都没合过眼。

  亚男妈一只胳膊挎着柳编笼子,一只手拿着铁锹朝村东头地里走去,脚步看上去无比沉重,亚男抬起胳膊用袖筒抹了抹不知多会儿早已流了两行的泪水,追上去,帮妈妈拎上铁锹。

  亚男和妈妈埋了小猪崽返回院内,三轮车回来了,亚男妈蓦地一怔,拉着亚男冲进屋内。亚男爸在洗脸,炕上坐着亚莉,亚男妈眼前一亮!亚男明显地听见妈妈长长地舒了口气,一直紧紧皱着的眉头一下子舒展了许多。

  自此,亚男开始奋笔疾书,她暗下决心一定要像姐姐一样当“国家人”,她不想这辈子像妈妈一样端着一大锅猪食还得小跑着颠呢!

  感谢那一夜,电闪雷鸣,为亚男人生的道路指明了方向,警醒着她永不言弃!

TAG标签:

【审核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念1031 念1031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念1031 会员等级:站长 用户积分:12860 投稿总数:1637 篇 本月投稿:291 篇 登录次数: 175 他的生日:03-16 注册时间: 2010-09-22 11:44:12 最后登录: 2019-07-03 20:43:57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