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短小说 > 百味人生>文章详细内容页

短篇小说|孙龙:成长

时间:2019-06-18 22:29:35  】来源:原创 作者:念1031 点击:0

  【宿县9日发同盟】……8日,对于宿县东方90公里的S县进行了猛攻,下午6时占领S县。

  ——(日本昭和13年11月11日《大阪每日新闻》)

  1938年11月9日一大早,虚岁14岁的我祖父,战战兢兢地钻出释迦牟尼寺西厢房横七竖八的杂物堆,寺院位于县城偏东南隅,这次也没有逃脱日军的狂轰滥炸。没走多远,我祖父就到了中城街的“朱德泰杂货店”跟前,此时的杂货店已经成了废墟。前两天日军飞机的低空轰炸,早就把人炸得没了踪影。我祖父这是去找老板朱歧山讨要工钱的,他要回家。可乱作一团的朱家人都在默默无语地料理着刚被炸弹炸死的女主人呢。

  我祖父不再上前,他双手插在袖筒正准备走开,却见他表舅领着一队日军从西而东“跨跨跨”地走过来。我祖父一激灵躲进一面断墙框,但他那已经戴上屁帘帽的表舅更是眼尖,只听一句“秀全子,躲什么躲?”声音巴掌一样搧来,我祖父一下子懵了,他曾想还要再感谢一下表舅的,眼下倒反感起了这个酒坊主亲戚。表舅现在在那面膏药旗下面,狗一样到处嗅着,谁是抗日分子?我祖父疑惑着。不知丑俊,还文化儒商呢,我祖父后来这样评价他表舅。

  其实我祖父是个很懂事的小青年,他能在“朱德泰杂货店”做事,多亏表舅的引荐,尽管工钱只能马马虎虎填嘴,可我祖父会瞅机缠上母亲置点东西去“感恩”表舅。

  也就是两天前吧,我祖父和他母亲就去了趟表舅家的西后昌酒坊,我祖父表舅当时就很和蔼地说,表姐,你这儿子会有出息的。我祖父跟我说起这事时,说,那时,我就用眼睛死死盯着飘有酒香味的酒糟,我这是想来这里干活哩。表舅是个十分精明的人,他见状就对母亲说,表外甥个头看上去不矮,但脑筋还没有长开,等明年让他我家(做活)。我祖父一直记着他表舅的话。

  表舅,叫我做啥?我祖父说,我要回家……我祖父灰头灰脸地筛糠在那里。

  他表舅上前拽了拽我祖父的衣襟问,唐河湾的家是你回得了的吗?还有,我要带人到唐河沿岸的时渡口和夏庙去(据说两地均是共产党游击区)……我祖父不听这些,他一下子挣脱跑了。祖父在心里烦恶起他表舅来:日本人身后的一条狗!日军不可一世的的架式刺激着我祖父的胃,此刻,他想哕。

  他听见身后的一个日本兵“八嘎”了一句,就有拉枪栓的声音传来,我祖父表舅赶忙制止说,太君,太君,小孩子,不要不要的。

  太阳明晃晃的,如一块大饼悬在满是烟火味的空中。我祖父一口气跑出人迹稀少又被炸开了一个缺口的南城门,他趟过护城河一处齐腰深的水域,离岸后坐在谁家的一片墨松林的坟地石鼓上喘息着。我祖父眼望城头上飘着的那面膏药旗,大口大口地吐了起来,他喃喃地说,我的饭碗没有了!小日本,我操你八代祖宗,表舅,你为什么给小鬼子做事情?

  我祖父歇过骂过之后,就真的走上了回家的路。在离家不远的秦桥关,他望着家乡不息的唐河水,就又想到了城头上飘着的膏药旗,想那膏药旗就想哕。我祖父站在关下,想以后的日子还怎么过?父亲四年前就过世了,母亲带着下面的五个弟弟,一个妹妹,总共七张嘴要吃饭呀!作为家中的长子,我眼下要是回家,还不把母亲愁死?我祖父暗暗地流着泪。日头已经偏到了唐河那边村庄的树梢上,他也不觉得饿,此时,我祖父满脑子满眼睛几乎全是那面膏药旗晃荡的色彩,搅得他心里乱乱的。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暮色盖住了秦桥关,我祖父似乎觉得此际只一眨眼工夫整个唐河湾都浸入到了夜色中。他忽然听到三里外的时渡口那边有枪声响起,紧接着就是人哭马叫声,难不成是表舅们的膏药旗在作恶?

  我祖父一骨碌站起,他快步走向了湾里的孙家庄。在村口的古槐树下,他见到了母亲在抹眼泪,本家二叔手搀着三弟和六弟,正向村庄外面走去。

  俺妈,你怎么能这样狠心?我祖父大喊了一声。你不要将两个弟弟送人!俺妈,要走的话,是我!我祖父声泪俱下。

  我祖父也不经母亲点头,就转过身大踏步地向远方的县城走来。事实上,那天晚上日本人也闯进了孙家庄,蹲在村头老槐树上放哨的崴子爷,见日本人来了,既尿湿了棉裤,又跌断了右腿,崴子爷那晚上被日本人一枪给打死了,直到现在崴子爷也没有明确身份。

  多少年后,历经百战,享受离休待遇的我祖父告诉我说,那一刻,他是那么决绝。那天晚上他想到了在“朱德泰杂货店”做伙计时认识的一个人,那个人就是后来任中共洪泽湖工委宣传委员的孙觉。

  我记得的,那个夜晚,人们都睡去了,孙觉对我说,小伙子,要是日子过不下去了,就到洪泽湖找他这个一家子。我祖父对我讲这些时不止一次地提到孙觉。我祖父说,一个助我成长的好人!

  大约是后半夜了,我祖父才来到县城西关的护城河桥头。空中那轮不甚明澈的月亮,呼噜花啦地映衬着城头的那面膏药旗,在寒风中,一动一动的,好像是表舅的面孔,腥红着,恶心人哩!我祖父心里说。他绕过南城墙根,咬咬牙义无反顾地走向了通往洪泽湖区的乡村土路。

  淮北大地夜色正朦胧。

  我祖父讲,那一天,忽然间我觉得自己成长得非常快,“突突突”地,一路上仿佛瞬间长大了。

TAG标签:

【审核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念1031 念1031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念1031 会员等级:站长 用户积分:12385 投稿总数:1545 篇 本月投稿:311 篇 登录次数: 169 他的生日:03-16 注册时间: 2010-09-22 11:44:12 最后登录: 2019-06-23 12:54:44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