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短小说 > 百味人生>文章详细内容页

湘韵小说|遭遇尴尬

时间:2019-06-11 18:12:28字数:29041【  】来源:原创 作者:念1031 点击:0

  老张在省城务工,他来自湘西乡下。

  前些年,省城周边征地拆迁,老张和妻子就跟着老家的一帮农民工来到省城周边拆房子挣收入。拆房子那些年,老张和妻子整天抡大锤磕铁磕红砖,每人每天可挣得百、八十块钱的收入。老张和妻子拆房子每人每天能挣得百、八十块钱,在前些年工价也算是很可观了,羡煞了老家一些没有来省城拆房子的人。老张是一个知足的人,每天能够收入百、八十来块钱,他也感到很满足了。

  可是好景不长,这一年夏天,上面严禁修建违法建筑,老张他们一帮农民工拆房子磕出来的旧红砖没人要了,同时,他们又遇上了钢筋大减价,他们靠拆房子挣收入已是举步维艰了。在这种情况下,很多老乡都找别的方法谋生去了,老张没有手艺,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去挣钱,为此,老张和妻子打算回湘西老家去。但老张和妻子又不甘心回老家去,他们想,回老家去干什么呢?去种家里那两亩薄田?回老家去种那两亩田地只能糊口,没有经济收入,是没有奔头的。老张彷徨了。

  正在老张两口子愁着没活干挣不到收入,这时候,老张被人请去做几天零工。在一个正在分房装修的安置小区,老张碰到了一个以前同样在拆房子的麻阳老乡。这个麻阳老乡不拆房子后,马上转行在做房屋装修改造,他对老张说做房屋装修改造行业,虽然辛苦,而且灰尘多,但能够挣二三百元一天。

  “拆房子都只能挣个百来块钱一天,做房屋装修改造,能挣二三百块钱一天?这钱这么容易挣?”老张有些不太相信麻阳老乡的话。

  “老张,你今天才知道做房屋装修改造一天的工价?实话告诉你吧,做我们这一行,如果包得好,有时候都能划四五百块钱一天呢。”麻阳老乡兴致勃勃地说。

  老张不作声了。老张了解麻阳老乡这个人,他是肚子里藏不住一句话的。有道是一山不容二虎,换作另外一个人,他是绝对不会把这样一个挣钱的好路子告诉别人的。老张不能不相信麻阳老乡的话了。

  麻阳老乡正缺少一个帮手,他问老张愿意跟着他做房屋装修改造这一行不。老张和妻子这些天不知道想什么办法去挣收入,老张差点儿都急疯了。眼下,麻阳老乡要老张跟着他去做帮手,老张是求之不得的,忙点头说:“好啊。”

  遇到了麻阳老乡,以后不愁没活干了,还可以挣个二三百块钱一天,老张的心里热乎乎的。

  但是,麻阳老乡又这样对老张说:“老张,你跟着我,你还不会用电锤,还不会用切割机,你暂时就帮我清理垃圾,我给你开一百块钱一天,吃我一顿中饭,现在天热,中饭还配你一瓶啤酒。等你会用电动工具了,我再给你逐渐加升工钱,直到最后和我平分工钱。你看如何?”

  开我一百块钱一天?老张听了麻阳老乡的话,眉头先是一皱。过后,他又想,自己目前的确是还不会使用电动工具,什么也不懂,人家肯定是不会开给你高工钱的。再说,开我一百块钱一天,也相当于我拆房子磕铁磕红砖一天所挣得的工钱,也划算,总比没活干呆在家里吃老本要好。想罢,老张爽快地答应说:“行。一百块就一百块。”

  就这样,老张就跟着麻阳老乡做起了房屋装修改造行业。老张的妻子没活干,仍旧每天去拆迁地磕铁挣点生活费。

  老张跟着麻阳老乡做房屋装修改造,他先是清理垃圾,有时也使用一下电动工具。这房屋装修改造也并不是什么高难度的技术活儿,跟乡里人犁田打耙一样,是当眼门路,只要你会使用电动工具,知道装修改造位置的尺寸,就可以作业了。老张跟着麻阳老乡做了几天,他就会使用电动工具了,可以单独作业了。麻阳老乡就逐渐给老张加升了工钱,先是加升到一百二十块一天,仍旧是吃他一顿中饭,配一瓶啤酒,后来又加升到一百五十块一天,仍旧是吃一顿中饭配一瓶啤酒。

  老张跟着麻阳老乡做了几个单后,每次结账,确确实实是划二三百块钱一天,有时候确确实实是划三四百块一天,他觉得做房屋装修改造行业确实是比做别的行业收入要高。

  麻阳老乡这个人,平日里不但肚子里藏不住一句话,还比较抠门。在他给老张的工钱加升到一百五十块钱一天不久,有老乡问他:“老张跟着你做事,你给他开多少钱一天?”

  “一百五呀。”麻阳老乡显得很大度地说。

  “一百五呀?这暑热的天气,一百五十块钱一天呀?那有点开高了!”那个老乡鄙夷地白了麻阳老乡一眼,走了。

  “一百五十块钱一天,还吃我一顿中饭,吃我一瓶啤酒。我给老张的工钱开高了,不行,我得把开给老张的工钱削下来,回到原来的一百块钱一天!”麻阳老乡听了那个老乡的话后,开始算计起来。

  其实,麻阳老乡是不明那个老乡的话。

  其实,那个老乡说的是反话。他的话意是,你们二人做房屋装修改造都划二三百块钱一天,这炎热的天气,老张和你并肩战斗,累死累活,你只给他开一百五十块钱一天,那真是开“高”了!

  那天晚上,麻阳老乡给老张打电话,说:“老张,我给你开一百五十块钱一天,别人说我给你开高了,我真不划算啊!要不,老张,就按原先的开价,一百块钱一天好吗?”

  听了麻阳老乡的话,老张的心里阵阵作痛,他想自己对这房屋装修改造基本上会做了,平日里做的活儿也不比你麻阳老乡少,你不给我加升点工钱,怎么还把工价削到了原先的一百块钱一天!他回应麻阳老乡说:“那少了吧?”

  “一百块钱一天少了?老张,那就回到一百二十块钱一天如何?”麻阳老乡的态度又稍微缓和了一些。

  老张想到自己整天所做的活儿够累的,是不能再削减工价了,他说:“那还是少了吧?”

  麻阳老乡见老张不依,声音又高了起来,说:“老张,那你要好多钱一天?”

  “就按现在的一百五吧,我也不问你多要啊。”老张显得有些无奈。

  “一百五十块钱一天?老张,那这样吧,一百五十块钱一天,中饭吃你自己的,明天你愿意跟着我就来,你不愿意跟着我随你的便!”麻阳老乡见老张死活不愿意削减工价,冒火了。

  老张想想自己整天里陪着麻阳老乡拼命地干活,每次结账都划二三百块钱一天,自己就只值得一百五十块钱一天?抛开这一百五十块钱一天的工价不说,还怄气!老张听了麻阳老乡的语气,也来气了,他对麻阳老乡说:“那我明天就不来了。”

  老张跟着麻阳老乡做事这些天以来,他也懂得了一些潜规则,其实做房屋装修改造行业,如何才能接到业务,主要途径是去一些正在分房装修的小区电梯房里张贴名片或留下电话号码,让一些装修公司的项目经理和小区业主看到你从事的职业信息,找你去做事。老张负气不再跟着麻阳老乡做事后,他决定自己干。才跟了麻阳老乡不到一个月,老张的妻子怕他做不来,心里有些不踏实,说:“你才做这么久,现在要一个人干,能行吗?”老张显得很有把握地说:“这也是当眼门路,没什么大不了的,能行。”

  于是,老张就买回来一套电动工具,去图文店印制了一沓名片,在一些正在分房装修的小区电梯房里张贴名片和留下电话号码。老张的名片和电话号码发放出去不久,还真的有一个装修公司的项目经理打老张的手机找他去做事。老张和项目经理以一千零八十元的价格谈好了房屋改造的位置,然后老张在手头上下点功夫,按照装修公司设计的图纸去做,结果只用了三天时间就把这套房子需改造的所有位置做完工了,划三百六十元一天。

  麻阳老乡听说老张只用了三天时间就把一套改造价格为一千零八十元的工程做完了,感到很惊讶。但老张只用三天时间完成一套房子的改造工程,这是千真万确的事。麻阳老乡不得不相信了,他又给老张打来电话说那天晚上他是喝多了酒,说的全是酒话,叫老张别往心里去,要老张以后与他合作,工钱平等分。

  好马不吃回头草,老张自己会做房屋改造了,可以跑单帮子了,他是不可能再跟着麻阳老乡一块做了。尽管麻阳老乡平日里抠门,但老张还是记着麻阳老乡的情,他们这些农民工靠拆房子挣收入混不下去了,在老张不知道该如何在省城生存下去的艰难时候,他碰到了麻阳老乡,是麻阳老乡拖了他一把。老张感恩麻阳老乡,以后就尊称麻阳老乡为“师傅”,那年中秋节,老张买了好烟好酒一些礼品去拜望麻阳老乡,两人喝得酣然大醉,老张是被妻子和一个老乡抬回租住屋的。

  这以后,老张就自己接业务,他的妻子也不再去拆迁地磕铁,跟着他一起做。老张用电动工具把房子装修需要改造的位置戳下来,他的妻子就清理垃圾。跟着老张做事的时间久了,耳濡目染,老张的妻子除了不敢使用切割机,其它电动工具都会使用了,有时候,她也和老张一起使用电动工具戳房子装修需要改造的位置。

  老家的这帮农民工在省城靠拆房子挣收入混不下去了,老张带着妻子转型做起了房屋装修改造行业,这又羡煞了好多老乡。

  “老张脑瓜子灵空,拆房子不好搞了,他们两口子又转行做房屋装修改造。”

  “老张两口子肯定积攒了不少钱哦。”

  其实老张两口子做房屋装修改造,并不像老乡们认为的那样积攒了不少钱。这年头,来城里谋生的农民工很多,工作难找,钱难挣,做房屋装修改造的人也很多,竞争激烈,老张两口子也不是天天有事做。加上老张要求不高,他去接业务,估计能够达到二百块钱一天他就接下了,老张想,在老家做小工,工价都只有一百块钱一天,你做房屋装修改造,工价都上了二百块钱一天,还嫌少?当然,能够多挣得一些工钱哪里得呢?要你挣得了呀!所以,比起别的做房屋装修改造的人,老张两口子每天每人挣得的工价不是那么高的。当然,老张两口子有时候每天每人也能挣三四百块,甚至每人挣五六百块钱一天也有,但是,这么高收入的次数相当少。

  老张两口子做房屋装修改造行业几年来,结识了一些装修公司的项目经理,因为老张两口子做事认真负责,尤其是老张的妻子,平日就爱整洁,每改造完一套房子,她都把房子里打扫得干干净净,所以这些项目经理都非常喜欢老张两口子做事,只要有业务就叫老张两口子去做,可以说,老张两口子是有固定的项目经理叫他们去做事的。几年来,老张两口子的运气不是太好,但也不是太差,每个月总有二十几天活干,用湘西老家的话说,他们两口子是吃不饱也饿不死的。他们每月的收入尽管不是很高,但只要有房屋装修改造的活干,能够在省城生存下去,他们就安心了。

  今年年初,老张两口子从老家过完春节返回省城,他们做房屋装修改造的业务却出现了大滑坡。

  元宵节过后,老张两口子从老家返回省城,只给几个小区的业主做了几套房子,就没有接到业务了,也没有一个熟识的项目经理打电话通知他们去做事。开始,老张还不以为然,认为东方不亮亮西方,总会有熟识的项目经理打电话叫他们两口子去做事的。一天,二天,三天过去了,老张仍旧没有接到业务,也没有熟识的项目经理打他的电话。这时候,老张的妻子有些急起来了。老张的妻子本来就是一个勤劳的女人,巴不得天天都有事做,但鉴于做房屋装修改造行业跟打零工差不多,人家打电话叫你去做事你就有活干,人家不打电话给你你就只有呆在家里闲着,老张的妻子不是没有想过这一点,几年来,她也渐渐保持了平常的心态。以往,老张两口子每次过完春节返回省城,就有熟识的项目经理打老张电话叫他们两口子去做事,甚至他们还没有返回省城,就有熟识的项目经理给老张打电话催他了。就是平常时候,老张两口子每次间歇也不超过三天,就会有熟识的项目经理打老张电话叫他们两口子去做事。可这次他们两口子都间歇三天了,竟然没有一个熟识的项目经理打老张的电话。老张的妻子纳闷了,对老张说:“老张,这是个怪事哩。”老张还是不以为然,说:“莫急。也许是装修公司还没有接到单呢。如果装修公司接到单了,他们自然会打我电话的,以往哪次不是这样?等等吧。”老张的妻子想想也是,不作声了。

  于是,老张两口子继续在家里闲着。四天,六天,八天,十天过去了,老张仍旧接不到业务,那些熟识的项目经理依旧没有打老张的电话。这时候,别说是老张的妻子,老张自己也感到纳闷了,但老张沉着,他没有把急躁的情绪流露于表面。妻子说:“老张,你还是给那些项目经理打电话问问吧,不可能那些装修公司今年都接不到单呢。”

  老张在心里说:“是啊,不可能那些装修公司今年都接不到单呢,这是个怪事哩。”

  妻子闲不住,老张心里也急躁,他就给一个姓谭的项目经理打电话,问道:“谭经理,现在你们公司还没有单做吗?”

  “张师傅,公司现在有单做呀。”谭经理说。

  老张以老熟人的口味很随便地笑着问道:“那谭经理怎么不打我电话叫我去做事喽?”

  谭经理笑着说:“哎呀,张师傅,你还来长沙做房屋装修改造行业呀,我还认为张师傅你回家写小说去了,不做这个行业了呢。”

  老张听了谭经理的话,顿时脸热起来,但老张为了能够接到业务做,他只好酸涩着声音对谭经理说:“哪里哪里,谭经理,写小说只是我的爱好,平常我还是以干活为重要呢。”

  “那好。既然张师傅还来长沙做房屋装修改造行业,没回家去写小说,下次公司给我单,我还是叫张师傅你来做,我们是老熟人啰。哈哈。”谭经理仍旧像以往那样很客气地跟老张说话。

  “好。好。那我就先谢谢谭经理啦。”老张感激地对谢过谭经理。

  “张师傅,别客气啰,我们是老熟人啦,何况,你们两口子做事又认真负责,叫别人做事,我还不那么放心,当然要叫你们喽。”谭经理在电话那边非常客气地笑道。

  给谭经理打电话后,老张这才知道谭经理原来是知道了他在写小说而不叫他做单了。老张又疑惑起来,莫非那些熟识的项目经理都是知道了自己在写小说而不叫他做事了?

  接着,老张又给另一个姓周的项目经理打电话,他说:“周经理你好!你能听出声音我是谁吗?”

  “你好!我当然听得出来,你是张师傅呢。”周经理在电话那头说。

  老张问:“周经理,现在你们公司还没有单做吗?”

  “公司现在有单做呀,张师傅。”周经理说。

  老张仍旧以老熟人的口味很随便地问道:“那周经理怎么不打我电话叫我去做事喽?”

  “哦,是这样的,张师傅,你是一个会写小说并且还出了书的秀才,我不好再叫你来给我做事了呢。”周经理显得有些为难地说。

  老张说:“周经理,为什么不好叫我来给你做事了呢?”

  “我怕弄脏了你秀才的手呀。”周经理直言道。

  “......”

  老张不好再说什么了,他的脑袋里嗡嗡作响,挂了电话。

  老张有些不甘心,他又给另外几个项目经理打了电话,他们的口味都跟谭经理和周经理二人的口味一样,他们知道了老张会写小说,而且还出了书,觉得不适宜再叫老张做事了。老张这才彻底明白那些熟识的项目经理原来都是知道了他会写小说而不好再叫他去做事了。但在老张无奈地解释下,有的项目经理理解了老张,说以后有业务还是叫老张去做。

  老张这个农民工,其实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他又是作家。

  老张在学生时代就特别喜爱文学,因为喜爱文学,使得他在学业上严重偏科,他升不了理想的高中,去一个子弟学校高中就读。因为老张兄弟多,家里贫困,他在那个子弟学校高中只读了一学期,就回到家里务农了。老张回乡务农后,他想到自己读书时文章写得还算可以,就开始学习写小说,做起了作家梦。老张学习写小说,他很快就在县刊和省刊上发表小说了。老张写小说锋芒显露,一九八八年,二十岁的他经县文化馆推荐,加入了地区文学艺术界联合会。老张的妻子在少女时代也喜爱文学,她崇拜老张的文学才华,经常给老张写信求索写作经验。因为兴趣爱好相同,二人通过一段时间的书信来往,两颗年轻的心灵里就开始碰撞起了爱情的火花,不久就走进了婚姻的神圣殿堂。后来,由于老张和妻子生活在湘西的大山旯旮里,迫于生计,老张的妻子彻底放弃了对文学的爱好,老张的作家梦却依在,业余时间仍然断断续续写着小说。老张的妻子虽然放弃了对文学的爱好,但她却默默地支持着丈夫对文学的爱好。去年,老张在妻子的支持下,自费出版了一部中短篇小说集,加入了省作家协会。

  老张给那些熟识的项目经理打电话,他的妻子也在旁边听着。妻子知道他们做房屋装修改造行业这次出现大滑坡的原因原来是因为老张是一个作家,妻子的心里也像打翻了五味瓶,酸涩涩的。但老张的妻子却没有说什么。老张的妻子只是不明白那些项目经理怎么会知道老张的另一个身份是作家,她问老张:“老张,他们怎么会知道你是一个不值钱的作家?”

  老张叹了口气,显得很无奈地说:“去年下半年,我的集子出版后,一千本,我不想办法买掉一些,放在家里生书虫?我就在微信朋友圈和各个群里发布了我小说集的信息,想让那些喜欢收藏的朋友买我的集子,我把去年年底在县里签名售书的视频也在微信朋友圈和群里发布了。我是一个不能养家糊口的尴尬文人,在一般的情况下,我是不会对那些不是文学朋友的人透露自己平日喜欢码字的。这次为了买掉一些书,我只有出此下策啦!”

  妻子的眼里闪动着泪光,她又很理解丈夫。

  作为一个以前同样也爱好文学的人,老张的妻子知道老张为了寻求一种最闪亮的人生目标,一路来充满着酸涩,也是不容易的。

  老张当初学习写小说并且发表小说后,老张在村子就成了新闻人物,村子里的人都夸赞他不错,肚子里有几滴墨水。然而,老张虽然发表了不少文章,却依然生活在湘西的大山旮旮里种田种地。这时候,村子里的人对老张又有了另外一种看法,说老张会写小说,也登不了大雅之堂。老张会写小说,他也不能走出家乡那条亘古延伸的乡路,这时候他自己也有些抬不起头来了,羞于在人前提起自己喜欢文学写作。有时候,村子里的人问老张还在写小说不,他感到很尴尬,只好自欺欺人地说:“这个讨不到吃的,早就不搞了。”其实在老家时,老张有写小说这个爱好,他是放弃不下的,他依旧利用业余时间在写小说。倒是从二000年后,老张迫于生计,带着妻子来到省城拆房子,辍笔了十余年。这十余年,不是老张放弃了自己的作家梦,而是条件不允许他拿起笔。这十余年,老张他们这帮从老家来省城拆房子的农民工,都是搭棚子住在拆迁的工地上,拆迁的地方都断了电。晚上棚子里没有电,老张就是想写作也是不可能的。在省城拆房子挣收入混不下去了,老张和妻子租了房子,有了电,晚上他又可以写作了。这时候,网络信息也相当发达了,老张觉得用笔写作已跟不上时代了,他就学着接触电脑。老张掌握了一些简单的电脑操作后,他就开始在电脑上写作了。他先是去网吧的电脑上写作,后来自己就买回来一台笔记本电脑,晚上在租住屋里写作。这几年,老张潜心致力于小说创作,但他从来不在不是文学朋友的人面前说起自己爱好文学,他总是对人说自己是一个没有文化的乡下人。前两年,老张为了接业务方便,他开通了微信。开通了微信,老张结识了一些装修公司的项目经理和天南地北的很多文学朋友。老张去年出版小说集,他就是受到一个文学朋友的鼓励。老张知道现在作者出书一般都是自费,而且在这个手机不离手的年代,他也知道自己出版的书不一定卖得出去,何况现在有很多知名作家出版的书都没有销路,都是赠送人。就连老张的儿子也不喜欢看老张写的小说,老张看见儿子经常看手机里的小说,有一次开玩笑地问儿子:“你看手机里小说,爸爸在杂志上发表的小说都在这里,你都不看看?”儿子说:“爸爸的小说写得好,但我不喜欢看这种纯文学类型。”听了儿子的话,老张的心里不免升起一种莫名的悲哀。但老张为了圆自己一生的文学梦想,加上他写的小说也达到了出版水平,在妻子的支持下,他还是出版了一部中短篇小说集。老张的小说集出版后,家乡的一个文化社对老张出版小说集相当重视,老张也是这个文化社的会员,文化社去年年底利用文化社年会的机会特地为老张安排了一次签名售书活动。老张出版的小说集印数是一千本,光靠老张的一些同学和县里的一些文学朋友,一下子也是卖不掉多少的。于是老张就只好借助微信朋友圈和微信群发布自己的小说集信息,看能不能卖掉一些书。

  老张在微信朋友圈和微信群发布自己的小说集信息后,书没卖掉几本,却让他一些熟识的项目经理知道了他的另外一个身份,不好再叫他去做事了,真是叫老张尴尬极了。

  老张也理解那些项目经理,人家认为你会写小说,而且都出书了,还会再来省城做房屋装修改造行业?

  老张见妻子的眼里闪动着泪光,他知道妻子的心里也是很复杂的,妻子放弃对文学的爱好后,专心相夫教子,跟着他风里来雨里去操持着这个家,妻子天天都想着要活干,这样就会有收入,就会把这个家搞好。眼下却因为他的另外一个身份,那些项目经理不好再叫他们去做事了,这样明显又会危及到他们还能不能在省城生存下去。他知道妻子是念及他们年轻时是因为爱好的相同才走到一起的,而不好对他生怨。老张觉得真有些对不住妻子。

  老张本来是想卖掉一些自己的小说集才在微信朋友圈和微信群透露自己的另一种身份,谁想到竟然会造成这种尴尬的境地。

  老张这时候也不好对妻子多说什么,他想一个人安静一下。老张来到租住地的社区公园,坐在凉亭里闭目养神。老张思量着,要想挽回这种尴尬的局面,只有删掉自己发布在微信朋友圈那些有关自己出版小说集的信息,让以后结识的项目经理不知道自己的另一种身份。但老张又想,如果删掉发布在微信朋友圈里的售书信息,那他出版的小说集大部分只能永久地积压在家里卖不出去了。老张很纠结。

  老张又权衡着,如果不删掉售书信息,要是以后结识项目经理,他加你微信,访你的朋友圈,知道你是一个作家,可能也不会叫你去做事的。说真的,做房屋装修改造行业,是全靠装修公司的项目经理给你撑着,如果没有项目经理叫你去做事,你就得闲业。闲业了,你就难以在省城生存下去,回老家去种田种地?又只能糊口,没有经济收入,没有奔头。回老家去写小说?你又不是职业作家,而且你写的文章并不见得篇篇都能够发表,况且一些杂志社付给你的稿酬又低得可怜,在纯文学处于低谷的今天,有些杂志运营艰难,它们干脆不给作者付稿酬了,甚至还有些杂志,要作者订购杂志才发表你的文章,老张也理解这些杂志社的苦衷。前不久,老张在网上看到一篇文章,说他们这些业余作家对社会做出的最大贡献就是稳定了物价,社会在发展,时代在进步,什么都上涨了,就是作家的稿费没有涨,他们这些业余作家利用无数个夜晚写作出一篇文章,发表后所得到的那千、八百元稿费还不够那些大款进一趟酒店吃一顿填牙缝。老张看完这篇文章后,心里也酸涩涩的。遭遇这种尴尬,老张想,自己回老家去靠写作讨生活是万万行不通的。而自己本来就是一个土生土长的乡下人,只有用自己的双手去干活才是自己的生活和出路。

  老张权衡利弊后,决定删除微信朋友圈里的售书信息。老张从口袋里取出手机,打开微信,删掉了朋友圈里的售书信息。

  从社区公园回到租住屋,老张对妻子说:“我刚才已经删掉了微信朋友圈的售书信息,只要我们以后结识的项目经理不知道我是一个不值钱的作家,我相信凭我们做事的认真和负责,我们做房屋装修改造不会再出现大滑坡的。这些天没业务做,东方不亮亮西方,我相信老天爷是不会让我们饿死在省城的。更何况,我在一些小区的电梯房里贴了那么多的名片和写了那么多的电话号码,我相信终会有别的项目经理或者小区业主打电话叫我去做事的,你放心吧。”

  妻子说:“那你的书不销售了?”

  老张把自己权衡的利弊对妻子说了,说:“售书终究没有目前的生存重要啊。”

  妻子听了老张权衡的利弊,这时候也露出了笑容,其实她从这些年来纯文学的现状里,也料定丈夫靠写作是不能谋生的,丈夫利用业余时间写作,只是不放弃他的爱好罢了。丈夫去年要自费出书,她没有反对,就当是圆他的梦想。

  妻子说:“想过来了就好。你利用业余时间写作,我又不反对你。老张,在目前我们需要生存的情况下,你不必要让所有的人都知道你是一个作家,只要你的爱人知道你是作家,你那些文学朋友知道你是作家,也是一种幸事呢。”

  “是啊,你说的很对。”老张深情地望着妻子,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正如老张所坚信的,这天晚上,终于有一个陌生的项目经理给老张打电话了,问老张有没有时间给他去做事。

  老张甚是欣喜,忙说有时间哩。

  那个项目经理马上和老张加了微信,给老张发来了装修小区的地理位置。

  第二天,老张骑电动车带着妻子去做事,心里踏实多了......

  2019年3月写于长沙

TAG标签:

【审核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念1031 念1031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念1031 会员等级:站长 用户积分:1570 投稿总数:2224 篇 本月投稿:181 篇 登录次数: 271 他的生日:03-16 注册时间: 2010-09-22 11:44:12 最后登录: 2019-09-16 17:30:51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