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短小说 > 百味人生>文章详细内容页

小小说:死亡爱情

时间:2019-06-10 22:36:38字数:7670【  】来源:原创 作者:念1031 点击:0

  伴随着长期的分居,军和慧的爱情死了,婚姻名存实亡了。充满悲情人生的军死了,连同他不和谐的婚姻一同埋藏进坟墓里。

  军和慧生活在洛阳。军60岁刚退休就住进了洛阳三院,一住就是半年。慧除了送饭外也懒得搭理军,因为他们的婚姻由于性格不合已分居二十多年了,他们的爱情早已被岁月碾得粉碎。军的女儿三十多岁了,由于受父母婚姻不幸的滋扰,她和父亲的感情也很淡薄。都说女儿是爸爸的小棉袄,军一连几天都没见女儿的影子,一想到这里,军的眼角淌出两行热泪。

  往事不堪回首,却又在军的脑海里翻腾。惠,性格外向,大大咧咧,喜欢打麻将,一下班就泡在棋牌室里,直打到深更半夜。棋牌室内烟雾燎绕,嘈杂喧闹,输与赢的情绪在狭小的空间感染着每一个玩家。惠的表情随输赢挂在脸上,有时把莫可名状的情绪带回家里,军一脸的狐疑。惠清晨莫名的咳嗽。军明知道是由于惠天天打牌的原因,可他说服不了她,一连几次都无功而退。惠与外人言不曾感受到军的体贴。军,性格内向,思想传统,总想着回到家一家人热热和和地共进晚餐。再说了一个女人家整天泡在牌场里,那里人多,素质差次不齐,保不准搞出点风流韵事来,军一想到这里莫名地有些生气。“陪老公重要,还是陪麻友重要?”一直敲打着他的心。有一天深夜,军走到棋牌室的胡同里,看见两个人影抱在了一起,他悄悄地遛过去,借着灰暗的灯光,军从声音和穿着上判断是惠,他不动声色地退了回去,他的眼睛里憋屈的泪水在打转。军想到仍处幼年的女儿,他不想让这个家散掉,他只能打掉牙往自己肚里咽,视而不见。惠依然如故,牌场成了她的第二职业。军试图想挽回他们破败的婚姻,想把惠从打麻将的瘾里拉回,回到家后将门反锁。性格急燥火爆的惠,没等一分钟,脱下高跟鞋直敲得门咣咣咣直响,似乎整个单元熟睡的人都要被惊醒。军原本想让惠冷静一下,反思一下,结果是这个样子,军无语,开了门,剑拔弩张,一场口枪唇剑开始了:

  “我打牌,是我的爱好!怎么了?不偷不抢,娱乐一下又怎么了?”

  “我刚才看见,你和别人抱在了一块!”

  “胡说!你的证据呢?你有照片吗?”

  军气得两眼冒火,从厨房抱出一摞碗砸向客厅的玻璃茶几,地上狼藉一片。

  “你喜欢炒股,我说过你,你听了吗?我输的是小钱,你一次成千上万卷了进去,好意思说我!”

  军无言以对,当他九O年代在人群里听到牛市,听到涨停板,看到证券营业部里人头攒动,大屏幕上山河一片红时,军心动了,开了帐户炒起了股。眼见一天一天不断增长的数字,军几乎狂野般把能筹到的钱投入进去。当总理政府报告里依法保护公民的证券,股票,基金的财产性收入的声音传遍祖国大地时,当某位央级财经专家将股市看高到一万点时,军和所有的股民沸腾了。然而当上证指数摸高到5千多点时,一路向下,军哭了,赔得一塌糊涂。本想搭乘经济高铁,分享改革、发展的红利,然而因为炒股让军的思绪从未让自己消停过,有时半夜醒来,接连不断的跌停板让军吓出一身冷汗,白花花的银子打了水漂,连扑咚一声也没有。惠多次告诫军,军试图总想把本钱捞回来,无奈井里淘金,越淘亏得越多。军想不通,好好的证券市场怎么就赚不到钱!军理亏不再埋怨惠,因为他炒股亏得多说不起嘴。惠一如既往地打麻将,把家当成了旅馆,军的炒股帐户里涨涨跌跌,时不时地吃闷棍。

  军这几天没见到女儿了,有点想念。想起在女儿的教育问题上又是吵吵闹闹:惠的意思,给孩子多报几个班,在孩子年龄小时“逼”孩子一把,将来长大了选择的门路宽,将来有出息好就业。军以为要遵从孩子的兴趣天性,让她的童年轻松一点儿,快乐一点儿。学习和快乐都重要,为什么不能快乐地学习呢?为孩子的教育问题,他们吵过闹过,他们都去查书,找理由,找专家的观点理论,谁也说服不了谁,因为无论在孩子管理上“宽”和“严”都有成功的例子,也都有失败的例子,他们茫然了。争吵成为家里的必修课了。

  一个爱打牌,一个爱炒股,一个想守家,一个把家当旅馆,一个认为对待孩子严一点好,一个认为宽一点儿好,谁也说服不了谁。就连外出散步,话不投机半句多,似乎沉默冷战成了生活的主色调。一个屋檐下的两个人仿佛两条平行的铁轨找不到交叉的车站。

  军被转移到重症监护室了。老家的姊妹们放心不下就将军转回老家的市医院,姊妹们轮流侍候,始终不见慧的影子。月余,军走了,埋在老村的窑洞里。慧在军的坟前始终没掉一滴泪,迫于同村人的心理压力,极不情愿地鞠了三个躬一走了之。军走了,慧离开了,关于军和慧的故事在村里传开了。

  军是村支书的儿子,慧是村里女大队长的女儿。还是在农村生产合作社时期,公社给村里两个指标让农村青年到城里参加工作,这两个指标自然而然留给了大队长和支书的儿女。听说支书和大队长黑夜里在麦秸垛里鬼混被打更的人发现过,只不过打更的人封闭了消息,没有张扬出去,可私下里传得满村风云。

  军和慧被分到了洛阳一家机械厂,工作还算顺利。转眼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由于他们在洛阳人生地不熟的,加上二人父母的撺掇,军和慧勉强订了婚,结了婚。刚结婚那阵儿,夫妻之间小吵小闹,隔一段时间就演奏一遍锅碗瓢盆交响曲。伴随女儿的出生,军和慧逐惭找到了自己的角色,作父母的责任遮盖了他们对爱情的追求,演变为对婚姻的妥协。随着女儿的长大分离,军和慧的责任就像鼓满气的皮球一点点儿泄气变瘪,他们开始反思婚姻的幸福与否,反思他们的爱情究竟是不是存在。人呢,伴随中老年期的到来,人的脾气秉性越来越暴露无遗,谁也不再戴着套子假扮淑女和绅士了。军和慧自从女儿结婚出嫁后,他们的战争逐步升级,锅碗瓢盆交响曲只是生活剧里的小插曲,掀桌子摔凳子横鼻子竖眼已演变成家常便饭,谁也看不对谁,谁也不负气谁,谁也看不起谁。泾渭分明的河水在生活里变成了黄河,浊浪翻滚。没有爱情的婚姻只是相互的死磕折磨。形同陌路的两个人同床异梦,他们不甘心呀,军和慧分居了。

  村支书和大队长的故事几乎成了不公开的秘密,人们看见只当没看见。慧的爹招架不住舆论压力,崩溃至极,在一个风雨交加漆黑的夜晚,手握铁锤直奔同床而眠的慧的娘和村支书……柔情之下的隐性婚姻被法律和道德砸得稀巴烂。惠的爹受到法律制裁实行了安乐死。

  爱情和婚姻吵起了架,爱情说婚姻是她的坟墓,婚姻说爱情是骗人的鬼把戏,他们一直在争论,面红耳赤,不分高下。

TAG标签:

【审核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念1031 念1031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念1031 会员等级:站长 用户积分:1570 投稿总数:2224 篇 本月投稿:181 篇 登录次数: 271 他的生日:03-16 注册时间: 2010-09-22 11:44:12 最后登录: 2019-09-16 17:30:51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