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短小说 > 百味人生>文章详细内容页

哑巴堰人家二

散文
时间:2019-05-31 15:15:00字数:11494【  】来源:手机原创 作者:李建志 点击:0

  尽管二哥只字不提,海舰却不止一次透露哑巴堰坎边住家的好处。哪次三更半夜暴雨涨水,他躺床上听得真真切切,起身摸过去,一个筛子端在手里溢水口湍濑接就是。哑巴堰等同于他海家的水鲜馆。别人又没光屁股生生跳进生产队池塘去戳、去舀、去摸、去强取豪夺、去损公肥私。更加没有过“下吧,下吧,下它七七四十九天”破坏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嘴甜心苦心狠手辣不可告人。池塘最后那道固若金汤竹篱笆外的鱼,就不相信唯独归于你生产队旗下,就不允许野生鱼有一席容身之地。与其让人冥眗亡见瞎子摸象,不如给每尾鱼安排上一个公家的户籍,也断了那些成天稀饭泡菜哎哟连天少妇水钻白吃白喝的邪念。

  胡吃海喝几十年过后,才给我讲述起司空见惯的其中一场暴雨--

  池水像决了堤一样,唰唰唰唰,标准块头的鲫鱼上赶子往里蹦,它受命只蹦老二的筛子,想不吃都不成!那可是洒家风里来雨里去,戳一辈子也没有过的骄人战绩,三十几尾。这几个二娃还真是生对了时辰,住对了地方。也难怪洒家想吃个苹果,就总是暗礁险滩不测之渊。

  那个异常闷热的傍晚,骑虎难下的洒家在果园人高的厚皮菜种苗下,一动不动被蚊子、臭虫连搂带抱胡抓乱啃数个小时。子夜,探照灯最后一通扫射后,寡母子终于钻进守夜棚,关掉了手电。起身摸到一棵低矮的麻苹树前,背心刚兜上两个,只手停留在一只苹果上,唰,雪亮的五节手电!行三!难道这不是天意?就包括时下,粘三,准坏事。“哦,小三嗦?”受不了,窃改呼π!

  他晚上就摇上蒲扇,铺盖线另一端捆脚丫睡觉,能奈他何?周围哪家不在哑巴堰洗铺盖、蚊帐?一根铺盖针值得捕风系影疑神疑鬼?你家用筷子缝铺盖?再说别人癖好铺盖线吸水解暑也不行?

  实际上哑巴堰对角上的居家远远不止三户,只是这三户是居住在旁边大院落外的人家。大院落里还有四户,分别是曾家、李家、冷家、陈家。孤标独步城里人冷家爷孙两辈住在一起,而李家、曾家的几个孩子只是点头交情。

  伤透脑筋的是,城里人冷家爷孙俩怎么会住进了农民大院?冷家爷孙俩中的爷不姓冷姓肖,别人喊他肖胖子。冷家爷孙俩中的孙,又从未见过她姓冷的父亲,或者姓什么的母亲过来探望、关怀她。

  搪瓷茶盅不离手,走路大摇大摆粮机厂130司机工人老大哥陈叔,大两个男娃是小学低年级校友,哪里遇上都会笑盈盈三哥三哥亲近人。吴孃是陈叔的爱人,生产队社员,和海舰母亲一样,后来经母亲举荐调到窑坝子晒收组上班。陈叔是哑巴堰坎上唯一一位,每天上放学都会碰面而且互相致意的工人阶级。吴娘哪里遇上都会客客气气招呼小某去家里做客、吃饭。

  吴孃虽是大院落的人家,和大院落的人家几乎互无往来。她家的厨房与海舰家门前的院落隔一条排水沟,后门斜对海舰家堂屋门。平素两家人你来我往互通有无。吴孃家家境和海舰家一模一样,一工一农,各五口人,日子同样过得紧巴巴的。

  那一天,吴家打牙祭,在二哥家里便闻到了浓郁的香气。起初以为是海舰家,寻着香气往回赶的时候,恰巧与慌里慌张开门抱劈柴的吴孃撞个正着,便紧拽膀子拉某进屋,却最终因为装模作样的任性弄巧成拙失之交臂。几乎瘫倒在氤氲香气中迈不开步子的自己,也不知哪来的力气,却凑巧恁没被她拽紧!到底是自己过于把假戏较了真,还是她索性顺水推舟一个趔趄将计就计?

  “哎呀,这个老三力气大得给头牛样!拉都拉不倒,还差点把人摔个筋斗,硬是!”

  洒家真是如此强大吗?

  吴孃的自留地在哑巴堰一条堰坎下面,每年都会在里面种上几棵向日葵。去池塘溢水口下面戳鱼,经不住诱惑偶尔会跳进去抹上一几把。在她家地里跳进跳出抹来抹去好几个年头居然一次没露出破绽。现在想来,大抵是落落大方的吴孃家人并没有表现出有过破绽。

  大院落旁边最早也是四户人家,只是那一年亚强一家子搬到邮电校后门留下来这三户。他们分别是二哥、海舰、望天。

  二哥,光棍,长兄、二十七八、基干民兵、温润敦厚、谈吐委婉、着装整洁,偶尔白衬衣口袋插一支钢笔。听说他并未读到中学,小学几年不得而知,或许只是喜欢钢笔而已。

  第二位前辈望天,已婚,长兄、三十出头、性情孤僻、着装随意。记忆里的他,一件的确良白衬衣撒开、蓝色背心、深度近视眼镜、军帽、军裤、军用皮带、泡沫凉鞋,上衣口袋偶尔也插一支钢笔。据传在花果一队算得上能文能武。只是所谓的武绝不会是武术,杵面前也得扳着脸孔才能辨清人,哪有点点眼观耳闻四清六活的端倪?把他牵扯上蹬萍渡水的侠客,难免有些危言耸听。

  第三位便是看生见长总角之交,社会主义革命事业接班人陈海舰。年方六岁,意志薄弱,经不起供销社糖衣炮弹诱惑,见上玻璃罐罐里花花绿绿便不能自已。记忆里的他,不穿上衣,没有文化,不插钢笔。

  除了成天和海舰形影不离围绕房前屋后、邮电校、哑巴堰、窑坝子一前一后兜圈子,闲得无聊的时候,我们会转去二哥家。

  謇直、勤饬、帅真、阳光的二哥,既手握钢枪引吭高歌革命歌曲,也随轻快的节拍低声哼唱手提喇叭里的港台歌曲。只是不如他们打了鸡血一般,一群人面红耳热张牙舞爪弄什么迪斯科、慢四步。与其他农村人家迥乎不同,二哥不喂猪、不照黄鳝、不割牛草。吃不吃饭、睡不睡觉取决于诸位舞界大拿的兴致。你摇头摆尾尬上一个通宵,他皮泡眼肿言笑晏晏打上一宿拍子!

  到今天依然不解,那天擦黑,团坐他家饭桌闲聊时,咪思特儿(咪咪)轩轩甚得提上桌面的日本电唱机到底是怎么回事?二哥哪来票子一口气掏出两佰几十元,买下比他整个家当还值钱许多的电唱机?咪思特儿从墙根儿菜篮子祭出唱片,拈上唱针一刻那嘚瑟劲,整个一音乐巨匠咪多芬!予诚然寡闻少见,但也不至于拿上别人家的唱针缝衣服裤子!用得着你婆婆妈妈喋喋不休三番五次提醒!再说爷是那挽个发髻成天东游西晃哪儿哪儿抽出铺盖针纳鞋底的主吗?既然你咪思特儿富足到玩上了激光镭射,又能否花上一、几毛把两眼抹黑的灯泡稍微调整些许功率?别让花果大队百里挑一的桶桶衣们,下趟你家舞池还一个劲嚷嚷点煤油灯!

  偶尔会得到二哥打靶归来的斩获,他特意带回家的老套筒黄铜子弹壳。比冲锋枪弹壳足足大上几圈。

  没有任何人提起过二哥的全名,生产队老老少少都称呼他夏二娃。二哥约摸比老大年长十岁,一米六八左右,白皙、紧实、健谈、恺悌。从初识二哥,兄弟俩每年春节到家拜年。家里无论大事小情,兄弟俩也是不请自来。中砖、砌围墙、搭猪圈、挖沼气、砍三合土……

  夏天黑得晚,附近没有坝坝电影,吃罢晚饭,哥俩便会顺着哑巴堰坎来家串门。和父母、老大一聊即达深夜。二哥娓娓道来的时候,至始至终保持迷人的微笑,而咪咪和倚门的我,通常只是笑不露齿点头称是的看客。

  二哥兄弟俩酷爱习武,一早一晚定会在门前院落练习擒拿、扁挂。兄弟俩偶尔也相互切磋。明哥、刁贵儿有时也会向二哥讨要一些门道。天快黑的某个时辰,二哥会到苹果园修炼内力。挺胸含腹,马步稳扎,双手食指在半空划出一条高深诡异的弧线,一只收拢到胸口位置,一只前推至尽头,随着胸口起伏,面色渐渐红润,食指微微颤栗,很像传说中吸收天地精华,正试图打通人猪二脉的迹象。

  令人费解的是,吸收精华为什么单单要选择看不清人的时辰进果园?专心致志的他真就入定到了对头顶上摇摇晃晃的果实无动于衷?还是过于担心人猪二脉倘若贯通,自己家的泥墙不足以抵挡,而殃及到了海舰家圈猪要赔耍档?或者他根本搞的就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羡慕苹果园住家得天独厚的他们,这辈子给洒家相比不知得有多么幸福!绝对夜半三更撑得倚床当头还猛扯疙瘩儿,翻死鱼眼!对外他们依然可以道貌岸然地标榜,最爱做人民公社常青藤上最傻傻的瓜!

  除我外,三哥好像是二哥唯一一位嫡传弟子,只是不知是否有让过二哥得意。也见过三哥习武,钻天入地,身轻如燕,凌波微步,行云流水!二哥的武功显然更上层楼,只是一个迅雷不及掩耳连环扫,飞沙走石,挡者披靡!除非二哥菩萨心肠网开一面,否则,今天散你魂魄,就甭想明天还有性命偷生产队苹果!时不时,我也会蹿去向二哥讨教几招南拳北腿,请师傅检验检验最近气功达到隔山打牛的境界没有。

  在武林大拿夏二哥的家里,就是屙屎也必须扎马步!除非不给他当弟子!

  我不知他们或是父辈之间是否存在倾轧,望天和二哥实实在在是我见过视如陌路的老邻居。在望天房前屋后蹿来蹿去无数个年头,我们同样也没有过一句哪怕纯套路式的交流。尽管发自内心对他除了怜悯没有丝毫嫌恶。

  望天姓彭,两姊妹,也无父母,叫什么不清楚,生产队老老少少都喊他望天。久而久之,望天望天就成为了习惯。

  我和海舰都忌惮望天家门前那条凶神恶煞的白狗“美丽”,可偏偏越怕越要到那里去!这条被称为美丽的姑娘,给海舰屁股上留下了一圈刻骨铭心的牙印。那一口,让他以泪洗面趴在床头,哎哟连天念叨了三天三夜该死的望美丽!

  望天正房后檐,二哥自留地里,一堆圆圆的土垛上生长着一棵壮实的麻苹树。猪圈背后还有一棵极少得见的一串红。麻苹手到擒来,一串红却很难有机会下手。无论从任何方向,只要摸近猪圈,它就狂吠不止。即使你以为自己已经树人合一,在它敏锐的嗅觉面前,只不过就是糊弄黄毛小儿的噱头罢了。

  这一切得以实施的前提,二哥家作为依托必不可少。如若东窗事发,可以安全逃往二哥家。苹果随便哪里一扔,未必还敢搞日本鬼子掘地三尺那套?假使被二哥家狗从哪里叼了出来,也是二哥家,二哥的狗。呵呵,看清楚了,我可是π弟。只要二哥家狗敢于玩忽职守,把穷追猛打的土八路放进屋来,一切与苹果有关的冤假错案都与它脱不了干系!勿容狡辩,铁证如山!哪条文献记载土狗不偷不吃苹果?许猴子成精,它就不能换换口味?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李建志 李建志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李建志 会员等级:文学举人 用户积分:195 投稿总数:37 篇 本月投稿:0 篇 登录次数: 3 他的生日:04-15 注册时间: 2019-05-12 22:18:15 最后登录: 2019-07-10 23:45:52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