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短小说 > 百味人生>文章详细内容页

哑巴堰人家一

散文
时间:2019-05-31 10:33:52字数:11447【  】来源:手机原创 作者:李建志 点击:0

  帮二哥抢回新娘稍后,临近七九年旧历年关,留下一些新打的土砖、乡亲们朴实、诚挚的祝愿--众多非一的钢笔、笔记本、毛巾、脸盆--胸扎红花一身戎装的老大,意气风发踏上千里征程,成为了一名光荣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那以后,我再未去过他家,他和兄弟咪咪除了拜年也很少来家作客。不知是哪一天起,兄弟俩人间蒸发了一般,猝然从我们的生活中冰消气化音讯皆无。

  时至今日,依然萦系于心,那个呵气成霜的冬晨,他新家院落红烧狗肉聊复尔尔的友谊盛馔--

  薄雾弥漫中,随老大沿哑巴堰坎一路小跑赶到二哥家里时,新打的三合土院落尚泛着浓烈的石灰水气息,院落边缘靠近屋檐摆放着一口正腾腾往外冒着热汽的大铁锅。旁边一个由门板、条凳支起的案板边,腰扎围裙的二哥红光满面将一条据说从哪里借来的黑狗开膛破肚。明哥、刁贵儿、咪咪按照吩咐,一个下自留地扯萝卜、一个烧火、一个帮着分割狗肉、剥蒜、洗菜、切姜葱。我记得,凛冽朔风中,飞絮似的雪片漫天飞舞,放饭流歠语笑暄呼的盛宴持续了足足半天。

  我常常怀想起他,他的茅草棚子、迤逦狭促的乡间小路、苹果园、哑巴堰、如耸云天的血精厂围墙,以及那段囊空如洗无忧无虑不分彼此的日子。

  二哥的新家在苹果园落成那年,我已就读花小好几个年头。一仍旧贯,每天刻意选择果园中一条途经他家门前的小路往返。期待路过那里与他不期而遇。多数时刻他家大门紧闭。偶或冲下路基和拴在堂屋门口的看门狗嬉戏、钻进厨房喝生水、爬上自留地边小路拐弯处一棵苹果树等上片刻。12:30前赶回家收听评书联播。

  二哥的新房,与海舰家共用一堵山墙,与朱孃的空房在后墙垂直相交,同驻扎在哑巴堰苹果园边缘。与海舰家的朝向相反,面向果园中一条僻静的小路。到相距不远的罗家竹林攀挑自来水吃。较之七穿八孔,被一场大风掀翻厨房的旧宅,新建的三间土坯房干净整洁宽敞明亮。门前的墙壁粉刷了一层分外亮眼的白石灰。一间堂屋,一间卧室,一间厨房。

  厨房连着自留地,自留地连着望天后墙、苹果园。门前一个三合土小院落,院落边沿卧室窗口下一笼低矮的毛竹,旁边一个不知用场的水泥凼。一根被拉索紧拉着一边歪斜的方体水泥电杆杵在院落远端,一些地方露出泛朽的竹芯、铁丝,上放学路过那条弯弯曲曲的小路擦着它通向成渝路。除此之外全是苹果树。

  堂屋后墙开了一道后门,后门正对一个由几幅蔑笆、绳索捆绑而成的茅房(厕所)。蹲位右边一堵土坯墙,随手能够上的几道砖缝中塞进了一些晾干了的蔑节(刮屎片儿)。土墙后面是废弃了的猪圈,里面堆放着柴火、谷草、杂物、农具,靠外的一扇蔑笆下面被狗掏开一个洞。

  “剃头姑儿"在搁篾片儿的砖缝蹑足潜踪爬进爬出,拈住它细细的长腿,立地蜷缩成一团肉球从指尖弃腿而逃。蹲位前的墙根儿下面,被推出许多细沙状的小土堆,用蔑条能从中刨出肉乎乎的蛴螬、地鳖、地姑牛。朱孃家弃房的一堵后墙被雨水冲塌了几处,几个地方龟裂开长长的缝隙,里面藏着一些比大指头还大的黑蜘蛛,透过日光能窥见乌黑发亮的眼睛。土蜂在墙面钻开密密麻麻小指头大小的孔眼,成群结队的同类川流不息沸沸扬扬。一些苍蝇、飞蛾、土蜂、剃头姑儿悬挂在裂缝、墙角、屋檐的蜘蛛网上,一些在它的旁边若无其事飞来飞去。

  茅房后面是一片包夹在大竹林、朱孃、望天后墙间荒凉鄙陋的空地。原本踩出过一条细长的过道,几场雨水过后,重新淹没进了郁郁葱葱的杂草。齐胸的杂草间拉扯上了大大小小灰白色蜘蛛网,有几张从朱孃后檐斜拉下来,像谁家晾晒的一床床蚊帐。草丛间,蚱蜢、蛐蛐儿、千担公、瓢虫、螳螂、蜻蜓欢然地爬行、蹦跳、浅徊、吟唱。一些被蛛网包裹成看得见模样的类琥珀、一些在风化了大半的蜻蜓、苍蝇翅膀间拼命挣扎,把蛛网撕破开几个大大的口子。挂着一命呜呼的前辈,和无力回天的它们的折子,在凄冷的风雨中绝望地摇晃、呻吟。

  朱孃家摇摇欲坠的蔑夹房与海舰家垂直相交,共用一个泥巴院子,站在哑巴堰溢水口即可纵观全豹。院落边缘一个两家人合用的青石板洗衣台,边上一棵構树、一笼直竹。繁茂的構叶树树冠像一把撑开的巨伞,把院落严严实实庇护在樾荫下。夏秋交替,吴家瓦顶、洗衣台、院落跌落上许许多多砸开了花的红色果实,甜甜的汁肉惹来苍蝇蚊虫满天飞舞。偶或跌落地面一只螳螂、牵牛、夹夹虫,嗡嗡飞过去一只金龟子,引得我和海舰取下檐口晾衣竹竿满院子追赶。

  朱孃为什么丢下通家之好的邻居搬去邮电校后门,二哥又因何住进她家旧房,初来此地的我一无所知。

  痿不忘起的朱孃,犯有哮喘却长年务农。冉梦华冉伯驾驶解放货车餐风啮雪跋涉在蚕丛鸟道的川藏线上。唯一的儿子亚强,年长我和海舰几岁。在哑巴堰角落和亚强只有过一面之缘,他家便匆匆搬去了邮电校后门。在院落上一个纸箱狗窝里,我见识了海舰嘴里滔滔不绝的松潘狗,像蓬头垢面的乞丐蜷缩成一团呼呼大睡,一股刺鼻的骚味,大老远便传入鼻腔。听说是他老子出车时从蛮荒的松潘带回家的。听海舰说,这是一条脾气同腰插匕首当地人同等暴躁的畜生,只是除了怯生我并没有体会到暴戾。尽管亚强姊妹、朱孃待人亲和,在他家却总感觉束厄,对他成天板着脸孔的老子尤为胆怯。后来去邮电校后门找过他,一起玩耍过几次。大队部旁边,挨着大队广播管理员杨氏兄弟、李均成住家。

  二哥后来住进的老房子和朱孃家一模一样,蔑夹墙,几根立柱支撑起整个房顶。堂屋与卧室间的干墙微微有些倾斜,一些地方脱落了抹泥,露出泛黑的蔑条,一些地方被掏空成为了拳头还大的空洞。饭桌上方一个较大的孔洞内,挂着一盏两照的煤油灯。听母亲说,这种和街头居民一模一样的蔑夹墙多为生产队的免费公房。既然生产队如此之多的人家住进了公房,而我的父母却为何会四处辗转?

  二哥有三样家私,堂屋一张跛脚的饭桌,围绕它四根同样跛脚的条凳。来客人时,得兄弟俩抬着四处挪窝。卧室一张附带脚柜的雕花大床,据说是土改时他老子从地主家分来的。卧室的几面墙根儿东一支西一支丢弃着兄弟俩换下的泥鞋,正对床一扇面向果园小得近乎伙食团打饭橱窗大下的窗口。堂屋胡乱摆放着锄头、箩筐、背篼、雨胶、坛坛罐罐,一只墙角堆放了一些风干了的红苕。房顶的支撑木高高矮矮钉上铁钉,上面挂着铺满粉尘的秤、砣、雨衣、笆笼、草帽、斗篷……梁、椽悬挂着长长短短的尘绺、蛛网。仔细观察,看得见缓缓蠕动虎视眈眈的宿主。

  倚着干墙头重脚轻的碗柜记忆犹新,在朱孃旧房里我见过它,和一厢豆腐没多大区别。他曾经竭力邀请放学回家路上的我进去他家,翻遍堂屋坛坛罐罐,最终端上煤油灯在这个柜子角落里,找出来小半碗金刚石小胡豆现炒了请我。有些像老式双开门衣柜,门开得很小,一人多高,用薄木板隔作几层,最下是一个漆黑的柜子。从里面取任何东西都会叽咕叽咕响。二哥取东西的时候,都是侧着身子,一只腿靠紧它,戳尖牙签般的两根手指,不停晃动遮挡住光线的脑袋,像在里面考古。我垫上鞋尖瞅过,里面除了几只破碗也没什么值得他那样费心的。两扇小门打开或者闩上见他都轻手轻脚,生怕激怒了饥肠辘辘的甴曱,连一贯厚己薄甴的他,带他的破碗一块儿给生吞了。即便如此,柜门也不时跌落地面,费上多会儿功夫方能完璧归赵。

  曾经一次十万火急,内急得血都快喷出脑门,满院子蹿也没找着茅房。他居然搞灯下黑,茅房开在厨房。这个创意到是让人眼界大开。他兄弟俩一米开外一个烧火一个掌勺,隔着铁锅上瓜瓢大小的破洞有说有笑,让人如何能够做到专心致志心无旁骛?还是冒着土崩瓦解的危机捂住屁眼上海舰家一次屙个够吧!我反反复复揣摩过这个无奇不有的脑洞,最后给了自己一个最为合理的解释,食不果腹,能少尽量少走两步。

  二哥的新家,也是老大、刁贵儿、明哥、自荣一波年青人,包括不知丁董的我的家,哪怕能挤出一点儿时间,有一点儿空闲,他们也会邀约到二哥家。分配了工分儿、添置了新衣衫、骑上凤凰永久、戴上上海全钢、瞅见了新奇古怪,他们会第一个想到到二哥家分享;遇上闹心事,也会第一个想到到二哥家倾诉。少了长辈约束的冬日可爱的二哥的家,就是自由自在放达不羁的天堂!

  我从未向别人打探过二哥一家的来路,包括我两位兄长,我不想让人以为二哥与我有些许隔膜,尽管我非常纳闷为何他兄弟俩相依为命。我也从未听说或者见上过他的大哥或大姐,也尽管我一直疑惑由二哥充当的当家大哥。母亲见过二哥的父亲,高高长长,老实本分,讷口少言。母亲用了许多描述想竭力呈现给我他的形象,我依然想象不出高高长长厖然恺悌的二哥父亲到底是怎么一种模样。亼亼一人的二哥与他孤苦伶仃的兄弟,很小就失去了双亲的怙恃,明明有一位大哥或是大姐,却不知为何又陟䠍他乡骨肉分离。

  同海舰家一样,和苹果园住家的二哥我们只相隔两百米长度的哑巴堰。除了雨天,上放学、去窑坝子都从后门出发,顺哑巴堰坎途经他家门前一条羊肠小道,穿越苹果园去往成渝马路。

  能有幸住在鱼肉泛滥哑巴堰旁边,特别是苹果园里是他们令人羡慕的好福气,是多少哑巴堰外人家寤寐以求的夙愿。不见五指的夜色下,你知他睡觉还是蠢动,居心还是梦游,三更半夜垫上鞋尖果园里唰唰唰唰趟过去嘻嘻嘻嘻游回来,总不至于不知死活越俎代庖替哪家捉鬼招魂吧?嘴巴一抹当吃二娃,还真没辜负他的排行。海舰家里也排老二,地理环境虽然相对恶劣,几颗苹果树恁就生在自家自留地里,沉甸甸的枝桠搭上瓦片伸进茅房,还需要他去费事?哪条王法又规定有苹果枝伸进茅房的社员家里,黑灯瞎火没有证人陪同不得大小便?你管别个点不点煤油灯。靠!分明就是邪恶的猜忌,无端的陷害,吃不到猪肉还见不得别家猪跑!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李建志 李建志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李建志 会员等级:文学举人 用户积分:195 投稿总数:37 篇 本月投稿:0 篇 登录次数: 3 他的生日:04-15 注册时间: 2019-05-12 22:18:15 最后登录: 2019-07-10 23:45:52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