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短小说 > 百味人生>文章详细内容页

短篇小说|程厚云:孩子

时间:2019-04-04 23:30:33字数:13155【  】来源:原创 作者:美文欣赏 点击:0

  1

  一天晚上,俩人像往常一样坐在出租屋的小桌前吃晚饭。苏珊珊神情有些低落地说:“新,我想告诉你一件事。”

  见女友表情有异,方新紧张地问:“什么事?”

  “我可能有了!”

  “你怎么知道?”

  “‘大姨妈’没有来。”

  方新停止了口里的咀嚼,并放下手里还剩下的半碗饭和筷子不说话。

  “你是什么人呀?你就那么讨厌孩子?”见男友一副失魂的表情,苏珊珊的脸阴沉下来,她放下碗筷,眼圈红了,接着开始小声地嘤嘤哭泣。见女友哭了,方新心里感到既烦躁又难受。他想起了歌里唱的那句“好男人不会让心爱的女人受一点点伤……”。

  方新站起身拥住女友,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说:“珊珊,不是我不想要这个孩子,我们现在没有钱呀!等我们以后有钱了……”

  “这句话你说了多少遍了?你没有钱就不结婚了?上次那个已经被你……呜呜……呜呜……”。苏珊珊打断他的话,哭得十分伤心,让人怜悯。方新默默拥住女友无声地沉默着,心里翻江倒海般的难受。

  在这之前,他们已经打掉了一个孩子,那是一年以前的事情。对于男友对她怀孕的再次推诿,苏珊珊对男友彻底的失望了。在上次人流之后,苏珊珊打听到一些过来人的经验。说女人经常打胎影响身体健康,甚至会造成终身不孕。后者是让她感到最可怕的。苏姗姗是个传统的农村女孩,如果女人不能生下自己的孩子,哪还算是女人吗?

  睡在床上,苏姗姗不再理男友,给了他一个冷背,任凭方新说尽好话。第二天一早,方新起床去买回油条豆浆,叫苏姗姗起床吃。苏姗姗起了床,一言不发地吃了早餐,穿上工衣就走。方新见了,赶紧推出单车,锁了出租屋的铁门,然后骑上车,左脚垫在地上,叫苏姗姗上来。苏姗姗像是没有听见似的往前走。方新见她不坐单车,就推着单车跟着她走,引来路上打工仔打工妹的侧目。认识他俩的工友或老乡见了,便问方新怎么推着单车走,方新尴尬地笑笑,说苏珊珊想走路锻炼身体。

  2

  两人冷战了好几天,苏珊珊主动开口找方新说话。那天晚上,在小饭桌上吃饭时,苏珊珊冷着脸问男友:“你真的打算不要这个孩子?”

  方新听出女友的语气冰冷,他轻声说:“姗姗,我只是想等我们有钱了,把家里的土墙房子修成楼房再考虑要孩子。”

  一向柔弱的苏珊珊突然把饭碗重重地往小桌子上一蹾,碗里的饭粒如弹丸般弹出来撒落在桌子上和地上,她哭着说:“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有钱?实话对你说了吧,我这几天也想通了,你如果不要这个孩子,我们就分手!我再也不相信男人了,我回家去孝敬我的父母!”

  方新顿时感到头大了,大脑里像是有什么东西拧巴着。他不是怕分手,而是觉得亏欠女友太多太多了。他在广东找工的失业期,前后算起来女友养了他一年多,如今通过关系,他进到女友打工的工厂做普工,工作基本稳定了下来。

  女友既然吐出了这样的话语,他不能不慎重考虑他和女友之间的感情。方新认为,苏珊珊说的对:你没有钱就不结婚了?于是他答应苏珊珊要他们的孩子,并回家奉子成婚办理结婚登记。苏珊珊见男友有所改变,心里对他的怨气很快消了,同男友和好如初。

  方新带着苏珊珊回家结婚实在太简单了,或者说太寒酸了。方新家里没有新房,就是他和弟弟住的那间土墙房。幸好弟弟也外出打工了,要不连一间单独的房间都没有。房间里没有贴红艳艳的双喜大字,没有置办结婚家具。泥土地面被母亲做了清扫。床是农村那种一般的木头床铺,垫的干稻草,上面铺了一张新的黄竹席子。让人感到唯一亮眼的是床头那对粉红色枕头,上面绣着一对鸳鸯戏水的红鲤鱼。枕巾是配对的,同枕头一样绣着鸳鸯戏水的红鲤鱼。那副枕头是苏珊珊的同学兼闺蜜送给她的结婚礼物。床中间折叠好的那张淡红色的印花薄被子,则是方新的一个好哥们送的。挂的白色蚊帐是方新自己买的,考虑到在家里办完结婚登记要返广东上班,方新没有再买其它的结婚用品。

  苏珊珊家里的条件同方新家里差不多,家里也是土墙房子,但她的母亲很开明,不像有的农村妇女要男方出多少多少彩礼。她知道方新家贫穷,没有刁难他,就把户口簿拿给他们去办结婚手续。双方的家庭都没有大办宴席,仅请了比较亲的一些亲戚到家里来吃顿饭,算是方新和苏姗姗的结婚喜宴。

  新婚的那天晚上,方新带着苏珊珊进入“洞房”,他拥着已经是合法的妻子,激动之余,心里难免感到心酸。他记得孩童时期,他在湾里吃过几个堂哥的结婚喜宴。他们那里闹洞房比较文明,新婚晚上,新郎和新娘给坐在桌子上的长辈们敬酒。在敬酒的过程中,长辈们出一些不算过分的难题考新郎新娘。比如用逢衣服的细线把一朵剪纸大红花吊在屋檐下的挑上,一个人顶着脚把手伸直都摘不到。出题的长辈先教新娘说:“情哥,墙上一朵花,情妹想摘它,摘也摘不到,情哥抱我哈(一下)。”

  看似简单的话语,但在众多乡亲面前,新娘的脸羞的绯红,抿着嘴唇难以开口。但不开口就过不了关。新娘只好吞吞吐吐说了,新郎便抱她把花摘下来过关;还有长辈用缝衣服的细线拴在喜糖的中间,把线头栓在一支筷子上,长辈手里握着筷子的一头,让新郎新娘同时去咬喜糖,要求是一人咬一半,吞进嘴里算过关,俗称“钓鱼”。另外还有过“独木桥”等关,都比较容易过,毕竟是结婚喜宴,大家图过热闹,并不一定要难倒新娘和新郎。

  方新那时还想,将来结婚也要摆宴席,给长辈们敬酒,感受结婚的喜宴气氛。然而,生活是残酷的,他的母亲长期体弱多病,老实巴交的父亲除了在田土里耕种,不会挣钱,哪里有能力帮他置办婚宴?他的堂哥们家庭不同,有个堂叔在县城的电站工作,有一个在外地镇上当干部。

  方新对怀里的妻子轻声说:“珊珊,真是对不起你!我家里穷,让你受委屈了。”

  苏珊珊回抱着他小声地说:“新,我不在乎这些,只要你以后对我好,我就满足了。”

  听到苏珊珊这样说,方新的心里感到更加的愧疚,他把苏珊珊搂抱得更紧了。

  3

  女人怀了孕像是种在地里发了芽的庄稼,一天地地在成长。苏珊珊的肚子一天天的隆了起来。对于身材走型的妻子,方新感到了责任和心疼。下班后,他不再让妻子洗衣做饭,有时候还学着电视剧里有些男人那样,把耳朵贴近妻子那滚圆的肚子上,说听听孩子的响声。苏珊珊轻轻地摸着肚子告诉他,说肚子里的小家伙有时候可能是故意同她闹,摸着他(她)在这里,他(她)“咚”的一下又去了那边。方新轻轻摸着妻子滚圆的肚子,他感到生命真是太神奇了,他沉浸在即将成为父亲的喜悦中。

  厂里有三个月带薪产假,为了拿到那一千多元产假费,也为了不辞工,方新同苏珊珊商量在广东生小孩,满月后就回工厂上班,但谁来照顾苏珊珊生孩子是个难题。方新的母亲常年体弱多病,没有办法出来的。俩人经过一番商量,让苏珊珊的母亲出来照顾她生小孩。方新打电话给岳母说明情况,老人家二话不说答应了。

  接下来的难题又是岳母从未出过远门,不敢一个人来广东,就算方新请假回家去接,她也坐不了几十个小时的火车。怎么办呢?方新经过一番考虑,想到一个好办法:让岳母从成都坐飞机到广州白云机场,那边由他的小舅子帮忙送上飞机,这边他去白云机场接机。妻子听了他的想法,十分支持,这样算来费用比方新回家还划算不说,母亲又不用吃坐长途火车的苦。

  方新把岳母从白云机场接到出租屋,住在他隔壁新租的一间出租屋。不到半月,苏姗姗的预产期快到了,他请了产假在出租屋待产。

  苏珊珊生孩子的那天上午,方新还在工厂上班。当他接到岳母打来的电话,说妻子已经在医院里的时候,他赶紧向课长请假。为了节约钱,苏珊珊没有去市里的大医院,而是在出租屋附近的镇医院生孩子。镇医院离他们的出租屋不到一公里,方新踩着单车从工厂满头大汗的刚刚赶到镇医院门口,就听到婴儿的啼哭声。他猜想一定是自己的孩子出生了。

  支好单车,小跑着赶到产房门口,岳母抱着襁褓中的婴儿,乐颠颠地说,说生了个儿子,六斤多。方新看着岳母手里还是闭着眼睛的小家伙,他想去抱,却不知怎么下手。岳母提醒他说:“你去看看珊珊吧,刚才怎么都生不下来,医生用剪刀剪了一刀才生下来的,现在还在缝针。医生说打麻药伤口好的慢,连麻药都没有打。”

  方新突然感到心被什么硬物撞击了一下,生生的疼痛。第一次做父亲的他这才知道,女人生孩子竟然还要用剪刀去剪女人的生殖器?这也太残忍了吧。方新想到了痛彻心腑这个成语。他快步走进产房,只见脸色苍白的妻子躺在产床上,身上盖着手术布,一个穿白大褂的女医生弯着腰,低着头正在忙碌,旁边两个穿粉红色护士服的护士在帮忙。方新走过去双手紧紧握着妻子柔软的右手,仿佛那样会减轻她的痛苦。他对妻子轻声说:“姗姗,你受苦了!”

  苏姗姗不知是因为疼痛得没有听到老公说的话,还是因为疼痛的难以回答,她痛苦的呻吟着。见妻子如此痛苦,方新心里感到揪心般的疼痛。他在心里感叹,原来女人生孩子是如此的痛苦!他以前就听大人们说过女人生孩子既可怕,又痛苦,甚至等于从“鬼门关”走一遭,但那毕竟不关他的事情。现在轮到妻子来经历痛苦,他才品尝到了个中滋味。

  方新在煎熬中等了漫长的十分钟左右,听到医生一声“好了”后,他悬在半空的心稍稍落地。方新帮着医生和护士将妻子推进病房,他像是捧一件昂贵的瓷器那样轻轻把妻子搀抱到病床上。看着虚弱的妻子,方新暗自想,以后一定要对妻子好一点,不要对她发脾气了,要好好的爱她,呵护她,尽量不惹她生气,女人真是太辛苦了。

  妻子躺在了床上,方新才有心思和机会看看岳母手里抱着的孩子。儿子长得像他妈妈。方新想起同别人聊天时说男孩长得像妈妈,女孩长得像父亲命运会比较好。他在心里暗自祈祷,希望将来儿子能够生活幸福,不要像他这样落魄。

  苏珊珊在医院里住了两天院,在农村吃了不少苦的岳母认为住在医院里的花销不划算,十分节俭的她要求方新去办出院手续。方新同意了,他说打电话叫一辆出租车。岳母却说,这么近,叫什么车?你把珊珊背回去,我抱孩子。方新不好多说,只好背着妻子回出租屋,岳母帮忙抱着外孙跟在身后。

  4

  人真的是很奇怪的动物,以前方新没有小孩的时候,看到人家抱着小孩拉屎拉尿,他把脸别到一边。如果正在吃饭,他立会感到碗里的饭菜似乎变了味,吃不下去。可自己的孩子出生后,他没有这种感觉了。他学着给孩子换臭哄哄的纸尿裤。他觉得自己还算幸运的,早些年在农村,他看到刚出生的孩子一般是换屎尿布,当父亲的要给孩子洗刷屎尿布,晒干后重复使用。现在科学发达了,有了一次性纸尿裤,每次换的时候,只需将用过的纸尿裤扔进垃圾桶,再换上一张新的就可以了。

  岳母在出租屋帮忙照顾妻子坐月子,方新每天拿点钱让岳母去街上买菜做饭。一天晚上,方新下班回到出租屋后不久,他隐约闻到了什么怪味。他四处查看,妻子抱着儿子坐在床边喂奶,岳母在阳台上的小厨房炒菜。他看到小桌上白色胶袋里装着几个苹果,他走过去看见苹果上有腐烂的斑点。他知道了,怪味是腐烂苹果发出来的。

  吃过晚饭后,方新问岳母怎么去买烂苹果?岳母却沾沾自喜地说:“我看那些苹果好便宜,就买了点回来。”方新心里大为不满,但碍于她是长辈,于是委婉地说:“妈,那些烂苹果吃了不好。”

  岳母却自有她的道理,她说:“哎呀,有什么不好?把烂掉的削掉就可以吃了。我还不是为你们好,看到你们没有钱,我替你们愁呀。”

  岳母虽然是在为方新节约着想,但方新想起在一本杂志上看到,说腐烂的水果最好不要吃,有人认为把腐烂的地方削掉万事大吉,其实其腐烂的毒素已经渗透到水果的其他地方,吃了后对人身体有害。为此,方新对岳母劝说:“妈,这些开始腐烂的苹果,虽说便宜,但是吃了如果人生病,什么钱都赔进去了。”

  然而,岳母并不听他的,她还显得语重心长地对他说:“你呀,就是不知道好歹,听说你们家里还有债没有还清,你和珊珊还要找钱修房子,不节约点看你们怎么过哟?”

  心里生气的方新感到心里一热,岳母买烂苹果还不是为了他。他安慰岳母说:“妈,事情只能一步一步来,现在我有工作了,等珊珊休完产假,我们两个人找钱,你就不用为我们操心了。”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岳母仍然我行我素去街上买腐烂水果回出租屋吃。方新心里暗自叫苦,他希望妻子可以说说她的母亲,毕竟是母女,话说过头点没多大关系,而他作为女婿话说重了不好。可妻子却对他说,她也不好说她母亲的不是。她告诉方新,家里是母亲当家,父亲只晓得成天闷着头做农活,什么事情都由母亲操心,拉扯着他们三姊妹长大实在不容易,养成了一分钱当两分钱的习惯。

  苏珊珊还讲了她上初中时的一件事情。有一次,她又没有钱补清学费,老师不让她进教室,她哭着跑回家告诉母亲。母亲立刻四处找人借钱。母亲跑了一天,却没有给她借到学费。母亲当着她的面竟然哭了。她从来没有看到母亲哭过,心里感到好难受。她哭着对母亲说不去上学了。可是母亲却对她说,妈就是再没有钱,也要把你们三姊妹供完初中。

  第二天,母亲终于给她借到了学费。那次之后,她才知道原来看似强势的母亲也有脆弱的一面。母亲的节俭近似吝啬,但她理解母亲的艰难,感到母亲对得起她和妹妹弟弟。她们村很多同龄人大都上完小学就被父母逼着辍学回家帮忙做农活,她和妹妹弟弟都上到了初中毕业。

  其实方新心里还是感激岳母的。他和女友恋爱的期间,岳母从来没有为难过他,去她家里,还叫他不要买在她看来的贵重礼物。

  既然妻子也不好说岳母买烂苹果的事情,方新只好把这件事情藏在心里,同时感到,岳母买烂苹果还不是因为自己没有钱的原因。

  5

  儿子满月后不久,岳母想回家了,这意味着小孩没人带。方新同妻子与岳母商量,希望他能够帮他们带孩子。岳母说可以帮忙带外孙,但只能在家里带。方新想让儿子多吃一段时间的母乳,可岳母回家心切,怎么都不答应再住下去。方新理解了岳母的心思,她从来没有出过远门,如今在千山万水之外的广东生活了几个月,怎么习惯呢?于是方新骑单车去市里火车、机票预售点给岳母订了张机票和婴儿机票。

  方新送岳母和儿子去机场的那天早上,天气很好,灿烂的阳光斜照在大地上。苏珊珊抱起儿子,在给他喂奶的时候,看着儿子那双明亮的大眼睛盯着她,苏珊珊的泪水无声地从眼眶中溢出。孩子太小,还不能说话,他吃饱了奶水,满足的伸出小舌头添了添粉红的嘴唇,他和妈妈对视着,似乎在说:“妈妈,你不要丢下我呀!”

  苏珊珊的泪水再次从眼眶中滑出。过了一会儿,吃饱的孩子睡着了。苏珊珊在孩子的小脸上亲了又亲,泪水沾在了孩子粉嫩的小脸蛋上,她用纸巾轻轻擦干了孩子脸蛋上她滴下的泪水,然后缓缓地把孩子递给老公。看到妻子哭了,方新眼圈红了。

  岳母背上背着装行李的旧牛仔包,里面装有喂孩子的奶粉、奶瓶、纸尿裤,还有她来时的一些换洗衣物。方新抱着襁褓中的儿子,他和岳母在路边等客车。客车来了,苏珊珊把婆孙俩送上客车,同母亲挥手告别。

  岳母要回家了,一路上显得很高兴。到了白云机场,方新帮岳母办好登机牌。岳母抱着熟睡中的外孙在快要过安检门的时候对方新说:“小浩在家里由我带,你和珊珊自管放心,我会帮你们照顾好的。”

  方新看着襁褓中闭着眼睛熟睡的儿子,他的声音突然变得哽咽着说:“妈,我把小浩交给您当然放心了,不过您在买奶粉的时候可千万不痛钱,买便宜的奶粉,我每个月给您寄500元奶粉钱回家。”

  对于岳母的过分节约,方新已经在她买烂水果上见识过了,他担心岳母买劣质奶粉给儿子吃。

  “你就放心吧,珊珊的舅舅在街上开副食店,我找他帮忙看娃儿吃什么奶粉好就买什么奶粉,不会给你节约钱的。”

  “妈,您这样说我就放心了,舅舅懂这些,您回家要多问问他呀。”

  “我知道,你和珊珊在这里安心多找点钱,我会把小浩照顾好的,你们就放心吧。有时候想到你们没有钱,我我就替你们发愁!”

  “妈,没事,我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看着岳母抱着儿子同其他旅客进入安检门,方新转过身,面向墙壁,眼里的泪水瞬间奔涌而出。

TAG标签:

【审核人:凌木千雪】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美文欣赏 美文欣赏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美文欣赏 会员等级:文学秀才 用户积分:18131 投稿总数:3939 篇 本月投稿:0 篇 登录次数: 681 他的生日:05-27 注册时间: 2012-02-08 03:20:56 最后登录: 2019-07-11 20:45:11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