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短小说 > 百味人生>文章详细内容页

短篇小说|季传军:恨龙不成凤

时间:2019-02-22 18:40:55  】来源:原创 作者:季传军 点击:0

  -01-

  1980年代中期,我在家乡一所初中复读,这所省道寿六路沿线的农村初中,当时的升学率在全县首屈一指,每年都有二十多人考入师范、中专等学校。许多外地的学生慕名而来,求爹爹告奶奶找关系到这所学校复读。那时的中专和师范国家包分配工作,学生毕业后就能端上“铁饭碗”,不是当国家干部,就是当国家教师。对我们这些农家子弟来说,意味着“鲤鱼跳龙门”,是改变命运的最好途径。

  我是个地道的农村娃,是家里的独子,“三千宠爱于一身”。上有一个已出嫁的姐姐,下有一个缀学在家的妹妹,父母年事已高,尤其是父亲体弱多病,家境贫寒。从小到大,家里的规划图都是围绕我而绘制的。为了培养我出人头地,家里节衣缩食,几乎把全部财力都用来供养我上学,父母和妹妹没有一件像样的衣服,家里人平时吃饭很少见到肉香,有白菜豆腐就算不错了,几乎天天是就着咸菜吃。为了减轻家庭负担,妹妹初中没读就辍学在家干农活。也是为了能够照顾到家里,姐姐嫁在本村,省吃俭用,不时贴补家里,经常买些好吃的为我改善伙食,每月还塞给我五块、十块钱,做伙食、学习资料费。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深感亲人的期盼和家里的艰辛,感到沉重的压力和责任。当时只有一个梦想,就是要考上中专或师范,端上公家饭碗,不负父母姐妹的厚爱。

  复读之后,我就住在学校,学校离家不过五六里路,除了一周或半个月回家讨些大米、咸菜、换洗衣服、学习生活费外,我很少回家,全身心投入到学习中。

  我自知天分不高,智商平平。但也明白“笨鸟先飞”的道理,只有用刻苦弥补天赋不足。因此,在学校里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迟。早上四点多钟就起床,那时天还没有亮,我就到教室东边的路灯下,靠着电线杆看书,背诵英语、古文和化学方程式。晚自习熄灯后,我用手电筒在被窝里消化一天的学习要点,做到温故而知新。中午吃过饭,我也不休息,到教室演算数学、物理试题。困了,就趴在课桌上稍稍眯一会儿,然后,拿毛巾到教室前的水塘里洗把脸,让头脑清醒清醒,回来后继续学习。颇有古人“头悬梁,锥刺股”“囊萤映雪”的况味。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刻苦努力,我的成绩进步很快,两个月后的期中考试,我进入年级前十名,名列第九。按这个成绩保持下去,在当时考个中专是没问题的,更遑论师范了。因此,我心花怒放,信心倍增。仿佛看到自己体面地坐在明亮的办公室,悠闲地喝茶看报;或者站在课堂上给学生上课,在田野指导农业技术。父母姐妹也因为我的出彩而喜气洋洋。

  正当我一步步向“吃皇粮”这个目标迈进的时候,偏偏这个时候,命运给我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让我遇到了生命中一个割舍不下、难以忘怀的人。从此,我陷入了感情的漩涡不能自拔,命运充满了波折。

  -02-

  我一直相信缘分。记得那是个周末的下午,毕业班放半天假。我已有两个星期没有回家了。当我背着装有换洗衣服的帆布包,轻快地走出学校大门上公路的时候,正好遇到从学校操场上走过来的凤。那时的学校条件艰苦,我们住校生只有女生有学生宿舍,男生晚上就睡在教室。白天把草垫、被褥层层叠叠堆在讲台旁边的空隙处,堆得像小山包一样高。下晚自习后,把两边的课桌摞在中间两行的课桌上,腾出的空地用来打地铺。像工棚一样,长长的一边睡十几个男生。

  凤是我的同班同学,也是住校生。此时,她正背着用花被单包裹的被子快步走来。那时候,我们大部分学生还没有自行车,只有少数家庭条件好的才有。平时回家都是步行,好在离家不远。

  我是个外向型的人,性格开朗,喜欢说笑。见到凤,我热情打招呼,问她是否也回家。凤微笑着点点头。我家住在学校的西南方向,凤家住在学校的南方,相距不过三里地。出了校门就是省道寿六路,她回家一直沿公路向南走四里路,然后往西行一里路就到家了。我则正好相反,先顺着公路走一里路,然后往西走上一小段,再沿着河埂走四里路也就到家了。也就是说我俩回家有一里路的重合。

  那天不知为什么,我兴致很高,像出笼的小鸟。也许是回家的缘故,也许是平时太压抑、需要找人倾诉的缘故。一路上和她谈起学校里的事情。凤比较内向,低头扛着被子,偶尔插一句,大部分时间都是我眉飞色舞地在说。不知不觉就走到往我家去的岔路口,刚想和凤说再见,发现她背着被子很吃力的样子,红扑扑的脸颊已沁出细密的汗水,虽然时令是刚入秋不久。我电光火石般顿时动了恻隐之心,骨子里的怜香惜玉情怀也被激活了,不由分说,放下自己的行李,抓过她的包袱准备扛在肩上。对她说,我俩换换,我来背你的,你帮我拿行李。她脸涨得通红,拉着行李的一角不放手,嘴里说道,那怎么行,你从这走绕路,我慢慢走,我弟弟放学后会来接我的。当时,他弟弟在她家附近的小学上小学。我调侃道,好不容易有了讨好女生的机会,平时在学校我们见面都不讲话,你还是成全我吧。她拗不住我,只好拿起我的行李跟着我走。

  我们沿着寿六路一路前行。那时路上的车辆还不多,铺着石子的公路也不宽,偶尔有车辆从身边呼啸而过,留下一股青烟和浓浓的汽油味。中秋过后,田野里的稻子已收割完毕,不时看见农民赶着老牛在不紧不慢地翻地。在白绿相间的棉花地里,摘棉花的农妇偶尔探出头来张望。一群群的鹅、鸭、羊在收获后的田地里悠闲地觅食。天高云淡、阳光和煦,微风荡漾,我感到从来没有过的轻松愉悦,凤的心情似乎也很好。一路上我们聊起学校、老师、同学、将来,她也不再拘谨,说自己的数学和物理成绩怎么老提不上去,向我讨教学习方法。我知道她的成绩一般,英语和语文还是不错的,主要是被数学和物理拖了后腿,年级排名六十多位,按这个成绩,考中专、师范根本没有希望。我说,要多做题,我用的就是“题海战术”,没别的办法。她说自己太笨,对一些题目总是不理解。我安慰她说,不要着急,性急吃不了热豆腐,慢慢来,毕竟离中考还有大半年时间呢。她苦笑着说,只好听天由命吧。

  走着走着,她突然问我,你知道班里有人在谈恋爱吗?当时班里有几个人在谈恋爱,我也隐隐听说了,只是忙于学习,没太在意。就说道,有所耳闻。那时我们农村学生上学迟,加上留级、复读,班里学生一般年龄都有十七八岁了,情窦也应该开了。

  -03-

  1980年代的中国大地,开放、包容、自由,各种思潮涌动。关于爱情的话题,铺天盖地充斥着影视剧和报刊杂志。那时的电影大多反映爱情题材,如:《被爱情遗忘的角落》《爱情呀你姓什么》《庐山恋》等。当时,朱明瑛以一曲《被爱情遗忘的角落》的主题歌,唱响大江南北,哀怨动听的歌声迷倒了无数痴男怨女。爱情似乎是无处不在、无孔不入。但是,学校却是禁地,是严禁谈恋爱的,尤其是我们那个古板的校长,对此特别厌恶,高度警惕,严防死守,用两手抓,一手抓教学,一手抓禁恋。

  校长是个很严厉的人,物理教得特棒,细高个,戴个眼镜,貌似斯文,其实眼镜片内透着威严,常常射出一道寒光,不怒而威。见到顽皮的学生,开场白前总是“嗯”的拖一声长腔,像从鼻孔发出,有点阴森,让人不寒而栗。另外,他平时总喜欢一个人在校园里溜达,走起路来悄无声息。有时学生正在打闹,突然发现校长板着脸站在身边,顿时吓得面如土色,浑身发抖。尤其是在晚上,校长就像幽灵一样,漂浮在学校的小树林、阴暗角落,看见有黑影晃动,在不知不觉中,已来到约会的男女学生面前,把人吓个半死。后续处理也很严厉,责令写保证书、停课、找家长。对屡教不改的,甚至是勒令退学。当时大多数学生认为谈恋爱是件不光彩的,既好奇又排斥。即使这样,也阻挡不了青春期的荷尔蒙,怀着对异性朦胧的好感和对爱情的懵懂,还是有胆大的铤而走险,偷偷摸摸递纸条约会。

  也许是女生对此比较敏感的原因,那天凤就告诉我她们寝室某女生胆大妄为,晚上经常到操场的拐角处与某男生约会,她晚上和同学上厕所,还亲眼见他们拥抱。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告诉我这样的事,也许是出于对我的信任,也许是她的单纯,也许是学校生活太过枯燥,没有什么新鲜话题吧。

  不知不觉,就走到她所住的村子后面,她停住脚,指着前面一个狗头大门说道,那就是我家,辛苦你了,进去喝口水吧。我说,算了,我回家还有事,就放下行李。她目光迎着我笑盈盈地说道,谢谢你啊,再见!说完,就拿起行李欢快地走了。我愣了一下,机械地说了声再见。头脑里突然闪现出一句成语:笑靥如花。对,现在想来,我当时就是被她的“笑靥如花”击中的,也是被她的“笑靥如花”把魂带走的。

  回家的路上,我还想着分别时凤的神情,和那双会说话的眼睛。我突然发现凤是如此的美丽,标准的鹅蛋型脸蛋,大大的、明亮的眼睛,长长的睫毛、弯弯的眉毛,白里透红的皮肤,加上齐腰、又粗又黑的独辩,高挑的身材,配上红色的外衣,简直美若天仙。我纳闷以前怎么没有发现呢?

  -04-

  回到学校后,我发现自己对凤的思念与日俱增,每天都会向她的座位瞄上几眼,关心她的一举一动。渴望和她照面,见面后却又欲言又止,甚至不敢正眼看她。她也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对我还是像以前那样,见面很少说话。我感到很苦闷,怀着想见到她又怕面对她的矛盾心理,度日如年,备受煎熬。经常望着她的座位和背影发呆,不时在白纸上涂抹什么。上课注意力再也没有以前那么集中了。我知道这样做的后果,但是,无论是睁眼,还是闭眼,眼前出现的都是她的倩影,挥之不去,欲罢不能。也是在那段时间,我借阅了歌德的《少年维特之烦恼》,反复看了几遍,感觉自己像少年维特一样,因爱而陷入万分苦恼之中,变得郁郁寡欢,愁肠百结。

  那时,我有几个好朋友,其中一位和我一样长得浓眉大眼,只是长相比我猥琐了那么一点,瘦猴一般,不像我器宇轩昂,可是他的成绩突出。当时,他和另一位女生成绩在伯仲之间,都在年级名列前茅,是我们追赶的目标。记得那时正在热播电视连续剧《十三妹》,剧里也有两个武功高强的男女死对头——吉献唐和独臂神尼,我们就分别把这两个绰号赠送给了他们。

  一天课间时间,我正坐在座位上发呆,“吉献唐”突然从后面拿起我涂鸦的白纸,依稀记得上面有这么一段话:“爱情呀,你燃烧吧,把我烧成灰烬,让我的灵魂永远陪伴着她。老天啊,快来救救我吧,把这个魔鬼从我内心赶走吧,我快要死了!”署名“恨龙”。

  这个疯子看后哈哈大笑,笑得浑身乱颤,上气不接下气,眼泪都流了出来,笑得班里人都莫名其妙,眼睛齐刷刷地扫了过来。趁他笑得忘乎所以的时候,我飞快把纸片夺了回来。笑够了,这厮指着我高声说道,原来如此,原来与此,恨龙不成凤啊!恨龙不成凤啊!我赶快用手把他的嘴堵上。

  原来,这个“吉献唐”平时除了有点二外,倒是聪明异常,记忆力特别好,前八百年后五百年的事情他都记得住。他不仅学习成绩好,而且博览群书,可谓知识渊博。他只扫一眼,就看穿了我的内心世界,就知道我所暗恋的对象是谁了。

  既然瞒他不住,干脆低头向他求教。他倒爽快,坦诚相告:既然那么爱人家,干脆用一招“投石问路”,摸摸对方的底,如果她对你也有情,再考虑下一步;如果“落花有情,流水无意”,你也就死心了,免得自寻烦恼。末了,他也郑重的告诫我:现在正处在你人生的关键时刻,大好年华,正是读书的黄金时期,千万不能影响学习,这才是大局,是底线。我就问他怎么个“投石问路”。他讥讽我“情令智昏”。“写信呀”。他答道。我知道这家伙平时书摊上的爱情小说没有少看,文笔也不错,就死马当作活马医,请他帮我起草了我平生的第一封情书,然后,用笔工工整整抄好后,暗地里递给了凤。

  没想到凤很快就回信了,原来我们前世有缘,她也早对我有好感。她的回信很含蓄,字虽然有两页,但是最显眼的一句是:“哪个少男不怀春?哪个少女不钟情”。当我捉摸不定,把信拿给这个疯子看时,他又大笑,说,妥了,就等着请我喝喜酒吧。得到他的肯定后,我简直想飞起来。

  -05-

  和凤恋爱的那段时间,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繁重的学习压力、孤独彷徨一扫而光,心情也变得愈加开朗,同学们也都说我像换了一个人,小曲哼着,整天乐不可支,他们哪知道我内心的甜蜜。

  由于还处在学习阶段,不能经常单独见面,我们就采取写信的方式,相互抒发思念之情。几乎每周都要通信,以信为媒,把两人的前途命运紧紧联系在一起。平时在学校里,我们就像是地下工作者,尽量压抑自己的情感,见面时趁人不在意,才含情脉脉彼此对视一眼,低声问候,像在接头,然后,匆匆离去。绝不敢在校园里约会,害怕被校长发现。感觉既惊险、激动,又刺激。

  但是,纸里终究包不住火,在单调的生活中,许多同学都有双火眼金睛和猎奇心理,把别人谈恋爱当成花边新闻咀嚼。我俩的事情还是在班里慢慢传开了,我能感觉到同学们对我俩的异常。一些女同学见到我会用异样的眼光瞅我,像看个怪物,有时还诡秘一笑,和同伴窃窃私语。男同学见到凤,故意大声喊我,说外面有女朋友找。我疑心班主任也隐约知道了,一次在班上做考前思想工作时,目光还直射我一眼。我心虚地低下头,以后和凤的交往就更加小心谨慎了。

  凤和我一样,从小在农村长大,骨子里还是个很传统的,是家里的乖乖女。凤的父母都是善良淳朴的农民,凤是长女,下面还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都在读小学。她回家把我们交往的情况告诉了父母,她的父母起初坚决反对,她父亲把她痛斥了一顿,随后她母亲又好言相劝,希望她好好学习,将来能考上师范,为弟弟妹妹做个榜样,光耀门楣。凤如实向父母告诉了自己的学习成绩,说自己不是读书的材料,中考也许预选关都过不了,考师范就别想指望了。那时候的中考要经过两轮考试,先要过预选关,成绩合格了才能参加最后一轮考试。好的学校最多有五十人参加最后考试,大多数学校能有十几人通过预选就不错了。他父亲又问了我的学习情况,凤顿时来了精神,说我的成绩在年级前十名左右,至少能考个师范,如果发挥好的话,考个中专都没有问题。她父亲听后陷入沉思。

  我们那是沿淮平原的传统农业大县,工商业落后,农副产品价格低,农民辛辛苦苦风里来、雨里去,一年忙到头只能解决温饱问题。家乡有一个婚嫁习俗:女儿长大后找了婆家,要从男方家要一笔不菲的彩礼,作为以后自己儿子成亲的聘礼。有的家庭因为娶个儿媳妇背了一身债,好几年都翻不过身。只是在两种情况下除外,一是女儿自己考上大学、中专、师范,毕业后成为了公家人。二是女儿嫁给了干部、教师和工人。后一种情况是因为自己的女儿高攀了,所以不再有其他奢望。

  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尽管父母一年到头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劳累,还是希望自己的女儿能跳出农门,嫁一个好男人,过上自己的幸福生活。

  也许是因为凤的父母看中我将来能考上好学校,最终能吃上商品粮。在凤把我带回家见了面后,还是认可了我这个准女婿,只是告诫我们,现在还是要以学习为重,少交往为妙,等我考上学校后再考虑订婚的事。这一难关终于过了,我和凤都如释重负,长长地舒了口气,在没人的地方相拥而泣。

  当我把凤带回自己家时,附近的邻居像看新媳妇一样。母亲拉着凤的手上下端详,笑得合不拢嘴,嘴里啧啧称赞:长得这么俊,我们家是哪辈子修得的福哦!平时难得一笑的父亲也是满面笑容。妹妹更是高兴的屋里屋外忙个不停。母亲还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小手绢,把早已准备好的五十块钱硬是塞给了凤。凤推脱不掉,最后这笔钱凤还是给了我,用着学习费用。姐姐也赶了过来,为凤买了一件红色的外衣。她听我说过凤喜欢红色。以后,我们就像农村定了婚的青年男女一样正常交往。

  寒假期间,我们常常在午后沿着村边的河沿散步,迎着暖暖的冬日,心像湛蓝的天空一样澄明。还结伴到要好的同学家走动,俨然一对情侣。春节期间,我带着礼物去给凤的父母拜年,还把凤接过来吃了年夜饭。

  转眼,春学期开学了,河开雁来,杨柳依依,油菜花遍地盛开,蝴蝶、蜜蜂在花丛中穿梭,流连忘返。世间万物又重新焕发出勃勃生机。中考的脚步也越来越近了,毕业班的教学抓得越来越紧,我和凤很少有独处的机会。偶尔在傍晚时分,我们偷偷摸摸在远离学校的田埂上漫步,通报彼此学习情况,畅想着美好未来。凤自知升学无望,准备毕业后学一门技术,学裁缝或美发。假如我考入中专,分到乡政府或其他部门工作,凤就在街上开个裁缝铺或美发店,包揽全部家务,全力支持我的工作。假如我考入师范,将来当了教师,凤设想在学校开个小商店,卖些学习用品。闲暇时,在校园里开挖一片菜地,围上栅栏,种些菜,养些花。在屋前盖鸡笼、鸭笼,养些鸡鸭。当我晚上看书或备课时,忙完家务的凤会为我端来热腾腾的茶水,然后,坐在一旁织着毛衣陪伴我。红袖添香、举案齐眉、相夫教子、相近如宾——这就是她理想中的婚后生活。

  有时周末相约回家,我们在有月亮的晚上,坐在村前的打谷场上,情意绵绵,喃喃低语,说不完的知心话,道不尽的相思苦,让月亮见证我们爱情的圣洁和美丽。那时,凤像个温顺的绵羊紧紧依偎我,我抚摸她柔软的头发,像喝了蜜一样。她曾感慨,真想一直躺在我的怀里睡个地老天荒。听后,我又一次激动得差点晕倒。

  然而,正当我和凤爱得难解难分的时候,前面提到的那个“吉献唐”,不识时务的说了一句话,却让我大为扫兴。

  也许是他看到了我学习分心的缘故,作为好朋友对我进行善意提醒。说实在的,自从爱恋上了凤,我学习再也不像以前那样专心了。我的心已被掰成了两瓣,成绩已有下滑的趋势。去年秋学期的期末考试,已跌出年级前十名,春学期的几次模拟考试,成绩也在年级前二十名左右徘徊。而“吉献唐”却是气势如虹,如有神助,在与“独臂神尼”的争锋中渐渐处于上风,已稳坐年级第一把交椅。

  现在想来,“吉献唐”虽比我年长一岁,在学习上却比我理智务实的多。当时的女生大都仰慕成绩好的同学。我曾问他,为什么不和女生交往,难道没有合意的?他说,现在还没有资本。他对人生的认知明显高我一筹。我询问他对早恋的看法,他说,不容乐观。他还说,不管怎样,他不会在学习阶段谈恋爱的,尤其是现在的关键时刻。可是,开弓没有回头箭。我是个率性之人,自制能力差,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已是情非得已了。

  有一天,他看到我仍用“恨龙”的笔名给凤写信,就故作惊讶,问我,你现在还在用这个笔名呀,恨龙不成凤可不是个好的归宿,你俩注定是没有未来的。没想到他竟一语成谶。

  -06-

  记得那年的夏天来得特别早,“五一”过后,我们已全部换上了短袖衬衫、单裤。中考的预选考试也在五月下旬如期进行。

  一周后,成绩出来了,全校创纪录的有五十六人通过预选考试,将参加六月下旬的最后博弈。我的预选成绩名列全年级第二十名,顺利过关。需要说明的是,“吉献唐”发挥超常,获得全县第三,已如他所愿,把“独臂神尼”落下一大截。最终,他以全县前二十名的成绩,考入省内一所很好的中专学校,实现了自己人生的首个华丽转身。而他的对手“独臂神尼”,也考取了县内一所中等师范学校。这是后话。可怜的是,凤最终落选。

  凤对自己的落选很坦然,认为是预料之中的事情,她现在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在我的身上,说不出意外的话,按目前成绩保持下去,我考个师范不成问题。

  预选过后重新回校,凤特地从家里给我带了二十个咸鸡蛋,用簇新的花毛巾包裹着送给我,从家里一直陪我走到学校大门前的公路上,才返回。路上嘱咐我要全力以赴投入复习迎考,把成绩提上去,争取考个中专学校。并告诫我这段时间是关键时刻,就不要再给她写信了。分手时,我深情地望着她,使劲点了点头,目送她远去。

  随后,我投入到炼狱般的最后复习迎考阶段。那时的学校没有电风扇,在教室里,我们不分白天黑夜做模拟题,听老师分析试卷。汗水常常顺着脸颊流下来,手上渗出的汗滴在试卷上,慢慢洇散开一大片。晚上的教室像个蒸笼,热得喘不过气来。晚自习后,我们把草席铺在教室前的小树林里。树林里有很多蚊子,嗡嗡的在四周飞舞,冷不防就被叮上一口,又疼又痒。我们躺在草席上,用芭蕉扇驱赶蚊子、纳凉。身上的汗不住往下淌,身上黏巴巴的。实在无法忍受,就拿着毛巾到前面水塘里洗洗澡。有时,一阵微风吹过,我们快活得全身毛孔都张开,无比惬意。直到凌晨,暑气才慢慢退去,蛙声渐稀,四周也安静下来,我们才能慢慢进入梦乡。

  一个月下来,每个人都眼窝深陷,精神疲惫,瘦了一圈。那一个月,我和凤信守诺言,没有见一次面,也没有通一封信。

  终于等到最后决战时刻。最后的考试是在县城进行的。我们提前一天抵达,先熟悉环境,找到考场位置。我们入住的是淮春旅社北街部。那时的县城还比较古朴狭小,许多建筑都是六七十年代的。由于是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县城里还保留不少明清建筑。旅社有两层楼,木制楼梯,有些年代了,走在上面咯吱咯吱直响,每个房间只有两个床铺,挤四个人。好在房间里有电风扇,再也不用担心蚊虫和高温了。

  平时我们很少到县城,漫步在大街上,县城的热闹景象让我们大开眼界。当时汽车很少,偶尔有北京吉普开过。街道两边类商品琳琅满目,商店里录音机震天响,播放当时流行的二张歌曲,如张蔷的《爱你在心口难开》《热情的沙漠》、张行的《迟到》等,还有快节奏的迪斯科舞曲。街面上行人如织,自行车川流不息。最让我们眼热的,是眼前走过的女孩子,个个苗条标致,皮肤白皙,声音甜美,穿着入时。这些美女们从我们身边经过时,把男同学都看呆了。有个男同学甚至说,要能娶个这样的女孩回家,这一辈子也值了。女同学则感叹,要能像她们一样,穿得清清爽爽,在城里工作生活,该有多好啊。看到了这些美丽动人的女孩,听到同学们的议论,我又思念起了凤,不知此刻,她在忙些什么?

  -07-

  中考在翌日上午如期打响。说实在的,由于经历了学校旷日持久的强化训练,真正上了考场,我也并不紧张,三天的考试还是很轻松的,试题也并不难。不知怎地,考场上,我还时时想到了凤临行前的嘱托,想起身上肩负的责任,隐隐感到有一丝压力。虽然考场教室的天花板上有几台吊扇在拼命地转动,我仍旧感到心里很热,手心直冒汗。好在没有大的闪失,各科试卷也基本做完。考试间隙,我们始终处于亢奋状态,睡不着觉,也看不进去书了。晚上我们就三五成群,在街上东游西逛,爬到城墙上纳凉,到别人的房间溜达。考完最后一科后,我和“吉献唐”等四人,还到东街一家国营饭店,凑钱下了一顿馆子,庆祝考试圆满结束。那天我第一次喝啤酒,感觉跟涮锅的潲水差不多,味道真的不咋地。当时我们都信心满满,完全没有预料到后来的几家欢乐几家愁。

  中考成绩是一个星期后我到学校后得知的,全校有三十多人考入中专、师范、重点高中。升学率又一次蝉联全县第一。万万没想到的是,我却落选了,总分竟然连重点高中都没有达线。听到这个消息后,对我不啻晴天霹雳,我顿时感到天旋地转,眼前一黑,差点摔倒,接着就精神恍惚,神志不清。心里只有一个想法,老天哪,你为何这样对我,这让我怎么给凤交代啊!依稀记得是好友“吉献唐”等几个人把我送回家的。回到家后我就一病不起,是命运和爱情不能承受之重把我彻底击垮了。

  躺在床上,我高烧不退,时而清醒,时而糊涂,胡思乱想、胡言乱语,全家人轮流陪在我身边,不住地为我掉眼泪。母亲不断烧香为我祷告,父亲在屋里急得团团转,姐姐和妹妹过一阵就过来呼唤我。依稀记得凤来看过我一次,抱着我孱弱的身体失声痛哭,热泪像断了线的珍珠流在我脸上、嘴里。听她喃喃地说,你曾经是那么优秀,都是我害了你啊!你可不能倒下,这个家需要你考个好学校来支撑。

  在附近一位民间老中医的精心调治下,我迷迷糊糊睡了三天后,又奇迹般的站了起来。简单喝了一碗粥后,我歪歪倒倒走出家门,想到凤家去看望她,最后,被母亲拦了下来,说现在我的身体还很虚弱,过几天再去看她。

  两天后,等我恢复了体力,赶到凤家时,已不见她的踪影,她家里人也很焦急,也在到处找她。听她母亲说,那天她从我家回来后,就把自己关在屋里,放声大哭,哭得撕心裂肺,哭得天昏地暗。哭了大半天,任人怎么劝也不管用。整天茶不思、饭不想,一句话也不说,坐在屋里发呆。前天听说我的病好了,才勉强吃了点饭,然后把自己简单打扮一番,就走了,没留一句话。我们还以为到你家去了。

  暑假那段时间,我每天都到凤家周围,希望能看到她从外面回来,笑盈盈地向我走来。万般思念下,还写了一首小诗《等你回来》:“一天十二个时辰,一月三百六十个时辰,我把爱情一个时辰、一个时辰地攒起来,等你回来,等你回来啊!一起交给你,一起交给你!”每次念完后,我都泣不成声。却再也没有见到她,就像从人间蒸发掉一样,没有给我留下只言片语,在我的世界里,凤就像天空中绽放的绚丽的烟花,刹那间消失得无影无踪,恍若一场梦。

  后记

  四年后,我正在煤城的一所部属中专学校上学。一个秋天的中午,有两位同学来看我,还给我带来不少东西。他俩都已毕业参加工作,今天到这个城市采购结婚用品。但见他们衣着光鲜,手挽着手,满面春光,款款向我走来。他们一个是“吉献唐”,一个是“独臂神尼”。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美文欣赏 美文欣赏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美文欣赏 会员等级:文学秀才 用户积分:17740 投稿总数:3860 篇 本月投稿:143 篇 登录次数: 659 他的生日:05-27 注册时间: 2012-02-08 03:20:56 最后登录: 2019-03-23 17:23:38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