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短小说 > 百味人生>文章详细内容页

小小说|王春梅:张玉才提亲

时间:2019-01-29 23:24:48字数:4572【  】来源:原创 作者:王春梅 点击:0

  张玉才小时候特别能吃,所以得了个外号“张大罐子”。

  话说三年自然灾害过去几年了,农村家家户户还是很穷,粮食不够吃,白花花的米饭只在梦中想想而已。张玉才兄弟多无姐妹,家里穷得叮当响,连菜糊糊都填不饱他的肚皮。家人没办法,就给他一个瓦罐子,让他自想办法。从此,人们看到了一个手捧灰不溜秋的瓦罐乞讨的孩子。“张大罐子”的外号从此传开了。

  一晃十大几岁的张玉才回到了生产队挣工分。虽然他耕田耙地、插秧播种等农活样样行,可是工分值太低,家庭依旧贫困。在那时这个年龄也该娶妻生子,可张家家境太贫寒,连温饱都成问题,哪敢奢望。时间一拖,又过去了四五年。

  没想到,有媒人上门了!女孩姓萧,父母也是讨饭至邻村落的户。萧家两个女儿,大女儿叫菊儿,长得不算难看,生产队务农;小女儿叫兰儿,读过几天半日制,正拜师学艺想做个赤脚医生。姐妹俩相差两岁,都待字闺中。正因为家中有女无男,父亲早年由于饥饿劳累留下病根,又因单门独姓,常被邻居欺负,很想招一个顶天立地的倒插门女婿来支撑门户。在媒人的撮合下,张玉才和菊儿见了一面。见面之前,张玉才也算灵活,在小河边蘸点水抹抹脸、刮刮头。菊儿对这位浓眉大眼,魁梧身材的憨厚小伙并不反感。于是,择了个日子,张玉才穿着从远房亲戚那儿借来的八成新咔叽褂子、老蓝布裤子、黄球鞋,带着也是从亲戚那儿借钱置办的两件衣料和媒人一起正式上门提亲(俗称下小定)。

  按照当地风俗,定亲这天中午,女方父亲要陪来人吃面条。张玉才饭量本来就大,一路走过来,饿得前心贴后背。当蓝边碗装着面条上桌时,那诱人的葱花香味直往他鼻子里钻,激起了他的强烈食欲。他的喉结一上一下地蠕动着。出于礼貌,他只能憨笑着等候。萧爸爸过来拿起筷子对大家说:“吃吧!吃吧!”张玉才扫视了一下,大家开始吃了。他本想装个斯文,拿起筷子夹几根放进嘴里。可是,香软劲道的面条到嘴即到肚,三下五去二,碗就空了。其他人还没吃到一半。萧爸爸笑笑,对着厨房说:

  “菊儿妈,过来给小张添一碗。”

  不一会儿,一碗飘着葱花香味的面条又送到张玉才的面前。张玉才望望大家,尴尬地笑着。

  “吃吧,小张。”萧爸爸说。

  张玉才面前的碗又空了!其他人碗里的面条还有不少呢。张玉才手拿筷子,放下也不是,不放下也不妥。萧爸爸见状对着厨房喊:“再给小张来一碗。”

  “不用……我……我……”声音比蚊子哼哼还小。

  半天也不见菊儿妈出来。旁边媒人用脚轻轻碰碰他,已经迟了,只见兰儿像小鸟一样从厨房出来拿起张玉才的碗飞进厨房。

  第三碗下肚,菊儿妈捧出他们上午带来的东西,不好意思地解释道:“菊儿刚才告诉我,这门亲她不做了。她说这个家吃就吃穷了。”三个媒人好话说了一箩筐,这娘俩是吃了秤砣铁了心。

  这时,站在一边的兰儿悄悄地对菊儿说:“姐,我看这人长得不赖,看上去拿龙捉虎。你先别忙着退亲,处处再说嘛。”姐姐甩下一句“你不嫌你嫁”就跑到卧房去了。兰儿噘着嘴看着姐姐的背影愣了半天。

  “小孩子少插嘴!”妈妈狠狠地挖了她一眼。萧爸爸刚想插句话,被菊儿妈一个白眼咽回去了。

  农村做媒是有讲究的。媒事能做好,酒肉少不了;媒事做不好,霉运跟着跑。所以,媒人一般是经过三思后才开口的。今天这三个媒人,在萧家碰了一鼻子灰,心中很是恼火,刚走了不远,就一屁股坐在田埂上,对着闷葫芦似的张玉才开炮:

  “好你个张大罐子,看你穷得㳕腥,我们舍不得你,才帮你提亲的。这下好了,老婆泡汤了。”

  “你是来找老婆的,不是来填大肚子的!”

  “像你这样往死里吃,金山也能被你吃空了!哪个姑娘敢嫁你?”

  “你看你,就知道吃吃吃!现在把老婆吃掉了!”……

  自此,张大罐子吃掉老婆的故事不胫而走了。

  一年后,改革开放的浪潮席卷了农村,生产队实行了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没少受家人责怪、外人讥笑的张玉才主动找到队长,把生产队的那方水面承包过来,进行了简单的改造。他东挪西借凑了一笔钱,买鱼苗投进去,从此就吃住在塘埂上,割草喂鱼,闲时种点瓜豆。张玉才每天从早到晚像养育宝宝一样精心服侍,抬头看蓝天白云,低头看鱼儿吃食,聆听树上鸟儿啾啾,欣赏远处炊烟袅袅。看着鱼儿一天天长大,提亲之辱早已抛到九霄云外,心里涌起说不出的舒爽。

  功夫不负有心人。当鱼儿售出后,张玉才成了当地第一个万元户。他喜滋滋地买回一台崭新的手扶拖拉机准备大干一场。有一天,他接到通知,要他去县里参加表彰大会。

  从会场出来,张玉才兴奋地走到手扶拖拉机跟前,拿出工具箱里的摇把准备发动,一个熟悉的身影闪到他的面前。他定睛一看,萧兰!

  “你咋在这儿?!”

  “我来进点货,刚好路过。玉才哥,我都听说了,祝贺你!”

  “谢谢!我带你回家吧。”

  “好唻!”兰儿满脸绯红地坐上手扶拖拉机。一路欢歌一路笑!

  从车上下来,兰儿羞答答地问:“玉才哥,你还敢到我家去吗?”

  “哪敢?你姐、你妈都嫌我是张大罐子。我不好意思去喽!”

  “我不嫌!如果我叫你去提亲,你愿意吗?”

  说到这儿,兰儿自知失言,粉粉的脸上飘出两朵红云。随后转身,不好意思地朝家跑去。张玉才痴望着她的美丽背影,激动地用双手围成喇叭大声地喊道:

  “萧——兰,等——着——我——”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美文欣赏 美文欣赏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美文欣赏 会员等级:文学秀才 用户积分:18181 投稿总数:3949 篇 本月投稿:10 篇 登录次数: 686 他的生日:05-27 注册时间: 2012-02-08 03:20:56 最后登录: 2019-08-11 12:36:21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