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短小说 > 百味人生>文章详细内容页

落 叶

时间:2021-01-30 16:40:36字数:26650【  】来源:原创 作者:古月银河 点击:0

  落叶,植根于土壤,经过严冬的洗礼,待到春意盎然,幻身而起又是嫩绿的新芽。

  ——题记

  (一)

  杨小芸从师范院校毕业后,没能与用人单位签约,只好返回家乡。不久,县教育局公告在本县籍的应届毕业生中考录中小学教师,以解决大学生的就业问题。杨小芸闻讯后,便积极报名应考。通过笔试丶面试,杨小芸进入了最后的录用名单。

  县教育局考录的23名大学生,拟分配全县22所中小学任教。其中,县城内7所学校8个名额,15所乡镇中小学各一个名额。进入录用名单的大学生,纷纷寻找关系,希望能留在县城里。杨小芸家是农村的,在县城里没关系可用,便只好等待县教育局的分配。能够有一个工作,而且还是自己喜欢的教师职业,对杨小芸来说,已是天大的幸事了,至于是在县城中小学或是在乡村小学,没什么区别。只耐心地等待县教育局的分配通知了。

  8月中旬,离秋季开学不远了,县教育局通知被录用的大学生们到局里进行为期两天的岗前培训,然后听候分配。会议室里熙熙攘攘挤满了人,其中女孩们占了大多数。夏日的酷热,给女孩们提供了展示时装和身姿的绝佳舞台,但现代元素的口红丶胭脂丶画眉丶化妆品等,总让人感觉那一张张浓妆盛抹的脸上,流失了自然的瑰丽,破坏了原始天作的匠心。杨小芸出身于农村,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一年到头辛苦耕耘的三分土地,也仅够裹饱肚子。杨小芸考上大学,除第一学年的费用靠父亲变卖了家里唯一能换钱的两口大肥猪,另向亲戚朋友借了部分外,以后每学年的费用,几乎全靠她自己勤工俭学,或日常空闲丶寒暑假日里打工铮得。所以,杨小芸既没有时髦的衣饰,也没有艳丽绝彩的化妆品;一件大概在地摊上仅值十二三元的棉布短袖翠绿色花格子衬衣,着装在她那修长苗条的身躯上,加上一张不施任何粉脂原始质朴的面孔,活脱脱的便是《山楂树之恋》中的女主人翁静秋,只是更多了几分土气几分青涩,在一群时尚男女中,如鹤立鸡群,孤影自怜,倒是别具一格,自成一番独立风景。

  培训由教育局办公室主任潭兵主持,不外乎都是什么“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丶“教师日常工作规范”丶“教师的责任与义务”等等常规知识,照本宣科,一天结束,就算基本培训完成。下午,临近结束时,潭兵说:教育局为了欢迎各位大学生,特安排了晚餐。局长董志成将与大家见面。

  晚餐安排在县城最豪华的钻石酒店,一共摆了九桌,除大学生们,还有教育局领导和局机关各科室负责人。无酒不成席,是当今中国特定的国情。推杯换盏,你敬我陪,嘘声浅笑,热闹一番自不在话下。大凡在此类情况下,一把手都是当仁不让的核心,属下陪酒陪笑,大学生们更不敢怠慢。局长董志成绝对是“酒精考验”“战无不剩”极具“海量”的人物,一众属下轮番的“狂轰烂炸”也没咋样的,仍就目不泛红面不改色神彩翼翼。俗话说:英雄敌不过人多。董志成成功地抵挡住了属下的“进攻”,但面对后来而上的大学生们的“进攻”终于有了些许的“醉意”,在放过了走在前面的几位男生后,面对后面跟上来女孩,董局长显然已“不胜酒力”,开始流露出些动脚动手,拉拉拽拽的“小毛病”来。女孩们敢怒而不敢言,何况,明天的分配及以后的命运都还掌握在局长大人手中,试想,谁还敢言?只得任由局长的手掌在众目睽暌之下在胸前腚后来去自由地“抚摸关怀”。

  杨小芸也向董志成局长敬酒了。不过,杨小芸很不识时务,隔着三四张座椅举杯遥祝局长大人仕途更旺健康长寿,说完不待董局长回话,便将自己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然后飞快地逃离了董局长的视线之外。

  餐后,董志成提议挑选几位女孩去歌城K歌,并授意谭兵,一定要叫上杨小芸。

  进入歌城,董志成兴致蓬勃地与女孩们唱歌跳舞,尽显一幅“与民同乐”的亲民形象。歌舞声中的时间转得很快,不知不觉已是晚十点多了。董志成斜在沙发中,已然有了“醉意”。潭兵叫过来杨小芸说:“董局长醉得不行了。你帮下忙,我和一起将局长扶回去休息。”杨小芸没有不答应的理由。

  谭兵和杨小芸扶着董志成坐“的士”在教育局门前下车。杨小芸说:“潭主任,不是说送局长回家去休息吗?怎么又到局里来了?”

  谭兵说:“小杨,你不知道吧,董局长家在市里,他平常不回家时就住在办公室里。”

  杨小芸便不好再吱声,扶着董志成到了办公室。潭兵在书厨旁打开一扇暗门,进入里面竟是一间美仑美奂不亚于五星级酒店装饰的豪华卧室。

  谭兵向杨小芸道:“你扶董局长去床上躺着,我去打盆水来。”说完,便拿起脸盆出去。

  杨小芸小心翼翼地扶着董志成斜身躺在床上,便打算抽出扶着董志成的左手来。不料,还未抽出手来,董志成已一把将她拉入怀中。杨小芸心中不禁“格”的一愣,预感到将发生非同寻常之事,一阵惊恐莫名袭来。片刻的思虑后,杨小芸奋力挣扎脱董志成的控制,气愤之下,甩手便给了董志成一巴掌。

  董志成一愣,显然没想到杨小芸敢动手。身子一挺从床上弹站起来:“你敢打我!你知不知道,你的命运现在就握在我手里。要你陪我,是老子看得起你。好多女人都想上老子的床,老子还看不上眼。你他妈的是给脸不要脸。”一边咆吼着,一边抓住杨小芸的双臂往床上摔。

  “你看错人了。我不会吃你这一套。”杨小芸一边晃动着双臂抗拒着一边用脚踢倒了床头柜上的台灯。

  听到响声的谭兵迅速跑进卧室,见状忙向董志成道:“您消消气,让我先劝劝她。”

  董志成松开杨小芸,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向谭兵道:“你最好劝她老实点,不然有她的苦果子吃。”说完便杨长而去。

  谭兵对杨小芸说:“小杨啊,你还不知道吧,这次分配你被分到了县一中。那可是全县丶乃至全市最好的学校,又是省重点。好多人托不完的关系也进不去。你看,你一来就能进县一中。这都是董局长对你的特别关照。再说了,女人嘛,一辈子不就这么回事?只要你跟了董局长,这辈子你便不用愁了。这可是很多女孩做梦都想不来的好事,你怎么就不好好把握呢?”

  杨小芸气愤地说:“你们看错了人!就是吃再多的苦,我也不会委屈自己,跟你们这伙禽兽为伍。”说完,掉头冲出了卧室。

  (二)

  杨小芸最终被分配到了全县最偏僻丶条件也是最差的岭子坡小学。这里是三县交界的深山地区,交通不便,道路崎岖;小学在一条山沟里,不大的院落排列着七间教室,几间教师宿舍丶办公室丶伙房散布在四周。房屋都是土丕墙,屋顶上的房椽,因年代的远久而腐蚀斑斑,梁挑上的灰瓦几乎随时准备着离岗下地。教室里的黑板丶讲台丶课桌丶凳子更是简陋不堪,许多课桌凳子因为缺腿,或打疤捆绑上条木棍或干脆便用石头断砖支撑起来。学校里共有210余名学生,6名教师,其中还有3位是代课的。

  五十多岁的校长何光林,见杨小芸到来,非常高兴,说:“教育局这次总算做了回好事,终于给我们派来了位新老师。我们6名老师,7个班,整天头都忙大了。年年都向上面申请加派老师,可上面总是说没有人手,要我们克服困难。这回,杨老师来了,我们就可以轻松些了。”

  杨小芸第一天上课,便发觉黑板上的漆掉得实在厉害,粉笔写上去非常吃力,而且视角效果还不好。更吃惊的是连抹黑板的擦子都没有,只有一块从废旧衣服上剪下来的布片代替着用。课间时,杨小芸问何光林:“何校长,教室里的黑板漆都掉完了,怎么不重漆一遍?添个黑板擦子也花不了多少钱呢?”

  何光林说:“小杨,你刚来,有些情况还不知道。教育局都欠我们好几年的办公费用了。每次去局里要,局里都说资金紧张,暂时先欠着,让老师们克服一下。还有我们是完全小学,按编制我们学校应该配备10名老师,可这儿艰苦,没人愿意来。就是来了,一般也干不了多久,就会托关系再调走。所以,我们一直便只有6名老师,其中还有3位是代课的呢。”

  杨小芸说:“那以前你们7个班6位老师,怎么忙得过来?”

  何光林说:“没办法,大家都辛苦点吧。其实,辛苦些还不是问题。你有空再去每个教室仔细看一下,就会发现,每间教室都因年久失修,早已成为危房。我一直都非常担心,万一哪一天发生意外,伤着了孩子怎么办?我们大家谁也负不起这个责任啊。”

  杨小芸说:“教育局的领导,难道不知道这些情况?应该立即维修啊。”

  何光林说:“教育局的领导没谁不知道这些情况。我每年都会递交1——2份申请维修经费的报告上去。可局里的领导们总说没钱,就这样一至拖了好几年了。”

  杨小芸心想,教育局哪里是没钱。只是舍不得往这上面投罢了。想起培训时吃的那顿晚饭,后来据说,连同当晚唱歌的费用就花了7000余元。杨小芸估计,如果这7000余元拿来维修几间教室,应该绰绰有余了。

  尽管条件十分艰苦,但能与孩子们在一起,杨小芸很满足。还在读小学的时候,教杨小芸的刘老师是他们院里的回乡知青,很受村民们的尊重。不论是逢年过节,或是哪户人家有婚丧喜事,又亦或哪家里有了解决不了的难事大事,总是第一个想到的是刘老师。从那时起,杨小芸便立志长大了也要当名老师。后来,在大学毕业前的实习阶段里,杨小芸每天与孩子们相处,让她感觉到竟是她一生最快乐的时光。因此,更坚定了杨小芸要当一名教师的意念。现在杨小芸已实实在在地成为了一名教师,尽管,条件不及理想中的那么完美,但足够她为之自豪了。

  秋天在孩子们的笑声中,总是短暂的。而这一年的冬天又来得特别的早。一连几天的倾盆大雨,将本已破旧不堪的教室,浸泡得摇摇欲坠。何光林非常不安地时时寻视着几间教室的安全问题,天天告诫老师们,随时注意天气变化给教室房屋带来的影响。

  难得的一个晴天,懒洋洋的太阳终究散发出一些许的暖意。杨小芸停止了上课,让孩子们都到操场上去游戏玩耍,享受一番久违的阳光温浴。其他班老师见状,也纷纷让孩子们走出教室。孩子们在操场上相互嘻戏,挥洒着天真快乐的笑颜。老师们也在一旁助兴,整个校园洋溢出一片欢乐的海洋。

  老天爷的脸,象怨妇憎恨贪吃的畜牲,说变就变。阳光的余温还没来得及彻底收尽,一阵无名的大风骤然而至。杨小芸和老师们急忙呼叫孩子们进教室,话音未落,三年级教室便传出一声轰天巨响。老师们赶紧护拢孩子,再到三年级教室一看,房顶已垮塌了一大片。幸好孩子们都在操场,躲过了这场天祸。再仔细查看垮塌的痕迹,皆因房屋木领子严重腐蚀,承受不了大风的冲击而垮塌。

  何光林决定不能再等了,必须再去教育局反映情况,争取立即对其它教室进行必要的维修。

  待到第二天下午,何光林沮丧着脸回到学校,老师们知道,维修希望又落空了。晚上,何光林来到杨小芸宿舍。杨小芸赶紧让何光林坐下,问道:“何校长,这房子都垮了,教育局还不肯拨维修费。那这几间教室垮完了,孩子们去哪里上课?”

  何光林长叹一声,道:“有什么办法?权力在别人手上。我都磨破了嘴皮子,人家不给,我这不,又只好空着手回来了。”

  杨小芸说:“总不能老这样拖下去吧?如果再发生意外,孩子们可受罪了。难道就没有其它办法?”

  何光林若若诺诺着说:“办法不是没有。只是......”

  杨小芸说:“只是什么?只要让孩子们能够安全,还有啥不能干的?”

  何光林犹豫了片刻后,仿佛终于鼓足了勇气。说:“小杨,这事要成,还得麻烦你。”

  杨小芸说:“什么麻烦不麻烦的,都是为了孩子。何校长,有什么需要我做的,你就说吧。”

  何光林喃喃道:“董志成局长,你认识吧?董局长说,只要你去他那里一趟,他就给你批维修款”

  杨小芸一怔,恨恨地骂道:“这个畜牲!”

  何光林也听得一怔,忙问:“怎么回事?难道他”

  杨小芸抑止住怒气,说:“没什么。我只是认识他而已。”沉思片刻后,毅然点头答应:“行。何校长,我明天就去教育局。”

  (三)

  杨小芸一路上,早已想好,如果这次董志成仍然敢胡来,她就直接去找县长或者县委书记。她不相信,每一个领导都象董志成那样。共产党的干部,应该还是好人多。

  到了教育局,杨小芸直接闯进了董志成办公室。

  “董局长,我来了。”

  “哦,这不是小杨嘛,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不是你让我来的吗?昨天,我们何校长来找你申请维修款,忘了?”

  “哦,你看我还真忘了。是这么回事,昨天老何来找我,只说要申请维修资金,具体情况他又没说清楚。所以,我就叫他让你来,将你们申请维修的情况说一下,毕竟你们年轻人分析问题要准确些嘛。听说,你们那里垮了间教室?”

  杨小芸耐下性子,将学校的实际情况原原本本地作了反映。

  董志成一边认真听着,一边不时记录下些重点问题。待杨小芸说完,董志成说:“我不知道你们学校的情况如此严重。幸好这次垮塌事件,没有造成伤亡,否则,事情就大了。对你们的申请报告,我立马就批。”边说边找出昨天何光林交来的报告:“噫,你们申请的维修资金是8000元?你们预算清楚没有?够吗?这样吧,我就给你们批8000元,另外,给你们补拨办公经费5000元,共计13000元,够了吧?”

  杨小芸几乎不敢相信董志成的一番话,毕竟上次见面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几个月过去,董志成便变成了善人?不禁或疑地问道:“你说的是真的?”

  董志成仿佛早已忘记了过去的一切,笑道:“我堂堂一局之长,岂能儿戏。”边说边倒上一杯开水递在杨小芸手中。继续道:“你喝口水,我这就亲自去财务室给你开现金支票。”说完,便径直出了办公室。

  杨小芸没想到事情会这么顺利。心想也许董志成在那天晚上确实是喝醉了酒而一时糊涂。眼看何光林交待的任务就要圆满完成,一高兴,便情不自禁地将手中的水杯一饮而尽。片刻功夫,杨小芸便感觉到浑身燃起一股不可名状的烧热,头脑也开始变得昏昏浊浊,大脑中意识逐渐消失,随着头脑的一阵疼痛,杨小芸奋力睁开如铁塔般压住的眼皮,感觉自己似乎躺在一张床上。用手使劲揉搓双眼,发现自己竟真的一丝不挂地躺在被窝里,下身处热湿中有一种隐隐作痛的滋味,忙伸手从腚下摸出一团湿布,一看竟是自己的内裤,上面还沾着一团渍红和粘乎乎的精液。“嗡”的一下,杨小芸瞬间明白了自己遭到了不测,泪水如泉般汹涌而出。抬头再看四周环境,那熟悉的卧室装饰,使她明白了事情的始末。

  “起来了。”恰时,董志成进入卧室。

  “叭”的一声,杨小芸抓起床头柜上的台灯狠狠砸向董志成。并叫道:“你这畜牲,你不得好死。我要去告你。”

  “小杨,别激动。”董志成躲过砸来的台灯,举起手中的一张现金支票,说:“你先看清楚,这可是一张13000元的现金支票,你要是再喊,我就撕了它。再说,你上哪去告我?公安局长就是我哥们,能奈我何?我劝你还是好自为之吧。”说完,扔下支票杨长而去。

  杨小芸强抑住愤恨,穿好衣服,将内裤收进包里,冲出卧室门,董志成已经不再办公室;晃眼扫过自己刚才坐的沙发,见茶几上还摆着自己刚才喝水用的纸杯,突然明白董志成在水杯里做了手脚;她抓起纸杯塞进包里,急忙冲出了办公室。

  走在大街上,强忍着泪水,寻思着怎样去告发董志成。董志成那句“公安局长是我哥们”的话,让她不敢轻易去公安局报案。但除了公安局,还有谁能伸张正义?忽然,一个大胆的想法浮现在脑海:何不直接去找县委书记告状?县委书记不是一县百姓的父母官吗?经常在本县电视节目中看见县委刘书记一副大义凛然的形象,当不至于与董志成之流同流合污吧。

  想罢,杨小芸直接来到县委办公大楼,闯进了县委书记办公室。一进办公室,杨小芸带着泪眼,“卟嗵”一声在刘书记面前跪下,说道:“刘书记,我遭教育局长董志成奸污了。请求您给我作主呀。”

  刘书记一怔,忙扶起杨小芸,说:“姑娘,怎么回事,你慢慢说。”

  杨小芸含泪把事情经过原原本本,一五一十讲叙了一遍。最后说:“董志成说公安局长是他哥们,我就是告了,也奈何不了他。万般无奈,我只好硬着头皮来请刘书记伸张正义。”

  刘书记听完后问:“你说的这些,可有证据?”

  杨小芸说:“有。”忙从包里拿出内裤和纸杯,还有那张13000元的现金支票。

  刘书记立即叫来秘书,说:“你立即给公安局长打电话,让他马上到我这里来。然后,再给教育局打个电话,让董志成也立即来见我。”秘书答应着退去。

  不一会,公安局长来到办公室,刘书记让杨小芸将事情经过再讲一遍。杨小芸讲后,公安局长反映:“其实,董志成乱搞的事,前些年就有反映。但我们苦于一是没有报案人,二是没有证据。所以不好调查他。没想到他的胆子竟然越来越大,是该好好整治一下了。”

  公安局长刚说完,董志成便走进了办公室,他抬眼一看坐在那里的杨小芸,便知事情败露了。只是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杨小芸竟然有勇气跑到刘书记这儿来告状。这次肯定是栽定了,三十六计走为上。想着便朝门前移步,企图一跑了之。公安局长几乎洞察透了董志成的心理,一个大步横身堵在了门前。董志成见状,知道跑是跑不掉了,心思一转,突然“卟嗵”一下跪在杨小芸面前,举手猛煽自己的耳光:“小杨啊,我混蛋,我畜牲,我对不起你。我也是一时糊涂,求求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我这一次。以后,我一定痛改前非重新做人”

  刘书记冷哼了一声,说:“这么说,杨小芸说的都是真的了?你堂堂一个教育局长,竟干出这样禽兽不如的勾当,你还有什么资格求小杨谅解?不严惩象你这样的败类,不足以维护党纪国法的尊严!不足以维护保障民众的安全!”

  董志成转向刘书记:“刘书记,我错了,我一时鬼迷心窍,犯下了大错,求刘书记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刘书记厌恶地道:“你这种人渣,去监狱里自新吧。”转向公安局长道:“把他带下去,从重从严惩处。”

  (四)

  杨小芸挤上开往岭子坡的班车,往车厢里面走。身后传来问话声:“小姐,这是你的钱包吗?”

  杨小芸回头一看,一位小伙子正拽着另一小伙的手腕,被拽手腕小伙的手里拿着一个女式钱夹。杨小芸定神一看,正是自己装有用屈辱换来的13000元的钱夹。忙伸手从被拽小伙手里抢回钱夹,连声对小伙子说:“是我的。是我的。这可是学校孩子们的救命钱。”说着,转向被拽小伙道:“年纪轻轻的,干什么不好?当小偷。你知道不,万一今天这钱被你偷了,学校里孩子们的生命又将继续受到威胁,你怎么就能忍下心来?”

  小伙子说:“小姐,你先坐下。我将这人送到民警值班室去。”说着拽着偷钱夹的小伙去了民警室。

  不一会,小伙返回车上,杨小芸招呼小伙坐到自己身边。再次感谢小伙。

  小伙说:“没什么。刚才听你说钱夹里是学校孩子们的救命钱,那你应该是老师了?”

  杨小芸说:“我是岭子坡小学的老师。今天刚从教育局申请下来学校教室的维修款。前几天,我们学校就有间教室垮塌了,幸好当时学生都在操场上,才没有被砸着。学校急需这笔款子对几间已是危房的教室进行维修。你看,今天要不是你,这钱就被小偷偷了。那孩子可又要遭罪了。”

  小伙说:“巧了。我家就在岭子坡。我在西藏当兵,这次是回家探亲。我叫陈东,老师该如何称呼?”

  杨小芸说:“我叫杨小芸。欢迎你有空到学校里来玩。”

  陈东说:“有时间,我一定去。在我们部队住地,有一所‘八一希望小学’,我们部队里的很多官兵都是这所学校的义务辅导员,我也是。所以,我们该算半个同行呢。”

  一路有陈东陪聊着,杨小芸暂时从遭遇不幸的悲痛中解脱出来;汽车在不知不觉间到达岭子坡。下车分手,两人已互道再见。

  岭子坡小学,因杨小芸从教育局领回了维修资金,对几间教室进行了大规模的维修。学校有了焕然一新的景象,但杨小芸遭受屈辱的传闻也飞进了学校。何光林时常叹息,这是个啥世道哦,本应该光明正大解决的问题,偏让一帮混球官吏弄得乌七糟八,还连累了一个好姑娘一生的清白。杨小芸面对何光林和其他老师的同情和安慰,倒是泰然处之,说:“只要能让孩子们的安全有保障,牺牲些个人利益也是值得的。”其实,所有老师都知道,背着人时杨小芸不知落下了多少屈辱的泪水。

  一天,何光林再次来到杨小芸宿舍,一番寒喧后,何光林问道:“小杨,有对象了没有?”

  杨小芸呵呵笑着说:“何校长,今晚是来给我介绍对象的?”

  何光林道:“小杨啊,你也不小了,该考虑下自己的事了。”

  杨小芸笑说:“行呢,你给我介绍个吧。”

  何光林道:“我有个远房侄子,今年26岁,是个当兵的,还是个什么‘士官长’,现在正探亲在家。你要觉得合适,哪天我让他来学校,你们见个面,聊一聊,怎么样?”

  杨小芸说:“行。让他来见个面,再说吧。”

  第二天,何光林领着陈东来到杨小芸宿舍。杨小芸一看是陈东,便说:“是你呢?”

  何光林诧异地问:“你们认识呢?”

  陈东将替杨小芸抓小偷的事说了。何光林忙说:“那可真是谢谢你了。不然,这事不仅小杨着难,学校也会跟着遭害。看来,你俩还是天生的缘份呢。那你们就先聊聊。小杨,下一节课,我替你上。你们慢慢聊吧。”说完便退出了宿舍。

  杨小芸和陈东相互介绍了一些各自的情况,最后,杨小芸坦然地将自己受董志成凌辱的事和盘托出,说:“我已是不洁之身。如果,你不能承受,我会充分理解。”

  陈东说:“来前,何校长已告诉我了。就冲着你为了孩子,不惜委屈自己,可以看出你是一个很了不起的好姑娘。何况,这事本身也不是你的错。”

  杨小芸听毕,强忍了许久的泪水如决堤般汹涌而出,她很感激陈东的理解和信任。

  从此,陈东非常关心杨小芸,几乎每天都来学校伴陪她。陈东利用在部队里担任的希望小学辅导员职务的经验,帮助杨小芸对孩子们进行辅导,深受孩子们喜爱。也拉近了他与杨小芸之间的感情距离。

  一天,杨小芸与陈东憧憬着未来的生活。陈东问杨小芸有什么打算。

  杨小芸说:“那件事虽然过去了,但留在我心里的阴影始终无法彻底抹去。这里成了我永远的伤心地。所以,我想过段时间我可能会辞职,去其他地方闯荡。“

  陈东说:“要不,你跟我去西藏。还记得我给你说的‘八一希望小学’吗?其实,那所小学就是我们部队五年前援建的。校长还是我们团长的爱人。学校主要招收的也是部队官兵的子女和援藏汉族建设者的子女,也有少部分藏民子女。现在,这所学校办得可红火了,连拉萨的一些学生都慕名前去就读。刚开始只有九个班,现在已增至到了二十个班。部队连年都在为学校增盖教室和校舍。教职员工也经常在增加。我想,你也去这所学校,应该是很不错的选择。再说,这样我们也可以在一起呢,免了两地相思之苦。”

  杨小芸说:“我看可以。你回去先与学校联系一下,看他们怎么说,如果可以,我就去。”

  时间,对于处在恋爱中的人来说总是流逝得太快,转眼,陈东的探亲假期就到了。恋人分离,自然少不了一番卿卿我我生离死别的愁怅。自陈东离去,杨小芸便日夜等候着来自雪域高原的消息。

  春节前夕,终于传来陈东的声音:“小芸,告诉你个好消息。经过我们部队首长与当地政府沟通,当地教育部门已经同意聘请你到‘八一希望小学’任教。部队首长还特批了我们的婚事,我想赶在春节前回家将我们的婚事办了,然后,一起赴藏,开始我们的新生活。好吗?”

  杨小芸激动地说:“行。一切都听你的安排。”

  此刻,杨小芸的心里终于又升起了一股暖洋洋的春意。

TAG标签: 落 叶  

【审核人:凌木千雪】

------分隔线----------------------------
文友推荐
 
打赏作者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点击图片赞助蜀韵文学网
百度推广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