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短小说 > 百味人生>文章详细内容页

叶静:八月未央

时间:2020-08-27 16:23:01字数:14892【  】来源:手机原创 作者:雨祺 点击:0

  老宅是个旧时的照相馆,立在老街的转角处。她和这条街梧桐的年纪相仿,在彼此的目光里,历经百年沧桑。瓦灰色的壁垒,满是岁月的痕迹,西阳下,透着清冷而神秘的光……

  八月未央。

  我如常走进这栋老宅,一脚便跨过了时光的门槛。她似一座博物馆,每个年代的老照片,有序地摆放在特定的角落。每张照片都有一个故事,或温情,或悲凉,皆是过往。我瞥见角落里的一组老照片,心微微一颤。那些故事,如黑白胶片,在眼前闪烁……

  梧桐清秋

  第一张照片:男子,深蓝色中山装,气宇非凡;女子,素蓝的衣裙,浅笑嫣然,清冷中透着温婉。他们立在梧桐树下,周身散发出青春的光芒。他们是我的太爷爷和太奶奶。

  我的太爷爷曾是南京高等师范学校最受瞩目的学生,俊至清朗,家世惊人。太爷爷的父亲,曾是金陵响当当的人物,金陵城的达官贵人们,都对其敬重有加。太爷爷的老宅更是富有传奇色彩,说是当年乾隆微服私访时,曾在老宅住过数日,并在院子里的那棵桂花树下饮酒品茗、吟诗作赋。老宅正厅中央挂着的那块红木牌匾,便是乾隆爷亲笔御赐的。或许因了这些,老宅便被赋予了很多灵气,便令人多了几多期许……

  太爷爷便是带着所有人的期许出生的,那时,他头上已有了四个姐姐。为了庆生,太爷爷硬是让戏班子在家里连着唱了一个月。金陵城的百姓也都跟着沾了光。太爷爷虽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却并没有沾染半分纨绔子弟的气息,学识和气质都是极出众的。当年便是以金陵城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了南京高等师范学校。金陵城里的名媛皆对他倾慕不已,太爷爷却不为所动,只看上了太奶奶。太奶奶的家境也算上乘,但和太爷爷家的显赫相比,便黯淡了许多。

  八月未央。黄昏。

  校园里的一颗梧桐树下,太爷爷第一次遇着了太奶奶。太奶奶手捧书卷,静静地坐在那,梧桐枝叶的影子,落在她身上,影影绰绰。月白色的对襟短衫,黑色短裙。一身素净、不施粉黛的太奶奶,一如她的名字——清秋。太爷爷一身立领的中山装,俊朗挺拔,气宇轩昂。这一眼便是千年……

  “你也是我们学校的?为何先前不曾见过?”太爷爷的脸上闪着难以察觉的红光。

  “莫非全校的女生,你都认得?”太奶奶露出一丝羞涩。

  ……

  此番邂逅,太爷爷如一条鱼,游入静谧的河流,在爱的柔波里沉醉。太奶奶亦是芳心暗许。本是才子佳人的美事,可在那个年代,门楣差异太大,婚姻自然会受到重重阻碍。

  听说当年太爷爷为了和家族对抗,竟带着太奶奶一起坐上北上的火车。两个人在京郊的一所乡村小学执教,过了一段异常清苦却又甜蜜浪漫的时光。

  山野的风清新而又美好,漫山遍野的花儿在风中盛开。太奶奶爱花,太爷爷便将各个季节的野花都采摘回来。太奶奶素手纤纤,将野花插在陶罐里,陋室虽简,却古朴清新。有花,有爱,有你的地方,便是最美的。有星星的夜晚,他们坐在山岗,看星星,谈文学,谈生活,谈未来,谈孩子……书声朗朗,花香四溢,满目生情。

  当年太爷爷和太奶奶的私奔,轰动了整个金陵城。太爷爷的爷爷气得病倒了,太爷爷的父亲,也是动了怒,说要和这个不肖子断绝父子关系。太奶奶的母亲,终日以泪洗面。时间是最好的良药,太爷爷的父亲,哪里舍得真和这根独苗断了关系?日子一久,气消了,便派人四处打听,把太爷爷和太奶奶给接了回来。

  生米已煮成熟饭,再加上太奶奶贤淑知礼,气质温婉,家世虽然弱了些,但也是正派人家。遂后,他们补办了一场轰动金陵城的婚礼。当年他俩的爱情故事,成了那个年代年轻人最向往的。次年太奶奶便生了我爷爷,随后又生了两个儿子和闺女。一门香火旺盛,日子平静而美好。太奶奶常常手握书卷,坐在院子里的那棵桂花树下,品茗闻香……

  烽火连城

  第二张照片:男子和女子穿着灰色军装,胸口别着朵红花。

  1945年,民国三十四年,烽火连城……

  湘西会战又称“芷江作战”。战争起于1945年4月9日,止于6月7日。双方参战总兵力28万余人,战线长达200余公里。湘西会战最后一仗主战场为雪峰山东麓的洞口县的高沙、江口、青岩、铁山一带。战役以日本军队战败而结束。

  爷爷当年是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的军官,它前身是黄埔军校。爷爷参与并指挥了湘西会战。他个性刚强耿直,战功赫赫,深受器重。奶奶本是军医大学的学生,后来投身戎马,成了战地医生。

  爷爷在一次战斗中受了伤,左腿血流不止,需即刻手术,否则保不住。可他硬是拒绝手术,坚持指挥,谁劝都不行。奶奶没跟他多废话,派了几个人,直接用担架,将他抬到临时战地医院。爷爷躺在担架上,一路都在发火。子弹从头顶“嗖嗖”地飞过去。奶奶带着士兵还有躺在担架上受伤的“狮子”,越过硝烟弥漫的荒野。

  炮声隆隆,硝烟四起,奶奶的脸异常的坚定和沉着。前方飞落一个炸弹,尘土扬起,旋即如灰色的雨,沉重地打在他们身上。奶奶秀美的脸被尘土覆盖,长长的睫毛,亦成了灰色,一张脸只剩下眼珠和牙齿是有光泽的。爷爷见奶奶那模样,顿然笑了。奶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爷爷旋即止住笑,不敢再作声。他暗自纳闷,第一次怕一个人,竟还是个女子。

  回到战地医院,奶奶第一时间给爷爷手术,幸好一切来得及,他的腿算是保住了。

  “再晚半个时辰,左腿就废了。”奶奶一脸严肃。

  “谢谢啊!”爷爷一脸感激,夹杂着几分尴尬。

  爷爷和奶奶的相遇是痛的,也让他生平第一次深刻地意识到,什么是痛并快乐着。奶奶渐渐也对这位钢铁汉子,产生了爱慕之情。战火挡不住爱的火苗,越烧越旺。在那个特殊的年代,没有人能知道,是否能看到明天的日出。这难得而又生死未卜的爱恋,便显得尤为珍贵。

  爷爷康复后,便和奶奶举行了一场战地婚礼,留下了一张特别的结婚照:新郎新娘一身灰色军装,胸前戴着大红花,一脸神圣而又庄严的表情。新婚当晚,两人端坐在红烛边,平日里冷酷到底的爷爷,竟显出几分温柔腼腆的神色。奶奶的脸,亦被这摇曳的烛火染上了醉人的红晕……

  湘西会战结束后,老蒋又挑起了内战。令华夏百姓深受硝烟之苦。1949年十二月战败后他乘直升飞机逃回台湾,临行前要爷爷随他同去。那时冬夜,寒风呼呼地刮着,直升机发出隆隆的声响,即将起飞。奶奶哭着撵到了机场。她到的那刻,飞机已经走了,徒留满目的空旷和烟尘……

  奶奶的泪已风干,无望转身,却看到了一身风衣、帅气无比的爷爷立在月色里,目光温润。奶奶哭着扑到他怀里……

  “我还以为你走了……”奶奶用力锤打着爷爷的肩膀。

  爷爷抱紧奶奶:“其一,我不愿与老蒋同流。其二,我不能没有你……”

  次年,他们生下了我的父亲,那时八月未央……

  知青岁月

  第三张照片:男人着一马白的衬衫,目光如风;女人月白色的短衫,泛着蓝色小花,笑得灿烂。

  父亲和母亲当年是下放知青,也都是村上的小学老师。只是父亲比母亲早几年来到这里。村上有文化的人少,正而八经上过学的人更少,象父亲和母亲这样读过高中的更是少之又少。

  母亲来的那天,一身月白色的短衫,泛着蓝色小碎花,斜挎着帆布包,下身蓝色长裤。胸前垂着两根用红头绳绑着的、乌黑发亮的麻花辫。手上提着茶缸和饭盒。

  父亲到村口接的母亲。见面的那一刻,他半天没说一句话,只呆呆地立在那,朝着母亲傻笑,母亲顿时羞红了脸……

  当时村上的条件极差,学校的条件也差。大都数人每天都饿着肚子,更别提上学了。很多孩子过了上学年纪,还没进过一天学堂。那会当老师不仅教学还要挣工分,得空还去农家,游说适龄儿童上学。

  山里的冬天特别冷,风野得很。母亲住得那间屋子窗玻璃都破了,风毫无遮拦地涌进来。夜里,她瑟缩地躺炕上难以入眠。父亲知道后,托人裁了块玻璃,帮母亲解决了这个问题,从此她便可以安睡到天明。

  那年月,缺粮短食,白馍更是稀罕。父亲有时冷不丁从口袋里掏出个白膜,递给母亲。母亲惊喜:

  “哪弄来的?”

  “你甭管!”

  “我不吃,你吃!”母亲不好意思。

  “我已经吃过了,这是给你留的。”

  母亲终是拗不过父亲,便慢慢咀嚼这来之不易的白面馍馍。父亲一边吞着口水,一边幸福地瞅着母亲吃。

  日常生活里,父亲总是默默照顾着母亲。两颗年轻的心,在这寂寞的山中,越靠越近。父亲的手风琴拉得极好,母亲会作曲填词。山中清冷的岁月里,因为有了音乐,便浪漫而美好起来。

  他们常常坐在高岗上,父亲拉着手风琴,母亲唱着歌,优美的旋律伴着藏在心底的爱情,在这山谷里飘飘荡荡,山风也变得温柔起来……

  他们早已心照不宣,可谁都不说。若是回城,这段爱就得戛然而止。他们同是克制而又内敛的人,一直让爱在心底如野草般滋长,却始终不敢从泥土里探出一丁点的脑袋。

  直到那一天……

  傍晚时分,天空飘起了雨,父亲接到了得以回城的通知。说是一个可以继续深造学习的机会,多少人巴望着都得不来的。父亲和母亲呆立在山岗上,望着远方。雨落在他们身上,却敲在心上……

  分别时刻还是来临了。母亲去村口送父亲,一如当年父亲在村口接她。一路上,两人都沉默着。

  “你要保重!”

  “你也是!”再无任何言语。

  父亲转身的那一刻,泪流满面,母亲亦是。她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回到宿舍的。她扑在炕上痛哭,泪水濡湿了被子,眼睛也哭肿了……

  夜半她睡不着,一个人坐在山坡上,对着满天的星光发呆。

  暑气虽未退却,可山里的夜还是清冷些。母亲不自觉地将胳膊抱起来,微微叹了口气。

  月光下,萤火虫在飞舞,山花细碎地点缀在草间,竟如星子般空灵。母亲不自觉地哼着从前为父亲写的歌,身后传来风琴的旋律。她微笑地摇头,以为是幻觉,可仍然挥不去这熟悉而又刻骨铭心的音浪。转身,竟见到父亲拉着风琴,向她走来,月光下,露出一口好看的白牙。

  母亲静静地看着他,泪光闪烁……

  八月未央,父亲和母亲在这山间小学,举办了一场简单而又隆重的婚礼。村上的孩子都参加了这场婚礼。他们什么家当都没添置,只拍了一张结婚照。父亲一马白的衬衫,一脸的阳光。母亲穿着那件月白色的短衫,两根麻花辫在胸前荡漾着,笑容清浅,如山谷里的野花,清新夺目……

  未来未央

  第四张照片,是彩色的……

  八月未央。

  这个暑假,闷热的日子似乎特别长,人便添了些浮躁。这种时候,我便总喜欢到一个地方——一个历经百年的老相馆。她立在街角的梧桐树下,活在它的影子里。

  相馆的主人是位文艺男青年,不多言。齐肩的头发搭在肩上。我每回去,他都会微微一笑,眼睛干净而又澄澈。我亦回之以微微一笑。我们都不说话。认识多年,我们已成了特殊的朋友,很少说话的朋友。

  听说,这座老宅是他祖上传下来的,民国期间便是个相馆,据说他祖爷爷还给慈禧太后照过相呢。

  与其说它是个老相馆,不如说它是个历史博物馆,里面陈列着各个时期的照片,几乎这座城里名门望族的照片,都在这收录和陈列。只是不曾见过我祖上的照片,甚是遗憾。我还曾向店主提起过,他亦喟然,毕竟我家祖上曾是这座城里响当当的人物。相馆里还有各种藏书,更有些珍贵的老物件。

  这是个“不务正业”的相馆。

  在这儿,你可以喝咖啡,静心悦读,让自己游走在一段时光里;还可以预约拍全家福,但必须和这个相馆有渊源、有故事才成。这是个文艺的处所,亦是一个静心的处所。店主是个有情怀的人,他不只是经营这家特殊的相馆,日常大多数时间,都在寻找和研究老物件,特别是与这座城市相关的人和物。他曾一脸激动:“下回,我要给您一个惊喜!”

  “惊喜?”我一脸茫然。

  ……

  已过立秋,暑气未退。

  暮色里,先生,女儿和我再次步入这家老相馆。店主见我们进来,脸上是掩饰不住的激动,迅速起身将我们领到一个靠窗的位置,手微微颤抖地指着角落里的一组老照片。夕阳的余晖透过窗玻璃,斜斜地射进来。金色的光,象一层轻纱笼在照片上面,朦胧而又神秘。那些过往如潮水般涌上来……

  “你……竟找到了!”

  我眼眶红了,声音微颤。店主眼睛发亮地看着我们。

  “妈妈,你怎么了?”女儿发现我的异样。

  我激动地捧起她肉肉地小脸,轻声说:“照片里的人,都是你的亲人……”

  女儿只见过外公外婆的照片,可再往前去,她便不曾见过。我也只见过祖辈们的独照。这样的合影也是第一次见着。先生一旁轻声说:“我们也在这拍张合影吧!”

  “好!”我微笑着回应,眼含泪光。

TAG标签:   

【审核人:站长】

------分隔线----------------------------
文友推荐
 
打赏作者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林林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林林 会员等级:文学秀才 用户积分:2493 投稿总数:369 篇 本月投稿:29 篇 登录次数: 41 他的生日:09-21 注册时间: 2010-11-24 13:36:47 最后登录: 2020-09-27 14:04:28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点击图片赞助蜀韵文学网
百度推广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