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短小说 > 百味人生>文章详细内容页

公奶牛

时间:2020-07-16 21:54:07字数:4434【  】来源:原创 作者:王霁良 点击:0

  太阳窜出树篱,天开始热起来,神仙一样的风又远游了,平静的平原镇浮于平静的原野。陈明老汉坐在镇西口路边一堆水泥制板上,看过往的车辆,这两年镇上一直搞扩建,房舍一簇簇野蘑菇似的出现在公路两边的庄稼地上,没盖好、没装修的楼房犹似平原上的块块伤痂。

  陈明老汉当了一辈子农民,到了快70岁的时候,他一分地也没有了,都让开发商闹去了,他现在变成了城镇居民。

  可是,毕竟老了,筋骨不行了,走不动了。年轻些的时候,农闲时他曾是走村串巷的说书艺人,正经拜过师傅的,后来农村电视机多了,他失了业,又在东鱼河边零零星星打了几年鱼,等到县造纸厂的废水染黑了河面,他下的“迷魂阵”也就烂在河里,他也懒得收拾,久而久之,渔网在脑子了模糊得就如肥皂泡一般了。现在什么也干不动了,老伴儿一年前去世,儿女们都住到城里,只他一人在这偏远的镇上凑合着日子。

  可是,没个人同你说话,够闷人的,闷得人想上吊,想寻那拌了几十年嘴的老伴儿拌嘴去。唉,儿女一大群,不如你一个人哇!

  陈明老汉从水泥制板上慢腾腾下来,手提马扎沿向西的公路走去,他看见前面奶牛场跑出来一头花牛犊,甩着尾巴在河沟边啃草呢,他走了小百米过去看,是一头半大公牛,牛角拱出来一寸长,养大了待宰的。“小家伙,过来,我看看,你凭啥也叫奶牛?”陈明老汉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凑到牛犊跟前,“半大牛了,奶牛可是不长角的。”

  小公牛在厂区里见的人多了,看陈明老汉过来也不躲,依旧自顾自吃草,嚼得津津有味。

  “好好吃,好好长,奶牛场像你这种东西可不多吧?长大了等你配种哩,三宫六院七十二妃都是你的,有福啊!”陈明老汉停下来,刚缓缓坐在展开的马扎上,又觉得跟牛说话距离远了点,边躬身边提马扎往前凑了两步,再重新坐下,仔细端详着牛犊子。

  从牛犊黑白花的肚皮下,他看到对面麦田的土路上扬起一片烟尘,偶有一二辆小轿车从麦田里冒出半个壳子来,陈明老汉弄不懂农民有俩钱烧得买啥子轿车,底盘低走不了土路,一点小坑洼便不敢开快,尘土飞扬憋在里面有啥好处?正寻思着,牛犊转了个身,白屁股冲着他,遮挡了麦田里的风光。

  “咋跑出来的?不吃奶就不管爹娘了?就自个窜出去了?混账东西!”任他喃喃地说,牛只是不理,继续啃沟沿上的草。雨季未到,河沟里只有一条脐带般的水道,黑如墨汁,漂浮着塑料购物袋等杂物和稠厚的泡沫;沟沿长满了白茅草,间或有些苦菜花黄黄的闪眼的星子似的开着。

  “你们厂长是不是姓李?一个挺抠门的家伙,一分钱看得跟铜锣大。”他边说边“吭吭”咳痰,咳完又抬头招呼牛犊,“过来,过来,这边的草好,看俺薅一大把给你。”

  “娘的,一点不听话。嗨!嗨!看看咱吧,找个说话儿的,还是个公的。过来过来,公奶牛,听不懂人话咋地?给你唱一段河南坠子《罗成算卦》:

  ——劝君家别嫌俺的卦礼贵,

  我能算这生死在眼前。

  隔山能算几只虎,

  隔海能算龙几盘;

  乌鸦要打俺头上过,

  我能算羽毛全不全;

  小蠓虫打俺头上过,

  我能算几个对来几个单……”

  “听得懂么?公奶牛小朋友,来来来,让俺掰指头给你算算,看这辈子是当种牛还是宰了吃肉?”陈明老汉坐累了,半躬起身,右手提了马扎又凑了两步,左手差几厘米就摸到半大牛犊光滑发亮的脖子了。这时牛犊转过头,冲着陈明老汉的肩膀抵过来,他中弹一样左手抓着胸口,猛打趔趄,一仰身栽到沟里去了,沟沿边又只剩下了牛犊子,不过那把被他撞倒合拢的马扎还躺在沟沿上。

  公奶牛调过身,悠闲地往前走几步,停下来继续啃草。

  过了半小时,厂区的工人来赶它,才发现他瘫倒在沟里,已经不省人事,没拉到镇医院就咽气了。

  没有谁看见牛犊抵人,平原镇医院的大夫说,陈明老汉死于脑溢血。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