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短小说 > 百味人生>文章详细内容页

鸭儿凼

时间:2020-06-14 20:54:19字数:15249【  】来源:手机原创 作者:李建志 点击:0

  辞职后,经人引见我离乡背井来到鸭儿凼,与当地一户人家合伙干上了放养土鸡、大耳朵羊的营生。

  鸭儿凼毗邻自贡荣边尖山水库,距离公社机关所在地六里,到最近的都市贡井驱车四十分钟。鸭儿凼不通公交,住在这里的乡亲赶车出行,需徒步到两里外的尖山公园公交总站。

  主人的住宅坐落在鸭儿凼半山腰,一楼一底五间正房,两间偏房。鸭儿凼依山傍水草丰林茂,鸟语花香曲径通幽,凼里的土地、水田大部分归于主人一家。

  主人家五口人,大儿子长年在外给亲戚(女主人大姐大儿子)开塔吊,一个星期回家一次。未婚媳妇在家带孩子,帮助女主人干些力所能及的家务。两个女儿一个嫁入成都,一个在泸州医学院护校读书。

  男主人之前在宜宾某建筑工地干杂活,因心肌缺血回到家中协助媳妇料理家务。去宜宾之前,每年三月尖山桃花节他和老婆一道去就近的农家乐帮人打短工。

  男主人给我第一印象睿智、干练,谙熟养殖、农活,最令人欣赏的是吃苦耐劳虚怀若谷。羊舍建成后,每天中午吃过午饭他便带上半导体、背包迫不及待将羊群赶出家门,到晚饭点精神抖擞将羊群一只不落赶回家。日晒雨淋从不叫苦叫累。直到一天羊回家良久他被女主人从保管室牌桌上“请”回家,我才对他有了重新认识。他居然将羊赶到目的地后,偷偷从哪里绕去了保管室,让一群羊在山里转悠半天自己寻回了家。每天一早着着急急起早床,拖上沉疴多年的心肌缺血,任劳任怨为诸位先生、女士煮饭、烧水,站院落千呼万唤虚左以待,原来是口是心非另有所图。(过了一点他的捞金计划全盘落空)

  男主人曾经是保管室的常客,是鸭儿凼远近闻名的牌场收割机。再锋利的刀刃,与他在牌桌上狭路相逢就阿弥陀佛自求多福吧。为几天几夜不下牌桌两口子年轻时一度闹到夫妻反目。全是他老娘惯坏的,十二三岁还搂在怀里妈呀儿啊对着发嗲。女主人向我剖析了男主人游手好闲的源头。

  保管室在屋后一百米远近,顺着新修的乡村公路走路过去只用得上五分钟。八十年代初生产队以六百元价格作价处理给了残疾人刘瘸子,后者将其改造成为一个幺店子。附近人家购买调味品、零食、烟酒,打牌、聊天、喝茶、款待客人都去那里。保管室一天只设下午一点到六点一场牌局,牌局结束便关门打烊。

  每年年三十在外的年轻人悉数回家,不分男女,无论老幼举家齐聚保管室。七天六夜保管室灯火辉煌宾客如云。就连向来痛恨赌博的女主人,也会揣上身家背上孙子去那里和年轻人通宵达旦较量抓鸡。每年也只在过年,不夜的鸭儿凼方能凸显出其人丁兴旺勃勃生机。

  鸭儿凼原始古朴风光秀丽,但在自贡知道它的人并不多。自贡闻名遐迩的大家名门多如牛毛。那些漫步在的林荫小路塞住耳塞摇头稾脑听音乐、观风景,坐在空调车走马观花寻土货的外来人是不可能发现鸭儿凼的。鸭儿凼四周茂林修竹绿荫如盖,只留下一个小小的缺口通向主人住宅,他们怎么好擅自闯入别人领地?隔着一捅就破薄薄一层纱又不肯去捅,又怎么能邂逅这片美不胜收人间胜景?又如何会洞悉其中奥妙真谛?说自己是见多识广的大自贡人,说自己就没有不曾光顾过的风景名胜,说恐龙是自贡人最先养出来的,不过是自以为是自吹自擂罢了。不得不说他们是遗憾的,而我得到上苍恩宠算得上最幸运的一位。纵使是带上远近有名的自贡冷锅兔,踏着阳光明媚山花烂漫的春陌,去到与闻名遐迩的恐龙博物馆、自贡灯会、燊海井并驾齐驱的尖山三月桃花会,不来鸭儿凼走上一遭,也枉负了驷之过隙的大好时光。我有些青目主人祖上独具只眼的智慧来了,我有些沾沾自得起来了。

  我承认起先我还是不够了解鸭儿凼的,我满脑子只有我怕的蛇,只有长大了二十五一斤的鸡,只有好多好多万一年的纯利润。直到一天地里没了菜,主人媳妇提出去凼里搯蕨菜、野韭菜,我才发现它深藏不露的秘密。

  鸭儿凼水源丰沛,蕨菜生长旺盛,没菜吃的时候,女主人、媳妇便会去凼里搯上一把蕨菜,焯水后用小葱、红油、酱油各种佐料凉拌上一盘。“三月泡儿”(一种个头大小类似樱桃的小野果)我在成都没有听说过,在这里漫山遍野取之不尽。一到三月女主人便会率先钻进丛林搯上一些,回家带给家人、孙子尝鲜,多到论斤的时候,她便会摆在路边以五元一斤的价格,卖给进山来寻野味的观光客。但三月泡儿的藤条多刺,每搯一次,手上会被划拉不少口子。秋天女主人会动员全家上山搯茶果,打理出来以两元至两元五一斤的价格,卖给上门来收购的商贩。男主人、儿子偶尔会趁着雨天偷偷摸去水库钓鱼、粘鱼。家里来了客人,男主人自告奋勇下到凼里的冬水田抠黄鳝,每次都能抠回半笆笼。主人儿子有时会邀约上小舅去凼里一条水库的分流里面捉鱼,四五个人把分流舀干,有一次捡回家大大小小十几条,据说还摸到了一条长虫。在贡井市场卖一百好几一斤的鸡枞在鸭儿凼时有邂逅。一场大雨过后,男女主人便会赶早分头下去凼里寻找,尽管时有斩获,但数量不多,全用来熬汤补了家人身体。听男主人说,採摘鸡枞很有讲究,採之前不得闹出丝毫动静,更不能和谁对着它指指点点,那样它会突然凭空消失。因为惧怕长虫,从未随主人前往,是否如主人所言不得而知。想起来觉得不可思议,说得有模有样又让人半信半疑。男主人曾经在自家自留地里发现过一个土蜂洞,用柴火熏跑土蜂,搯空了蜂蜜、蜂蛹大补了一把缺血的心肌。最为神奇的是他们居然会知道竹鸡藏在哪里,曾经寻着踪迹一窝端养在了家里。竹鸡鹤伏鹿行安不忘危,要发现它的老巢是何其的不容易,要捉住比鬼还精的它们又需要何等样流星赶月的身手,女主人却能够轻而易举捉住它。凼里三棵祖辈留下的李、柿、梨树更是给主人一家带来了无穷无尽的乐趣。

  在女权盛行的尖山男人没有话语权,至少他亲戚家的几位男人和他儿子都被女人主宰着命运。他曾经挖空心思力求扭转颓势,始终无法博得大家一致认同,包括他嘴里成天宝宝长宝宝短,被“娘娘”(当地人对奶奶的称呼)“裹豆儿”(钱包)收买了的孙子文文。没有钱,别说文文,就连亲戚家过来窜门的小女儿对他都待搭不理。他们的小心灵需要保管室的馍来滋润。钱和存折没讨来,反倒还把深藏腰包里的红票子掏出一张交了电费。不交点油灯,反正除了他和他孙女没有谁霸着电视不让换频道。想当家也行,只要能把一挑湿谷子从凼里挑回家,一句话打在七寸呛得他当即断了当家理纪的念头。心肌缺血,不想早死最好别惦记家里那点儿没命花的血汗钱。

  女主人持家、种田里里外外是一把好手,分开在几个地界的两三亩地、鸭儿凼两亩秧田全由她一人主打。每年还会喂上两头肥猪、几只鸡、几只鸭、几只兔。生猪一头临近过年请人来杀,一半卖给亲戚、邻居,一半留作年用和日后储备;另一头和上门求购的贩子周旋到满意的价格为止。伶牙俐齿的贩子没有谁能拧得过她,猪价现状、走势她了然于心。一部分鸡鸭兔遇上合适的价格,卖给进山来寻死觅活要土货的烧包游客,一部分留作他用。她就有本事让受者深信不疑,她家的土鸡比五百年前的旧石器土。为替小闺女铺平道路(男主人大姐女婿在泸州医学院当主任,她小女儿一直住在那家),她数年如一坚持帮忙打理男主人大姐家的一亩三分自留地。每年春节还心甘情愿奉送上几十斤自己家的纯菜油、几只土货。

  鸭儿凼原本住着五户人家。我去时男主人一墙之隔的亲戚家仅剩下一堵坍圮的土坯墙,和几间房间的石条基础,以及坑坑洼洼的一部分水泥地、一口尚存井水的青石板老井、和土坎边缘几笼盘根错节的直竹。从痕迹看得出两家人之前从同一条小路进出。

  几年前侄儿斜眼儿毛豆儿出外修路发了财,将新房建在了保管室那方,与她反目成仇变成了冤家。有钱人就会变坏,和他老子嫖娼一同染上了梅毒,成了全生产队十手争指集矢之的,女主人愤愤不平告诉了我她老邻居瞎猫撞上死耗子的发家史,以及父子俩令人不齿的丑恶行径。

  在男女主人执意不告知老邻居情况下,鸡舍在老邻居旧宅地势上顺利落成,到修羊舍时因为砍了几根不足十元价值的竹子反倒引发了一场纷争,险些真刀真枪闹出血光之灾。双方一口咬定竹子是自己家根生的,并罗列出诸多不容置喙的有力证据加以印证,一时间为谁家鸡生蛋蛋孵鸡闹得鸡飞狗跳,最后我拉上男主人上门赔礼道歉,掏出几十元总算平息了这场火药味十足的同室操戈。

  剩下的三户人家住在主人自留地所在土坡上的一幢连墙接栋的瓦房里,与鸭儿凼相隔主人家的竹林。分别是郑四孃、王豆儿、刘队长。

  郑四孃和王豆儿与女主人走得近,三天两头便会窜上门找女主人聊天。王豆儿最让女主人嫌弃的恶习是不爱干净。常常一大早赶来,追着屁股唠到中午以忘记做饭蹭吃蹭喝。还带上她傻女子来路不明的野种在人家里四处大小便,咿咿呀呀和孙子文文抢玩具。他们拉闲散闷的对象多是来鸭儿凼帮短工,专盯女人、女牲口关键部位的假老实人贵生。

  单身汉贵生是鸭儿凼四周人家缺人手时都请的短工,一包十元的香烟,一瓶几元一斤的烧酒,管饭,五十元一天。贵生尽管色迷心窍盯住女性不放,但他的好处显而易见,价格便宜,吃苦耐劳,对吃食并不挑剔。谁家请他都实打实赶上一天,不会偷奸耍滑。再说盯盯又不会折本。盯就让牲口大了肚子,那倒还省了配种的酬劳。贵生是尖山家喻户晓炙手可热的红人,也是妇道人家们茶余饭后打牙撩嘴的谈资,少了贵生不知道一个个枯燥乏味的日子如何能混得过去。

  王豆儿的男人在外打工,除了农忙很少回家。她和疯头疯脑的女子小邓住在一起。刚去那年我见过小邓几次,只是没看出来她是一位脑袋不太好使的漂亮女子。十六岁那年小邓和母亲置气外出许久没回过家,再回家给王豆儿带回一个几个月大小的孙子。王豆儿成天背上她可爱的宝宝东游西荡,吃过午饭有时背上她去马路边一家小茶馆打小麻将。几次回来在水库边看见她背上孩子出去,背与孩子的间隙能塞得进一头牛犊。外出时遇上她想捎她一程,怎么喊都得不到回应。

  听女主人讲,孩子是一位厨师的种。厨师家人嫌弃小邓,没给她上门机会,无辜的孩子自然也没能摊上名分。令王豆儿大喜过望的是厨师家人答应赔钱,只是迟迟未能兑现。打扫羊圈时听王豆儿和女主人提过多次要上门讨要抚养费,也要替小邓讨回公道。到我离开那里再未见上过小邓,她也未提是否已讨回公道和抚养费。不知后来事情是否有了圆满结局。

  听说小邓是在温柔乡和寻花问柳厨子一番翻云覆雨后有的孩子。一位十六岁还是孩子年纪的小邓,被谁引上了那条邪路让人惋惜和深恶痛诋!尽管同情小邓,但更同情王豆儿,一位衣衫褴褛精神半残疾的母亲,如何将孩子养大成人令人时时牵挂。而我又能有什么法呢?输得一败涂地又能给予她怎么样的帮助和关怀?祈求上苍对两婆孙多一些眷顾吧。

  刘队长与男主人是同门兄弟,也是主人一家恨之入骨的夙世冤家。他们的积怨积重难返,据说是鼠心狼肺队长老婆一次在鸭儿凼自留地打了药,未及时通知邻地的女主人,害得女主人白白死了几只鸡。因为这件事,女主人撺掇郑四孃、王豆儿大搞民主阵线联盟欲取而代之。饭桌上男女主人咬牙切齿多次数落他,带上杨狗腿子白砍山头被风刮倒的树,白挣她家三岁孙子文文也会的发号施令的队长津贴,仗着队长身份看不顺眼谁处处为难谁,想药谁家鸡就药谁家鸡。

  就我所了解的刘队长识大体顾大局,胸怀坦荡一片公心,从不计较个人恩怨,处处隐忍女主人的冷言冷语。每次和老婆路过门前去鸭儿凼自留地,都会主动招呼男女主人、媳妇,还谦卑地尊称我为李哥,而女主人嘴角快抽上了眼角,一脸鄙夷不屑的模样,嘴里嘟嘟囔囔不知是在应承还是自言自语。在亲眼目睹鸡被大黄狗叼走那次,我拒绝了男女主人建议,放弃了向刘队长讨要说法。我可不会相信是他尖嘴猴腮的老婆,授意他家大黄狗来叼走了几只鸡。

  每过一个星期我便会驱车前往贡井采购一次吃食、养殖用品、书报,顺带给她孙子也买回一些零食。女主人偶尔也会和男主人上荣边赶场临时采购一些。日子在相互理解照应中过得和和美美,甚至一度到了形同家人的境地。

  第一批一千只鸡仔从主人在成都的一位亲戚处购回,也从他那里学会诸多养殖技术,但众人均忽略了一点,小鸡仔打过一次疫苗之后还得按进度再打上几次。正是因为疏忽了这个环节,第一波鸡在即将出栏之际遭遇了始料未及的禽流感。向公社防疫站请教后,将鸡分成两个圈补打一次疫苗总算保了本。第二波按时注射了足够剂量疫苗,喂了六个月粮食到过年未赶上趟。回家过年中途接到女主人一个电话,未及年后回去已全军覆没。功亏一篑弹尽粮绝,欠下十几万债务,索性连羊一起处理,揣上仅有的一万元回了成都,结束了在鸭儿凼两年的放养生涯。

  回蓉后,多次想故地重游,最终因为经济的缘故未能成行。其实常常在心里念叨他们,常常一个人躺在床头回想过去的一点一滴,也常常沉浸在平淡如水的友情中不能自拔。经济好一些的时候,我一定回去看望各位质木无华的父老乡亲,一定再去游历一次我曾经朝夕相处七百二十个日日夜夜的鸭儿凼的每一寸土地。

  20200602于成都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李建志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李建志 会员等级:文学举人 用户积分:244 投稿总数:45 篇 本月投稿:1 篇 登录次数: 27 他的生日:04-15 注册时间: 2019-05-12 22:18:15 最后登录: 2020-06-20 08:42:09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