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短小说 > 百味人生>文章详细内容页

刘兰琴:一声儿妹子(小说)

时间:2020-02-15 09:21:12字数:16421【  】来源:手机原创 作者:念1031 点击:0

  惊蛰之后,冰封的原野开始复苏,地上的土一天天变的松软起来,小草们也开始了努力地拱破地皮,争闻着春天的气息。

  那些压抑了太久渴望阳光的人们,便抖落一身的尘埃,三五成群地走出了家门,他们或是散步,或是劳动,舒一舒漫长的冬天里懒散了的筋骨,深深地吸一口清新的空气,开始了自己渴望阳光沐浴的梦想。

  天是蓝蓝的,清莹的。

  木谨子是中都县财政局一名普通的再普通不过的女性小职员,年轻时她也曾经很优秀过,因为“走不出世俗之绳的羁绊”,因为“丢不下守护在心头的自尊神”,后来她便被遗忘了,单位里多她不多,少她不少,从大学毕业分配到这里至今已经20年了,她本本分分无声无息地干着自己该干的一份工作。

  女人四十是在平淡中感悟生活的,生活的得失荣辱、起起落落其实已不再显得那么重要。人都说“女人四十豆腐渣”,可她马上要奔四了,也许女人到了这个岁数,已经不敢再有什么梦想,不敢再有什么期盼吧。

  每天早晨,木谨子早早的起床,洗衣、做饭、收拾房间,饭熟后再叫醒老公和儿子,出息本分的老公是她心中的太阳,聪明健康的儿子是她眼里的希望,忙碌完一切后,老公上班走了,孩子上学走了,她便开始收拾自己,挤一点洗面奶匆匆洗一把脸,然后再拍水擦油照一眼镜子,似乎是好几天没有照过镜子了,眼角里不知什么时候又多了两道细细的鱼尾纹,木谨子浅浅的一笑,笑容里带着无限的满足。她从镜子里仔细地瞅着自己:柔柔的长发飘逸搭肩,淡淡的眉毛弯弯的,双双的眼皮有点下垂,深邃的眼神儿冷冷的,翘翘的鼻尖上藏着一丝的倔强,老公经常说她的嘴唇好看,很性感,是因为她的双唇上仿佛有一道儿纯天然雕刻成的唇线,这五官单摘开看,那里也不难看,但凑合到一块却是很一般很一般。

  这天,木谨子又是早早地来到单位,当她走进单位的大门时,突然看到了一个矫健的男人身影,那人看起来四十岁的年纪,穿一件黑色夹克,在单位大院的花坛中时而弯腰、时而起身,麻利敏捷地清理着花间杂草。“夷,是谁呢,这么勤快,看穿衣打扮不是门卫,不象个一般人儿。”当木谨子走近时,那人下意识地抬头瞥了她一眼,四目相对,彼此很礼貌地友好地点头微笑,嘘——,她认出来了,这不正是本局刚来没几天的新局长黄飞吗。十几年来,木谨子还没有见过有一个当局长大人的,能亲自在草坪里拔草,能屈尊干这种脏活累活,看来这真是一个百年不遇的好局长了。

  记得新旧局长交接那天,黄飞局长那充满磁性的男中音,几句铿锵有力、朗朗透明的讲话内容,以及那标致的身材、黝黑的皮肤、端庄的面容、炯炯的眼睛,用他那成熟的领导风范和魅力,马上便征服了到会的全体职工,赢来一阵阵掌声。干练、果断、堂堂正正,很多男子汉的美好字眼都涌上人们脑海,给人们留下了相当不错的印象。

  大自然春的气息,撩拨着人们蠢蠢欲动的欲望,堪蓝的天空里,飘来了一朵如絮的白云,洁白的云儿,调皮地眨着眼睛,云的衣裳是用晶莹透明的水滴凝成的,云不哭它从来就没有眼泪,因为它是用雨做成的。云的温柔,云的飘悠,让人们久临干旱的心田如浴甘露。

  一个偶然的机会,木谨子拿着一份本科室下发的文件需要一把手局长签字,她忐忑不安、十分紧张地敲响了黄飞局长办公室的门。

  “请进”里边传出了一个充满磁性的男中音。

  “你好,请座,请座。”黄飞局长客气礼貌地离开了老板桌,走过来迎她。

  “你叫木谨子对吧?快请座!”黄局长热情地说着话。木谨子友好地笑笑,用好奇的眼神看一眼黄局长,声音低低的问道“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你的名字好听呀,富有诗意。我不仅知道你的名字,还知道很多吆,我看过了你的档案”黄局长像拉家常般,平易近人地说着。

  木谨子刚才紧张的心情一下子消失了。她和黄局长平起平座在沙发上,聚静会神地听局长说着话。

  “我还知道你的年龄,都待过那些科室,在咱们局你还属于才女份的,我也有个妹妹和你一般儿大小。”黄局长滔滔不绝地说着这些话,她看见他炯炯有神的眼睛里跳跃着兴奋的火花。“我们在这个大集体大家庭里就是兄妹。以后有什么难事需要帮忙了你就过来找我,说句话就行。还有,如果你方便的话,什么时候把你的作品也拿过来让我拜读拜读。”

  “黄局长,您真是太客气了,写东西对我来说只是个业余爱好,我水平很低很低,文笔很幼稚像个小学生。”木谨子微微有些脸红,十分谦虚地说着。

  当木谨子起身要走的时候,黄飞局长也急忙起身友好地伸出了手。

  木谨子犹豫片刻,也很快礼貌地伸出了手。

  一双温暖的大手,握住了一双冰凉的小手。

  木谨子轻轻退出去,随手轻轻地带上了局长办公室的门。

  黄飞局长很惬意地返回到老板桌旁,坐回老板椅上,他轻轻端起茶杯,慢慢地抿了一口芬芳的茶水,嘴角掠过一丝只有自己才能感觉到的很轻松很甜蜜的笑意。

  他在回味刚才这个虽谈不上漂亮,却留有余香的女子气息,她身上有一股淡淡的茉莉的清香,那飘逸如缎的长发,娇小玲珑的身材,清澈脉脉的眼神,以及那骨子里散发出的那种,冰请玉洁的特殊的高傲气质,这在他当一把手多年来,所遇到的女人中是从没有见过的。能与这样清秀的女子聊一会儿天,就仿佛是人在大热的伏天看到了一弘清澈透亮的山泉,让人瞬时净化心灵,消解烦躁。想着想着他摇头苦笑了一下,他有点自责自己算个什么人儿,怎么能有这样奇怪的想法,想歪到哪里去了,随后,他冷静地拍拍脑门,他在想,自己刚才与木谨子的交谈在一个小小的下属面前,是不是说的有点过了,有点多了,是不是有点失去一个堂堂局长的身份威严了。

  木谨子从局长的办公室出来后,脚步仿佛变得轻快多了,心情也舒畅多了,她微微有些激动,激动的手心湿湿的凉凉的,心中荡起了一种莫名的涟漪,大概是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吧。

  也许在每个人的潜意识里,都有一种叫作爱的本能,他不分年龄、区域、地位,埋藏在人们的心底深处,受着各种条件、因素的制约,诸如:地位、年龄和虚伪的面子等等,这种本能要被叫作责任、克制或忍耐等诸如大山的理念强行压制着,谁也不能违背这种潜规则,否则就被压在耶苏受难的十字架上受煎熬。

  不知从何时起,所有的日子开始变的美丽起来。木谨子的心里时常荡起那种莫名的涟漪。

  “只握过一次你的手,便长成一株想思树。”这两句调皮的诗句时常在她的脑子里肆意跳舞、蹦来蹦去,也不知从哪一天起,往日平平淡淡的每一天,在她眼里似乎都变成了一个个欢快喜庆的节日。

  每天她喜欢早早地来到单位,仿佛单位有一块大磁石在默默吸引着她,每天她在牵挂同一个东西,那就是他的车,如果车在她便能安心塌实地工作,如果不在,她便开始胡乱猜疑,他路上是否安全呢?家中不会有什么事吧?

  天蓝蓝的,蓝得让人心醉。

  云高了,气爽了。枫叶红了,大地一片金黄,溢彩流光。

  女人,看起来,心细如云,像是水做的泥捏的,有着凹凸分明、线条优美的曲线,穿着漂亮妖艳迷人的衣衫,娇滴滴柔弱弱。可有些时候,她们同男人的区别仅仅只在于形体,而她们内心深处也有着事业上叱咤风云的梦想和期盼,也有着强于男人的智慧、心计和心志。只不过,在所谓不得志的土壤里,她们会很巧妙地蜷缩起来,善于保护着自己,会很乖巧地找一个“贤妻良母”的理由,很快把自己所有的精力和心思,都用在自己的老公和孩子身上。牺牲自己,心甘情愿地承担所有家务,让老公风风火火闯事业,让孩子蓬蓬勃勃找希望,难怪有人说,“妻以夫贵,母以子荣”,就这样,一代又一代,“女人征服着男人,男人征服着世界”。

  望着蓝天上自由自在飘悠悠的白云,木谨子忽然想起了领导说过的一句话,什么时候把你的作品也拿过来拜读拜读。

  于是,“笃笃笃”一个临近下班的上午,木谨子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后,鼓足勇气悄悄地敲响了局长办公室的门。

  “请进”里面传出一个充满磁性的男中音。

  “您好,黄局,给您的。”木谨子浅浅地笑笑,脸儿有点发热。

  黄飞局长,抬头面带温和的微笑,看着她说“谢谢妹子,还有吗?”

  听到一声儿妹子称呼,木谨子的脸唰地更红了,她的心彭彭的直跳,不知是激动还是感动还是羞涩。她不敢去直视黄局长的眼睛,但她能感觉到有一束灼灼的眼神,一瞬间闪电般扫过她鼓鼓的胸部。

  离开局长的办公室,木谨子心里充满了温暖和甜蜜。她是父母的独生女,从小没有兄弟姐妹,所以她很孤单,也很孤傲。如今天上掉下一个活脱脱的哥来,并且还是自己内心里偷偷敬佩、敬慕的人,还是自己单位里堂堂的一把手,也许自己从今后就有了温暖的保护伞,也许自己年轻时未施展的事业,就有了希望。她要把这个对自己来说,世界上唯一的,没有任何亲戚关系的,魅力无穷的,亲切自豪的哥偷偷藏进心底,她确信他是个堂堂正正、光明磊落的男子汉,她要小心翼翼,万分珍惜、珍视。

  刚才木谨子送过去的是一首儿诗。

  《相望无期》

  在桔黄色的秋季

  刚毅的你

  走进了我的眼睛里

  我不能走近你

  因为你不能接受我

  你不敢接受我

  因为我不敢走近你

  于是静静相望着

  望是一种人间绝伦的美

  凝是一杯世上极醇的酒

  你说

  岁月的年轮

  已磨平了你的刚骨

  留下了累……

  我说

  日月的风沙

  已摔碎了我的童心

  留下了痛……

  于是

  我们高傲地品着这坛静谧的美

  也许是瞬间

  或者永远……

  木谨子走了,黄局长反复读着这首简捷又含蓄的小诗,在想:这小妮子,还真有点小文采,它的字里行间流露着纯真、清澈、委婉、热烈又善解人意。这是一个透明的精灵,是一个太认真太执着的女子,是一个重情重义,晶莹透明的不忍心让人轻易伤害着的女子。他严肃地站起身来,走到窗台上的一盆君子兰花旁,爱抚地用手指轻轻弹了弹绿盈盈的叶子上那层薄薄的灰尘,内心里升腾出一种爱怜和庄重的心绪。

  天昏昏沉沉,中午不用给老公和孩子做饭吃了,难得木谨子今天是自由的,突然间,她有了一个临时梦想“能否给尊敬的哥——黄局长,发个短信,约请他出来吃顿便饭,聊聊家常。”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太想了解他的一切了,也太想让他了解自己。她好象有许多话要对他说说,她太在意他了。她无比激动期待地这样写到“尊敬的哥,我是木谨子,我中午不用回家做饭了,能否请您吃顿便饭?请回信”,滴哒、滴哒,时间一秒钟一秒钟,一分钟一分钟,一个小时一个小时地过去了,她始终没有接到回信。这时她的眼泪便像断了线的珠子任意地在脸上流淌,她羞愧,仿佛自己一丝不挂地行走在大街上,又仿佛自己太强的自尊心正被人用脚在肆意的践踏,她一个人躲在无人的角落里,两肩一哆一哆地,伤心地抽泣着……。

  天空淅淅沥沥下起了雨,秋天的雨是凝重的,冰凉的,它不像春雨那么滋润,那么绵软,它重重的砸下来,不像落在地上,倒像砸在心里。一整天,木谨子的心像尖刀刺一般的难受。

  人们常说,能笑出来的笑不叫高兴,偷偷的笑才叫甜。能哭出声儿的哭不叫痛苦,说不出来的苦才是最苦。电影上,剧本里常常有这样的描写,一个大公司的小职员爱上了本公司的大老总,这是所有爱情故事中最最糟糕透顶的畸形爱情。

  然而,充满征服和贱性的人类,总要生生不息,不厌其烦地去演绎、去尝试、去编织这个美丽的梦。

  每天人们照样,默默地上班,默默地下班,默默地工作,默默地过活。

  一日,木谨子接到了一条这样的短信:“妹子,我要被调走了,你很优秀,唯一遗憾的是,三年来我什么事也没有给你办成,请谅解。”木谨子读着读着,脆弱的眼泪盈满了眼眶。她在想如果感情和事业非要选择的话,她宁可要这个哥而不要什么事业。

  人生真是奇妙无穷,变幻莫测,当你对某人某事寄予太大希望的时候,却往往会被命运之神从高高的希望之巅峰重重摔下来,这时候,人的心就会有一种被掏空了的感觉。

  冬日里,暖暖的阳光透过玻璃窗照进了黄飞局长的办公室,他站在窗户旁,手里捏着一首小诗:

  《玉兰树》

  哦,玉兰树

  你粗壮的杆 健美的身

  娇美的花朵 幽幽的清香

  也许你弯曲的枝头上

  曾挂满了一串串故事…

  也许你晶莹的花瓣里

  曾藏满了一个个童话…

  也许你丰厚的绿叶中

  也曾掀起过欢乐感动颤抖的涟漪…

  而你那成熟的褶皱里

  又掩埋过几多

  心痛的无奈和理性的挣扎

  是的

  天上的月儿能听懂你的叹息

  山间的小溪能读懂你的沉默

  哦 玉兰树

  你的蓬勃 你的深邃

  你骨子里品性的阳刚

  装点了苦涩的灿烂

  你雍容华贵的芬芳

  远远地

  远远地

  醉了人的每一天、、、、、、

  此时,他在仔细专注地咀嚼这首美丽的小诗。

  嘀嘀嘀,他收到了一条短信“哥,你是我种植在心田的玉兰树,我精心呵护着,十分珍惜,千日来,你的美,装点了我苦涩的灿烂。谢谢您!”。

  不知怎的,他堂堂一局之长,心中竟涌起一股苍凉、一股无奈、一股温暖、一股感动,多么美丽清秀的女子呀,没有妩媚、没有造作、没有肮脏的权色势利,有的是一份真诚和专注,如诗、如画、如水、如云,如一弘清澈见底的山泉,如一弯静静流淌的小溪。任单位一把手十多年来,当离开这个职位的时候,他第一次这么清晰地感觉到:人与人之间真的存在一种纯朴而难能可贵的真情。当他品出了这诗里边内涵的时候,他的心头涌起一股酸涩的热浪,一个堂堂大老爷们眼睛竟不由地湿润了。

  寒冬临近,生命的绿色在野草的枯叶里褪尽,生活的真诚被冷却风干,但关于春天的梦,却盘踞在草的根部,隐藏在坚实的大地之下,一息尚存。

TAG标签:

【审核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念1031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念1031 会员等级:站内管理 用户积分:8130 投稿总数:8877 篇 本月投稿:1943 篇 登录次数: 434 他的生日:03-16 注册时间: 2010-09-22 11:44:12 最后登录: 2020-03-27 23:43:40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