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短小说 > 百味人生>文章详细内容页

卖猪头肉的日子

散文
时间:2019-12-28 20:42:22字数:11083【  】来源:手机原创 作者:李建志 点击:0

  “凉--拌猪头肉--,凉--拌猪头肉--,伍毛,伍--毛一份儿。”

  那是八二年夏天,我十五岁,还是工农兵中学初中二年级一名学生,母亲在街头她亲手筹建起来的小食店担任经理兼大厨。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曾经被父子四个怎么也逼不上自行车的母亲,天天在小食店门前学蹬上了三轮车。但明显感觉得到她有些郁郁寡欢心事重重。没有人会知晓她此时的内心,正挣扎于难以取舍的艰难抉择--要么抱上一亩三分地安时处顺得过且过,要么将二十三载攻苦食俭的心血付诸一炬放手一搏。

  老大一年后复员的家书,让母亲波澜起伏的内心重新归复于了平静。她掉头不顾辞去了妇女、副业队长、粮食保管、小食店经理多重职务,上早几年即干上裁缝大孃家,筹得一千元买来两辆三轮车,邀请上相濡以沫的姐妹严孃帮工,济河焚舟干上了前途未卜的凉拌猪头肉买卖。

  彼时的沙河堡老街街面上,除了火尽薪传的“胡鸭子”,没有一家私营饭店、商铺,没有一个流动凉拌、腌卤摊贩,甚而也没有专门的农贸市场。无路可退的母亲,没有终南捷径以人为镜。她何曾又不知晓,筚路蓝缕注定是荆棘密布,白手起家的道路上,又怎么可能阳光明媚一片坦途。

  最初一个星期,俩人包括请假在家的父亲,轮番蹬上几十上百斤重的三轮车,在住家附近的学校、乡场、单位间来来去去游移不定。对于究竟是在一个地方一天天严防死守,还是兵贵神速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始终琢磨不出一套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

  一个休息日,兴致勃勃蹬上三轮车随母亲沿沙河边抄近道赶到火柴厂,离开饭时间剩下半个钟点。下班铃声过后,陆陆续续有人前来打探,但真正落实到实处的少之又少。眼瞅饭点过半,猪头肉几乎原封未动。其间还为一根猪毛陪上了半份猪头肉息事宁人。

  母亲扯破喉咙吆喝到自己也感觉没趣,来来去去的人们,除了投以“来者不善”的眼神无动于衷。剩下来的时间连问者也寥寥无几,更别指望谁可以爽快地掏出五毛几毛一份几份挥金如土。吆喝到有声没气,两米开外嘀嘀咕咕的一堆妇人中,站弯了腰的一位中年妇人冷眉冷眼来到近前,拿上筷子一盆快被她翻了个底朝天。摸索半天,从裤兜掏出五毛攥在手心,没完没了问东问西。大姐,这是新生代凉拌猪头,不是凉拌白垩纪恐龙。五毛而已。有那么费劲?转移阵地,向一墙之隔成都制革厂开拔。下辈子也不和做两分一盒火柴生意的人家再有任何瓜葛!第一次随母亲东讨西伐便落得出师不利折戟沉沙,哪里还有南征北战戏讨彩头的兴趣?

  据说,像这样如此三番转移阵地的“美差”,差不多每天都不可避免。转移来转移去,直到再也想不出阵地可供转移,便驮上”战利品“转移回家。

  每天快接近两点,俩人蔫头耷脑拖上半盆猪头肉赶回家。吃罢午饭,稍事休息又得张罗着开始准备追加晚场。

  沙河堡地区上有夜场契机可寻的单位聊胜于无。捉襟见肘的人家自己在家里做来吃,一星期也不见得会打一次牙祭。五毛钱,让人心痛。不差钱的钢管厂倒是三班倒,别人上百元一月会瞧上谁家烂猪头。几天过后,晚场无疾而终。

  炎热的夏季,中午卖剩下的,没到晚饭点便会变味。为了减少亏损,总不至于捏上鼻子,四处信口雌黄兜售特价猪头肉砸自己招牌吧。一段日子,严孃、家里天天顿顿吃凉拌猪头肉。一时间谈猪色变风声鹤唳,见了圈猪撒腿开飚,不要,不要喊我喂“都”(猪)。打出饱嗝也满是让人难闻的猪头味。再吃下去,担心正发育的洒家到齐全那天,差不多肥头大耳快长成猪头相喽。出门不用吆喝,满大街也能听见哼哧哼哧怪叫声。谈起吃猪头饭,便以种种借口搪塞--我会不会是中了猪头蛊,怎么看路上个个都是猪头呢?请严孃给海舰(她儿子)他们多带些回去嘛,他们好难得吃一回肉嘛!……哼,想拿臭肉把人灌成猪头,没门儿!

  面对不瘟不火的经营状况,母亲并未气馁,而是从谏如流精进不休。不断改良自身品质、口味的同时加大投入提升分量,并新添价格更为低廉、川人更为心仪的凉粉、凉面、甜水面作为补充,使得林林总总的客户有了更加多元化的选择余地。“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本着灵活多变广结善缘的经营原则,胸怀百折不回披荆斩棘的决心、毅力,加上秤平斗满无可挑剔的分量、口感,生意一天天峰回路转渐入佳境。一个由缕缕无功而返、节节走高、到方兴未艾的市场便一天天应运而生。

  国营南光机械制造厂(源于大清),这个前所未闻“大有搞头”的名字,暑假头一天满怀期待从耳畔划过。

  南光机械厂,是东门与四二零、成都无缝钢管厂并驾齐驱的大型国企。坐落于琉(琉璃场)九(九眼桥)路之间,与东门门户九眼桥一步之遥。从家里骑行过去约摸得用上四十分钟。回程则要多花上十分钟。一里长的董家山坡道,得一人拖一人帮着推才能上去。也正是体谅母亲工作的艰辛,暑假主动陪着母亲去过数次。

  彻夜无眠,第二天心急如焚起了大早。倘若首战告捷,说不定会念在恶征苦站战功赫赫,钦赐爱卿百分之一彩头。

  随母亲赶到南光伙食团(其中一个),十一点四十。偌大一个大厅内空空荡荡鸦雀无声。或许是后厨自顾不暇,没有人出来询问抑或干预。和母亲像空气一样,安安静静待在离打饭窗口几米远的木窗边上,恭候着让不才蓬荜生辉财神大老爷们大驾光临。我的百分之一可全仰仗爷们抬举。正为如何磨开面子去大声吆喝神游太虚,窗户外倏忽变得闹闹哄哄。密集的步点向着这个方向急促奔跑过来。“十二点喽。”母亲悄悄在耳边说了一句。

  话音未落,洪水决堤般,人流一窝蜂已涌入了伙食团大门。顷刻之间,数个打饭窗口前迅速聚拢起数百号黑压压一色儿工装队伍,聒聒噪噪排成数条长龙。后来的和一些排在靠后的,一霎围住了三轮车。人们七嘴八舌众说纷纭。几分钟过去,局面迟迟没有打开。难不成我持戈试马彻夜无眠的一片“大好河山”会打了水漂?从外面挤进人群的一位工装男二话不说买走了一份,局面便陡然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我打一份猪头儿!”

  “猪头给我舀一份儿!”

  “我来份儿凉面。”

  “来一份儿甜水面。”

  “我……”……陡然折转让我有些猝不及防,怔愣在原地手足无措,脑袋成了一团浆糊。之前反复敲定的分工忽地望到九霄云外。到底该收钱、舀菜、还是吆喝?

  “老三,收钱!”蓦地回过来神来。

  起初见母亲递出一个盆子,便紧随其后接进一位钱。顷刻之间无数个饭盒、盆子争先恐后横支上菜盆上方,舀菜得躬下身一个个推开。余光中上下左右密挨密全是亮晃晃的饭盒、盆子。接谁不接谁,还得掂量上片刻。谁都是得罪不起的财神老爷。密密麻麻的人们你推我搡喧嚣洪亮,打了菜的护住菜器慌慌张张用力往外挤,担心打不了菜的伸长脖子口沸目赤拼命往里钻,场面一度到了混乱不堪的状态。叮叮当当的敲击声不绝于耳。就像是被挡在外面估摸着打不了菜的人,要连前人带三轮一块儿推翻在地,才能平衡得了心气的样子。

  外面的人们,翻江倒海拼命在往人堆里面挤,筛锣擂鼓要把事情搞大。搞得最好前面的人墙不甘其扰,一不留神让他钻了空子。感觉到三轮车、人们和我自己一步一步在往墙边移。满脑子、耳朵眼交织着叮叮当当、畅叫扬疾聒噪,哪里还分得清谁收钱,谁舀菜。接过钱,抓来盆子就舀,管它谁的盆子,谁的票子。抓钱,接盆,接盆,抓钱。钱钱钱,我的钱;盆子盆子盆子,我的盆子。遇上个别舌尖口快忙中添乱的主,母亲话不多说,一勺舀过去扣入盆里。将仅剩的一些折箩成半份猪头肉,卖给一位顾客首战告捷。人们一哄而散,又一窝蜂拥向长龙。又一些人风风火火闯进大门,折身伸长脖子瞅了瞅菜盆,失落地调头去向长龙。

  “下次多弄点嘛。”

  “我们一千多号人,你这点儿。”

  ……

  静下心,又想起了心中那块大石头,但此时它已经没有了压得人喘不过气来的分量。反倒觉得有些滑稽,让人啼笑皆非。

  来路上,一直为母亲强人所难闷闷不乐。最终没拗过被迫妥协,答应她学着,也小声吆喝过几声给她听。到了伙食团满心不悦没和她说话,一人跑去大门外墙角落上小声练习过几次。有种脸红心跳羞口羞脚的感觉。口干舌燥心口噗通噗通吆喝来吆喝去,很担心到时候自己会怯场,更担心会不会劈头盖脸讨来一通百无一用的责备。这下倒好,正好成全了自己。我倒是想卖命吆喝,你到是给人找一个大展拳脚的机会。

  早早收了工。回去的路上,刻意选了那条一望无际秧田包围中,斗折蛇行的机耕道。母亲坐在侧挡上,一条腿伸得长长的,眉飞色舞清点着钞票。而我仰望着万里无云的天空,脑海折盘着一天一元,十天十元……心里犹如盛开了一朵绚丽多彩的玫瑰。

  “老三,拿去!”接过一元钱瞬间,感觉自己有些昏头转向,喜不自胜笑出了声。

  栉风沐雨却其乐融融的奔波中,暑假很快便告一段落,让人流连忘返的凉拌猪头肉体验收锣罢鼓,我重新回到了了无生趣的工农兵中学校。但长乐未央余波难复,每天课堂上都想着卖猪头肉的趣事,回家第一时间便迫不及待向母亲打探与之相关的诸多话题。

  一年过后,老大复员回家,老二高中肄业,母亲得偿所愿经营上了如日中天的三六九饭店。

  到如今,前尘往事离我而去已近四十个年头,那些个谈笑生风、满怀希望卖猪头肉的日子,依旧如此清晰,依旧让我十分怀念和向往。

  20150412于成都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李建志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李建志 会员等级:文学举人 用户积分:233 投稿总数:43 篇 本月投稿:5 篇 登录次数: 19 他的生日:04-15 注册时间: 2019-05-12 22:18:15 最后登录: 2020-01-19 08:19:16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