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短小说 > 百味人生>文章详细内容页

短篇小说|谢燎原:同学聚会

时间:2019-11-28 02:21:47字数:16958【  】来源:原创 作者:念1031 点击:0

  黄中国打开手机微信,就看到史彬发来的,同学聚会的通知:“兹定于七月二日上午八时,在市第五中学阶梯教室,举行市五中六九届毕业生毕业五十年聚会,与会人员务必带旧照新照各一张,及五百元钱,并请互相转告。”

  末了,史彬说,中国,你可一定要来啊,咱们这届同学想聚一下很难,有几个小班倒是聚过,年级么,总是招不齐,要超过半数才有聚的意义吧,我们落实好了,若聚成了,再建个微信年级群,倒是咱们班,到现在连个微信群都没有。告诉你,这次,“美国”肯定来,我们期待着中美两国再度合作。

  史彬是本市一家大医院的外科医生,有医院“一把刀”之称。虽退休多年,一直被民营医院聘请,平日里工作繁忙,找他的病家也多,常常忙得没有白天黑夜休息天。这次,他却那么热心地组织同学聚会。早在春节后不久,他就给黄中国来了电话。电话里,他对黄中国说,准备在夏天的暑假期间,想召集个高中年级的同学聚会,考虑到许多人都在带孙子孙女了,所以安排在暑假。

  电话里,黄中国恍然大悟地叹了口气,说你不说到还没察觉,这日子过得太快了。史彬说,所以啊,我们准备搞一次毕业五十年聚会,你看怎么样。

  黄中国说,我没有意见,到那天我尽量去就是了,你看,虽然我是从中学老师的岗位上退休多年,现在还是在儿子家里发挥余热,在家带孙子,和老伴两个,也是整天忙不停的。

  史彬说,中国,那个时候,亏你和“美国”还是咱们班的诗人呢,一点怀旧的情调也没有,本想让你出面和我一起组织这次聚会,你到这么叫忙了,我不比你闲多少吧。都年近古稀了,虽在同一座城市,有多少人面对面都不认识了。这个年纪,聚一次是一次喽。

  五十年前,黄中国就不喜欢同学给倪娅美起的这个绰号,他曾对同学说,什么美国?还美帝国主义呢。他这么一说,反倒弄得同学一边哄堂大笑,有人干脆就喊倪娅美是美帝国主义了,并说,你是中国,她是美帝国主义,你不能护着她,要打败她哦。

  倪娅美自己也不喜欢同学这样称呼她,她不高兴,但绝不会因此而和同学红脸。她总是蹙着眉头,幽怨地,有时是嗔怪地看着喊她的人一眼,不答应,也不会恼羞成怒。这时,喊她美国的人,若是女同学,看到她这样的神情,会歉意地赶过去,说,娅美,生气了么。又凑近她,看到她没有怨怼的样子,便搂着她的肩膀走了。男同学却仿佛喜欢看她那幽怨嗔怪的神情,有事情,都是大声地喊她美国,或是美帝国主义。她的幽怨嗔怪的神态,在他们那里,几乎被看成默许。

  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倪娅美的名字,本身就有些另类,那时,打开女孩子的花名册,简直就是一派繁花碧草,红霞绿景的花园。妮娅美的父母是教师,给出生在解放初的倪娅美,取了一个稍稍不同于她那个时代的名字。

  倪娅美话不多,和当时的女孩一样,虽然是瘦瘦的身段,却也有着青春的茁壮,这种茁壮,是厚厚的花棉袄也裹不住的。当时的女孩子都是梳着两条辫子,她的两条辫子却梳很靠后,怕招谁惹谁似的,在后脑勺处几乎拢在了一起,远看,像样板戏上铁梅的独辫子。不像许多女同学,两根小辫子飒爽英姿地梳在扎在耳边,仿佛树枝上两只叽叽喳喳的喜鹊,都是当时的铁姑娘风范。

  冬天里,她虽然和别的女同学一样穿着花布做的棉袄罩衫,却因为她不爱说话,那一身的碎花,也总是随着她,在学校的一隅,静静地开着。就是穿着黄军装,她也从来没有在腰间扎一根皮带。

  她有着一对黑而短促的浓眉,一双黑如深潭的眼睛,这双眼睛在她的脸上,注定她有着与那个年代不相宜的带着点忧郁的气韵。那时候,黄中国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语言来形容她。

  在那个革命大批判的年代里,她却不合时宜地偷偷地喜欢诗,喜欢读诗看诗,也偷偷地写点诗,且是抒情诗。那时候,黄中国也喜欢诗,史彬知道了,就也想找些诗作来看看了,一天,他甚至悄悄问倪娅美,说你看我的名字,史彬是否可以改成史兵?

  市第五中学六九届毕业五十年聚会如期举行。学校的阶梯教室前,挂着毕业五十年聚会的横幅,阶梯教室的天花板上,几个彩色气球和彩色丝带热闹地挂着,一个年级五个班,竟然也到了一百多人,把这个阶梯教室也挤满了。都是一把年纪的人,个个都有些发福,但还是都把自己塞进了阶梯教室的座椅上。

  不管是男生女生,头发都稀疏软榻了,盖不了白花花的头皮。他们大声地说着话,激动地辨认,各自搜索着走了样的记忆,笑着,谈着,回忆到不能自拔。

  这也是史彬和其他几位牵头同学忙活的结果,亏得他,别人还不知道是否能召集到这么多人。

  黄中国在一片喧哗吵闹声中,没有忙着和别的同学相认寒暄,只是微笑地看着史彬和其他几个当年的班长,在前面忙碌着。

  聚会发起人史彬,这个时候拿着话筒让大家安静,会场上依旧一片喧哗,几乎没有人理会他。他对着麦克风大声喊道:上课铃响过了!同学们……我的同学们,现在开始上课了。前面的同学听见了,一哄而笑,教室里逐渐地安静下来。

  史彬做了简单的开场白以后,就让在座的同学,按座位逐个自我介绍自报家门。黄中国靠墙坐着,侧着身体,他可以看见阶梯教室里依次站起来的每一个人。都是即将步入古稀年纪的人,许多人却是孩子般地兴奋。有一个曾经是学校宣传队领舞的女同学,已经全然没有五十多年前那窈窕的身姿了,矮了许多不说,胖得,抵得上过去两个。

  她站起来,报自己的班级和姓名的时候,身上那件缀着水钻的花短袖衬衫便沦陷在已经发福的腰板上,她在自报家门后,伸出一双手臂,高高地举着剪刀手,嘴里长长地“耶——”了一声,花衣短袖往上一拉,腰间一刀横肉立刻往外挣了出来。坐在她后面的同学都笑了起来,黄中国也笑了,他听到有同学议论说,往日的琼花已经变成南霸天老婆了。

  黄中国记得,那时候的冬天比现在冷多了,学校操场那棵大香樟树下,瑟瑟不停地跺着脚的倪娅美在等着他,有大香樟这棵大树做背景,倪娅美显得那么瘦小,不太合身的军装罩在了棉袄的外面,黄中国一眼就看到了她略显忧郁的眼神,是藏在黑潭一样深的眼睛里的。

  即使是在五十多年后的现在,黄中国只要想起倪娅美这种眼神,立刻会点一支烟,喷一口雾,觑着眼睛冥想一会的。那个眼神是忧郁的,带点哀怨和祈求,还有一点清高和落寞,要说,这就是诗一样的眼神吧,她笑的时候,也是这样的神情。黄中国不知道,她的那个眼神是定格在那个年代,还是在自己的脑海里。

  他看着在树下等着他的单薄的倪娅美,心中有一丝怜爱涌了上来,竟然想上前一把拥住她,但他没有这样做。这时候,倪娅美从书包里拿出了一本练习本,递给了黄中国,对他说,这是我抄的艾青的诗《大堰河,我的保姆》,写得很感人,你拿去看看,别让人知道,现在艾青也在挨批斗。

  又问黄中国,你现在看什么诗?黄中国放低了声音说,能找到臧克家,贺敬之,何其芳的诗我都找来看看。

  那,看诗的时候,你读出声么。倪娅美问道。

  黄中国说,没有人的时候也读几下。你呢?

  倪娅美说,我也是,有些诗朗诵起来可真好听。

  黄中国没有说话,只是愣愣地看着她,她略略地低了一下头,转身走了。黄中国看着她远去的背影,轻声地说了一声,我的冬尼娅。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脱口说出这句话,自此后,他在心里喊倪娅美为冬尼娅,那是他自己给她起的绰号,不应当叫绰号,应该是昵称?更不是,那是倪娅美在他心中的位置。冬尼娅是《钢铁是怎样练成的》里面保尔的女友的名字。

  这里,黄中国正在辨认着熟悉和不熟悉的声音和名字的时候,后排边上站起来一团耀眼的碧绿,那女同学该是穿着一套碧绿的套装。黑压压的一教室人,黄中国看不清脸,只是感觉像一团碧绿的火焰。

  我,高二(1)班,美国,美帝国主义,倪娅美。

  自报家门后,绿火发出了爽朗的笑声,哈哈哈哈。那声音,简直就像是屋顶上一群鸽子,在拍打着翅膀,振翅欲飞,爽朗而快意。她笑着,笑弯了腰,绿火变成了一团火球。跟着,有人笑了起来。

  黄中国听到边上的同学说,一班的,那时候喜欢写诗,那时人家喊她美国,她可不是这个样子。

  是她,是她的声音。黄中国把脸转了过来,过去没有听见她这样笑过,那时候也笑,笑的声音他却记不得了。或许,自己只熟悉她读诗的声音,和她那深潭一样黑的眼睛。

  他连夜抄好了她借给他的手抄诗。将本子还给了她。

  还是在学校那棵香樟树下,倪娅美接过本子,翻开,不由地轻声读道:

  大堰河,我的保姆,

  她的名字就是生她的村庄的名字。

  她是童养媳,

  大堰河,我的保姆。

  黄中国翻开练习本,也轻声地读道:大堰河,为了生活,

  在她流尽了她的乳液之后,

  她就开始用抱过我的两臂劳动了,

  她含着笑,洗着我们的衣服,

  她含着笑,提着菜篮到村边结了冰的池塘去,

  她含着笑,切着冰屑悉索的萝卜。

  倪娅美轻声地读道:

  大堰河,今天你的乳儿是在狱里,写着一首呈给你的赞美诗,

  呈给你黄土下紫色的灵魂,

  呈给你拥抱过我的直伸的手,

  呈给你吻过我的唇,

  呈给你泥黑的温柔的脸颜

  这时,黄中国看到,站在他面前的倪娅美眼睛里浸出了泪水,他真想上前一步,拥住她,他觉得,这泪水是应当在他的怀里流的。

  中午在饭店聚餐的时候,史彬让大家自由组合,十二人一桌。

  他们包下饭店的一个大厅,闹哄哄的,几乎听不见史彬在说什么。黄中国想,都是六十多岁近七十的人了,兴奋起来也和中学生一样。过去的几位班长,穿梭于饭桌间,发放烟酒,继续履行着他们五十年前的职责。

  他似乎看到了史彬在向他招手,他没有朝他看,他该是知道史彬的意思。这时,他被一位已经谢顶的同学拉到了一张桌子边坐了下来。

  那年,他们高中毕业的去向几乎全是到农村插队。毕业前夕,他和倪娅美在学校的防空洞工地的文艺演出上,表演了诗朗诵《理想之歌》:

  红日,白雪,蓝天,

  乘冬风,飞来报春的群雁......学校的墙上贴满了铺天盖地的决心书,每一位同学都表示了要在农村插队一辈子的决心。

  离开学校前几天,倪娅美悄悄地递给他一本繁体字的《普希金诗选》,他看书已经很旧了,都翻得卷了边,就问她哪来的,倪娅美笑笑,没有说话。他当然知道,此时看这样的书,只要有人揭发,会被打入另类的。

  黄中国为他能和倪娅美共同战战兢兢地享受这巨大的秘密而高兴,他觉得,他们的心,因为共同的诗,而走近了。

  晚上,他在被窝里打着手电翻这本书的时候,从里面掉下了一张纸条。这张纸写着几行字,该也是诗吧:

  党啊,在我的心里,

  你是夜航的灯塔,

  你是指路的明灯,

  你是群燕里的领头燕,

  你是田野里的向日葵

  阴霾的日子里,我们靠你拨开迷雾,

  迷途的征途上,我们靠你指明方向。

  ……

  底下还有几行字:倪娅美,我现在也喜欢诗了,并且学着写了一首,你帮我看看,要是可以,请你帮忙想个题目,我准备用毛笔抄后,贴在学校的宣传栏里。《普希金诗选》是在我哥单位扫四旧垃圾中找到的,你可以看看,千万别让别人知道。

  底下没有署名,黄中国可以断定,这是史彬的字迹。

  吃饭的时候,大厅比菜市场还要热闹,十几桌人,相认,握手,喝酒,劝酒,叙旧,说段子,递名片,留手机号。

  一个谢了顶的同学,知道黄中国退休前是中学老师,一直拉着他,于嘈杂的人群里凑着他的耳朵,问他一些有关中考的事情,说自己儿子不好好学习,没有考上好大学,现在一个小侄子要中考了,可不能耽误了。

  史彬过来了。

  他先给黄中国这桌人敬酒后,便向大家晾了杯。又拉着黄中国的手,说,中国,你别在这里装蒜啊,你的诗情画意到哪里去啦,你听说过这首诗么:聚会我拉着同学的手,悔不该当年没下手。怎么,你说这首诗不好,我说好,说出了我想说的。

  黄中国没有跟着史彬去其他桌子,推说自己酒精过敏。他也知道史彬的意思,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在避开那团绿火。在这么嘈杂的人声中,他甚至可以听到绿火的声音,她的笑声,说话声,劝酒声,在人声中,不断地被裹挟,被淹没。

  他简直要感谢这谢顶的同学,使他有了一个理由,一个借口,一个着落。他一边吃饭,一边详细地和那个同学谈了有关中考的事情。

  插队农村的第一年,他和倪娅美还互通了几封信,后来因各自在乡下的劳作的辛苦,也就渐渐不写信了,以至于失去联系。

  1976年午季过后,黄中国从农村回到城市家,在弟弟同学家抄了几首纪念周总理的诗,还有其他几首北京抄来的诗。灯下读诗的时候,他激动兴奋,继而热血沸腾。他多想找到和他分享这种感觉的人。无疑,这人当是他的“冬尼娅”。

  这期间,倪娅美的父母调到另外一个学校,家也搬了去,他想问同学,同学也都各自去农村插队多年,一时间也都没有联系了。

  一次,背着黄军包的黄中国,在市工人文化宫门外的一条路上,看见了一个往菜场走着的姑娘,身段走路都像倪娅美,他撒腿跑过去,用手扒拉着路上的人,以至于撞翻了一个妇女手中的一篮子萝卜,那个妇女很蹬了他一眼,骂道:抽风是怎么着啊,又立即弯腰边捡萝卜,一边叫道,我的萝卜,我的萝卜。黄中国没有理睬这个妇女,继续往前跑,边喊:倪娅美,倪娅美!直到那张陌生的面孔,惊愕地转过脸来,他才看清,那不是倪娅美,而是一个陌生人。

  他在失望中道歉:对不起,对不起。这道歉的声音,一声比一声小,如同一个逐渐远去的背影,又像是一段文字最后的省略号,点,点,点。

  此刻,他点了一支烟,他明白,他和倪娅美也许就在那段时间属于诗歌,而那段时间,过去了。他想,人生如一座桥,如今他们从桥的那端已经走到了桥的这端。现在都是一把年纪的人了,走上前,去和她相认,举杯,加微信,也没有什么,然而,他坐着没动。

  以后的五十年里,他也只是偶尔在梦中见过她。他们虽在同一个城市,也都在各自的轨迹里,没有再联系了。喜欢热闹的同学也张罗着聚过几次,俩人却没有碰过面,而黄中国也早就不读诗了。

  这会子,他却无端地想起了洛夫的一首诗,题目是《诗的葬礼》:

  把一首

  在抽屉里锁了三十年的情诗

  投入火中

  字

  被烧得吱吱大叫

  灰烬一言不发

  它相信

  总有一天

  那人将在风中读到

TAG标签:

【审核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念1031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念1031 会员等级:站长 用户积分:3500 投稿总数:3150 篇 本月投稿:587 篇 登录次数: 358 他的生日:03-16 注册时间: 2010-09-22 11:44:12 最后登录: 2019-12-01 23:57:12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