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短小说 > 幽默讽刺>文章详细内容页

荒诞小小说|茅台酒轶事(外二题)

时间:2018-10-03 20:21:17  】来源:原创 作者:李阳 点击:0

  也说不清有多少回了,从局长宝座上退下来的他,常常憋闷地半趟在沙发上,一边抽着闷烟,一边想着心思:

  想当年在台上的时侯,真是威风八面!神仙似的。家里天天不断人,送礼的,问安的,个个笑眯眯,笑的那么光彩照人,那么精雕细刻,那么恰到好处。

  可如今,妈的,刚下了台,就门前冷落的像块老坟地了,这他妈什么世道,屁!熊!狗屎!

  不过,骂归骂,他说的倒也是事实,世态炎凉,人心可畏,这怎能不让他气愤?

  这天,闲极无聊,他突然心血来潮,决定请几位退下来的老哥们儿聊聊天,便特地摆下酒宴,请来了左邻右舍。

  菜,是他的老伴烧的,虽算不上国色天香,却也风味独特,至于酒,当然是最好的茅台--那酒,还是三年前一个个体户送的。

  三年前的那天,多第光照日月!那天,那个体户一边把腰弯的像只大虾,极殷勤地为他点烟递火,一边满脸堆笑地说:“这箱茅台,是我特意买了来孝敬您的,这酒是老牌正宗,誉满全球,要是撂上三五年再喝,那更是价值连城,香飘四海!”而他,也一边点头表示赞许,一边大笔一挥,按出厂价批给了那个体户二十吨化肥。

  想到这,他格外来了精神,笑眯眯地开始发表演说。

  “吃!吃!今天不谈国事,一醉方休!”他挺豪爽,一边从容潇洒地站起,一边打开茅台酒的盖子,为名位一一斟酒。

  可是,当他举起酒杯欲邀大家一饮而尽时,刚呡了一口便楞住了:

  天哪!这不是酒!是水!

  他尴尬至极--刷地一下,脸红的像个紫茄子,他请来的那几位老友,也个个面面相觑,一时间不知所措。

  “妈的!这年头啥都假!快!换古井贡!”

  他的老伴,也赶紧从酒柜中,拿出一瓶古色古香的古井贡酒。

  酒宴在进行,可是已没有任何酒味。

  大家都在笑,却都笑的那么尴尬。

  不久,客人们全醉了,走了。

  唯有他还呆呆地坐着,一动不动,僵尸似的。

  对于他,这显然是个灰色的日子:他的“文治武功”,他的赫赫威望,他的彬彬有理,他的温文尔雅,已全在这一刹那变成了一个遥远的梦。

  他觉得浑身冰凉,心里堵的难受。

  他真想象狮子似地跳起,扑向那个个体户,可是,一想到对方那深不可测的笑容,他就先怕了三分。

  怕什么呢?他不敢说,也没法说,那恶心劲儿,就像吞了个苍蝇。

  他无力地躺在沙发上。

  他睡着了,梦见那个个体户用筷子一夹,就把他塞进了茅台酒的瓶子里……

  一万年后,某地出土了一件极古怪的文物,白瓷做的酒瓶子里泡着一个人,经鉴定:

  酒是茅台酒,至于那人,没错儿,就是他。

  胎 教

  有一对夫妻,男的是贼,女的也是贼,两人不仅贼好,还常在一起切磋当贼的学问。

  年年如此。

  每有所获,两人总要眉飞色舞地交流一番。

  当然了,谈的最多的,是如何偷别人的金戒指--也难怪,这年头,金子值钱。

  后来,那女的怀孕了,身子骨不灵了,便由那男的偷,且一如即往,常把偷来的金戒指拿给女人看,还那么悠然神往地说:“咱们要是生了个男娃,长大了准是个神偷。”

  女人立刻不高兴地骂了一句:“放屁!”

  男人则挺了挺胸,信心百倍地说:“你知道个球!这叫胎教!灵着呢!”

  不久,他们果然生了个男孩,小两口乐的合不拢嘴,前来照应的奶奶也乐不可支,天天搂着宝贝孙子,就像搂着一只会下金蛋的凤凰。

  一天,奶奶刚给孙子换完尿布,突然发现手上的金戒指不见了,就气哼哼的问孩子他爹:“你小子浑!是不是你偷了我的金戒指?”

  孩子爹摇摇头:“要是我偷的,我他妈来世变个鳖!”

  怪!难道戒指长了翅膀,会扑扑楞楞地飞了?

  老奶奶暗暗生气,总疑惑是媳妇偷的,便气哼哼地骂了一声,又恶狠狠地吐了口吐沫,拍拍屁股,走了。

  当夜,小两口正哄孩子玩,突然发现孩子的小手攥的紧紧的,还一个劲的傻笑,那笑容怪兮兮,挺吓人,便赶紧掰开孩子的小手看:

  天哪!手心里攥着的,竟然是奶奶的那枚金戒指!

  妈呀!吃奶的孩子,放屁都还是奶味呢,居然成了个神偷!?

  女人哭了,哭的挺伤心。

  男人傻了,呆呆的楞在那,傻了,像根木头桩子。

  好半天。

  好半天。

  突然,那男的雷也似的吼了一声:

  “妈的,我操!我他妈要是再偷,来世变个鳖!”

  当 代 神 农

  农药掺假,苦了老实巴交的农民,也苦了农资供应站的老站长。

  你想啊,真真假假,假假真真,能把你折腾的死去活来,老站长能不急?

  就为了这,老站长天天抽闷烟。

  一天,一个壮实的汉子突然登门拜访了他,还毛遂自荐地说道:“俺有个绝活,敢用嘴尝各种农药,是真是假,一尝就知道。”

  “去去!旁边玩儿去!我烦!”

  “咋?不信?不信你试啊!”

  “当真?”

  “骗你是孙子!”

  老站长想了想,狠了狠心,从货架上拿起两瓶外包装一模一样的农药:“你小子别吹!给我尝!”

  汉子接过,闻了闻,尝了尝,转眼间高举起右手的那瓶:“这瓶假。”

  “邪!神了!”老站长兴奋无比:“这绝活,你咋练出来的?”

  “这容易。俺是个庄稼汉,前年用过假农药,害的我颗粒无收,打那起,俺就学乖了,用农药前,总要先尝尝。”

  “你不怕死?”

  “怕死就别种庄稼!”说着,大汉挺了挺胸,那悲壮的气势,使想起了洪荒远古时为了治病救人而遍尝百草的神农氏。

  老站长看了看汉子,揉了揉眼,定了定神,又看了看汉子,这才猛地站起,一把握住汉子的手:“到俺农资站干,每月八百,咋样?”

  “钱?不希罕。”

  “咋了?嫌少?”

  “不是。”

  “不干?”

  “干。”

  “当真?”

  “嗯。”

  “真的当真?”

  “骗你是孙子!”

  “一言为定?”

  “嗯。”

  就这样,这汉子从此成了农资站的台柱子。由于他认真负责,站里买的货全是真家伙,不出一年,农资站的事迹就上了报。

  一天,感激万分的农民还送来一幅大匾,上书“当代神农”四个大字。

  更让人称奇的是,汉子死了后,他坟前的小草棵棵有特异功能,农药是真是假,只要摘一茎小草往药水里一放就能立见分晓:

  如果小草依然葱绿,那就是真的;

  如果小草殷红如血,那就是假的。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李阳 李阳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李阳 会员等级:文学秀才 用户积分:179 投稿总数:131 篇 本月投稿:22 篇 登录次数: 27 他的生日:10-24 注册时间: 2010-11-15 14:26:49 最后登录: 2018-10-04 13:36:28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