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短小说 > 幽默讽刺>文章详细内容页

湘韵小说|郁李仁:危情05

时间:2020-10-31 10:29:09字数:7624【  】来源:手机原创 作者:叶明轩 点击:0

  (五)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案件最终水落石出,其结局令人唏嘘不已——

  张芳这短暂一生,都游走在情的边缘,可始终没有知道“情”为何物便殒命。而另一个女人最终也“情”非得已地葬送了自己。

  ▉杀机隐现

  晓娜从庄明那儿带着羞辱和仇恨,逃也似的打车离去。

  想着这半年来与庄明交往的点点滴滴,晓娜神情恍惚,宛若梦靥一样,令她把思维回归不了现实。她强忍泪水,抱着从庄明住处收集自己东西的大包、小包,努力镇定情绪。

  回到家,公婆及两个孩子早就睡了,丈夫仍然是没回来,也不指望他今晚还能回家了。她先去洗一个舒服的澡,妄图洗净这半年来庄明留存在自己身上的所有耻辱。

  洗完澡,她终于让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这才想起,得设法把那些图片及视频处理掉。

  可是,令她瞠目结舌的是,刚带回家来的,除了装着常用物品的大包之外,那个装着她用十万元赎回来的关乎自己整个人生荣辱的小包却找不着了。

  第二天一早,晓娜抱着复杂的心情,来到了出租车公司,求助公司帮忙查找一下昨晚载她回家的车辆和驾驶员,称有重要的物品遗落在车上。公司接待员根据她对驾驶员身体相貌的叙述,并调出所有出租车驾驶员的照片供她指认,很快就找到了昨晚她打车的司机向阳峰。

  可是,向阳峰回到公司后,却支支吾吾说没见到过什么皮包遗留在车上,说后来又搭载了别的乘客,会不会被后来的乘客从车上捡走了?

  晓娜感到天旋地转。她倒不是心疼为那个包中之物所花去的十万元,而是担心那些图片和视频被流传开来。要是那样,就算死,她也会带着世人的指责和唾骂死得不光彩的。

  看晓娜急得脸色都变了,向阳峰终究不忍心,便安慰晓娜不要急,说自己愿意帮助她“找一找”后来乘车的“乘客”,尽量索回她遗失的物品——向阳峰是这样想的:那皮包就在张芳那儿,之后去哄哄她还来就是了。事后说是从后来乘车客人那儿要回的,这让自己在公司里也有台阶可下。

  可是,令向阳峰始料未及的是,她去张芳住处寻包时,却怎么也找不着。询问张芳,她先是矢口否认看见过皮包。后来在向阳峰的软磨硬泡之下,她才含含糊糊地承认那包被自己藏了,要还给他可以,但是,必须告诉她照片上那个与她认识的女人苟且的男人是谁。

  向阳峰很是纳闷,什么照片、男人,他根本不知道,因为就那晚泊车后将皮包带去张芳屋子里时自己接触过那包之外,以后就再也没接触过皮包,更不要说知道包内是些什么物品了。

  此后几天里,向阳峰的日子很不好过——那边是晓娜一天几个电话的追问包找着了吗?这边却是张芳坚决要知道照片上男人是谁才肯还包。直到后来,向阳峰和张芳甚至在公园里为此发生激烈地争吵……

  ▉真相大白

  警方抓获晓娜时,她异常镇静。

  她知道,这一天终究会来。只是她满含遗憾——自己不惜一切代价想掩盖与庄明那段孽情不为世人所知,尽力想保全自己在家人、孩子面前的“干净”形象,可惜最后还是弄巧成拙。

  当五金老板刘洪知道是自己的妻子杀害张芳的消息时,不亚于一个晴空霹雳,震惊得他半晌回不过神来。

  被抓后的数小时内,晓娜很快交待完杀害张芳的经过。之后,尽管心中如释重负,但神情呆滞,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中——

  向阳峰多次向张芳索要皮包未果,无奈之下,只好将实情告诉晓娜。谎称那晚捡拾她皮包的乘客不愿意无偿交还皮包,他也实在是无能为力。

  向阳峰说:“但是,那位拾包的女士,可能认识你,她住在滨湖小区。她口口声声要知道和你在一起的男人是谁。因为我确实没见过包内的东西,所以根本无从得知什么男人、女人的事儿。可是她却一定要知道这个答案,说这是归还皮包的唯一条件。”

  晓娜一听见这个讯息,顿时傻眼了。她的第一反应就是,难道这个拾包的女人跟自己有什么过节?或者又是与自己丈夫有染的狐狸精?一想到这,她立即心内慌乱起来,要真是丈夫的狐狸精,那么自己所做的一切,都会前功尽弃。

  丈夫在外包养女人,这是她知道的事实,并且知道有一个叫做小甑的,住在市郊。可是滨湖小区这女人又是何许人也?况且,司机说她认识自己,却不认识庄明,而又非常想知道庄明是谁,那就极有可能,她想利用我和庄明的关系做什么文章。

  想到这,尽管这是炎夏七月,可是晓娜整个身心都一阵阵发凉,感觉自己从未有过的无助与恐慌。

  “我必须亲自去见识一下这位女魔头。别把老娘惹急了,大不了鱼死网破。”晓娜突然将与庄明发生这半年来的耻辱与仇恨,以及对丈夫的厌恶,一股脑儿迸现出来,化为一腔愤怒。

  7月13日晚,晓娜在向向阳峰问清张芳的具体住址之后,顺手从酒楼厨房操起一把菜刀放进随身携带的包里,打车向滨湖小区驶去。

  此时的张芳,正慵懒地靠在家中的沙发上随意收看电视。

  偌大的房间里,只剩下她一人时,显得格外冷清。许多时候,她也想过自己所经历的路,都三十岁了,还没有一个安乐的家,难免黯然神伤。尽管,以自己的青春代价,换来了刘洪施舍的这幢房子,可是,和他生的儿子,终究需要人力财力去抚养啊,他给的区区每月5000元钱,自己无论怎样地精打细算,都总是捉襟见肘。

  当初自己与刘洪相好时,她曾在一些场合见过刘洪的老婆,所以认得她。而刘洪向自己提出分手理由是被老婆发现了他们之间的偷情,为了顾全家,不得已必须和张芳分手。当时张芳心想,虽然自己也给他生养过一个孩子,可自己终究是遭人唾弃的第三者,没有名分地位,既然他愿意把这套房产和孩子的抚养费都给我,也就放手吧。

  可是,当她看见司机带回的包中照片时,她的心思产生了微妙的变化:原以为刘洪的老婆很圣洁、很高雅,没想到竟然也如此肮脏龌龊。

  于是,她有了一个奇怪的想法:查清楚那个男人是谁,之后向刘洪摊牌,最起码,他也该再给我一笔钱,让我摆脱目前的生活窘态。

  这时候,门铃响了,张芳纳闷:今天老娘没有约任何臭男人啊,谁呢?

  于是她开了门。

  于是晓娜闯了进来,直到后来晓娜朝张芳亮起了菜刀,看着张芳应声倒地之后,晓娜翻箱倒柜终于找到了那个包……

  后记:这是发生在T市的一个真实案例,这个案子的最大悬念,就是当所有的线索与视线,都最先围绕在与张芳交往的男人身上时,却差点忽略了晓娜这条暗线。

  伪情,危情,“情”字的左半身是“心”,右半身是“青”,这样的情一旦滋生之后,也许几个当事人后来连心子都悔青了,深刻教训啊!

TAG标签:     小说  郁李仁  危情  05  

【审核人:凌木千雪】

------分隔线----------------------------
文友推荐
 
打赏作者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点击图片赞助蜀韵文学网
百度推广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