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短小说 > 幽默讽刺>文章详细内容页

抹喜灰”与“抹喜泥”

时间:2020-07-03 23:44:45字数:7407【  】来源:手机原创 作者:徐洁 点击:0

  一地有一地的历史,一地有一地的文化,一地有一地的风俗,一地有一地的故事。地处皖西北的太和县,有两个独具特色的民间喜俗事象——“抹喜灰”与“抹喜泥”,值得挖掘和研究,应引起民俗学者的关注。

  “抹喜灰”

  先说“抹喜灰”,一般是在娶儿媳妇以及得孙子的时候,邻居为其道喜,用棉花或破抹布,蘸上铁锅底子上的柴火灰,趁儿媳妇的公公婆婆或小孩的爷爷奶奶不注意时,伸手用力把手里的喜灰抹在他们的脸上,一旦涂抹成功,都会引起旁观者们的哈哈大笑,一时间,农家小院里喧嚣阵阵,其乐融融,似搅动了一池春水,整个村庄都充满了灵动。

  为什么是“抹”锅底灰呢?因为锅底灰农户家都有,不仅容易得手,而且抹上以后也容易清洗。当然,也有涂抹小学生用的黑墨水的,黑墨水涂抹上去清洗困难,稍有不慎也容易搞到衣服上,农村人心疼衣服,所以抹墨水的相对较少。

  “抹喜灰”不是谁都可以去抹的,担任这一光荣使命的,是晚辈的妯娌们,别看这些小媳妇平时不言苟笑,而遇有喜事似乎激活了她们,个个都非常活跃,她们拥在一起嘻嘻哈哈,相互取笑着,行为极其夸张,表现出了没大没小的情形,把人性的张狂演绎得淋漓尽致。

  这里的“抹喜灰”习俗,还有一个把握“度”的问题,那就是不要大伙儿都一齐“抹”,有一两个人“抹”就行了,就图这个热闹,因为,娶儿媳妇也好,得孙子也好,一场大喜事,热闹一下就可以了,不能也没有必要没完没了地“闹”下去。如果因“抹喜灰”而伤了和气,那就没有了和谐的氛围,乡亲们抬头不见低头见,彼此相安无事为佳。

  前不久,我小妹妹娶儿媳妇,依照老家农村的风俗,在农家小院里举行“拜天地”仪式,院子里摆着八仙桌太师椅,八仙桌上摆放着一斗粮食,斗里插着一杆盘子秤,秤上端挂着一个古铜镜,斗的前端一对红烛红红火火。新娘子下车伊始,鞭炮阵阵,鼓乐齐鸣,我外甥和外甥媳妇穿着大红的古装,跪在八仙桌前“拜天地”,随着司仪一声“送入洞房”的喊声,不知从哪里“窜”出来两个中年妇女,麻利地朝我妹妹妹婿脸上“抹喜灰”,霎时,俩人都变成了“黑老包”,引来一阵接一阵的欢声笑语。

  当然,农村有农村的局限性,不排除有些人看不得别人家的好,趁势搅局者不乏其人。如遇到这种情况,喜家主人就会拿着香烟或小糖,逐人散烟敬糖,弯腰拱手,满脸堆笑陪不是。可以想象,到了这个当儿,搅局者也就收场了,大都心平气和。也有不识相的人,为了达到某种目的,硬是不依不饶地“找茬”“搞事”,喜主家为了维持颜面,也就喊出家里的壮劳力,一场械斗就在所难免了。

  民间就是这样,在漫长的生产生活中,村民们既相依为命、相互依仗,又你争我斗,互不相让,有时为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如小孩打架啦,说话强盛啦,争个地边啦,等等,一言不合,就拳脚相向,轻者头破血流,重者打出人命,闹出了“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奈急”的人间悲剧。

  “抹喜泥”

  再说“抹喜泥”,太和土话叫“糊新女婿”,这个习俗特指“新女婿回门”,为了活跃喜庆氛围,村里的小伙子们用扫把、铁锹等工具,在池塘里沾满泥巴,在“回门宴”结束之时,涂抹在新女婿身上,且抹得泥越多越喜庆,新女婿浑身上下都是泥巴,娘家人脸上才越有光。如果没有人“抹喜泥”,则说明这家的人缘不怎么样,村里人不愿意搭理。

  在皖北地区,自古有“三天回门”的传统,嫁出去的闺女出嫁第三天回娘家,新女婿要备上厚礼,一般是由媒人或发小陪同着,小两口欢欢喜喜回娘家来了。到了娘家,娘家人会杀猪宰羊,好酒好菜招待“新姑爷”。农村人无论穷富,“新姑爷”第一次上门,就是倾其所有也要为闺女“撑面子”。

  自古有“新婚三天没大小”之说,“回门宴”是毛脚女婿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成为丈母娘家的座上宾,其余人不论辈分都是陪客。新女婿不仅坐在上席主位,而且满桌宾朋都敬他酒,把他“抬”得高高的,众星捧月一般。这也是考验新女婿自身素质的时候了,有的新女婿有头脑,知道谦虚低调,对人彬彬有礼,喝酒也就量力而行了。而有些心高气傲的新姑爷,端起酒杯来者不拒,说起话来三吼两吼的,大伙儿就把“火力”都瞄上了他,一直把他“灌”得不省人事,让他当众丢人现眼。为了让新女婿醒酒,也是为了让他长长记性,遇到这种情况,娘家人一般会给他一个“下马威”,几个小青年把他抬起来,直接扔到池塘里,喝几口水、啃几口泥,再把他扔在岸边,让他在娘家人面前一辈子也不敢张狂了。

  一般来说,“抹喜泥”还是比较文明的,抹抹池塘里的泥巴而已。也有的为了捉弄人,从化粪池里取泥巴,专门“臭”人的。这时,老丈人就要出面了,手拿香烟,面带笑容,口里边给“找茬者”说着感谢的话,边频繁地奉上香烟,让一触即发的“臭蛋”,变成吓唬吓唬人的道具而已。

  记得三十多年前我作为新女婿“回门”时,考虑到爱人家在她们村里是大门大户,半个村庄都是她家的近亲,于是就穿着军装,戴着军帽,很“正式”的登台亮相了。哪知,我一到老岳父家,就看到有十几个年轻人,手持沾满泥巴的物件,在虎视眈眈地望着我,他们那横眉竖眼的样子,看得我头皮发麻,当时心想,一身泥巴是少不掉了。在吃饭时,有几个人还趴在门口一会儿朝里看看,一会儿又晃一晃手中的“家伙”,不时地在示威,似提醒我他们准备好了,布下了包围圈,在等待我出来呢!面对四面埋伏,我看着就当是没看见,施展在部队学的战术,按兵不动,埋头喝酒,与娘家人东拉西扯,故意拖延时间。这帮小青年也要吃饭啊,农村人有个习惯,谁家吃饭了,大人就扯着嗓子喊小孩,我听到有几个人被喊回去吃饭了,心想金蝉脱壳的机会来了,再看看门外边基本上没什么动静了,于是就大摇大摆地走了出来,与爱人碰面相视一笑,立马就骑着自行车溜之大吉。

  千百年来,“抹喜泥”习俗给古老的“新女婿回门”增添了乐趣,也给新婚的浪漫增添了色彩。只是,现在的农村,新女婿三天回门的传统还在,而村子里基本上看不到年轻人了,“抹喜泥”是小伙子们的专利,年轻人不在村里,也就缺少了那个大环境,喜宴显得冷清了许多,找不到过去的那种感觉了。

  不可否认,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民间的喜俗很多,大凡喜事都有一定的仪式感,“抹喜灰”与“抹喜泥”,也只是喜俗大家族中的两个成员而已,随着社会发展的发展变化,文明程度的提升普及,喜俗也在与时俱进地悄然演变。但不论形式如何变化,喜俗就一定有喜感,喜气洋洋永远是喜俗的主基调。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徐洁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徐洁 会员等级:文学翰林 用户积分:1200 投稿总数:131 篇 本月投稿:39 篇 登录次数: 21 他的生日:02-08 注册时间: 2019-06-08 13:43:25 最后登录: 2020-08-02 00:29:33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