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词歌赋 > 古词今韵>文章详细内容页

杨子江:庚子疫中六记

时间:2020-02-04 18:30:19字数:34583【  】来源:手机原创 作者:念1031 点击:0

  题记:

  庚子大疫,举国同抗。个力绵薄,亿兆啸天。日日防疫,英雄辈出;天天新闻,小丑偶现。仆无缚鸡之力,亦有椽笔壮志。上褒千古英雄以壮我民浩然正气,下贬无耻奸佞谴戒些小蝇营狗苟。身为书生,不改报国胸怀;笔墨曲隐,犹养满腔热血。春节长假,一延再延;响应号召,闭户观心。初一起笔,承六以辑;文陋情真,添力抗疫!

  初一:关于锁阳

  南宋词人周密是我比较喜欢的一位,不过他的词看得不多,名下的三部笔记体史料倒是一一读过。最早读的是《齐东野语》,那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上班不久,湖畔的旧书摊上买的。后来是《武林旧事》,依稀是孔网淘的。前几年又把上海古籍的《癸辛杂识》从京东买了,可惜到手后翻了翻,没细看。

  今年春节长假,举国同心抗大疫,自闭于宅,唯有读书。今天是大年初一,俗有“人日”之说,忌出门,宜懒觉晚起,宜赖床乱读,一顺手,《癸辛杂识》中见到一条:

  鞑靼野地有野马与蛟龙合,所遗精于地,遇春时则勃然如笋出地中。大者如猫儿头,笋上丰下俭,其形不与,亦有鳞甲筋脉,其名日“锁阳”,即所谓肉苁蓉之类也……土人收之,以薄刀去皮毛,洗涤令净,日乾之为药。其力百倍于肉苁蓉,其价亦百倍于常品也。五峰云:“亦尝得其少许。”

  国人素有养生的传统,所谓养生不过两类,一类养生求长命百岁,一类养生求长举不泄。凡此二“长”遗祸三千年,多少国人难破此关。长命百岁者,意在不死,虽违天道,也算是求生之欲,人之常情。倒是长举不泄,唯图纵欲享乐,足为千古陋习。

  好在这也不是中国人的独享,但凡男人,无论古今,亦无论中外,都有此好焉。为了壮阳,极端的做法是做手术,比如相传晚清某大佬就有过开刀植入猩猩睾丸的疯狂之举,可惜术后未及享乐就一命呜呼。上世纪二十年代,苏联的巴普洛夫还在老年人身上进行了大批量的手术移植,似乎有点疗效。到底快活的是人类,倒霉的是猩猩。

  当然,这种手术的风险很高,绝大多数男人还是采用食补。比如通行的吃牡蛎、吃葱韭。牡蛎壮阳一说好像来自古罗马,据说有个情圣就是靠每天吃五十个生牡蛎支撑的。那时候的地中海,清澈干净,没啥污染物,吃五十个生牡蛎也不大会生病拉肚子碍事。

  中国是黄土文化,上古人一般吃不到海里的生牡蛎,大抵只有靠吃葱嚼韭意思意思。到后来,牧业发展了,牛羊多了,古人也开始发展到吃动物的某些特定器官壮阳。马鞍山小街小巷的一些淮南牛肉汤馆子大抵都堂而皇之的标注:牛鞭火锅,爆炒羊宝,也算是古风醇厚。

  到底牛鞭羊宝还是日常的牲畜物件,吃了有没有效果不清楚,心理作用倒是有几分。有一年,朋友约去小吃一条街的苍蝇馆子尝新鲜,那时候,我们都还是光棍一条,每天清清苦苦的熬夜写诗。几个人凑点钱,点了小店招牌:牛尾火锅。老板娘上完酒菜却不走,站在边上,操着浓厚的皖北腔大声问,牛鞭羊宝尅不尅?

  我们三个面面相觑,有点害羞,朋友说,尝尝,怕什么!

  家伙什端上来,切段的牛鞭直接入锅煮着,几个羊宝切了薄片摊在盘子中,白不拉刺,看着膈应。等老板娘走了,我们几个你看我,我看你,瞟了半天,总算下了筷子。到底皖北的火锅味厚,似乎也没吃出什么腥臊,端的是做贼似也吃了。饭后,一窝人到我的宿舍打拱猪牵羊,至于晚间吃过什么是绝不再提的。

  其实,这些年富人多了,不仁的事情也就多了起来。起先吃吃牛鞭、泡泡周密说的锁阳倒还算是以形补形的古朴,现在发展到只要是野生的,都是壮阳的了。麻雀壮阳了,穿山甲壮阳了,果子狸壮阳了,甚至外国的什么玛卡也成了壮阳的了。

  真的壮阳么?扯淡!为了壮阳么?也不竟然!很多时候,人们吃野物打的是壮阳旗号,行的却是炫富之实——

  我能吃到,你吃不到,说明我不仅比你富有,还比你有门道、有地位、有独一性,当然,也在更大的权力面前更具性的吸引力。

  或者,这也就是某些人居然热衷吃蝙蝠的原因吧。可惜,蝙蝠并不带来幸福,喊了三千年的福禄寿,蝙蝠始终是病毒携带者,既丑陋又恐怖,可现在居然有人拿它做刺生!

  违天理,违常识,带来病毒的是蝙蝠,可打开那只盒子的那恶魔之手,却是我们自己。

  周密是南宋人,南宋亡国后,周密又在元朝的统治下生活了二十年,这二十年周密潜心史料史实和词章创作,《癸辛杂识》里面关于“锁阳”的记载仅此一条,文中的“五峰”名叫翁宾旸,是南宋末年权相贾似道幕僚,周密、吴文英等当时文士多与之有往来唱和。“亦尝得其少许”这六个字不仅写出了翁宾旸的得意与炫耀,亦少许漏出几分周密的艳羡吧?

  初二:贾似道

  翁五峰的东家是贾似道,当年也曾跟随贾似道如果湘鄂。说起贾似道,这伙计出身卑微,硬是靠着妹妹当上贵妃而一发而不可收拾,年仅二十五岁就进士登科。彼时小贾的姐夫宋理宗赵昀为了讨好贾贵妃,立即把小舅子提拔为太常丞、军器监。众臣一看这个架势,赶紧上表,鼓吹其才,赵昀自然要顺水推舟,又提拔为澧州知府。

  就这样,一个登科前靠着“父萌”仅仅做过两年仓库管理员、毫无从政经历的毛头小伙子,居然一夜间成了地方大员。

  贾知州在澧州干的怎样,史书上并没有多少记载,倒是随后的几年间,这位皇家小舅子连升连迁,其中一个比较重要的履历节点是淳祐元年(1241年),贾似道任湖广统领,这是他第一次接触军事。以后的十几年,贾似道并没有直接带兵打仗,只是在戍边、屯垦、招兵方面做些事情,军功是没有的,但这并不影响他的不断提拔。

  应该说,这个阶段的贾似道日子过得还是很滋润的,斗斗蟋蟀,写写虫谱。大宋朝么,本就是个富而不强的大摊子,多些情趣玩乐,大家都乐得享受,至于蒙古的边事,大家都装着看不见。

  可惜,北境的沙尘暴该来的时候,终归还是要来的。

  宝祐六年(1258年)四月,蒙古大汗蒙哥分兵三路大举侵宋,开庆元年(1259年)九月八日,忽必烈这一路大军包围鄂州。二十天后,消息传到杭州,宋理宗赶紧命贾似道率部驰援并授予他统筹指挥鄂州战事。应该说,鄂州之战,宋理宗指挥得当,授权明确;贾似道也放手一搏,防守有道。忽必烈虽然多次攻打,想尽办法,但都被贾似道和众将士戮力同心,一一破解,军民士气始终高昂。

  正在两军僵持之际,蒙哥却早在八月份就在四川的钓鱼城之战中,额中流矢而毙命。消息传来,忽必烈的蒙古大军遂做有序撤退。这时,贾似道非但不乘胜追击,反而遣使与之议和,把一场可能的大胜消弭于和议的算计。

  有此一战,贾似道返朝后瞬间人气爆棚,宋理宗的封官加爵更是把贾似道推到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相位置。那时候的贾似道不但可以享受六天一朝的待遇,上朝时还能带上自己心爱的蛐蛐,甚而蛐蛐跑到胡须上都能成为朝野上下的逸事美谈!那些年,没事的时候,贾似道带着翁五峰之流不仅写了《蟋蟀谱》,更写了一部《福华编》,专门吹捧自己在鄂州的抗蒙事迹。

  巍巍庙堂的朝议是可以掌控的,但是街头巷尾的舆论却不因为一部《福华编》而改变,胜势下的鄂州和议终归为时人诟病。不过这也真的很难说对错。南宋军力历来孱弱,贸然追击也未必能得胜,更何况贾似道的对手可是大名鼎鼎的忽必烈,追上去,谁知胜负?

  蒙哥之死给了南宋九年的喘息,到了咸淳四年(1268年)九月,蒙军再次南下并一举围困襄阳。此后的四年间,贾似道虽然组织了十四次大规模军事救援,只可惜毕竟不是行伍出身,军事素养天然缺失,以至于贾似道到了襄樊最危急的时候,依然固执的认为蒙军主要战略方向并非襄樊。咸淳九年,襄阳、樊城相继失陷,南宋失去了重要的屏障,这一年,是公元1273年。

  两年后,贾似道仓促组织了十三万宋军与忽必烈的伯颜部十万将士在铜陵丁家洲一带展开决战,自己的中军设在了丁家洲下游的芜湖鲁港。结果自然不用重复,宋军稍一接战,便陷入了溃败,贾似道所有斗蛐蛐的经验都用在了自己的独自逃跑上,哪还管身后十三万宋军的死活。

  丁家洲一战,宋军再也无力和蒙古军队有战役级的对抗了,灭国只是时间问题。逃回杭州的贾似道日子也不好过,朝野一片杀声。此时,掌朝的是太皇太后,女人家家自然是没啥办法,杀又下不了手,只得把贾似道的官职一撸到底,流放广东。押解途中,解官郑虎臣想尽办法要逼贾似道自杀。可惜这位贾大人死活就是不肯自杀,一路走一路熬,走到福建漳州市境内的木绵庵时,郑虎臣再次要求贾似道自杀,贾似道被逼的没办法,只得吞下一些冰片,量又不够,只能跑肚拉稀。郑虎臣一气之下,用剑把蹲着的贾似道砍死在粪坑里。

  一代祸国权相贾似道终于找到了他的最佳安身之所!

  贾似道死了,顺便说一个他的门客的故事:

  贾师宪还越之后,居家待罪,日不遑安。翘馆诸客悉已散去,独廖群玉莹中馆于贾府之别业,仍朝夕从不舍。乙亥七月一夕,与贾公痛饮终夕,悲歌雨泣,到五鼓方罢。廖归舍不复寝,命爱姬煎茶以进,自于笈中取冰脑一-握服之。既而药力不应,而业已求死,又命姬曰:“更欲得热酒一杯饮之。”姬复以金杯进酒,仍于笈中再取片脑数握服之。姬觉其异,急前救之,则脑酒已人喉中矣,仅落数片于衣袂间。姬于是垂泣相持,廖语之曰:“汝勿用哭我,我从丞相,必有南行之命,我命亦恐不免。年老如此,岂能复自若?今得善死矣。吾平生无负于主,天地亦能鉴之也。”于是分付身后大概,言未既,九窍流血而毙。

  这段史料也存于周密的《癸辛杂识》。想来这位廖莹中也是和翁五峰一派的人物,跟着贾似道一起享过鸡犬之福——大半夜喝酒,都是金杯以进——所不同者,这位廖莹中还有几分从一而终的气节,算是“翘馆诸客悉已散去”中的特例。服冰片而死,也和他的主子不谋而合。只可惜冰片并不是什么剧毒之药,吃多了首先是恶心、呕吐、腹泄,然后才会因痉挛、呼吸衰竭而死亡。周密下笔含蓄,“言未既,九窍流血而毙”,没让廖莹中多受罪,也算一点厚道之意。

  初三:南宋之乱

  南宋一朝,北方始终是心腹大患。先是完颜氏的金朝,完颜阿骨打、金兀术打败了北宋后,始终窥视着南宋的花花之地。后来,蒙古部落崛起,南宋联合蒙古彻底打败了金朝后,本以为能过几天太平日子,没想到,“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一样吸引着蒙古人的江南美梦。

  从1127年宋高宗赵构在南京称帝,到1276年末帝赵昺跳海殉国,不到一百五十年的南宋,在金蒙铁骑不断的冲击下,南宋的百姓们并没有过过几天舒心的日子。说什么“靖康耻,犹未雪”,到底是“徽钦怀悯不生还”;说什么“王师北定中原日”,无非做“建都钱唐歌舞地”!

  南宋一朝五世九帝,高宗赵构、孝宗赵昚、光宗赵惇、宁宗赵扩、理宗赵昀、度宗赵禥、恭帝赵隰、端宗赵昰、卫王赵昺,除了赵昀有过联蒙灭金的政治建树,端卫二帝尚属儿童外,其他六帝皆是昏庸不堪的无能之辈。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大宋的国运如此,摊上了这么一个有着雄才大略的北方邻居也是迟早的事情。

  说到赵昀,不得不提到他另外一个重大决策:确立了朱熹理学的崇高地位。可惜的是,理学的诞生实在有点生不逢时,由于其学术特点,放在南宋那个乱世,虽然成就了一些空谈之人,却成了吴国的根蒂。放眼南宋一朝,整个国家始终处在兵荒马乱的危机状态、百姓民生始终处在水火冷暖的动荡之际,可一帮子道学家整天念叨的都是了无实用的经义诗赋、天理清谈,从来不关注民生舍取和北境安危。南宋的士大夫们仿佛是一群把脑袋塞进江南竹林里的鸵鸟,撅着个肥屁股等着不挨打。

  所以经历了亡国之痛的周密在《癸辛杂识》中就感叹:“今之学者,但是议论中理会太深切,不加意于实行。”

  周密的感叹并不是空穴来风,当年,大金的海陵王完颜亮准备渡江时,作为宋军步帅李捧建就建议,断了吴江长桥,以阻止金人的骑兵。吴江长桥又名利往桥、垂虹桥,是当年吴淞江上的一座石质长桥。断了一座石桥就能阻断金人的铁骑?好在当时的平江知府洪景伯还算头脑清楚,上奏阻止这个无意义的举动。不仅如此,当时还有人建议在常熟福山一带挖许多陷阱,并以此来阻止完颜的战马骑兵。

  完颜亮南下是正隆六年,可是到了南宋末年的德祐赵昰一朝,一百多年过去了,当忽必烈的铁骑再次卷着蒙古黄沙杀将过来时,“朝臣亦建议断桥于吴江者,又断关之板桥者”。看到这样愚蠢的朝奏政议,周密也实在忍不住要:“呜呼!疾已入于膏肓,且投肤革之剂,亦只取识者之笑耳,尚忍言哉!”

  这就是一个孱弱王朝的画像吧,既找不到一丝中兴的亮点,也找不到一星智慧的光芒,你只能叹息,只能无奈!就是那个权相贾似道,再补一段野史,算是给这个暗淡的王朝再添一笔混乱的颜料吧:

  或谓贾平章(贾似道)鲁港之师,尝与北军议定岁币,讲解约于来日各退师一舍,以示信。既而,西风大作,北军之退西者旗帜皆东指。南军都拔发孙虎臣意以为北军顺风进师,遂仓忙告急于贾,贾以为北军失信而相绐,遂鸣锣退师。及知其误,则军溃已不可止矣。是南军既退之后,越一宿而北军始进,盖以此也。呜呼,天乎!

  这真是天意么?在鲁港让贾似道误判的是孙虎臣,最后,因溃败丁家洲之战而在被贬途中澡解官诛杀的叫郑虎臣,看来贾似道一辈子被“虎臣”所克。所以,郑虎臣在木绵庵杀贾似道时,就大义凛然的说:

  “吾为天下杀似道,虽死何憾?”

  这是郑虎臣的小伎俩,谁会起诉一个诛杀奸臣的人呢!可惜,口号再高蹈,表白再英勇,也不代表他就是什么真正的大英雄。实际上郑虎臣和贾似道素有私仇。当年,郑虎臣的父亲郑埙在主政越州时,被贾似道陷害,流放而死,郑虎臣也被充军边疆。贾似道被贬时,早已赦返做了会稽(绍兴)县令的郑虎臣,听说要押解贾似道,赶紧找了关系,托了门路,终于要来了这个押解的差事。可以说,郑虎臣一开始的目的就是为了杀贾似道。当时的朝廷,妇人主政,虽然有心杀贾似道以谢天下,又不敢下手,郑虎臣主动请缨,大家心知肚明,自然睁只眼闭只眼,乐得郑虎臣“飞云浦”上动手了。

  不过,报了父仇的郑虎臣也没落个好的结果,英雄事迹虽然被载入《闽都别记》而名垂青史,可惜第二年,贾似道的死党陈宜中逃至福州,拥立赵昰为端宗。一个十岁的孩子能懂个啥,陈宜中擅权小朝廷,很快又杀了郑虎臣,算是给贾似道报了仇。

  至于陈宜中也还算对得起南宋的流亡小朝廷,与张世杰、文天祥、陆秀夫、赵与择一道从福建,边打边退,边退边打,并最后在广州与元军大战。陈宜中虽有“逃跑宰相”的盛誉,兵败后到底还是去了占城(越南)借兵,以图再战。等到元军占领越南后,陈宜中再次发挥逃跑的专长,出海去了暹罗并最终客死于斯。至于他曾经的同朝重臣文天祥被俘囚于沙漠,陆秀夫则带着南宋最后的希望和小皇帝一同在崖山赴海而死。

  这就是南宋!

  初四:至元十八年

  周密写《癸辛杂识》的时候,已经是元朝了。虽然入元以后,周密立志不仕,先后隐居湖州的弁山老宅和杭州的癸辛街,但终究元朝的事情或多或少还是在其中记录了一些。其中有一条是关于至元十八年,元世祖忽必烈派军东征日本的史料:

  至元十八年,大军征日本。船军已至竹岛,与其太宰府甚迩,方号令翌日分路以入。夜半忽大风暴作,诸船皆击撞而碎,四千余舟存二百而已。全军十五万人,归者不能五之一,凡弃粮五十万石,衣甲器械称是。是夕之风,木大数围者皆拔,或中折,盖天意也。(李顺丈为令史,目击而言。)

  周密虽是南宋旧臣,但是这段文字到很平实,行文之中更多的是史家的客观,征日之败并不因为忽必烈灭了南宋的旧恨而幸灾乐祸,不仅如此,文末还特意注明是令史李顺“目击而言”,盖增其信也。国仇家恨是国仇家恨,落笔于史理当摈弃情感因素,忠实于事实,不然何以昭示后人,殷鉴之说又从何谈起!

  总体来说,元后的六百多年,历朝历代对元史的认识总是马马虎虎,躲躲闪闪。一方面是蒙古族灭了汉族的大宋朝,汉族人、中原文化的面子都过意不去,旧痛不愿提;另一方面元朝也就仅仅八十三年,存世之史不多,蒙古人从中原退去沙漠后的历史又不被后世史官纳入记载。所以,放眼今天,元朝除了给我们留下一点意淫西征东欧的壮阳之举外,似乎别无什么亮点激情可以张扬。

  这些年,中日关系阴阳不调,两国民众的情绪总是被撩拨的里焦外嫩,可惜网络上的大话狂言总也掩盖不了强大的忽必烈两次征日而遭受的彻底败绩。其实,至元十八年的那次东征日本,不仅消耗了元朝的精锐部队,也极大的振奋了日本的军事自信。甚至那次袭击元朝水师的台风,都被视为是天照大神为了保佑日本而呼唤来的“神风”。

  那的确是一股神神叨叨的风!到了二战后期,袭击美军的敢死队也被叫做“神风突击队”,可惜在强大的工业文明面前完全是不堪一击。

  应该说,忽必烈的两次征日不仅是军事上的完败,也隔断了日本对中国文化的学习进程,使原本正在逐步接受儒释道融合思想的日本,彻底拒绝了天台山三井潭的“三井理念”,日本的主流社会理念又回归到天照大神的怀抱,日本本土文化的自觉与完善更加快速,日本从在两次对中的胜利中,获得了对中国的自信与骄傲。至此以后,日本逐渐脱离了藩属国的角色,并有意识的试探那个泱泱大国——明代的沿海倭患,清代的直接宣战,得非至元十八年种下的因乎?

  当然,元代还是有可书一笔的地方。还是这个至元十八年,元廷明文规定:商贾海外贸易只须在泉州一个地方交税,其他地方可以不用重复纳税。至令一出,泉州港海外贸易立即进入全盛阶段,往来的贸易国一下子由南宋的50多个增加到100多个,元朝人的海外贸易商的足迹遍及南洋、印度洋、波斯湾和非洲东海岸。

  一个马背上打天下的朝代居然对海洋贸易如此的开放与自信,相比后世的明成祖朱棣恶狠狠地“不许片帆入海”的海禁,不能不说,拥有横跨欧亚非四个可汗国的元朝,到底胸怀更加广博,视野更加宏大!

  至元十八年,我们还有一个必须记住的文化事件:瀚海牢狱中,被俘的南宋末朝丞相文天祥写下了《正气歌》并序。

  余囚北庭,坐一土室。室广八尺,深可四寻。单扉低小,白间短窄,污下而幽暗。当此夏日,诸气萃然:雨潦四集,浮动床几,时则为水气;涂泥半朝,蒸沤历澜,时则为土气;乍晴暴热,风道四塞,时则为日气;檐阴薪爨,助长炎虐,时则为火气;仓腐寄顿,陈陈逼人,时则为米气;骈肩杂遝,腥臊汗垢,时则为人气;或圊溷、或毁尸、或腐鼠,恶气杂出,时则为秽气。叠是数气,当之者鲜不为厉。而予以孱弱,俯仰其间,於兹二年矣,幸而无恙,是殆有养致然尔。然亦安知所养何哉?孟子曰:“吾善养吾浩然之气。”彼气有七,吾气有一,以一敌七,吾何患焉!况浩然者,乃天地之正气也,作正气歌一首。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

  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

  于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

  皇路当清夷,含和吐明庭。

  时穷节乃见,一一垂丹青。

  在齐太史简,在晋董狐笔。

  在秦张良椎,在汉苏武节。

  为严将军头,为嵇侍中血。

  为张睢阳齿,为颜常山舌。

  或为辽东帽,清操厉冰雪。

  或为出师表,鬼神泣壮烈。

  或为渡江楫,慷慨吞胡羯。

  或为击贼笏,逆竖头破裂。

  是气所磅礴,凛烈万古存。

  当其贯日月,生死安足论。

  地维赖以立,天柱赖以尊。

  三纲实系命,道义为之根。

  嗟予遘阳九,隶也实不力。

  楚囚缨其冠,传车送穷北。

  鼎镬甘如饴,求之不可得。

  阴房阗鬼火,春院閟天黑。

  牛骥同一皂,鸡栖凤凰食。

  一朝蒙雾露,分作沟中瘠。

  如此再寒暑,百沴自辟易。

  嗟哉沮洳场,为我安乐国。

  岂有他缪巧,阴阳不能贼。

  顾此耿耿在,仰视浮云白。

  悠悠我心悲,苍天曷有极。

  哲人日已远,典刑在夙昔。

  风檐展书读,古道照颜色。

  有此一篇,南宋可以自豪地挺挺腰杆了!

  有此一篇,周密亦可安心做史料笔记了!

  有此一篇,文脉不绝民心不散中华不倒!

  初五:秦桧之莫须有

  有一年暑假,搭了朋友的车一同去婺源,目的地是歙砚原石出产地婺源李坑。同行的两位书画家都在做着捡漏一方老坑砚石的美梦,我无此好,乐得看山看水看飞花。后来,车开野了,不知怎地钻到一个小村子——居然是大宋第一号奸相秦桧的祖居之村。

  我们们有些诧异,三个人在村子里转了转。村人抱着秦桧的名头做旅游,有个山洞,附会说是秦桧少年时的读书处。村长给我们一人撕了一张十元的门票,再陪我们进去看看:不到十米深的洞穴,阴冷潮湿,什么痕迹也没有,想不通秦桧为什么要在这样的环境里看书。

  那个村子似乎都姓秦,村口自搭的门楼一两行对联,大意是:秦桧是被冤枉的,岳飞跋扈想谋反。看我们一脸的不屑,村长严肃的对我们说,他们村后的山上有一条龙脉,是当年岳飞派兵挖断的,而且还钉了天罡地煞72个钉子,从而彻底断了秦家的运势。也正因为如此,秦桧才杀了岳飞报仇。

  村里的人都说秦桧是好人,暗骂岳飞。我们听着不舒服,赶紧离开。贾雨村言,自然是不足信的,姑妄听之的野狐禅倒也给我们的返程增添了不少笑谈。

  这些年,一些地方为了旅游,为了几个蝇头小利,什么事情都能做出来,什么案都敢翻,何况编几个惊天地、泣鬼神的胡言乱语呢?十几年前,南京江宁桦墅村的秦氏宗祠里为秦桧立了塑像,居然是站姿。消息一出,舆论哗然。但终究是网上口水,许多年过去了,秦桧的立像倒也安安稳稳的,一脸的你爱看不看!据说全中国有秦桧的塑像共六处,全是跪姿,江宁的站姿秦桧塑像也算是冒了天下之大不韪了。

  其实,给我《宋史》启蒙的就是刘兰芳的《说岳全传》,那时候刚上小学没两年,每天中午铁打的半小时评书是必听的。每天,我和弟弟不是听的热血沸腾,就是听得心急火燎。听到风波亭那一节,更听得血脉迸张,义愤填膺。也正因此,从此知道了什么叫英雄,什么叫奸佞;什么叫阴谋,什么叫冤屈;什么叫愤怒,什么叫无言!

  童年的记忆太深刻了,以致记忆到骨髓深处,构建了我一辈子的是非黑白、家国恩怨——英雄为什么总是悲剧?而且是“莫须有”?后来长大了,读的书多了,才知道这个世界“莫须有”的冤案多了去了,以至于我每次去杭州,去西湖,总不愿去岳王庙,或者就是内心深处不愿触动那个沉痛的话题吧。

  上下五千年,我们有多少英雄最后不是战死沙场,而是倒在些小的“莫须有”的罪名之下?秦桧村里的人有一百个理由说,秦桧不过是赵构的廷前傀儡,可是秦桧的手上毕竟沾满了岳飞、张宪、岳云的鲜血!如果说秦桧无辜,如果秦桧都可以翻案站起身,那么又如何去责备那个偏安杭州的赵构呢?是不是只能把杀害岳飞的责任推脱给风波亭往岳飞脖子上套绳索的刽子手呢?

  不!

  历史的真实不容翻案,历史的真实不容洗地,历史的鲜血不容今人沾上鲜血售卖!清人梁绍壬在《两般秋雨斋随笔》记过一条关于“莫须有”的文案:

  《宰辅编年录》:岳鄂王狱具,秦桧言:“岳云与张宪书,其事必须有。”蕲王争曰:“必须有三字,何以使人甘心?”今皆作莫须有。桧以险狠,故人人罪,必欲使爰书有据,决不以摸棱语了事也,似宜从“必须有”为是。

  蕲王是岳飞亲密战友韩世忠的封号,面对秦桧,韩世忠敢于怒斥,敢于质询,纵然于事无补,到底也是一代名帅的品格。这条笔记似乎只是孤证,但从一个侧面说明梁绍壬看问题的尖锐性。奸佞之臣不过是政治道德的沦丧,其学识眼界智商可并不低下,当他西窗密谋的时候,也必然会考虑过后路,留下后手。污蔑岳飞谋反,无中生有捏造岳云给张宪的谋反信件,怎么会简单的用书信被张宪烧了来搪塞?谁不懂,这样的案子必须办成铁案?所以,梁绍壬认为,“险狠”的秦桧一定说的是“必须有”,而不是“莫须有”。

  梁绍壬生活的清末据北宋末有八百余年,期间史料散佚、史传亦多有偏差,梁氏之论存乎逻辑推理,似也未读到过别的例证,其引用的《宰辅编年录》成书于南宋初年,作者是徐自明。徐自明中进士的时候是宋孝宗赵昚的淳熙五年,即公元1178年,岳飞已含冤被杀三十六年了,也恰逢赵昚登基后,正式给岳飞平反昭雪的舆论热闹期。此时,大内或多或少会有很多的卷宗史料被公布,因此徐自明应该记下了一些关于冤案的准确文字。我以为,到底秦桧说的是“必须有”,还是“莫须有”,《宰辅编年录》之说,虽孤而有信。

  或者,忠臣英雄不能被污蔑,奸佞小人也应该有历史的真实吧!

  这才是我们应有的辩证唯物主义的史观!

  今年的春节,全民同仇敌忾抗御疫情,有多少英雄向着疫区舍身舍家义无反顾的冲上去,又有多少跳梁小丑在打黑枪谋私利丧人伦?人在做,天在看,非不报,时候未到也!一句话,地是洗不干净的,只要你噬过英雄的血!就像南京江宁的那个秦桧站像,怎么站都是跪,永世的跪。

  河山半壁犹存末,松桧千年耻姓秦。

  不是么?

  初六:韩信岭上

  去年,因为工作原因,经常去山西,去介休。那天困在机场玩手机,居然发现在介休以南几十公里处有一处著名的山岭:

  韩信岭!

  都知道韩信之死,却不曾想韩信岭居然就在山西介休南面的灵石县。韩信是汉高祖刘邦的开国重臣,汉高祖五年,那是刘邦和韩信的蜜月之春,两个人剖符为信,正式封其为韩王,封邑在颍川,即今天的河南省禹州市一带,是中原腹地。不过,毕竟在刘邦最困难的高祖三年,荥阳之战中韩信有投降楚军的历史污点,很难说刘邦心里没有什么阴影芥蒂。果然到了第二年春天,刘邦就借口抗御匈奴,下命把韩王韩信的封邑远迁到太原的北面,以晋阳为中心。

  韩信心里不爽,但又不敢明抗,就给刘邦写信说:晋阳离边境太远,干脆迁都到更加北面马邑,即今天的朔州。马邑比邻雁门关,自然是防御匈奴的战略要冲。刘邦果然答应了。可是到了那年秋天,当匈奴南下打谷草的时候,韩信不但不反击,反而多次与匈奴密谋求和。刘邦派人去巡视巡察,一番督导,一问三不知,韩信彻底怕了,于是索性再次做了叛徒,投靠匈奴,不仅献出了韩国的国都马邑,还直接带着匈奴兵攻打太原。

  到底是刘邦逼反了韩信,还是韩信本就是个甘受胯下之辱的软骨之人?历史的细节不可追寻,但就凭着之前的降楚与多次怯战求和匈奴的劣迹,我想,坐定韩信谋反并不困难。

  司马迁的《淮阴侯列传》曾记载过韩信的骄傲,那次他对刘邦说:“陛下不过能将十万。”而他自己则是“多多而益善。”可惜,韩信谋反的时候,忘了他当年还说过一句话:

  “陛下不能将兵,而善将将,此乃信之所以为陛下禽也。且陛下所谓天授,非人力也。”

  果然,次年冬刘邦亲帅大军,仅铜鞮一战就击败韩信,到了第四年春天,部将柴武就顺利的斩杀了韩信,平定了叛乱。相传刘邦凯旋途中,收到了韩信的首级,遂就地安葬,命将士们抓土垒坟,一代名将就此花落太行,厝处遂名韩信岭。我只是手机上神游了韩信岭,并没有亲身登临,据说岭上有墓和祠,历代过往文人墨客多有题咏。明朝的监察御史于谦也有过题诗:

  蹑足危机肇子房,将军不解避锋芒。

  功成自合归真主,守土何须乞假王。

  汉帝规模应豁达,蒯生筹策岂忠良。

  荒坟埋骨腰山路,驻马令人一叹伤!

  其实于谦在韩信墓前感叹的时候,也正是明朝遭到瓦剌威胁的动荡年代。当年,于谦以御史身份随明宣宗朱瞻基平定汉王朱高煦之乱,一骂成名,累受升迁,曾经巡抚山西十七年。可惜到了明英宗朱祁镇的正统年间,权臣王振很是讨厌这个不向他示好的兵部侍郎,于谦第一次被诬下狱。出狱后,于谦第二次巡抚山西,在巍巍太行山上留下了他的千古名篇:

  西风落日草斑斑,云薄秋空鸟独还。

  两鬓霜华千里客,马蹄又上太行山。

  中国的历史上,汉之匈奴、宋之金蒙、明之瓦剌和满清,北方的游牧民族始终是中原文明最大的威胁。这一次,瓦剌大军南下,王振忽悠英宗亲征而惨遭土木之变。国家危难之际,于谦挺身而出,力排众议,不仅反对迁都南京,而且全力辅佐代宗朱祁钰整饬兵备,亲自督战,取得了北京城下大败瓦剌的胜绩。这一战,不仅使瓦剌放弃了北京,还放回了被俘的明英宗朱祁镇。

  遗憾的是英宗朱祁镇的回来不仅给朝廷出了一道极大的难题,也为于谦自己埋下了杀身之祸。果然,英宗回来没几年,天顺元年,朱祁镇成功复辟。想着当年瓦剌挟持朱祁镇和谈时,于谦极力反对用朱祁镇做交换条件,并有“社稷为重,君为轻”之语时,复辟的朱祁镇哪能咽下这口气?!上有所想,下必趁之。1457年2月16日,代宗朱祁钰还没咽气,托孤大将石亨等一群人就立即背叛朱祁钰转而拥立朱祁镇,并立即将于谦不狱斩首。

  其时,于谦为太子少保、兵部尚书,清名远播,军中影响力更是无与伦比,要想平定石亨的谋逆也就是分分钟的事情。可是于谦不愿在明英宗朱祁镇和明代宗朱祁钰之间做选择,更不愿因为他的选择而造成朝廷的分裂,于是这个“粉身碎骨全不顾,要留清白在人间”的大明清官,宁愿牺牲自己。所以,当于谦被捕时,含笑对同时被捕的王文说:

  亨等意耳,辩何益!

  千古忠良,坦然就戮。于谦死后,有军中都督同知陈逵“感谦忠义,收遗骸殡之”。这就是天地良心!后来,于谦死后葬于西湖之畔,与之前安眠的岳飞之墓和明末抗清名将张煌言之墓比邻,这三个人不仅都在抗击异族入侵中立下了不朽功勋,更留下了中国士大夫的铮铮铁骨,后人并称之为“西湖三杰”。

  青山有幸埋忠骨,白铁无辜铸佞臣!

  三杰长眠于西湖,若再加上鉴湖女侠秋瑾,这无疑是西湖千亩翠微的自豪,更是我们有这样的英烈的民族自豪!当然也别忘了,每一个忠臣后面都有几个骂名千古的奸佞些小。特别在今天全民抗疫的危难时刻,不忘奸佞的嘴脸和丑行或者更有益与我们的辨识与警惕吧。

  祈愿

  灾疫横行,列强环伺。

  时运多艰,唯我同心!

  天地正气,雷火乾坤。

  自强不息,元亨利贞!

TAG标签:

【审核人:站长】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念1031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念1031 会员等级:站内管理 用户积分:11601 投稿总数:9289 篇 本月投稿:8 篇 登录次数: 470 他的生日:03-16 注册时间: 2010-09-22 11:44:12 最后登录: 2020-05-19 01:16:53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