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词歌赋 > 古词今韵>文章详细内容页

汤飞:读书札记(二)

时间:2020-01-07 19:57:26字数:11885【  】来源:原创 作者:佩佩 点击:0

  《全唐诗流派品汇》已经读到晚唐尾声了,一路读来回首一望,还是盛唐诗给人印象最深,它的晶莹朗润,豪迈高昂的气势无以复加,李白、杜甫盛唐顶峰。李白诗仙无以伦比,中晚唐几乎不见踪影,唯有李贺可比一点,但他是鬼才,读后令人有点胆寒。韩愈可比一点,他的气势是以文为诗,还在红尘中。杜甫诗圣,中晚唐可见踪影,因为他在现实中。可杜甫诗的那种沉雄顿挫,那种浑厚苍老的气韵你是无法模攀比拟的,我想这就是“老杜”之称谓吧?李杜以后的诗可谓“作诗”了吧?杜甫的诗是整个身心沉挚慨然喷发出来的,在现实主义诗歌中他是一座辉煌的顶峰。诗,字句可模,甚至情感可比,但气势风韵上你是怎么也模写不出的。

  2015/12/8

  读贯休诗集

  贯休唐末诗僧,评家说他的诗奇诞不羁,突兀傲岸。他的诗多在红尘内,也有清奇脱俗的。最佩服他的铮铮傲骨,他曾以诗《献钱尚父》,就是吴越王钱镠。

  贵逼人来不自由,龙骧凤翥势难收。

  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霜寒十四州。

  鼓角揭天嘉气冷,风涛动地海山秋。

  东南永作金天柱,谁羡当时万户侯。

  钱王看了说第二联“十四州”改为“四十州”,乃可相见。贯休曰:“州亦难添,诗亦难改。闲云孤鹤,何天不飞?遂入蜀。”这就是出家人的洒脱,更是真文人的精髓傲骨!这句话诗史上有记载,名垂千古。相反的,钱镠王妄自尊大的可怜像却铭刻在史册上,作为话柄供后人们笑料。很喜欢贯休的这首诗,好大的气势。

  2016/1/29

  吴越王钱镠与金主完颜亮

  唐末,东南钱镠王,一个挑盐的贩夫走卒,运气好,占据了杭州城,号称吴越王,也可谓占山为王了。在那个山河激荡的乱世,他偏于一隅,做梦都想扩大地盘,诗人贯休献诗给他有“一剑霜寒十四州”,他妄自尊大傲慢的要诗人改成“四十州”。自己没有那么大地盘靠诗人写出来行吗?诗人就是写成了四百州也是空想,有本事自己打下四十州来,乃至统一全中国。这一点上我就佩服金国完颜亮,从柳永的词里看到了江南的美丽,决心投鞭渡江下江南,从他的这首诗里就可以看出他的宏伟气派。

  万里车书合会同,江南岂有别疆封。

  提兵百万西湖上,立马吴山第一峰。真是一统江山的豪气冲天!而钱镠王与之相比何其可怜,这就是为官者不自重的下场,留给人千古笑料。

  2016/1/29

  读国馆《真正的高贵,是一种底气》

  所谓高贵,是你从小所处的环境,尤其是家庭环境的教养熏陶而成,更重要的是你自己精神上的修养而成。高贵的家庭环境,不是一朝一日能形成的,是几代人的修养积淀才无形中慢慢具备的,所以他们家后代人有得天独厚的基因传承,那份浸染在骨子里的气质与高傲,天生具有,无可奈何,抹之不去的,你也是永远学不会的!

  什么是高贵优雅?法国路易十六王后玛丽被推上断头台的时候,她踩到了刽子手的脚,这时玛丽说了句:“对不起,您知道,我不是故意的。”吁……”

  如果说玛丽是优雅高贵。我们历史上有一位刚烈高贵的女士。情史上记载:“晋,愍太子妃——王进贤。洛阳陷,石勒掠进贤,获焉,欲妻之。王进贤骂曰:‘我皇太子妇,司徒公女。胡羌小子,敢干我乎!’言毕投入河中。”这种烈女贵妇人之气神圣不可侵犯,彪炳千秋!

  有知识不等于高贵。多少教授退休后捡破烂,我叔叔就是教授,所以我看到他们好几位教授那副寒酸的样子,这可能与出生与从小贫苦家庭的熏陶有关,所以这些人很难高贵起来!知识能改变人,但人的本性难改,知识分子里太多酸儒腐儒。高贵的人即使落难他的气质都高贵。所以我是不提倡“穷养孩子”。

  2016/5/31

  读唐诗随想

  唐末诗人周朴真是狂傲之士,书评之:高傲纵逸,喜交山僧钓叟。有《赠大沩》诗曰:“禅是大沩诗是朴,大唐天下只三人。”大唐天下只有三人代表,禅家是:大沩;诗人是:周朴;还有一家就是:皇帝李家。好狂傲啊!我想起了张岱在《陶庵梦忆——孔庙桧》上写到:“孔家人曰‘天下只三家人家,我家与江西张,凤阳朱而已。江西张,道士气,凤阳朱,爆发人家,小家气。’”哈哈!都说文人轻王侯,他孔家人连帝王都不放在眼里。要知道,明朝就是他朱家天下啊!

  几千年的文化宗教世家把一朝帝王之家看作“暴发户”也很正常,因为他们家世的这种优越感在中国历史上是无与伦比的,也是绝无仅有的了。

  乾隆皇帝当年把女儿嫁到孔家,公主在曲阜孔府不知道可有高高在上的优越感?

  2016/6/27

  李白的另一面

  七一年得到一本郭沫若的《李白与杜甫》,年少时候也曾想看,但看不懂。以后多次看到有专家批郭老这本书。现在在家无事把这本书翻出来看看,暂且不论此书得失。郭老在书中引用了玄宗说李白的一句话:“此人固穷相。”这是李白让高力士脱靴之后离去,玄宗对高力士说的。以李白诗仙之姿玄宗为何还有如此之说呢?那就是看到他轩然霞举的背后还有一种“小人得势”的狂傲之味。陆游也讥刺过他:“以布衣得翰林供奉,此何道哉!遂云‘当时笑我微贱者,却来请谒为交欢’,宜其终身坎壈也。”李白的悲哀一面也正是如此。 李白都是如此遭人讥刺,何况我等之辈呢!所以人千万不要作得势不饶人的小人。我想,李白毕竟是文学家诗人,纵然是诗仙也是肉胎凡骨的修炼,而不是大政治家。

  2016/9/19

  纪念王国维是应该的,这样的一位国学大师,可能现在都无人能比。人太精华了可能也不会长寿吧?王勃如此,李贺如此,曹雪芹如此,因为才华用过头了。还是那句话:我们今天的社会能塑造出许多珠光宝气,魅影四射的影星,却再难产生出像王国维这样清秀的学贯中西的国学大师了。

  这些大学问家如果不早逝,把学问作尽了叫后来人怎么去作学问啊?要么就后半辈子“江南才尽”。这样也许能自保。

  王国维的清秀是我们凡人不能比的。宁托身于清波,不死于浊世。可惜现在许多人他们只知道歌星、影星什么的,不知道这样的文化大师。

  2017/6/3

  读“文学理论批评史”偶感 儒家是入世哲学,在文论上表现出来的是政教寓意,“诗言志”、“发乎情,止乎礼”的“温柔敦厚”,是讲究作品的境界问题。道家老庄从不言诗,认为“言不尽意”。他们没有专题的文论语言,但他们的哲学思想是文艺创作的指导途径与应用方法,是艺术手法、意境美的问题。我们古人的作品在立意上提倡是儒家的“原道宗经”,而在艺术手法上则追寻道家和佛教的思想境界了,如《文心雕龙》和《二十四诗品》。

  2018/8/13

  《影梅庵忆语》是冒襄为亡妾董小宛写的最著名的明清小品文,文中作者的负疚心情很感染人。失去了才发现是最好的,人性的悲哀就在这无限的忏悔之中。董小宛国色天香,意志坚强,只可惜碰到了那个不能担当的男人,有点令人惋惜与感叹。当然这些都是冒襄自己在文字中吐露出来的,也算是勇于承担责任的人了!只是:“士之耽兮,犹可脱也。女之耽兮,不可脱也。”

  “爱的时候,男人是最没有理智动物,冲冠一怒,功名利禄万里江山,都弃之如草芥敝履。不爱的时候,男人又像最精明的商人,锱铢必较分毫必争,绝不做亏本的买卖。”

  “所有的男人都可以为一次艳遇舍生忘死。但女人认真起来,要为这一辈子舍生忘死的时候,所有的男人又都怂了,只想远远地逃开。”我说女人如山,一般的情况下你无法撼动,但一旦撼动了她压了过来,男人又承担不起。

  在这个世上关键的时候,多少女人比男人敢于担当,这不让男人惭愧么?!

  2018/10/26

  读国馆《中国最美的女人,嫁给了3个从不洗澡的男人……》

  王昭君几千年来被人们传颂着,是喜是悲?于当时的国家是喜,于女性来说却是千古的悲哀啊!我真不能想象一枝国色天香的花朵插在牛粪上,那是什么场景?一个千古才情香艳的绝代佳人嫁给了一个腥膻满身,胸毛杂乱蜷曲、浑身油垢,散发野兽气味还没有完全进化过来的人,那是怎样的悲哀啊!我至今仿佛还听到昭君思汉的哀嚎。无奈啊!国家的安危悬系在一个女人的命运上,汉人的屈辱疼痛了几千年!

  “向来政治离不开美色,向来强人们的事业都需要利用女人来奠基,甚至要用红粉的鲜血来染红自己的顶戴。”当我们偶尔想起历史上那些前尘旧事,陈年旧影,谁不为女性的牺牲而悲泣地痛彻心扉。想起一首唐诗:汉家青史内,计拙是和亲。社稷因明主,安危托妇人。

  岂能将玉貌,便欲静胡尘。地下千年骨,谁为辅佐臣?戎昱的这首诗可谓一针见血的辛辣讽刺了。

  这篇文章从人性的角度来写非常好,使人看了感伤不已!

  2018/11/2

  今天国馆介绍李香君,有人说秦淮众艳里李香君排第一。我说是柳如是第一。如果从姿色和民族气节上来讲,也许两人相颉颃,可是柳如是有诗词流芳后世,李香君就没有了,这可不是什么稍逊风骚,从文化气质上来说李输柳是不可跨越的一大截了,这在历史上是无可替代的。

  这篇文章里提到了阮大铖(可此文里写了“阮大钺”,不知是否是错字?),阮大铖在当时是著名的戏曲家,文人骚客评之:“文章宗匠,艺苑班头;若主骚坛,可执牛耳。”可惜这样一代名家是个大奸臣,道德败坏。几百年来也没看到他的作品流传后世,而复社的精英们如:余怀,冒襄,张岱等人的作品却是流芳百世了。算起来他不可惜吗!?想起一句话:道德可以弥补智慧之不足,而智慧却填补不了道德之缺陷。

  历史上有多少奸臣都是大文豪,真糟蹋了他们的千古之业。

  阮大铖,真是几百年来文坛上的一个损失。作文人一定要正身!

  2018/11/10

  国馆《高富帅沦为阶下囚……》

  文天祥的民族气节不必再论。我在想如果他做了元朝的宰相为汉人的天下苍生也许能起到很大的作用,最起码能够减少缓解一些蒙古族对汉人的虐待吧?周总理在文革期间不就是相对地掣肘和减轻了运动所带来的灾难。士大夫阶层家天下的愚忠,就没有考虑到天下黎民百姓。以现在来看气量是否小了一点呢?我最感叹“崖山海战,宋军全军覆没,南宋丞相陆秀夫背着年仅8岁的小皇帝赵昺跳海,十万南宋军民相继投海殉国。”日本人说:“崖山一战无中国。”中华民族遭受了多大的损失啊!

  要都是像崖山一战那样,十万军民投海殉国,那中华汉民族的人种何以延续?难怪有“崖山一战无中国”论!不考虑民族的苍生后续传承,为家天下殉国,是最大的愚忠,悲哀可怜!

  2019/7/12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佩佩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佩佩 会员等级:文学翰林 用户积分:1581 投稿总数:186 篇 本月投稿:0 篇 登录次数: 46 他的生日:03-13 注册时间: 2010-09-17 17:57:13 最后登录: 2020-03-22 19:01:43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