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感人爱情>文章详细内容页

阎王刺

时间:2019-12-01 20:52:28字数:9319【  】来源:[db:来源] 作者:松涛精灵儿 点击:0

一、 阎王刺

有一味中药叫阎王刺,别名云实根。 味苦辛、性平、无毒、归肺肾两经。能祛风除湿、解毒消肿。治感冒发热、咳嗽、咽喉肿痛、牙痛、风湿痹痛、肝炎----这药名显得有点恶,让人听起来也不太舒服,还有点害怕。不过这药能治恁么多病,对人却又是大有裨益的,听的人也就别不舒服了,也别害怕了,因为它能给你治病。

有一个妇人的歪名也叫阎王刺,从这歪名上看,她肯定是个不尽人情的恶妇,或者捍妇,一个强势、凶悍、蛮横、耍赖,不讲理的女人。

阎王刺这女人,个子大,176公分高,身壮,约莫有180斤重,26岁上才嫁人,男人原本是个病秧子,娶了阎王刺后身体到还好了许多。不过没多久那男人又遇上车祸丢了小命。

阎王刺想再嫁个男人,可没人敢要她,说她本来就强势、凶悍、蛮横,男人管不了她,还说她克夫,怕死的男人就更不敢要她了。

一天她从三口垭的拐角处过,听到有人在呻吟,那声音微弱,不仔细听还听不出来,她循声过去,在坎沟下发现一个人,再一细看,却是木瓜。

阎王刺问过木瓜后,才知道又是被追赌债的给打的,打得一脸是伤,腿都差点打断了。她知道他是这条街出了名的赌徒,就不打算管了,她转过了身正准备离开他。“别走呀!你得把我弄回家。” “弄你回家?” “是呀!你别见死不救!等我好了就娶你。” “弄你回家到是可以,你不就一个赌徒,真要娶我,还真不稀罕!”

她一边说一边就把他从坎沟里捞了出来,把他搁靠在路边的树前,然后趋近身去,把他扛在肩上。“你要干啥?想把我的腰杆担断----” 她笑了笑但没出声,然后才把他放下来一些,再把他反背在背上。“你咋不正面背?反面背,硌得我好难受----” “正面背!难不成你还想爬在老娘背上……”

二、木瓜

木瓜45岁,个儿不高,身体干瘦,好赌成性,而且是赌债高筑。烟瘾也大,他那干瘦的身体也怕就是那一支支烟熏制出来的。家里的钱输光了,东西也卖得差不多了,账也欠下了,老婆也丢下他和一个不到十岁的女儿跑了……

他还赌,哪来的钱赌?借!他嘴甜,会说话,别人愿意借给他,他的债是他多年赌出来的,也是他那张嘴甜出来的。那些 “好心” 的债主明明知道他还不起,还是要借给他,想让他能翻身,想让他赢,他赢了才收得回账,可他每每又多让债主们失望。债主们都恨得牙痒痒的,见到他就往死里打,却又不能把他打死了,打死了是要犯法的,只要不死人,打得再严重也没关系,再说他也不敢去报案。如果哪位债主把他打死了,账也就没人还了,其他债主还会把他欠的账,转算到打死他的那个债主的身上。在这样的情况下,木瓜的命也才得以保全,虽然命是保得了了,挨打却是少不了的。

阎王刺把木瓜弄回他屋里,撂在了床上,然后把屋里四下一瞄,这里就懒得描述了,简而言之,“家徒四壁”。

她转过身正要走,只见一个女孩从屋外进来,躲过阎王刺,急急地去到木瓜的床边,“又挨打了?” “别说了,去给老子弄点吃的。” “弄吃的!米都没得,拿啥弄,我饿了两顿了,昨晚上还是张大婶给的一个馍……”

三、木槿

这小女孩就是木瓜的女儿,叫木槿。阎王刺下细一看,这小女孩穿了一件脏兮兮的短袖衫,还显得有点大,也不知是她太瘦了撑不起衣,还是穿的她妈从前的衣裳,她虽然面带菜色,眼睛却大而明亮。当她看到阎王刺的时候,有些不解,她不知道阎王刺咋会到这里来,她有些害怕。

阎王刺看在眼里,听到耳里,也不走了,回过身去拉住了木槿,“到我家去!” “不,不----”木槿有些害怕地往后退,还努力地想从被她拽住的大手之中挣脱出来,可木槿哪里挣脱得出来。阎王刺的手宽大厚实,力道不小,就是一般成年男子的手,若是被她拽住也很挣脱开来的。木槿挣脱不出手来,便哭起来了。“你哭个啥呀!她又不会把你吃了,是叫你去她家给你饭吃,去吧!” 木瓜一边向门外挥着手一边给木槿说。木槿听了,心里一想去就去吧,反正我也挣脱不了,再说肚里也实在是饿了,于是她便跟着阎王剌出了门……

小孩子家还真是‘有奶便是娘’,木槿在阎王刺家中吃得饱饱的,便开始对阎王刺有了好感,“你真好,你要是我妈,我就不怕挨饿了。” “你就当我是你妈好了,饿了就到我这里来,我也没孩子,以后你就是我的闺女。” 木槿高兴起来,禁不住真的叫起来, “妈——” 。这一叫还真把阎王刺叫高兴了,因为她那死去的男人也没给她留下一男半女,更没人叫过她妈,她高兴,高兴得差一点就掉下了眼泪来,“下次把衣服换下来,妈给你洗了。” “我没衣服换----” “哦!没事!没事!妈给你买就是。” 她一边说一边递给木槿一盒饭,“这盒饭给你爹带回去,他可能还饿起在……” 她依依不舍地把木槿送出了门,她希望着她能再来。

四、 木瓜到成了债主

木槿来了,木瓜也来了,还住下不走了。

债主也来了,来的是二个男人,这两个人一敲开门就往里拱,然后抓住木瓜就是一手,“老子找了你好久,结果还躲在这里,还钱来,免得皮肉受苦。” “二位老大,我实在是没得钱呀,再宽我几天,不然你再借点钱给我,等我赢了先还给你!” “先还给我,你赢得了吗?” “赢得了,赢得了,我昨天去庙里许过愿的,萨会保佑我赢的,真的,真的呀----” 二人也没指望今天能收得到钱回去,就是想来打他一顿,催他一催,于是就围了上去,把木瓜架住,劈头盖脸就是一顿好打。木瓜也不叫唤,因为他已经习惯了。只要挨了这顿打,两位债主就会走的。

就在这个时候木槿和阎王剌从屋外进来了,阎王剌拱上前去伸出双手分别抓住二人的后背,拎起来就往边里撂。两人一看是阎王刺,好生害怕,还没等她说话便站起身来,到退了几步,然后转过身去拔腿就跑……

人在世上的聚合,听说是一种缘份,也说缘份又是一种债务。亲朋之间不是你欠我的,便是我欠你。如果没有缘份也就没有了聚合,也就形成不了债务,也就没了争欠。

木瓜这个烟民,酒鬼,赌徒终究不是铜浇铁铸的身体,当然就经不住这几十年的烟熏酒淋,再加上时不时还要受到债主的捶打,架不住就一命归了西。

这怕是阎王刺上辈子欠了他的吧,不然这样一个烂人还能让阎王刺给他收尸,咋就不横死在街头?对阎王刺来说,好象木瓜到成了她的债主。

五、 到是无情却有情

阎王剌养了木槿十来年,也算是有些感情,不过木瓜才死几天,她对木槿便不好了,她要撵木槿走,说是养不起了,叫她走远些,越远越好,还告诉邻里任何人都不得收留她。还要她当天就走,说是再也不想见到她了。

这对木槿来说真是接受不了,父亲刚死,这个妈妈就不要她了,邻居也说 “这孩子命苦,一个妈不要她,二个妈又不要她……”

好在木槿已经17岁了,多少做得来些事情,人也长得高挑水灵。这也都是阎王剌抚养的功劳。

阎王刺催得紧,要她马上就滚出去,一刻也不想再看到她,“妈妈你就真的不要我了吗?我好舍不得你呀!” “你少跟我说这些,我也不是你妈妈。” 阎王刺一边说一边就把木槿推出了门……

木槿出得门来不知该往那里走,她想起小时候听别人说过,亲妈是跟一广州老头跑的。“那我就去广州找她,还好阎王妈还给了我点钱,那就买车票去。” 到了车站,她掏开包底准备拿钱出来的时候,忽然发现了一封没封口的信,她从信封里抽出信瓤子,只见上面写着:

“孩子,别怪妈狠心,妈那么喜欢你,舍得撵你走吗!你若不走,就会被你爸那些债主弄去卖了抵债,说的是今晚就要来,我怕你遭了他们的罗网……

你走了,他们肯定不会放过我的,这都没关系,只要你能逃出去我就放心了。记住妈是爱你的。”

木槿到底是阎王刺养大的女儿,很有主见,她立即就把这信拿去了派出所……

不过当民警赶到,抓捕了众歹徒的时候,阎王刺已经是奄奄一息了……

TAG标签:

【审核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念1031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念1031 会员等级:站长 用户积分:3500 投稿总数:3174 篇 本月投稿:611 篇 登录次数: 358 他的生日:03-16 注册时间: 2010-09-22 11:44:12 最后登录: 2019-12-01 23:57:12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