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伤感爱情>文章详细内容页

我是“汽油蒿”吗

时间:2011-06-30 15:44:59字数:8411【  】来源:原创 作者:李新月 点击:0

 

  小舅子肆无忌惮在楼道里跑沓拉着拖鞋晃着个大裤衩一副流氓小混混的模样不过他认为是玉树临风的模样所以他跑起来就没完没了,跑动的时候他明显感觉到下面的那东西也在跟着晃真的是惬意极了,下面的姐夫早就气扁了肚子真的是恼火透了,姐姐的对他的行为也没好感那个给他介绍的女人更是有些大发雷霆了,况且那清脆的像马蹄声一般的声音回荡在整个楼道里让人错觉莫非是一群马驹儿在撒欢吗,还是一匹母马逗引一群公马在跑,全然不是的具体地讲是木屐那该死的东洋玩意儿不合时宜地响惊得整个楼的客人都要醒了,但这种问责似的说法来自于姐夫那个秃脑门子本来就没有品味的小招待所莫非还弄出上等人的风情来真是不可理喻,问责是姐夫说出来的怀疑是小舅子提出来的而小舅子的木屐拖鞋磕碰地面的声音就很响就不停。

  那个结过婚且有一个女孩的并且和小舅子住到一块儿了的又在姐夫的旅馆里打工的女人,她把姐夫姐姐继父母亲的意见都有机的融合到一起所以由不住对小舅子要气不打一处来明白地讲女人对他的举动十分不满意况且姐夫说过他是个没有主意的人,男人没有主意受一辈子穷女人没有主意灌一肚子“怂”,谁愿意跟着这个受一辈子穷的男人过日子呢!况且他要张扬地弄出这么大的响声来呢全楼道里人都听到了这太不明智了中国怂人还想学大和民族的小日本吗?有小孩的女人当然是能吃苦的女人,自己开过蛋糕店当然是精干的女人,给人家卖过药当然是阅历丰富的女人,有这么多优点的女人配小舅子当然是很受屈的女人,女人第一次婚姻是不幸的当然是不幸的女人:据说那以前长得很帅的男朋友后来成为女人的女孩爸爸的男人后来外面有了别的女人男人后来觉得她是黄脸婆似的女人理所当然是受过伤害的女人,即使她长得再丑也不能被人抛弃吧舆论显然到了女人这一边可话又说回来了她年轻时长得并不难看有点像电影明星陈虹的样子是男人死皮赖脸追她的,现在似乎对她厌倦了那应该是玩腻了吧而她现在才恍然大悟男人有张好脸蛋儿是不靠谱的,也就是说男人爱漂亮女人爱潇洒这句话是不可靠的。

  活在世上男人脑子里有点东西是最主要的要不这样的男人要变成“汽油蒿”的,蒿草的颜色是墨绿色一个人的皮肤若长成这样的话可就糟糕了况且又是让汽油给薰染了那么要有多糟就有多糟了,可是偏偏自己的村里有个人长得又矮又胖全身乌黑的要是这般颜色了并且下肢从腿根部都齐刷刷地没了如果相信佛主的话在这儿可看出佛主的心是不公平的,可偏偏的“汽油蒿”又是虔诚的佛教徒整天用两只手做出双手合十状并不断地念念有词像祈祷像祝福像诅咒像忏悔,然后从容地用双手托住地歪斜地艰难地行走,屁股下垫个蒲团似的破棉布不停地磨磳地面做着辅助运动,有时候寂寞了嘟嘟囔囔不知讲什么好像还能会一门外语对了应该是日语吧,孩子们是喜欢围住他听他叽里咕了老和尚念经似的胡扯,正当孩子入神时他突然用那双黑不拉叽的手坏坏地顽皮地抓孩子们的小脸蛋没躲过的小脸上就是一片黑,被惹毛了的孩子们躲到他够不着的地方毫不示弱地张口就喊“汽油蒿”“汽油蒿”似乎”“汽油蒿”那时是最狠的话了,”“汽油蒿”来历又不清楚据说当过翻译官或者干脆是日本人让人众说纷纭,但是没有人欺负他这样的人还不时有人接济他算是苟言残喘下性命来,但他还是有些不安分的曾借用佛主的口说某某家的女孩是上天要许配给他的,那个女孩家里很穷常因为上顿接不上下顿爸带着妈到对面河的那个有机械学院的地方靠出卖肉体才把子女们拉扯大,“汽油蒿”说嫁给他能转过他家的风水来被贫困逼迫的女孩一家一度还曾陷入汽油蒿编织的谎言里,在一段时间里那女孩看汽油蒿的眼神变得柔和了许多并给“汽油蒿”送过水送过饭还闹的满村风言风语显些着了“汽油蒿”的道儿。

  不过就很快成为烟云似的往事恐怕只仅仅留在“汽油蒿”记忆里:那是难得的温馨,很快的“汽油蒿”的那半截身子像平常一样在地沟里爬来爬去。脸上黑的像炭块又吃不上东西不久便在人们记忆中永久地消失了。只记得在“汽油蒿”常卧的地方一个大汉喝醉了酒喝得东倒西歪并吐了一大滩白色的粘稠物后便顺势躺到汽油蒿的领地上,大汉从来没有见过“汽油蒿”的,“汽油蒿”若在时是会贪婪的闻那些酒味儿的尽管那是呕吐物散发出来的,也记不清了不知在哪一年开始他连酒味儿也闻不上了。

  “汽油蒿”在村里是最受人鄙视的是属于最下九流的,而女人偏偏说他是“汽油蒿”无疑把他激怒了,但很快他又恢复了常态他心里想他实际上不如人家汽油蒿,汽油蒿还会一门外语了到今天那可是响当当的白领呢咱连人家的脚后跟也拾不上,比汽油蒿那是抬高了自己的身价想到这儿他给女人深深地鞠了个躬。他和女人第一次认识追溯到很远的年轻时代那时女人和妹妹是好朋友,经常在一块玩后来一块不念书再后来一块学了理发,女人身材好长相也不错不过脖子老朝向下勾说不出来的难受,小舅子当时还给她写了一首狗屁不通的抒情诗女人刚见面还提起这件事,让小舅子不免要脸红原因是自己并没有成为诗人哪怕与文化沾点边的事也没有做过说出来倒像是讽刺,可是女人丝毫没有讽刺这一层意思的只是有股子对浪漫往事的憧憬有点儿纯情往事的动情,小舅子在她的感召下脸上渐渐要泛起惭愧的羞怯的容颜。谈起那些没有记忆的过往每一个细节都是女人在补充,不过谈话的过程总体上说还是令人愉悦的因为双方的眼睛在对视下都能碰撞出言外之意许许多多的暧昧。

  显然女人是因为离婚了感情上出现了空白小舅子一直是一个人生活下面憋得也受不了正好干柴碰上烈火了,在一次四目对视的沉默下大家都能读懂彼此的含义,在一个毫不起眼平常且不能再平常的晚上女人被小舅子逼挤到一个不能挪身的逼仄角落,然后在小舅子手忙脚乱的动作下在小舅子慌慌张张神态下,小舅子紧紧张张地进入到女人体内,女人轻轻地呀的叫了一声小舅子就在短暂的呀的叫喊里给泄了,以后晚上再没有人的时候女人就主动找小舅子,每次进入女人身体时小舅子发现不管自己怎么用力都是徒劳的,下肢不自觉就有一种松软的感觉有一种想用力却用不上的徒劳,这种体验太糟糕了直接影响到下一次的生活情绪,女人处处表示出的话语的强势给他心里上造成了压力,他努力想批地方盖房子可村里却左推右推说现在是城中村了不给批地方了让他的心情跌落到了低谷,这边女人逼着他要小二楼让他想和她睡觉的兴致大减。终于有一天女人在床上平躺着给他传过来许多暗示他却假装不知道,他说他给她弄不下小二楼可能批地方的事也泡汤了。满有情调的且又过渡到调情的场景让他给破坏了,女人也知道了他们从此各不相关了从此各漂各的谁也跟谁没有关系了。他还是多少知道她的些消息的她要结婚了且问人家要了七万元的彩礼,而他还是独身且被人骗了一万元钱对方以要彩礼为借口。

  女人走了母亲对他大怒你要找什么样的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姐夫也说风凉话继父是长长短短不能说的然后还是说了要是我亲养的我非打断他的腿不行,真是活败兴。他也感到很失望如果当初能牵就一下可能现在也不是一个人了,我到底是什么人呀,他撒了一泡尿,那尿渍里恍恍惚惚是一个模糊的根本看不到面孔的倒影,他立即想到一个小时候十分熟悉的影子,汽油蒿!他想:我是汽油蒿吗?

 

TAG标签:

【审核人:站长】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李新月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代写文书 会员等级:文学举人 用户积分:209 投稿总数:11 篇 本月投稿:0 篇 登录次数: 0 他的生日:0 注册时间: 2011-05-26 15:54:17 最后登录: 1970-01-01 08:00:00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