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伤感爱情>文章详细内容页

风一样的日子

时间:2012-12-08 01:10:00字数:8100【  】来源:原创 作者:朋毛才仁 点击:0

  十一月的江南湿冷异常,即使你耐得住北方冬日的严寒,也未必挺得过这里的湿,而更让人哭笑不得的是,这里的人不用火炉也没有暖气,乡下的老乡把自家的房屋建造又高又不严实,外面风一吹里面冷飕飕的。真不知道怎么过的冬。
  
  而阿凯是来自北方自然不习惯这里的生活,感觉没有一点人气,特别是冬天。在外面忙碌了一天,本想回家好好休息休息,却不料回家和女友大吵了一架,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本来好心打个电话问候问候对方,却不料对方在睡觉没有听到来电铃声,而阿凯是个疑心很重的人,猜想对方定和其他什么男人一起厮混才不便接听,所以心情顿时烦躁起来,其实对方什么性格阿凯自己心里清楚的很,就是自己拐不过那个弯,在加上前些天从别人口里听到的网络上一些淫秽事情,这让他很担心,怕自己常年不在对方身边,会有什么意外,
  
  其实阿凯的担心也并非多余,只是用在木木身上有些过了分,因为木木实在不是那种随随便便的女人,所以可以认为这是一种人格上的怀疑或者是侮辱也并不为过,所以吵架是在正常不过的了,不过阿凯这次是真寒心了,本来就摸不透自己女友木木的心理,在加上这些天一直以来对方的冷言冷语,更加确定自己的怀疑。
  
  是的,她不那么爱他了,这是阿凯最后得出来的结论,因为换做以前俩天不见面都急的要死,而现在呢?自从接手了现在的工作后都半年没有好好相聚了,有时候真想辞了这份工作,好好陪她,但木木不同意,甚至有时候从语气中感觉得到那种嫌弃。
  
  从以上种种迹象表明木木现在已经没那么爱他了。
  
  阿凯嘴上叼着一根力群,他最近才学会了抽烟,看样子就很别扭,不管他怎样故做娴熟,明白人一看就知道是在装B。
  
  滴滴答答,窗外的雨水滴落在房顶和窗户边,仿佛像农村过年时小孩们放的鞭炮声,没有一点节奏感,像慵懒的工人在烈日下敲击着什么,让人听了直想睡觉。、
  
  阿凯的房间里没有装空调,在加上自己一个人住,自然是冷冷清清,回到家不禁心情更加失落起来。
  
  他租住的地方是在一个社区里,周围都是衣衫褴褛的民工,和铺地摊的小贩,这起初让他有种堕落感,和他以往的生活有很大的出入,而楼下饭店更让他大惊失色,从此只好自己买些锅碗瓢盆,非自己动手不可,虽然这地方离市区那可是有些距离,但房租是一分不跌,而且房东仗着房少客多,把网费水费另外列出来收费,不算在房租里。而阿凯自然不会和房东计较这些,只要房子自己喜欢就可以,在说水费网费也没有多少,每个月加起来也就四十来块钱,对他这样刚踏入社会的年轻人来说是无所谓的,更何况他这样不懂柴米油盐贵的生活白痴呢?
  
  他抽完一根紧接着又是一根,而他抽烟的动作仿佛也很奇怪,吸进去便马上吐出来,活像烟筒似的冒着烟,动作也不十分优雅。
  
  窗外的雨声丝毫没有要停的意思,像一个老太婆在耳旁唠叨个不休。
  
  他厌倦了,便搬来躺椅躺下,手里不忘拿了本张爱玲的《小团圆》,那书分明是新的因为塑料膜还没来的及撕开。
  
  他翻开第一页就看见了编者的前言,在慢慢翻开,才发见那是长长的前言,他有些不耐烦,但一想起自己的理想便静下心来去读。
  
  而说起阿凯的理想除了做一名优秀的画家外就写书了,小时候特别仰慕课本里的那些表明作者的人物,以为作者就是作家,后来习画之后参加展览会,惊奇的发现自己无意间也成为了作者,心里那高兴啊,不过他慢慢的区分出了作家和作者的不同,作家是指写作的人,而作者是指创作作品的人,并不转指作家,发现这个不同之后阿凯虽然心理有些失望,但是有点还是高兴的,起码自己现在是作者了,也就是说离作家只差一个字。
  
  不过阿凯对自己没有多大的信心,要不是他那上初中二年纪的侄女,时常去他博客为他打气的话,他真不知道自己会怎样。
  
  记得上小学六年纪的时候在作文课上写了一遍关于春天的文章,而当时正好语文老师有事请假,所以由教英语的班主任主持。课后班主任看了阿凯的作文,大加赞赏,当众朗读了一边。虽然这件事过去了这么多年,但对于阿凯来说是前进的动力,而他也总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拿它来作为自己炫耀的资本。
  
  而此时的阿凯褶着眉头,他不明白为什么在《小团圆》的前言中编者列出来了几封张爱玲的信件,当中提到胡兰成竟然说是无赖,阿凯敏锐的感觉到其中的复杂和爱憎,之前在看胡兰成的《今生今世》和张爱玲的《异乡记》时,总以为他俩的关系是好的,竟想不到最后这般结果。
  
  阿凯呆呆的望着空白的墙壁,仿佛他顿悟到什么真理。
  
  对,人是无常的,一切都是无常的,那承诺和誓言就更可笑了,他在心理暗自嘀咕着,仿佛将要完成畜谋已久的计划似的。
  
  他站起来,很敏捷的,像赶赴战场上的士兵一样的坚决,他快速的打量了房间里的情况。刺眼的白炽灯下,零零散散的堆及着颜料管衣物及用来擦笔的草纸,看似很糟糕的样子。
  
  他打开音响放到最大声,好似换了个人似的跟着音乐跳起舞来,窗帘没有遮严他也不去理会,就这样拿起扫把收拾起房间来,他简直是疯了,真不知道房东看到这番景象还敢不敢把房子出租给他,对面窗户里偷偷探出几个脑门窥视着,他们几乎都是错愕的表情张望着对屋里的傻子,而这傻子却意外的继续着他的傻气,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不知过了多久,阿凯才渐渐冷静下来,但看的出他是兴奋的,有时候有些事真教人猜不透,明明和女友吵架,本该情绪低落才是,不料那根筋出问题了,教他这拌高兴,他也太善变太无常了。
  
  阿凯把早晨用过的锅碗清洗之后,准备起晚餐来,谁也不用猜就知道肯定是煮饺子,木木对他这点真是无语,一点生活情趣都没有。
  
  滴滴滴阿凯的QQ上跳动着木木的头像,打开来发现是木木的简讯:“这两天情绪比较低落,刚才没有把握住自己的情绪,言辞有点过了。对不起·”
  
  虽然和自己道歉,但显然口气还是很强硬,阿凯故意迟迟才做了回复;“我也感觉你心情不好,没关系的,呵呵。”
  
  木木老是说阿凯心胸狭隘,做不了大事,这些话听的阿凯耳朵里都出茧子了,所以他很无所谓的回复这么一条,过了许久也没等到对方的答复,便有些后悔自己刚才的行为,便追问:“在,在不,”不久对方终于答复了:“在吃饭等下画画,最末是一个惯用的笑脸”
  
  阿凯有些无趣,突然他脑海掠过一句至圣名言:“感情这东西,谁认真谁就输”。想到着便释然了,跟着音乐又疯起来。
  
  阿凯有时候真希望自己就是一个不懂世故的疯子或傻子,因为这样起码不会想太多,痛也自然少一点。
  
  阿琳发简讯给他,问他现在过的好不,他说不好。
  
  的确他过的不好,起码现在过的不好。
  
  

 


 

【责任编辑:燕雨翔】

编后语:本文心理描写很细致,语言平朴实在,整体脉落清楚,语言再加凝练会更加耐读,欣赏!

TAG标签:

【审核人:站长】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