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伤感爱情>文章详细内容页

香翠损,秋之思

美文
时间:2012-09-22 15:51:21  】来源:原创 作者:水念 点击:0

  文/水念
  
  凉风起,雨泣沥,秋意渐浓冷艳生。时至中秋,秋凉阵阵,处处红颜香翠损,柳岸疏影里,横斜月黄昏……
  
  念起仲秋,百花惨淡,草木皆黄。倚栏远望,风牵荷叶,莲香轻去,自惆怅,幽幽叹花瘦,凄凄别离情。风华渐去之景,催生离绪之境。
  
  秋之离绪,在于抬眼天高云淡,离雁双飞;迎面西风渐渐,乱红飘飘;俯瞰冷月清辉,晓烟翠微……满眼萧索景物,渐凉渐远寒意,让人无处不怀伤,怀伤渐催悲绪生,悲绪渐浓秋思起。秋之思,思物之草长莺飞;思景之春兰夏蓉;思故人之才思佳句、生世浮沉。
  
  秋之思,思红尘。“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柳永终生未名未禄,在依红偎翠中,毕生才付“浅酌低唱”,叹景物萧索,想佳人凝望,诉别离戚戚。
  
  望秋暮之悲而思柳永,只因其仕途坎坷,科举不第,有志难舒。终生流连于酒肆坊曲,徜徉于青楼柳巷,与群芳相知,与词曲为友,在一片红衰翠减中,极目萧疏,将倚楼相思、憔悴惆怅、空惨愁颜,凄然付与残烟弱柳之间,高叹“关河冷落、残照当楼”,暗想“幽欢佳会、聚散难期”。
  
  “知几度,密约秦楼尽醉”。柳永伫倚危楼,望风霜渐变,人人奔名竞利,想别红尘,拂袖而去,却又执于“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虚妄之念。每伫立面秋,淡荡风起,“念利名、憔悴长萦绊”的金鞍愁绪,又悠然而生,黯然凄苦,无人凭意。一代才子词人,白衣卿相,最终功名无成,一生清苦,抑郁长逝。
  
  秋之思,思红颜。“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芊芊女子,柔素手,手把花锄,葬花容。前世绛珠仙草,后世海誓山盟,这位泪光点点、娇喘微微、温柔似水的曼妙女子,不知迷煞多少男儿。
  
  内慧外秀之音容笑貌,似如花美眷,清透着离愁别绪、万般温柔。在黛玉的眼中,万物皆有情,“已觉秋窗秋不尽,那堪风雨助凄凉”,秋之寒意,已让这位芊芊女子咏叹凄凄,更那堪风逐花谢叶飘零。黛玉所葬非花,而是花魂,花之魂带走秋之魂,秋之魂带走泪之魂。
  
  当落花尽消,幻化春泥,芊芊女子便也魂随花去,漫步灵河岸边,缘归三生石畔,。“愿侬胁下生双翼,随花飞到天尽头”,黛玉之心,早已结花为伴,抛下繁华虚芜,独居尘世之外,待流尽千滴泪,斑过潇湘竹,得报顽石甘露之惠,便“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秋之思,思君郎。“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秋暮晚风,斜阳陲,落叶随影泪斑驳,雁过声声怨,有女倚坐小轩窗,懒把梳妆,憔悴但怜花香损,轻吟相思独伤心,唯属李清照。
  
  生于官宦之家,嫁得如意郎君,每日金石书画,赌书泼茶,蓉蓉花月留倩影,竹园小径嗅梅香;无奈北风来,金人铁蹄踏故乡,国破山河碎,花残影俱消。物是人非之人生落差,悲欢离散之生世浮沉,让这位才华横溢,貌妒群芳的俏丽佳人,每日倚窗独坐,望红藕香残,连天哀草;忆佳节重阳、天涯归路,独感“卷帘西风”,吹醉侬家愁颜。
  
  “断香残香情怀恶,西风催衬梧桐落。”这位睹物伤情,善书画,晓金石的绝代才女,前生结侣良缘,莺歌笑语;后生君郎早逝,流落飘零。寂寥惆怅之心,使其见物皆成秋色,秋色秋暮秋寂寞,花残花消思无落,情到销魂处,憔悴泪下,人比黄花竟瘦。思念哀伤,流徙飘泊,终催花谢于江南烟雨之中,未得重回故土,再嗅竹园梅香。惜哉!悲哉!
  
  秋之思,思故国。“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本为千古词帝,竟成阶下之囚,治国无意,才华横秋,词曲哀婉,韵凄凉,亡国离恨,意阑珊。问君几多愁?往事成空一梦中,人间长恨水长东。
  
  江南山河秀,绿波晓寒轻,可叹,才子君王竟不识。独羡凤箫笙歌,意归水云闲阁,自号“莲峰居士”,词赋霓裳嫔娥。无半点治国之心、无丝毫称雄之意,“一旦归为臣虏,沈腰潘鬓消磨”,便肉袒出降,“挥泪对宫娥”。
  
  幽幽子燕,自南还,从此折翅金笼中,不见“旧时游上苑,花月正春风”。北国风光,楼宇高墙,凭栏远望,此时帘外芭蕉,依旧秋风摇曳;宫廷深院,依旧靡靡清秋。只是“车如流水马如龙”终成南柯一梦,只落得:日夕泪洗面,风烛弱残年,“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悲哉!痛哉!
  
  古人望秋生寒意,今人望秋思古人。秋之思,寄于山水渐瘦,情渐浓;古人不在,意犹存。思物、思景、思故人……
  


【责任编辑:凌木千雪】

香翠损,秋之思。叶落纷,惊鸿若,西风卷帘,更添愁悲苦。凭栏独望,憔悴香散,徒留一世虚度名。仕途不顺,寒蝉凄切里,悲秋,成就了流传千古的传奇。芊芊女子柔素手,一把花锄掩泪落。哪知她不仅葬了花魂,还将自己的一生埋葬。留下红楼梦散,飞到花尽头。卷帘西风,人比黄花瘦,海棠依旧,容颜消瘦,山海苍茫,触景情殇,思君念君一如往常。在凄凄惨惨戚戚里,刻画万载坚冰,留下了千古绝唱。“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也许大好江山本不属于他,他只属于凄凉而优美的词,故在亡国后,名垂词册,留香千年。秋之寒,秋之凉,在文人的笔下,秋的寒凉属于他们,所以在他们脑海里才能滋生出大把的抒情,留下万世芳名。问好水念,文笔优美,遥祝快乐,念秋安!

TAG标签:

【审核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水念 水念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水念 会员等级:文学大学士 用户积分:956 投稿总数:21 篇 本月投稿:0 篇 登录次数: 36 他的生日:0 注册时间: 2012-09-13 20:47:49 最后登录: 2013-12-19 10:30:50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