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爱情故事>文章详细内容页

俞伦平:帮婆婆找爱情

时间:2019-08-04 22:42:39字数:9253【  】来源:原创 作者:雨祺 点击:0

  李阿婆孙子上高中时住校了,她原本被孙子占满的内心,一下子空了,孤独感笼罩着她,白天还好些,要命的是夜晚,她经常整宿失眠,失眠时反复数碗里的黄豆也于事无补。没多久,李阿婆瘦了一圈,脸色灰暗,稀疏的花白头发干涩蓬乱,眼神惶惑,吵着要单住。

  “妈病了!”儿子儿媳一致认为。

  于是,在防疫站上班的李阿婆儿媳——小张,带她去医院作了检查,除血糖和甘油三酯有点高外,一切正常。小学教师的儿子又带她去进行全身核磁共振也没查出什么问题。

  其实,李阿婆是心病。儿子儿媳再孝,也解决不了她的心病。她的心病是想找个老伴,不为别的,就图心灵慰藉,这也是原来丈夫临死前的嘱咐。当然这不能对外人讲,李阿婆又是个内向的人,凡事心里藏着,这就憋出了心病。

  李阿婆的心病从哪天开始的连她自己也不清楚。她经常站在客厅前面阳台的一盆兰草后面,瞅着对面阳台发呆。

  一个星期天,婆婆的这个表现被小张发现了。小张不动声色地观察对面阳台,当一位满头银发高挑清秀的老汉出现时,她恍然大悟:六十八岁的婆婆也需要爱情呢。

  她轻轻走到婆婆身边,笑嘻嘻地问:“妈,看什么呢?”

  李阿婆一惊,赶忙说,“没看什么,没。”说着,脸上泛出或隐或现的红晕,转身去厨房收拾中午饭菜去了。

  小张发现了这个秘密,心中也激烈波动起来。

  老人与儿女同住,没有空间,心理难受。昨天,手机头条上还看到心理博士讲老年人也需要爱情滋润,保健医生讲老年人也需要爱抚。现在生活和医疗条件好了,八十岁以上老人多了去,六十八岁的婆婆算年轻呢!帮婆婆找到爱情,她就不会闹着回她的征迁房,每月1000元的租金就不会飞了,小伟也有了书房,这岂不是共赢的好事!想到这,小张美丽的小嘴“噗嗤”一笑,为自己突然冒出来的奇妙想法,兴奋不已,像是自己找爱情似的,哼起了小曲。

  有了想法,小张就筹划起来。

  那天晚上,小张上床后对丈夫说:“吴刚,妈妈是心病。”

  吴刚心中升起一阵愧疚,此时,他想搂妻子的欲望被浇了一杯凉水般消逝。

  小张沉思片刻,说:“对面那栋房子里的人你认识吗?”

  吴刚说:“不认识,管那些干吗?”

  小张说:“是一位老汉,像爸的老汉。”

  吴刚疑惑地望着妻子。小张告诉他:她要帮妈妈找爱情。

  开始,吴刚很生气,说:“馊主意,妈六十八了,还需要爱情?”

  于是小张把心理博士和保健医生讲座视频调给丈夫看,吴刚手一挥,不看,生气地侧身而睡。

  小张纤细的双手推推丈夫,说:“今天我发现妈爱慕地看着那老汉出神呢。”

  吴刚叹口气:“孤单老人惺惺相惜罢了,哪像你说的玄乎。”

  小张伏在丈夫身上,撒娇地说:“你们男人就是粗心。妈想安排自己生活呢,她不好意思说,我们帮她找到爱情,对我们也有好处呀!”

  吴刚说:“就你鬼点子多。”

  小张噘着小嘴,生气地说:“小区内哪家像我们,小伟到现在连书房都没有。”

  这句话戳到了丈夫的痛处,在老家农村征地前爸爸罹患胃癌,治病欠了债,自己上班后贷款买了偏远小区的房子,图的是价格便宜,为此,心中一直对妻子有愧。

  吴刚冷静一想,坐了起来,说:“那,你就试试,但是不能让妈委屈。”

  第二天,小张借故到社区打听那位老汉的情况。

  见到发了福的女社区主任,小张笑嘻嘻地说:“胡主任,我们交物业费比谁都积极,16栋还有垃圾呀!”她无话找话。

  胡主任赶忙说:“吆,小张啦,我查查,看是谁家乱丢垃圾,啊。”胡主任说话结束喜欢带“啊”。

  小张又说:“是不是16栋402那位老汉丢的呀,没事,让他以后注意就行,人都有老的时候吗。”

  小张七绕八拐地探听到那位老汉的许多信息:老汉姓王,七十二岁,原是机关里的副科员,退休时享受正科待遇,八年前老伴去世,图个清静在这块城乡结合部楼盘买了一套房,他儿子和儿媳带孙女每月最后星期天来一次,说是看望,其实来取钱的。老王孤独,有人几次给他介绍老伴,都被他儿媳搅黄了,其实也是王老汉与那几位也没有感情。王老汉早上买菜回来就侍弄花草,晚上六点喜欢到小树林里散步。

  于是,小张把自己下班顺带买菜的事让婆婆去干,晚上六点也鼓动不太出门的婆婆去小树林散步。自己见到王老汉也“王伯、王伯”亲热地叫。

  几个星期过去,李阿婆脸色润朗了许多,买菜散步下雨天也不落,更不抱怨自愿穿儿媳淘汰的半新衣服花里古哨了。小张暗喜:有戏。

  一个双休日,李阿婆一家四人出门自驾旅游。周一,王老汉特意在小区门口等着,看见小张便问:“小张侄媳呀,这两天怎么没看见你婆婆买菜散步呀!”说话时,满脸的焦虑。

  小张心里窃喜,故作镇静地说:“王伯,我们出去旅游了,哦,我妈还给您卖了景区的特色糕点,说着从包里取出一盒糕点递给他。”当然这是小张事先安排好的,就是试试王老汉的诚意。

  王老汉接过喜笑颜开,一个劲说着谢谢。第二天王老汉也回赠了一盒桂花糕,是李阿婆喜欢的糕点。

  又一个周日,小张与婆婆一块包饺子,包完,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对婆婆说:“妈,你看王伯不会包饺子,您是不是请他过来吃饺子。”

  李阿婆脸一红,心中突突跳,明白了儿媳的用意,不太乐意的样子。

  小张又说:“那,您就送一碗过去。”

  李阿婆嘟囔到:“你不能送去呀。”

  小张说:“妈,我不是忙着吗,还要接小伟回来呢。”

  说完,装满一碗饺子放在桌上,接小伟去了。李阿婆端着碗来去了五六回,最终还是送了去。她放下碗,看了王老汉一眼,转身要走。王老汉赶紧拦住,说:“小伟奶奶,我们都是过来人,知道各人苦处,坐会吧。”

  李阿婆观察四周,无声地收拾起来,很快脏乱的房间整洁了许多。

  王老汉说:“你儿媳贤慧,懂得你我心思。”

  李阿婆走到门边,转身说:“老王,看你孩子意思吧!”

  李阿婆与王伯谈恋爱一帆风顺,可是中途出了状况,眼看事要黄!

  那天,王伯的屋内传来摔碗砸盆的声音,在碗盆破碎的声音中有一位妇女的怒吼声:“爸,你七十二岁啦,还被老妖精迷住,传出去羞死人呢!阿妈在看着你呢。”

  王伯在儿媳威风面前,没了脾气,坐着发呆,尤其那句“阿妈在看着你呢。”像刀戳在他的心口,心想“你李阿姨正是她的影子呀!”

  听见对面吼声,李阿婆坐在沙发上,低头羞愧地抽泣起来。

  小张赶快给胡主任打电话。当王伯儿媳脸红脖子粗地往李阿婆家来时,被胡主任叫住:“小徐呀,来看王伯,啊。”

  小徐委屈地流泪,说:“胡主任,我爸又被一个老狐狸精迷住,这不是明摆着骗我爸的财产吗!”

  胡主任把小徐请到办公室,故意问:“是哪位妇人呀?”

  “就是我爸对面17栋的李阿婆。”小徐双手一拍,恨声说。

  胡主任说:“小徐呀,事情归事情,不能侮辱人格,先了解情况,啊。”于是,胡主任拨通了小张电话。小张应着:“马上来,马上来。”

  原来,小张已经把两位老人的意思介绍给胡主任,胡主任听后大笑,说:“这是好事,啊!”小张也把顾虑说了,胡主任说:“只要两位老人没意见,我们社区积极支持,啊。”

  小张进来时,小徐绷紧的胖脸松弛下来了,正坐在椅子上,喝着水。胡主任刚给小徐讲完孤单老人再婚的种种好处。

  胡主任看见小张,说:“坐,两位老人的监护人都到了,谈谈各自想法,啊。”

  小张把手伸给小徐,小徐扭头,不理睬,一会儿,又扭回来,与小张握了一下。

  小张说:“我婆婆六十八,身体健康,公公去世后,婆婆孤单失落,自从她遇到王伯,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我们赞同她与王伯结婚。”

  胡主任慢悠悠地问:“小徐,你说呢。”

  小徐嘴张了张,喝了一口水,说:“我不反对我爸再婚,可是……”

  胡主任知道小徐要说啥,因为小徐已经把想法告诉了胡主任。胡主任接口说:“李阿姨有城镇养老保险和医疗保险,名下也有房产。现在作兴婚前财产登记,只要两位老人有情有义,是没问题的,啊。”胡主任知道,孤单老人再婚,最难处理的就是财产。

  看着窗外的夕阳还是红红的,胡主任想,替两位老人着想,这事要速战速决。于是,要她们把各自丈夫和两位老人请来。两位老人坚决不来,说他们爱咋办就咋办。两人都铁了心了。

  婚前财产登记后,签了一份协议,协议内容是:各人房产归各人所有,互相没有继承权;两人生活实行AA制,王伯和李阿姨每月各出1000元;老人治病自付部分由各人儿子负担;人情费各人出各人的等。

  可是,签字时,小徐又蹦出了幺蛾子。

  原来小徐要增加一条:两位老人要在对方房子内各住半年。小张心中不满,就要反驳。胡主任转身对小张眨眨眼,侧眼看着王伯儿子。王伯儿子靠着柜子,左腿架在右腿上抖着,知道众人都看着自己,也知道老爸铁了心,于是坚定地说:“哪有娶了媳妇回娘家住的道理,李阿姨就住在我爸家。”胡主任又看到吴刚正经地坐在椅子上,脸堂微微发红,要发火的样子。赶忙说:“这不是大事,只要老人有个幸福晚年,就是晚辈最好的孝。婚事办了,两家不就成一家了,啊。”吴刚是顾意思的人,听了胡主任的话就不再言语。小徐也不好意思再坚持。

  协议签好,胡主任给各人茶杯倒满水,继续说:“我建议,你们同意就照办:明天给财产登记和协议公证,后天我带王伯和李阿姨去办结婚证,你们选择日子给两位老人办婚礼。”

  四位晚辈面面相觑,默然点头。

  双方商定婚礼就定在这个周日,征求老人办婚礼的意见,李阿婆不语,王伯说,一切从简,婚礼就请胡主任夫妇,儿子、儿媳、孙女、孙子到场就行。回到家,小张问吴刚“买什么嫁妆?”吴刚说“随你便”。小张知道吴刚还在生气,就不管他,给婆婆买了一对鸳鸯枕头,两床红色的鹅绒被,一架按摩机,因为王伯有颈椎炎。

  周日到了,小张让婆婆穿紧身红色旗袍,戴黢黑的假发,涂个淡妆。小张端详着婆婆,说:“妈,你也是美人呀。”李阿婆捏了一下小张大腿,小张咯咯地笑。小徐也让王伯穿西装系领带,再安上满口洁白的假牙,王老汉也越发的精神。王伯儿子和吴刚用手机给两位老人各照了一张结婚照。

  两家八人和胡主任夫妇围坐一桌,酒水是小徐办的。席间,胡主任开玩笑说:“王伯,李阿姨,以往娶亲讲究三媒六证,我们也要讲究讲究。六证不说,三媒要的,啊。”说完,自告奋勇说:“我是一媒,另两位是……”小张笑着说:“我也是媒人。”小徐也跟着说:“我也是。”李阿婆不好意思说:“羞不羞?”可是话音刚落,两位孩子放下筷子,说:“我们也是。”这把拘谨的王伯和李阿婆逗乐了。

  宴散,王伯和李阿婆互相搀着,感到了彼此的温暖。进了家,李阿婆脱下旗袍,挨着王伯坐在沙发上。

  王伯说:“老李呀,你怎么看上我的呀?”

  李阿婆说:“你身上有我原来那位影子呢。你呢?”

  王伯说:“也是。另外我就想找个能说知心话的人儿。”

TAG标签:

【审核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雨祺 雨祺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雨祺 会员等级:站长 用户积分:2822 投稿总数:121 篇 本月投稿:16 篇 登录次数: 1066 他的生日:05-12 注册时间: 2011-05-02 22:36:41 最后登录: 2019-08-16 08:31:59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