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爱情故事>文章详细内容页

黄照群:初恋从误会开始

时间:2019-06-01 00:26:10字数:10554【  】来源:原创 作者:念1031 点击:0

  初春。一大早,苗芯荷骑着小巧的电动车上班,行至十字路口,黄灯闪烁绿灯亮了,她抓紧加速正要前行,却和迎面晨跑而来的小伙子差点相撞。俩人同时“哟”一声,这边紧急刹车,那边慌乱收步,双方脸上几乎同时显现出歉意的微笑。意外的惊吓让他俩对峙几秒才平复心情,随即互道“对不起”。小伙有心往左边闪过,意欲让道;苗芯荷却正打算从自己的右边绕行,俩人正好又堵上了;紧接着两人又飞快地向自身反方向调整,那是秒间同步的反应,于是又再次相阻;随后又演绎一次,两人不约而同笑了。停下。小伙伸手礼让姑娘先行;苗芯荷出于车让人的礼貌,摇手反而让小伙先走,场面再度僵持。小伙干脆往后退几步,苗芯荷笑出一声“谢谢”正要提速,红灯亮了……

  苗芯荷还是正点赶到公司,走到自己岗位还没坐下,上司汪总临时指派她前去汽贸公司找赵经理取份资料。

  汪总想换车,小学弟赵经理告知新进了几款豪车,电话说不清楚,相关资料画册不便网络传递,请他派人来取,汪总这才指派了新近聘用的苗芯荷去办。

  来到四S店的经理办公室,见只有一位着维修工装的年轻小伙在擦桌子,苗芯荷笑问:“请问师傅,赵经理在吗?”

  小伙偏头瞄下她,眼睛一亮,逗趣说:“咦美女,是你呀?刚才路口邂逅的事,误会哈?我向您道歉!请问有什么事?该不会特意前来向我道歉的吧?”

  苗芯荷也认出他来,龇嘴应付一笑,但不想接茬说刚才的事,过去就过去了,类似的事儿街面时有发生,说它干嘛?就单刀直入表明来意。“我找你们赵经理有事。请您告诉我,他在哪?”

  小伙自讨无趣,停止手中活儿,仍笑问:“说吧,您有什么事?”

  高颜值姑娘,总少不了别有用心男人们有意无意地搭讪,苗芯荷见得多了。她有些不悦,收敛笑嫣:“请问下,他在哪儿?我有事的。麻烦您。”

  “美女,可以告诉我吗?什么事儿?兴许我能帮你解决那也不一定哟?”

  苗芯荷很反感。从他平平相貌而又诡异的笑容里,似乎感知到他心术有些不正,有强行搭讪讨好嫌疑?情急的苗芯荷厌恶地说:“爱说不说?不说拉倒!真是的!”转身甩门而出。

  小伙子追出门外直喊:“美女美女,你等等!”

  苗芯荷头也不回欲找别人问去,见几间办公室都没人影儿。她在那儿发呆。

  小伙换身西装革履,拿着拖把,走进盥洗间搁下拖把走出,笑着说:“员工都开晨会去了,您找的人,也要去开会的。美女,您干脆去经理室等会儿吧?门开着哩。晨会很快的,十分钟左右的事儿。”留下话,径直走了。

  无奈的苗芯荷折回办公室,自己给倒杯白开水,坐在椅子上等候。

  没多大会儿,小伙回来,殷情地给苗芯荷泡杯热茶,笑问:“美女,您来,到底什么事呀?”

  苗芯荷接过茶杯,轻声说谢谢,紧接着问:“你们赵经理什么时候能来呀?”

  “干嘛非找那小子?找我一样办事的。美女,说吧,什么事?”小伙皮笑肉也笑地说。

  苗芯荷懒得理他,收住声不言语,两眼直盯着门口,期待赵经理早点出现。

  小伙子走到大班桌边,坐进老板旋椅,嬉皮笑脸摇晃着身子,说:“美女,我就是赵东方,就是你要找的赵经理。”

  苗芯荷不屑地唆他一眼,心里嘀咕:哼!你要是赵经理,我还苗董事长呢!你什么鬼?我还看不出?充其量一个汽修工!看外貌就不是我的菜!懒得答理你!瞬间,她放弃应保持的矜持,阴阳怪气地来一句:“贵公司管理人员真多哟!连你都当经理了,看来是个人都可以来当经理啦!”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美女,凭什么我就不能是经理呢?”

  “你呀?凭你要是经理,那我早就总经理啦!”苗芯荷公然鄙视对方。

  “这么说,你的升职还要取决于我喽?那,要是我升任了总经理呢?你怎么办?”小伙仍然显山露水地嬉笑。

  “凉拌!怎么办?那我就是董事长呗!”苗芯荷没好气地反诘:“专管你!”

  这时,门外走来一位中年人,苗芯荷认为他应该是赵经理,正要说话,来人却对着小伙说:“赵经理,我家里有急事,今天我要请假。”

  “好的。有急事,那你开我的车去吧?不过,下午下班后我要带我女朋友去有事。”赵经理抛去车钥匙。“你可千万别耽误喽?”

  那人感激地连说几声不会不会、谢谢谢谢!

  苗芯荷好尴尬哟!“原来,你真的就是赵经理呀?”

  “不像吗?那好,下次再见面我在脑门贴二维码,你一扫就一目了然了。”

  “嘿嘿!”苗芯荷乐了:“不好意思呀,赵经理!我们汪总要我来……”

  仲夏。一天,苗芯荷在香苑茶楼和客商谈一单业务,因价格分歧较大,谈得不顺畅,苗芯荷耐着性子和对方磨着嘴皮子。

  赵经理陪同客户此时也来到香苑茶楼,正东张西望寻觅合适座位,不经意间发现了苗芯荷,第一时间愣住,觉得好像很面熟,竟也想不起来在哪儿打过交道?他神差鬼使走到苗芯荷面前:“美女,您好!嗳,我们应该是在哪儿见过的?”

  商谈未果,苗芯荷心绪不爽,本来她对不入眼的异性从不存记忆,就飞了赵经理一眼,不屑地说:“什么鬼都会这样搭讪!这话我听得多了去,油腻大叔的俗套!不会来点新鲜玩意儿吗?”

  赵经理被呛,颜面顿失,不无解嘲地:“真的。我们真的在哪儿见过?就是,一时记不起来了。”说完,赵经理摊开双手无奈摇摇头,显现出后悔不该无事生非闹这一出的神情。他转身先礼貌地招呼客人入座,扬臂打手势点了三杯麝香咖啡。随后,高速启动脑神经,飞快搜索究竟在哪儿和这位美女的面晤。他极力要在客户面前挽回颜面,否则,人家不定会把他想象成什么鬼?业务未谈,先给出一个不雅印象,总是不好的。

  客户拿出资料先给赵经理过目,然后示意去洗手间方便,像是留时间给他先阅读资料,回头再谈。资料?赵经理猛然忆起和苗芯荷见面的那档事。

  此时,苗芯荷和客商谈崩了正起身要离去。赵经理给拦住:“请留步。美女。我终于想起来了,在我办公室,您那次是替汪总来拿小车资料的。对吧?”

  “噢对了!”有提示,苗芯荷也想起来,笑着:“赵经理,不好意思!我那次还误会拿您当修理工呢!刚才又误会您呐,真对不起噢!”

  “该道歉的是我。”

  “怎么是您?”苗芯荷一脸迷茫。

  “我那次说过,下次再见面,我应该在脑门上贴二维码,可我忘了没贴,所以错在我。我该向您道歉。”

  “嘿嘿!你真幽默!”苗芯荷被逗笑。“哎,怎么您也来这谈业务?怎么没在您办公室谈呢?”

  “办公室太吵,来往人挺多,静不下心,这里雅静。”赵经理实话实说。

  “我也是。不过,我们今天谈的不理想。”苗芯荷脸上掠过失落表情。“这是我进公司以来的最大一单生意,只可惜……”苗芯荷目光暗淡下来。

  赵经理没话找话:“请问谈什么生意?刚走的那位是上家还是下家?”

  苗芯荷纠结,不知这商业秘密该不该说。

  赵经理大度地说:“我和你们汪总是老校友,无话不谈的哥们。你们公司的业务我大都熟悉,你我两家的业务又是井水不犯河水不搭界的。告诉我吧,说不定我还能帮到你?真的?”

  苗芯荷简明扼要一说。赵经理笑了:“这事好办。你的上家老总正有事求我办;你的下家老总我们太熟识啦!我设法让上家让点利,再让下家稍微抬点价,不就得啦!这事我帮你搞定,三天内让美女您去签合同!我保证!”

  “那就太感谢您啦!”苗芯荷一时不知如何感谢为好。“这样吧,那您今天的下午茶我来买单?”

  “那倒不必。你等会儿设法把我刚才在客户面前丢失的脸皮,给补救一下,那就是最大的回报啦!可以吗?”赵经理真心实意地恳请。

  “那我该怎么办呢?”苗芯荷又一次纠结。正要讨教,见赵经理的客户已经完事来到座位边,忙急中生智地对客人说:“对不起,刚才让您见笑了!其实我和赵总以前很熟悉的,刚才谈事心不在焉,不好意思,实属误会,请这位老板谅解。为给赵总赔礼,我做东,等会儿诚邀二位找家饭馆一起去坐坐。请务必给我这个道歉机会唷?”苗芯荷有意改称赵经理为“赵总”,人抬人高嘛。

  美女的邀请历来少有遭拒的。赵经理出乎意料地开心:“吔!那哪能让你作东呀?这样吧,美女!你请客,我买单!就这么定了!”

  深秋。双休日。苗芯荷执意要请赵经理吃饭,以答谢他的几次帮忙,电话里还莫名其妙邀请赵经理带上女朋友一起来。赵东方推辞不过应允了,只是诧异,对着手机问:“那你是不是也约上男朋友啦?”

  苗芯荷迟疑地“嗯”下,随口应答:“是的。”

  赵东方似乎明白了什么。“那,好吧。”

  赵东方驾车来到约定的小包厢,见了面就说:“苗小妹呀,真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我带上女朋友来赴宴?那我怎么和你男朋友喝酒?”

  苗芯荷边做出请坐手势边问:“怎么?您女朋友管着您喝酒?”

  “我女朋友倒是不管,人民警察管呀!”赵东方把车钥匙扔在餐台上。“你是诚心不让我喝酒吧?你上次知道的,我爱喝那个品牌白酒,不过那酒确实太贵。你是想省点吧?还让带女朋友来,喝什么喝?对你的诚意我可要打折扣的哟?”

  苗芯荷急了:“哪儿话?我是诚心实意谢你!今天你随意,想点什么点什么。别为我省钱,一切紧你满意!”

  “那,”赵东方诡异一笑。“我就点瓶我喜欢的……”

  没等赵东方说出品牌,苗芯荷打断说:“爱点什么酒都行!”

  “那,喝完酒,谁开车呢?”

  “找代驾呀?你女朋友也行,如果她有驾照的话。哎,你女朋友呢?”

  “哈哈!”赵东方大笑,忽觉此场合放声不妥,立即收音,但笑容仍未退去。他压声说:“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装不知道?我哪有什么女朋友呀!”

  苗芯荷懵了。“我记得你曾给你的员工说过:下班要和女朋友去办事的。怎么,眼下是不是断恋了?没再新换吗?”

  赵东方还是忍不住要大笑,不得已用手捂住嘴,嗡嗡地说:“我们公司同仁都知道,我说的女朋友就是我的爱车——玛莎拉蒂!”

  苗芯荷羞得脸红,不好意思地解嘲:“我又一次误会您了。对不起噢!”说完,显然心神慌乱起来,给赵东方倒水的双手哆嗦得不行,发声也颤抖了。“那,那你有,有,有新女朋友吗?嗯?”

  “我呀?要形象没形象,又差点高度不够富有欠缺帅气的丑协会员,猴年马月才能找着女朋友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赵东方感叹。

  “不会吧?”苗芯荷质疑。

  赵东方真坦率。“中意我的我瞧不上,我心仪的看不上我。如此而已。”随即转移话题,问:“噯,你不是约了男朋友,人呢?”

  苗芯荷越发慌乱。支支吾吾敷衍:“他呀,他,马上就到马上就到。”

  赵东方好奇。“他是哪儿人?肯定高富帅吧?”

  “高富率是必须的,不过和你所理解的含义大相径庭。”

  “什么个意思?”

  “高,情商智商高;富,富有同情心;率,为人处世坦率!”

  “这么个高富率呀?长知识喽。问下,他什么职业?”

  “和你,和你一样的。”苗芯荷低下头,脸色绯红。

  “也是卖汽车的车贩子?”赵东方疑惑。

  “嗯。是的。”苗芯荷很轻声,底气像是不足。

  “同行?哪家公司?说不定我们还认识哩。”赵东方笑问。

  “你们认识。很熟悉。一个公司的。”苗芯荷始终没胆气明说。

  “那你告诉我他是谁?我的同事我了解,可以帮你参谋参谋?”

  苗芯荷轻扭肩膀,嗲声嗔怪:“你难道不清楚人家认识你们公司的谁呀?”

  赵东方诡秘地一笑:“我好像知道又似乎不知道。哎,等会儿他来了,你难道就不怕我找他决斗?”

  苗芯荷惊奇:“决斗?”

  “喝酒呀!看看到底谁是酒神!”

  苗芯荷松口气。“我还以为你要动拳脚呢?”

  “那,也不是没那种可能!”赵东方抖动二郎腿,神气地说。

  “那,那你就,自己跟自己决斗吧!”苗芯荷终于扬起脸,睁大秀美眼睛,注视着赵东方。

  赵东方腾地站起身,空抓起虚拟酒瓶来喝,发出几声咕嘟咕嘟的喉音,瞬间像是喝罢一瓶酒,然后,自己揪起自己的衣领,抡起拳头用力对空打空,间或还踢几脚类似的无影腿,嘴中念念有词:“就你也配爱苗芯荷!你也太不自量力了吧?人家是美天鹅,你这赖蛤蟆!我警告你!要是再不放手,看我今天不和你拼个你死我活才怪?哼!苗芯荷非我莫属!”

  苗芯荷呼吸急促,激动地冲过去,矫若脱兔般地扑向赵东方!

TAG标签:

【审核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念1031 念1031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念1031 会员等级:站长 用户积分:685 投稿总数:2043 篇 本月投稿:266 篇 登录次数: 224 他的生日:03-16 注册时间: 2010-09-22 11:44:12 最后登录: 2019-08-17 08:10:25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