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爱情故事>文章详细内容页

王中彩:长期的恋爱

时间:2019-05-10 00:34:36  】来源:原创 作者:念1031 点击:0

  1

  杨树的叶子晃得我头儿有点儿晕,再加上太阳抚着我的身,暖暖的,昏昏欲睡了。

  母亲从菜地那儿向我喊了句,长期,马上快中午了,别躺在凳子上了,来,帮妈妈挖一双地,等会儿,你哥和姐回来了,又会说道你了。

  我醒了醒,还是想睡,应了一声,却没有马上起来,想做一个梦,还没开始呢!

  我的耳朵被拧了一下,忙睁开眼睛,是小云,她说,这么懒啊,我真服了你!

  我顺势坐起来,说,谁懒呢?只是今天有些困,你干嘛呢?我看着她的脸,像是天空中飘来了两朵红云,胸前的一对辫子微微地动着,不知道是因为风儿吹的还是心跳儿加剧的原因。

  我来是想告诉你,明天一早,我与哥将去上海了,我舅舅把活都找好了!她黑色的双眼闪着亮,说话的声音轻巧极了,声音还是那么甜美,而我突然感觉不是味儿,酸得很,却又不愿意表现出来。

  好事儿啊,有工作了,恭喜你!我若无其事地说。

  我十七岁,她也十七岁,我是去年父亲离世后离开了学校的,只上到初中两年级,她因为是个女孩子,家里只给她读了个小学毕业,我们是邻居,两家的草房子挨得那么紧,连围墙也没有,各自可以把对方的门口看得很清很清。

  2

  家里越来越不能支撑了,我也被卷进了打工的浪潮。一年后,我与后村的奔腾也去了上海了。奔腾比我大两岁,中等身材,活泼好动,很机灵,不像我,高挑的个儿与温文尔雅的性格极不相符。

  在老家的时候,总以为自己还是个人才,辛田种地,我都学会了,最难的春季下秧苗,我也得心应手,还受到过一些老人的表扬,可是站在上海的大街上,我是什么呢?外地人、土八路、乡巴佬,这还不算,在顾戴路一条河运码头做搬运工,那个小老板的十岁小女该竟然说我和奔腾是下等人,虽是开玩笑的,我也受不了,把活辞了,不干了。

  奔腾说,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忍一忍不可以吗?

  我说,不忍,你干你的,反正,我一定得走!

  离开了河运码头,才明白前面的路是无法选择的,当天晚上,就不知睡在哪儿,背着行李,漫无目的,走到一个天桥下,看到了一群脏兮兮的人,有年轻的,也有老人和小孩……在一种无形的推力下,我与他们住在了一起。我后悔自己的莽撞,想再回河运码头已经不可能了,因为我前脚离开,后面就有人顶上了。我想到了小云,茫茫人海,哪里能找到?可转念一想,我只能混出个人样才能去找她。

  第二天,我试着继续与他们接近,说出与他们混混的想法,一个年长的说,看得出,你是个比较有上进心的人,能干这个?你乐意,就入伙吧!从他说话的口气中,他们是看不起自己从事的这样的活儿。就这样,阴差阳错,我融入了捡垃圾的队伍。

  3

  转眼,两年过去了。这其间,我去过养猪场、蔬菜大棚、建筑工地,整日地过着混沌的生活,从来不去想未来的事儿了,也不能去想,我没有了棱角,我躺在了现实编就的摇篮里,沉重地晃动着,小云的样子也渐渐地模糊不清了。

  世界万物都是有变化的,我一点一点儿地积累着自己所谓的财富,心中有时也会自得自乐。而奔腾呢,这两年,跑得快,他成了另一个河运码头的包头了,因为他挣得多,使我的虑荣心做了怪,渐渐地,我与他疏远了,也感觉从来没有的累和茫然。

  快春节了,离家三年的我,想回家看看了。

  腊月二十二,我走进了那三间熟悉的草房子,苍老了很多的母亲高兴地落了眼泪,并且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哥哥结婚你不回来,姐姐出嫁你也不回来,总说忙……你看,人家奔腾那孩子前几天在家里办了喜酒……母亲突然打住了。

  我疑惑地问,妈,咋不继续说啦?

  孩子,你到底知不知道,奔腾娶走了小云?母亲感叹了一声,当初,你们俩那么好!

  我镇定了一下,说,我与小云本来就没有什么。

  我的心中隐隐酸疼,不禁自责了起来,所有的一切都怪自己的无能。从此,我只能在心中祝福她。

  我绕开了话题说,哥哥嫂嫂与我信中说,这几天也会从南京回来,明天,我得去看看姐姐去。

  腊月二十八,小云回娘家了,她风姿绰约,一身城里人的打扮,再看看她身后的奔腾,满脸容光,更显得洒脱自信,看着两个人高兴的样子,我又能说些什么呢?简单地打了几声招呼,就躲进了屋里再也不想出来。

  4

  春节过后,我没有打算外出了,我想呆在家里一段时间,外面,不是因为辛苦,而是时常自尊心会受到伤害,我想歇一歇。

  哥哥嫂嫂又去了南京,姐姐与姐夫也去了深圳,全村庄的年轻人都走了,而我一点儿也不着急。

  乡村的春天,虽然风景凌乱,东一簇的西一条的,以前,不觉得美丽,可现在分外惹眼,虽然小云跟着奔腾走了,也就无需单恋了,如同过眼的云烟,既然人家心中没我,自己从来也没有主动过,就随她去吧。我又躺在门外的板凳子上,看着蓝蓝的天,把自己的心思放到了九霄云外,那是一种神仙般的自在,有时,自个儿也能笑出声来。

  一天下午,母亲正在切洗好了的青菜,准备腌它一罐子,我盯着她看,切菜的节奏均匀有序,她低着头,干枯发黄的短发不停地抖动着,我的心咯噔一下,想到家里、田里那么多的活儿都由她一人来承担,一种莫名的悔恨填满了我的心头,我得留在家里,一起干着农活。

  妈,你看,才四十几,就老成这个样子!我说,我就不出去了,我还有一个想法,这两年在外,我不是挣了一点钱了吗?把房子的草换成瓦片,好不好?一到下雨天,房子都漏成了什么样子了!

  母亲还是低头切着菜,说,长期啊,家里的田,就这么三、四亩,我忙得了,重活,还有你舅舅帮忙,你就别担心了,你想把房子上的草换成瓦,也行,换好后,你就出去多少挣一点吧,另外,也许还能谈到个对象带回来呢!

  半个月后,银灰色的瓦片铺在了我家的房子上,很是漂亮,这可是全庄子第一家。

  小云的母亲与我说,好看,好看,长期有用了,我家什么时候也能换上就好了!

  我说,奔腾有的是钱,他会帮你的!我刚一说完,就看到了小云母亲那张憔悴的脸和那双疲劳的眼睛跟着她廋弱的身体抖动了一下,一种犯罪感袭遍我的全身。我怎么啦?我捶了捶自己的脑袋,没有再说下去,也没有解释,我突然发现自己的小心眼原来是如此的严重。

  5

  我再一次出了远门,没有去上海,经老乡介绍,去了南通的一个轮窑厂,此时的天气已经是初夏了。

  我是做出窑工种的,那种高强体力的工作环境,真的很难受,但我坚持着,人,除了要吃饭,想改善一下所谓的生活环境,我就不想知道拼死拼活的另外的意图是什么,工友们都是这样,我的脑海里慢慢的就变成了一片空白,这样也好,没有那种无事之时的空虚了。

  轮窑厂有几十人,干活的,都是男人,大多数是安徽人,绝大部分都像我这样的年龄,晚上,都睡在石棉瓦搭就的棚里,通铺太大,嘈杂错乱,比先前在上海的时候糟糕的多,开始,我捏着鼻子塞着耳朵,后来也就习惯了,太累的时候,还经常张着嘴巴喘着粗气进入梦乡!

  冬天来了,轮窑厂里来了个女工,自个儿说是贵州的,与男人走失了,人廋的像皮包骨头,脸发黄发黑,头发大概很久没有梳了,结得一团一团的,看起来有二十五、六岁的样子,包工头叫她干轻些的活——码水坯,可她干得还是很吃力。晚上,没有地方睡,就在通铺的边上凑乎着,没有想到,就在当天晚上,在微弱的灯光下,她的铺上,老少工友挤进去三个,她竟然不知道叫,一连几天,我看不下去了,我找个机会偷偷地跟她说,我给你一点钱做路费,你就回去吧。第二天下午,她千恩万谢地走了。

  这样,我在这里,一干,就是四年。四年来,除了春节回去看望母亲,其它的时间,都在这个轮窑厂里度过的,闲时,也经常与工友们嬉戏打闹,说着下流话,唱着调情歌,有时,还能看到黄色的录像,没有人去想像未来是什么,那东西太遥远,谁信呢!

  6

  夏天到了,轮窑厂里烧饭的林阿姨生病了,她就叫来了她的侄女絮萍帮忙。这个皖北的乡下妹子却在这儿当成了美女看待,每当饭点,大家前拥后挤,非常热闹。我想到了小云,想到了那个贵州女人,几乎所有人都有闹腾,唯有我安静了下来,时常是最后一个人打饭,从此,她也就注意上了我,后来,我也仔细地打量了她一下,她个儿小巧,胖瘦适中,朴实大方,清澈的双眼与齐耳的短发,涌动着青春的朝气。

  她经常偷偷地在我碗里加好吃的菜,趁工棚里没人的时候,给我理床铺、叠衣服,也不时地在繁忙的工作现场找我的人影、抓我的眼神……我从来不知道的未来慢慢的在我的心中出现了。

  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与她相约在窑边的茶山上,窑停火的那几日,我们每天下午都去五公里外的竹林里漫步,有时我也装病请假,去攀爬山路,又奔跑到远远的河桥上……

  我从没有的希望被点燃了。

  一次,在午夜的茶山上,我抚着她,说,我二十四岁了,你也二十了,今年春节,你回去把你父亲强加于你的亲事退掉,我立即娶你!

  她在我的怀里使劲地点头,那一刻,两个人的身体相融了。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夏天还没有过完,絮萍的父亲突然来到了轮窑厂,说她妈妈癌症晚期,必须回去。

  她临走的前一天夜里,在茶山上,我们抱头痛哭,并且说好,相互写信。

  天亮了,红日照在茶山绿绿的叶子上,一个身穿粉红色连衣裙的女孩离开了轮窑厂,走向远方。

  半个月后,我收到了絮萍第一封信:

  长期哥哥,我没有读过什么书,这封信,我让我最要好的表妺代写的,她正在读初中。自从我被父亲带回家以后,不知父亲从哪里知道,在轮窑厂里,我正与你谈恋爱,到家后,他打我、骂我,或许因为妈妈病重,他心情不好的原因吧!不过,这几天,他平静了许多,别担心!现在,我们全家正想办法怎样才能治好妈妈病,去什么医院,我们的事就暂时放一放吧!如果你想写信给我,就寄到表妹的学校,下面有地址,她会转给我的!等待你的回音!

  我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写信给她表妹转交,太不可靠了,如若被她父亲知道了,不还是挨打挨骂,不行,忍一忍,也不行,我得去皖北,还是不行,她母亲这个时候病重,絮萍家里毕竟有亲事……我不知如何是好了!

  又过了半个月,我收到了絮萍的第二封信:

  长期哥哥,这封信,还是我表妹代写的。我妈妈去世了,我好难过,但我相信我能扛得住的,你在那儿要好好上班,可别分心,注意安全,我还等你来接我呢,不过,不是现在,妈妈刚刚去世,退亲的事,今年肯定不能再提了,爸爸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我只得先在家里照顾他了,你是知道的,我爸妈没有儿子,三个女儿,我又是长女!我想,我们总有见面的那一天。

  我在等待和思念之中,艰难地过着每一天,虽然内心深处翻江倒海,一直都没能勇敢地做出去皖北的决定,也许,这就是这个时代的局限性吧,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村人,老实而无定见,遇到事儿不知如何处理是好,总是单纯的以为自然的结果一定不会是最坏的,所以,我只能在深深地煎熬中等着那美好的重逢。

  7

  已经是寒秋了,我没有再收到絮萍的信了,该下定决心去皖北了。我去了窑厂办公室向领班请了十五天的假,刚出来,工友小朱在对面的泥山上喊我,长期,有人找,还是个女的呢,城里人呢!

  我跑到了窑厂的门口,我惊呆了,小云出现在我的面前,她面色发黄,神情恍惚,虽头发蓬松在肩上,末梢向上卷起,黑色超短小外套,下穿牛仔裤,还显出一丝亮丽,但她的精神告诉,她遇到大麻烦了,再看她的脚,高跟鞋,这窑厂的路哪能走,肯定也崴到了。

  我接过她的包,扶着她,说,你怎么来了这儿,奔腾呢?

  小云听我这么一问,眼泪扑簌扑簌地往下掉,哽咽着说,他就是个变态……

  小云说不下去了,我也不知怎么劝慰,只有先安顿好她再说,我打了一个面包车,把她送到镇上,租了一间小旅馆,让她先住下,之后,我问她,你慢慢说,到底怎么啦?

  反正他是个变态狂,没法与你说,我们离婚了,她一边说一边哭,你当初为什么不主动与我好,害得我一直想过有钱人的生活,结果呢……我知道,你一定会嫌弃我的,我来找你,只想来问问你……我向你妈妈要地址的时候,她说,你还是喜欢我的……

  我茫然不知所措,该怎么说呢,如果我告诉她,我己经与絮萍好上了,她该又会受到伤害,如果不说,后面事态的发展又如何收场?我进退两难了,看着小云伤心难过的样子,还是先安慰她陪陪她几天吧,去皖北的事先缓一缓。我晚上回工棚,白天就来旅馆,我们聊得很多很多。

  一个星期后,小云的气色好多了,我也很高兴。第八天早晨,我去旅馆的路上就想好了,我得告诉她我与絮萍之间的恋情了,我也希望她回老家休养一段时间,所有的不愉快,都将会过去。

  当我到旅馆大门的时候,一个服务员走近我,给了我一封信,说,那个姑娘已经结完帐,走了,这是她给你的信。我赶忙扯开信:

  长期,感谢你一个星期的陪伴,这是我近年来最快乐的时光!从我与你共处的这几天,我知道,你心中有事儿,昨天晚上,我去了你们窑厂的门卫,了解到了你与一个叫絮萍姑娘之间的爱情,真为你高兴,我不能耽误你了,赶紧出发,找到她!

  我转身叫上车子回了窑厂,准备拿上行李出发,门卫老杨叫住了我,信,我一看皖北的油戳,兴奋极了,赶忙打开:

  长期哥哥,这是我给你的最后一封信,我结婚了,他对我很好,我也知足了!这是我与他出发去青岛前一天写给你的,他在那儿打工,我也只有随他而去,我不能伤害他,我们不要再联系了,祝你能找到一个更适合你的姑娘。

  这样的打击从天而降,原本重新复活过来的我,再一次掉进了迷茫的世界,我没有流眼泪,我不相信这是真的,我依然去了皖北,去了絮萍生活过的村庄,却不见絮萍的身影,她真的走了。

  我不想再回到南通的轮窑厂工作了,我已经力不从心了,我买了去老家的车票,我想家了,想我的母亲了,我想在母亲的怀里大哭一场。

  当我快到家门口的时候,发现了一个送葬的队伍……我看见了小云的母亲,她撕肝裂肺的哭声,让我的心彻骨地凉:

  云儿,你怎么就这么傻啊!你怎么就舍得娘呢!

  这是个初冬的日子,天空中阴云密布,不知不觉中,我跟着队伍走,到了乱坟岗,毛草丛生,凉风吹着一些人头上飘起来的白布条,南飞的鸟雀发出凄婉的叫声,而我的叫声又有谁能听得见?

  8

  我神情恍惚了,把自己封闭了起来,闷在屋子里,一个月也没有出来走动,我是不是傻了?我不知道,但过去的好多事儿都不记得了,又过了一些时日,我出门了,屋前屋后地跑,有时还跑到小云的坟前唱歌:

  云儿轻,云儿柔,云儿飘过毛山头,

  看见鸟儿舞一舞,快去青岛走一走……

  去青岛喽……身后的一群孩子跟着喊,傻子去青岛喽,原来青岛就在乱坟岗,这么近,我们也去看看喽!

  我抓了一把泥,撒过去,孩子们跑,我使劲地追……

  母亲带着我到处去看病,哥哥姐姐也回来了,他们为我也费了不少心思,终不见好,渐渐地,我的脑子里除了青岛,就再也放不进去任何东西了!

  一天晚上,我听母亲与哥哥说,长征啊,我听我们村的一些老年人说,像你弟这种毛病,或许充充喜就会好起来。

  哥哥说,哪有姑娘愿意嫁给他呢?

  母亲说,买呀,你看,吴村的吴差,不就买了一个!

  哥哥说,那就试试吧!

  我结婚了,从哪里弄来的姑娘,我不知道,母亲告诉我,娶媳妇了,要对她好,你这个媳妇可用掉了我们全家所有的积蓄,还借了不少债。

  我傻傻地笑,点着头!

  可是喜事的当天晚上,亲戚邻居还没走完呢,新娘子却不见了,母亲流泪了……

  我依旧傻傻地笑,点着头!

  9

  别人家都盖楼房了,我家还是那土墙瓦顶的房子,与世无争的,倒也很安心。

  又是一个春暖花开的季节,又是一个暖洋洋的上午,我正躺在门口的长凳上,看着天空悠闲的云儿,母亲走了过来,有些气喘了,跟我说,长期啊,你今年都已经四十了,也该醒醒了,妈老了,都已经六十好几了,你看看妈妈的头发,掉光了,你再看妈妈的腰,不灵了,妈妈要是去了,你该怎么办?

  我没有理会母亲的话,指着天上的云说,我要腾云去青岛!

  母亲叹了口气去了锅屋。

  一会儿,小云的母亲躬着身子走到了我家的门口,先咳嗽了两声,然后很认真地喊我的母亲,老姐……老姐……

  母亲走出来,喘着气儿,说,大妹啊,有事儿?

  小云母亲说,我跟你讲啊,那个高速路桥底下来了一个女讨饭的,虽看上去也是个傻子,不记得过去的事儿,但人挺好看的,和你长期差不多,你把她领回来,搭个伙,过日子,长期或许就有了希望,你也就有了盼头!

  母亲有些高兴,说,真有这好事,我去看看。

  母亲把那个女讨饭的领了回来,给她洗澡换衣服,给她饭吃,之后带到我身边,告诉我,说,长期啊,这就是你媳妇了,从现在开始,你必须对她好!

  我眼睛忽然一亮,这个女人似曾哪里见到过,母亲接着说,她叫萍儿,从很远的地方来的,你看,好漂亮!

  我的心动了一下,确实好看,于是,我又傻傻地笑。

  母亲让萍儿叫我长期哥哥,她双手拍着,双脚跳着,欢快地喊着,长期哥哥,长期哥哥!我看到了她的长发飘着,眼光闪着,身姿舞着……

  我的心闸仿佛就要打开了,萍儿似乎与我一样,看来,今天是个好日子,我拉过她的手,一起坐在长凳上,看门前抖动着的杨树的叶子,看远方小河两边的杨柳枝向这边伸展,又看见了小云家的桃花满天飞,我再看看萍儿,萍儿也看看我,笑了,还是傻傻的。

  我真的有所好转了,我越来越感觉到眼前的女人就是我意念之中的絮萍,我得对她好,我感觉到了自己的心跳,萍儿何尝不是呢,每每看到她灿烂的容颜,仿佛我们谁也不愿意回到自己的过去,这田园般的生活该是多么美好。

  我可以帮着母亲干点活了,我又有了感念母亲的情感了,当然对于萍儿,我已经有了一种特殊的感觉,可能就是爱吧,她应该和我一样,不然,她为何每天都跟前跟后,依依不舍呢。

  时间又晃过了两年,还是春天。一天,母亲高兴的告诉我,萍儿怀孕了,我抱起了萍儿转了一个圈,我与萍儿竟然都有了幸福感,我们依然不记得从前,但我们知道,现在是一个美好的开始。

  腊月天,天气奇冷,天空中飘着雪花,萍儿肚子疼得历害,母亲叫上了小云的母亲,我把家里的板车放上被子,然后扶着萍儿躺下,我用力拉着向前,两位老人随后推着,去了镇医院!

  萍儿叫着,哭着……

  医生说,产妇难产,大出血,只能保孩子,是个男孩,我们院方尽力了!

  我痛苦地握着萍儿的手……萍儿微睁着眼睛,吃力地说,长期哥哥,我就是絮萍,我到了你家一年后就想起来了……只是没有说……照顾好孩子,还有你自己……

  絮萍去了,往事如潮水般涌来,我呼唤着絮萍的名字,一遍,又一遍……

  10

  絮萍葬在了小云的旁边,儿子取名为萍扬。

  两个月后,我的母亲也去世了。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我把萍扬抱养给了姐姐,我又走上了打工的历程,我要好好地活着,为了萍扬,更为了絮萍。

  如今,十年过去了,每年春节回去到姐姐家,看萍扬开心地叫姐姐、姐夫为妈妈、爸爸的时候,我就很欣慰,当然,他是喊我舅舅的,我也很知足且快乐着。

TAG标签:

【审核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念1031 念1031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念1031 会员等级:站长 用户积分:13495 投稿总数:1752 篇 本月投稿:292 篇 登录次数: 191 他的生日:03-16 注册时间: 2010-09-22 11:44:12 最后登录: 2019-07-14 12:22:43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