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爱情故事>文章详细内容页

出轨

时间:2018-04-13 20:55:14  】来源:原创 作者:陈红 点击:

  男人的一半是女人,这话的确不错!

  又是一个周末。

  刘冠士在办公室的人早都走了好一会儿了才懒洋洋的收拾了办公桌上的杂物准备回家。他每天都是如此,特别的勤奋敬业,似乎在他的手上总有干不完的事情。当他磨磨蹭蹭的回到家,打开房门时,见十岁的儿子独自在客厅看动画片,屋子里没有一丝炊烟的气息,冷冰冰的;朝卧室一瞅,见妻子脸朝里呈三弯型躺在床上。

  “王母娘又犯病了!”刘冠士轻轻咕噜一句就走进厨房系上围腰动手做饭。

  只一会工夫,刘冠士就将两菜一汤端上了饭桌,然后他先将儿子招呼到饭桌上,再来到卧室床前,柔声细语的唤到:

  “娟,哪儿不舒服了?起来吃饭啊?”并伸手试着想扶她起来。

  “少碰我!”妻子怒声制止并使劲的扭动肩膀。

  “这不单位有事吗,”刘冠士解说到,“这临下班了,局长却拿来一个材料说是很急,要我下班前一定搞出来,就这回来晚了吗,唉,也怪我没早溜——”

  “谁让你早溜了?”妻子愤怒的打断了他的话,“就你重要,几乎天天下班前局长就找你?这么重要咋还没混个一官半职啊?你看有谁象你这么没出息?!”

  “别扯这么远好吗?”刘冠士张红着脸极力控制着自己,“别这样好吗?当着孩子的面。”

  “这辈子嫁了你算是倒霉了!”妻子说着起身坐到了饭着前,阴着脸大口大口的吃了饭就又面朝里“三弯”到床上去了。刘冠士待儿子吃完,就又钻进厨房,不大工夫就又出来站在卧室床前,象向领导请假一样小心的对妻子轻声说:

  “今晚我还要加班,下周一省市两级来检查———”

  “够了!这家里有你不多没你不少,你干脆死在外边算了!”妻子头也不回的说。刘冠士便从卧室出来来到客厅伏下身子在儿子的耳旁吩咐几句,就轻轻的出了家门。

  一出门,刘冠士顿觉心情特别舒畅,犹如解放了一般的轻松,而且还有些激动。他并没有去单位加班,而是在宿舍里换上了一身笔挺的休闲服,把自己精心打扮一翻后就来到一家迪厅门前急切的等着天快些黑下来。今晚,他约好了她。

  她是他在网上认识的,已经半年多了。那是冬天的夜晚,刘冠士感到夜特别的长。妻子已经有好些日子不搭理他了,他们每日下班后已不在一同进厨房作晚餐了,而是他做好了就去轻声叫她吃饭而她并不应答;她做好了,他便自己坐到饭桌上默默用餐,完了自觉到厨房洗刷。她只和儿子说话,有事需要给他说了也是让儿子传话,不管他在不在她面前。晚上也不一同看电视了,要是他来到客厅刚坐到沙发上她便会立即起身回到书房——只要“冷战”起来,那里就是她的卧室,再一会儿她就会传出“往死力看!”的责骂声,他就立刻关机回到卧室里。

  这样的日子他感到寂寞、感到苦闷,感到有一股无名的恼火闷在胸中无处发泻,于是,他躺在床上感到无聊,就玩弄起了手机。他发现了一个叫“缘分对对碰”的网站,就学着网上的人的名称以“寂寞男人”的网名和一个叫“天使泪”的女人聊起来了。

  开始,他并不知道要和她聊些什么,而且感到她似乎和他一样对网上聊天很无知。他们试着了解对方的生活,都希望能将自己的苦闷与烦恼向对方倾诉。就这样,他知道她是本市一家医院的护士,是一个被男人抛弃了的独身女人。当她试探着询问他的生活时,他便给她发去了一首短诗:

  弹指不惑年,回头望、满是辛酸在眼前。最苦夫妻无缘,厮守多年,却不是伴!情何依,谁人怜?!

  没想到,这首小诗竟让他和她在心灵上碰出了火花!于是,他们向对方敞开了心扉,诉说着各自内心的孤苦,也从对方得到安慰和鼓励,于是,每天夜里,他们都要在网上相见,直聊得实在睁不开眼了才进梦乡;清晨,她总是把他从睡梦中唤醒。

  有一天,她对他说:

  “亲爱的,我做好了早餐,起来吃饭吧!”他便美滋滋的起来坐在饭桌前感觉她真的坐在他的身边和他一起用餐,于是,他便在忍受着妻子的白眼把妻子做的早餐当作她做的用过之后便溜到洗手间去对她说:

  “亲爱的,我送你去上班!”于是,他便出门骑上自行车就感觉她真的坐在他的车后,双手搂着他的腰把头靠在他的背上,他便喜滋滋的去上班了……

  他们不知不觉的在虚幻的网络里相恋了,他感到自己依然青春年少,一股激情涌荡在心头。他于是幻想起她的长相来,她告诉他是大眼睛长头发,他便为她写去了一首诗:

  未曾眸面,但似相识:一肩秀发,两潭秋泉,樱桃小嘴似仙女下凡!窈窕淑女令人怜,风流雅士眼望穿!莫非命里有此恋?梦中君常见,似影似幻。何日睹芳颜?一谢情缘!

  这首诗让她陶醉了!她告诉他她把它抄在了笔记本上,她还告诉他,她也在时刻想念着他,想象着他,她感觉他是个很优秀的男人,她说能被他喜欢她感到幸福!这是他感到满足。

  他于是想见她,可她却说她无缘获得他的爱——她不想破坏一个尽管无爱但却完整的家庭,更不愿伤害另一个女人——因为她也是女人!她说,能做他的网上情人她就满足了,她要把这份情感深藏在心底!这又使刘冠士更感觉到她的善良与可爱,更加想见到她,他甚至想到了要抛弃他的“无爱”的家庭,为了她,可她不同意,这叫刘冠士感到痛苦和焦虑。

  他无法阻挡要见到她的欲望,他要将她征服!春天里,他一连向她发去了两首“杰作”:

  梦里常把你见,醒时泪湿枕边。若是无缘,又怎相逢恨晚?知否知否,魂绕梦牵!

  夜夜梦里你在怀,柔声细语娇媚态;纵情相欢多恩爱,醒时你犹在我怀!

  她回复说,她感动的都把眼睛哭肿了,她问他见了去哪里?他说去上太白山!她又问见了是啥情景?他回答:

  花容月貌迷才郎,携手登幽春情荡;太白山上桃花源,两情相悦炊米香!

  她被他征服了,她说先见面再登山,他兴奋的要发疯,他们约好要在这个周末约会。

  初夏的天黑的太慢,已经是晚上八点了,还不见夜幕上来,刘冠士焦虑的有些烦躁,不时的翻开手机看时间,两眼盯着迪厅门口来来往往的人流。突然,一位打扮入时的少妇飘然进入了他的视线并率直朝他游来,那素白色的连衣裙上铜钱大小的红色图案随着女郎轻盈洒脱的步履在她身后形成一束鲜花正好同她那飘逸的披肩长发相配,再加上两肢修长白净的弯曲在腰间的胳膊,委实就是只美丽的孔雀在人群间跳跃,稍近一些时,在那副浅兰色的太阳镜的陪衬下,那孔雀就变成了一只美丽的金鱼向他游来。就在这只美丽的金鱼快到他跟前时,他立即掏出手机将“我在这里”的短信发射了出去,很快,他就见她停下脚步,用右手从左臂上的黑色小手包里掏出了手机打开翻盖,稍倾,又用右手摘下眼镜抬头向他甜甜一笑,再稍倾,他的手机就响起了短信信号,他急不可待的翻开一看,正是:

  “我在你面前!”这时候她已站在了他的面前,正微笑着看着他,楚楚动人的等待着他的反应,而他却楞楞的看着她,直看得她不好意思起来,带着羞涩与责怪的口气问候他:“你好”时,他才缓过神来,急忙答到:

  “天、天使,”她微笑着点点头,向他伸出了白嫩嫩的右手,他赶紧伸手握住,在难以控制的激动中和她相拥着步入迪厅,就这样,这一对网上情人瞬间就成了一对情侣!

  迪厅里,这对相见恨晚的情侣在灯红酒绿中完全陶醉了!她时而如孔雀般在他的带动下翩翩起舞,时而又含情默默的双手勾住他的脖子让他紧紧的抱住自己的腰随着悠扬的舞曲漫漫的移动着脚步感受他“砰砰”跳动的心音。她问他为何见到她时发愣?他说她美的超出了他的想象。他问她为何会径直走到他的跟前?她回答她也不知道,就感觉他是她要见的他!她问为何他们会一见钟情?他说这就是缘分!他们都不肯跳舞了,她说她该回家了,他便和她一起出来拦下一辆“的士”送她到她的家门口,她打开了房门,他自然的跟了进去,她便一下子扑在了他的怀里让他把她抱进了卧室,于是,他和她便开始了“纵情相欢多恩爱”的消魂之夜……

  清晨,才五时多,天就大亮了。刘冠士醒来见她的一只胳膊搂着自己的上胸,一条软绵绵的腿弯曲着架在自己的小腹上用半个身子压住自己的半个身子生怕他跑掉似的熟睡着。他想着该回家了,就轻轻的想推开她,谁知她撒娇的扭动着身子把他抱的更紧了。一会儿,她突然抬起头趴在他的胸口上念起了他写给她的两句诗:

  “太白山上桃花源,两情相悦炊米香”

  “你醒了?”他问。

  “我就没睡着。”她答,说着把头枕在了他的胸口上,用一只手抚摩着他的胸肌,略带伤感的问道:

  “我们能去太白山吗?”

  他没有回答,只是把她紧紧的抱住。她又说:

  “其实我知道你的难处,我不期盼与你朝朝暮暮,只希望我能永远在你心中,我爱你,真的,连我也说不出为什么。”说着将两行热泪流在了他的胸口。他用双手托起她的脸,狂吻她,说:

  “会的,我们回永远相爱的!”说完,他又说:

  “我该回去了,一会儿怕不方便……”她说没什么不方便的,她要他好好休息一会儿,她要为他去做早餐。

  一夜的纵情狂欢,他感到的确很累了,就按她的吩咐睡着了。待他感觉脸上有一个热乎乎极为舒服的东西抚摩而睁开眼睛时,见她正坐在床边拿一条热毛巾替他檫脸,双眼含情默默的看着他,他立即把她拉倒在自己的怀里狂吻,完了,她对他说:

  “起来吧,我们吃饭。”

  当他起来到卫生间洗刷时,见洗脸池内已放好了热水,一只新的牙刷上已挤好了牙膏,这叫他非常感动——他从来没有享受过这样的待遇,他不明白,这样好的女人为何还会被人抛弃?待洗刷完毕,他来到饭桌上,见是豆浆油条和几样小菜,还有几个煮熟的鸡蛋,一瓶葡萄酒。她问:

  “喜欢吗?”

  “喜欢!”于是,他们举起了酒杯……

  当他恋恋不舍的离开她的家时,已是上午九点多了。他先“打的”回到单位,在自己的宿舍里换上昨晚出门时的那件长袖衫就出门沿一条小巷朝着自己的家走去。小巷是清静的,他走着走着突然感到自己就象一个失去依托的幽灵,飘飘忽忽找不到归宿。一夜的消魂与满足现时已荡然无存,涌在心头的却是愧疚与不安。

  “要是娟知道了会怎么样呢?也许她会死过去的!”他想。

  这样想着就到了自己的家门口,他掏出钥匙打开门,见妻子正好在客厅边看电视边织毛衣,见他回来只抬头看了他一眼说

  “我以为你死在外边了,怎么回来了?”

  “昨晚加了几乎一夜的班,黎明迷糊了一会,困死了!有饭没有?”

  “这半阵回来了还想着吃啊?吃屎去还要人给你拉下呢!”说着,抬头瞟了刘冠士一眼,叫他尴尬地待在那里无以应答。

  他突然想和她开一个半真半假的玩笑,就又说:“你猜我昨晚和谁在一起?”

  “和鬼在一起!”她漫不经心的说。

  “告诉你,我和一个漂亮女人再一起,她对我温柔的很!”

  “去吧去吧,看哪个女人会和我一样瞎了眼看上你?那样到把我解放了!真是猪吃桃核尽想美事!”

  刘冠士心里酸楚楚的,感到失望,感到无趣,于是就走进卧室,想好好睡一觉,可他刚躺下不久,就听到她的喊声:

  “回家就知道睡觉,伺候着你还不如喂一头猪有用处!”

  “睡死了,验不出伤来,别人还会说是我把你害死的!”

  他听着,心里难受极了,他想起了天使,想起了“太白山上桃花源”……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陈红 陈红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陈红 会员等级:普通会员 用户积分:1007 投稿总数:389 篇 本月投稿:9 篇 登录次数: 40 他的生日:03-22 注册时间: 2010-11-06 02:00:47 最后登录: 2018-07-22 00:30:02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