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爱情故事>文章详细内容页

魂断江南,一缕香魂逝

散文
时间:2012-07-09 17:44:10  】来源:原创 作者:公子西阙 点击:0

  今年的江南较往年相比,多雨了些。阁楼前的牡丹在雨中飘摇,还未尽散芳华就在慢慢消散。花辨一片片落下,消失于泥土中。
  
  丝丝细雨,犹如这剪不断,理还乱的丝绪,在指间缭绕,挥之不去。许是下雨下得久了,心也变得空寂,烦闷!
  
  撑一把油纸伞,走在满是雨水的青石板的路上,不觉湿了裙边。细雨中的江南是一种朦肬的美,犹如镜中月水中花,美得不真切。走过古巷,踏过青石板,突然忆起了她的故事。
  
  犹见那身着素衣长裙的女子,手执素色油纸伞,笑颜恬静,容颜温润。在雨中渐行渐远,走入了古巷尽头的那家庄园,唯余一缕冷香飘散。
  
  那一日,依旧是烟雨朦肬的午后,她和平日一样行走在青石板路上,只是这一日她遇到了她牵挂一生的少年。那少年容颜如玉,举止文雅,是一个温雅如玉的翩翩公子。
  
  她从古巷走过,看到他在巷中的屋檐下躲雨,雨淋湿了他额前一缕发丝,水滴从额前滑落,有说不出的妖艳。过了多年后,她还记得她那一刻的惊艳。
  
  也许是命运的安排,他们两两相望间,犹如相识千年。都迷失在彼此的眼眸里。而她不觉拿出绣帕,为他擦去额间的水珠。那一刻看到他脸微微红了,而她反应过来时,也不觉红了脸。从未在人前如此失态过,今日却如此唐突。
  
  而他也不曾想到,在这陌巷能遇到如此淡雅的女子,如春风般,温雅柔媚。给人一种淡淡的感觉,有属于江南女子的婉约。素色长裙,近身时是淡淡的冷香,如她人一样,若不仔细,是闻不到那一丝香气。当她为他擦去额前的水珠时,他的心跳得异样的快。一见倾心便是如此吧!
  
  “公子,伞借给你,我马上就到家了”她的声音很好听,如山泉般。给一种舒适感,看着她递过来油纸伞,触到的是淡淡的温暖。
  
  “多谢姑娘,不知此伞该如何还给姑娘呢?”
  
  “有缘相见时再还吧!”看着她走到一家宅院,正准备推门进去时,叫住了她。
  
  “姑娘……”
  
  “不知公子还有何事?”她知道,就算她在喜欢那位少年。也不能改变她的命运,她终是要为了家族嫁入皇家,这便是她出生的使命。也许这也是她与那少年相见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不知姑娘可愿告诉我,你的名字?”总是不想就这样他们之间没有联系,至少知道她叫什么名字也好。
  
  “我叫扶摇,公子保重了,后会有期。”是的,她叫扶摇,扶摇直上九万里。听她父母说她从小就与当今太子有婚约,便从小把她寄养于江南,学琴棋书画,后宫中相争的一切。希望她能扶摇直上,登上后位,母仪天下。
  
  可她从来都不想要这些,她今生所求的,不过是与自己心仪之人,纵情于山水。在这江南平凡安稳的过一生,游湖赏花,吟诗作对。品茗下棋。她所求的不过是一生一世一双人,白首不相离。
  
  可惜就错在她出生于权贵之家,而不是平凡的江南小户家。而她不曾想到,她与他又一次相遇了。
  
  几日的细雨,阳光再次照射在这片人间仙境,正值春天。是江南最美的时候,在明月寺上完香,让丫环们都回去了。她信步走在古寺的林间小道,绿树成荫,芊红一片,林中小鸟在尽情歌唱。不觉几日来的烦闷消散了些。
  
  听着古寺的钟声,心中得来片刻的宁静。可心中对那陌巷的女子却辗转难忘。思念如鸩洒,入口便无药可解。此次来江南本是帮太子哥哥来看看未来的太子妃,不知是何女子能配得上太子哥哥呢?却不想却遇到了那个一见倾心的女子。
  
  而扶摇走到明月寺后山的桃林,看着随风而飞的桃红,不觉想到明年今日便是她嫁太子之时。犹如这桃红,去留不由已。拿出随身所带的玉笛,吹奏了一曲《梅花三弄》。
  
  曲调幽怨,闻者伤心,听者流泪。而他不曾想到在这明月寺有谁能吹奏出这般幽怨的笛声,不觉随笛声而去。只见在那纷飞的桃林中他见到了他日夜思念的人儿,她依旧是一袭白裙,可是不是那日所见的温雅,周身被淡淡的忧伤笼罩。
  
  不由加快脚步,入桃林把她拥入怀抱。
  
  而扶摇不曾想这无人步入的后山,竟有人,而且如今还把她牢牢抱住,好大胆的登徒子。还好自己会些武艺,手持玉笛,直攻那人要害,不曾想那人武功不错躲了过去。
  
  “扶摇,是我。”而晓苍不曾想到扶摇会些武艺,想想也是自己唐突了,在这无人的桃林,任是谁也会认为是登徙子。
  
  听着声音有些熟悉,仔细一下,才发现是那日小巷见过的男子。只是今日的他是一袭青衫,额间的紫玉吊坠在阳光下泛着淡淡的紫光,从未见过如此好看的男子。却不想如此无礼。
  
  “还望公子自重,毕竟男女授受不清。”
  
  “对不起,扶摇,是晓苍唐突了。只是,为何几天不见,扶摇会如此忧伤呢?发生了何事?”
  
  “没事,只是看着桃红有些伤感罢了,原来公子的名字叫晓苍。”
  
  不曾想到那日一别还真有缘相见,本想也许那日后便不会有相见之日,而他也不会记得她。只是想不到他们早已进了彼此的心,不是说忘便能忘的。
  
  “扶摇,没想到我们还真有相见之日,我们果真是有缘的。伞放在了我住的客栈。不知改日可否去府上拜访呢?”晓苍本想第二日就去拜访,又怕多有昌昧,若惹得扶摇不高兴那可就是他的罪过了。
  
  “只是寒舍偏远,只怕怠慢了公子。”也许是第一眼相见时便以迷失了自己,这一次就由自己的心任性一次吧!
  
  “是晓苍打扰了才是,那便说好,明日便去扶摇府上叨扰了。”原来上天还是倦顾他的,他终是见到了她,以后还能常常相伴。
  
  自明月寺那日以后,他便日日前来,他们品茗下棋,吟诗作对,在欢声笑语中,时光如梭,转眼间他们相识已半年有余。他才高八斗,学富五车。她才思敏捷,见解独特,不同于一般的女子。
  
  有时他们也会游湖赏花,看百花殆尽,细数秋叶唯美。他为她描丹青,她为他素手调羹。他们是人人羡慕的才子佳人,似水流年。转眼间又到年关,家家户户灯火温暖。远在京城的父亲也遣人来接她回家,只怕此次回去,在也来不了这如画江南了。可是不舍的不是这江南景色,而是那位翩翩少年。
  
  而他也不能在留在这江南,皇家年宴,皇子是必须出席的。父皇和太子哥哥日日催他早日回去,只是他一在推托。这一次再不回去,只怕他们会派人来将我绑回去的。可让他怎么舍得离开扶摇,这一次回去,一定要告诉父皇。他一定要纳扶摇为妃,哪怕不要皇子的身份。晓苍本想待到明年春分给扶摇带去惊喜,却不想他的不辞而别造成最后的陌路。
  
  江南是很少下雪的,可这一日雪下得特别大,天地间白茫茫一片,鹅毛般的雪下得纷纷扬扬,本来今天早上准备回京城的,因雪下得太大,马车无法行走。便决定雪停了再走,上天终是怜见她的,能见他最后一面。
  
  用过早饭,便撑着那把他们相识的那把油纸伞向晓苍所住的别院走去,在江南十几年从未见过江南雪景,在记忆中,这一次的大雪是江南这十几年来第一次下雪。有一种别样的凄美,
  
  久叩大门,开门的却不是晓苍本人,而一位年过六旬的老人。
  
  “大爷,晓苍公子在吗?”一种不祥感涌入心口,难道他走了。
  
  “这位姑娘,我们家公子回家过年去了,姑娘的名字可是叫扶摇?”不曾想到他竟会不辞而别,他可知此次相别只怕在无相见之日了。本想问他是否愿带她离开,若他愿意,此次她便什么都不想的任性一次,与他浪迹天涯。
  
  “谢谢大爷了,我是叫扶摇。”
  
  “公子临走时,留下一封信让我交给姑娘。我随身携带着,就怕自己忘记。”
  
  看着大爷递过来的书信,信封面龙飞凤舞写着扶摇亲启。回望来时的路,深深浅浅的脚印早已被雪淹埋,不留下任何痕迹。才发现这场雪下得如此之大,温言向大爷告辞便回了家,只是回去的路漫漫无尽头,才发现手脚也冻得没了知觉。
  
  回到暖阁拆开信,还能闻到淡淡的墨香。字迹有些潦草,想是因时间太匆忙才写得如此潦草。
  
  扶摇:
  
  因时间匆忙未能向你当面告别,我本是当朝六皇子,此次回京我定当向父皇如实相告,来年初春,我定当凤冠霞披娶你为妃,若父皇不同意我便带你浪迹天涯。本不该向你隐瞒我的身份,来年初春定当当面谢罪。今生能在江南与扶摇相识相知到如今的两心相悦,是我晓苍今生所幸。望卿能静候晓苍归来,今生不离不弃,莫失莫忘。
  
  晓苍留
  
  “不离不弃,莫失莫忘。”可知扶摇身不由已,不能静待君归来。也许在相见时她已是他的皇嫂,到那时让我情以何堪?
  
  而父亲已连续三封家书,催我归还。若不回,只怕到时皇上怪罪下来。顾家会满门抄斩。若回终是免不了嫁给太子,成为晓苍的皇嫂。若不回便会给顾家带来灭门之祸。
  
  老天,你让我扶摇该何去何从?
  
  命远总是如此喜欢捉弄人,而扶摇因长时间行走于大雪中,看了晓苍留下的信,去留难择,心力惟悴。当夜便高烧不退,到第二日,咳嗽不止。因受凉严重,一直昏迷不醒,身休越来越弱。
  
  大雪也在第二日停了下来,明媚的阳光照射在江南大地,可扶摇还是昏迷不醒,急坏了来接她回京的丫环婆子们,江南有名的大夫也看遍了。可是都束手无策,开了药吃了也不见好转。脸色越来越苍白,身子也越来越弱。大夫们也说让早点准备后事,只怕年关是过不了了。
  
  这一日,当朝右相听说女儿病得如此严重也携夫人千里而来,扶摇看到风尘仆仆而来的父亲和母亲,精神也好了些。吃过饭后就回了绣楼。她自知是回光反照。晓苍若生不能待你归来,死我也会在这别院等你回来。
  
  而右相看到自己最心爱的女儿,精神如此好,不由想到大夫说的话。“老爷、夫人,只怕小姐这是回光返照。老爷、夫人还是要有心理准备才是。”说完便摇头走了。
  
  “爹、娘,女儿自知活不了多久,你们也不必伤心。只是女儿还没报答爹、娘这些年的养育之恩。是女儿不孝了。”
  
  “摇儿,你会好的。先休息,什么事好了在说”而右相夫妇看着女儿消瘦的容颜,因脸上挂着淡淡的笑,但眉间还是有浓浓的忧伤。他们这个女儿从小就是这样,无何遇到什么事,从不告诉他们。也从不会让他们担心。只是为何这次她会病得这般严重。
  
  “爹娘,可否这次在由女儿一次,女儿在这小院十几年,舍不得离开这小院,能否等女儿死了,将女儿葬在这小院?”晓苍,我定会在这等你归来,我这次是不能回去的,若是回去了你该如何决择呢?更不想因为我而让你失去皇子之位,和你的父皇太子哥哥为敌。
  
  “摇儿,你会好起来的。不要说这些丧气话”
  
  “我知道爹娘从小就什么事都…由…着女儿,还望爹娘……能……能答应女儿的最…最后……的…要求。”
  
  右相夫妇看着泪眼朦胧的女儿,本来苍白的容颜更苍白了。我见犹怜,本就觉得这些年来对她有所亏欠,如今又怎么忍心不答应呢。
  
  “摇儿,爹娘答应你。你先好好休息。”而扶摇在一阵急促的咳嗽声中逝去了生命,不过她面带淡淡的笑容。很安祥……
  
  而远在京城的晓苍不觉从梦中惊醒,梦中扶摇口吐鲜血,倒在白茫茫的雪地之中,鲜血染红了那一地白雪,犹如寒冬中红梅。是那般的显眼,凄美。他本想拉住她的手,只最终还是没能拉到。
  
  定是扶摇出了什么事,也未曾想到现在还是午夜时分,起身一袭青衫,快马加鞭,一骑绝尘,还在睡梦中人们只听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可仔细听时又什么都没有。一切恍然若梦。
  
  本来十五天的路程,晓苍硬是十天赶到了江南。路上不知累死了几匹马,也不顾自己身休的疲惫。他想的只是早日见到那令他心心相念的女子,是否一切安好如初。
  
  当晓苍踏入那家他常去的庄院时,一切如初,只是没有那温雅如水的女子。有的只是一座冷冰冰的凌墓。
  
  在她的绣楼余下的只是一纸素笺,上面还有丝丝血迹。
  
  君不辞而别,心痛万分。
  
  人生在世,总有身不由已时。
  
  本想安然待君归来,可叹命运弄人。
  
  如今只怕与君誓言难在续,但与君誓言不敢忘。
  
  唯有将枯骨埋于此处,待君归来。
  
  若有来生,再与君续前缘。
  
  望君能多珍重,代我看完这世间繁华,三千美景。
  
  扶摇绝笔
  
  抶摇你发狠心,这三千红尘,若没了你,我晓苍活在这世间还有何意义,但为了你我会好好的活着,代你看这世间美景。
  
  “扶摇,你放心,我会在这里陪着你。为你抚琴,为你作画,为你写诗。”
  
  而他在她坟前种下了相思树,到如今还在。
  
  而他亦陪了她一生,他将世间美景如画,焚燃化为缕缕清烟,只愿在黄泉的她能看到,本想随她而去,可他若去了,她又怎能看到这世间的美景。当时光斑驳了岁月,当流年逝了青丝。当他白发苍苍时,还守在她的墓前。至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编辑:那转身后的落寞】

遥遥千年,两两相望,她从古巷走过,他在巷中躲雨,如若淡雅,凄凄相望。昔日之下的江南,多情吟韵的

暧 昧,一袭青光淡淡紫光。世间繁华,三千美景。

欣赏!望作者创作愉快,好好品检错别字。落寞念安!

TAG标签:

【审核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