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原创空间 > 影视书评 >文章详细内容页

姜星桓:我的英雄梦

时间:2019-11-15 17:59:17字数:15882【  】来源:原创 作者:美文欣赏 点击:0

  告诉你一个秘密,我小时候不太喜欢自己的名字,曾经有过改名字的念头。后来看了电影《英雄儿女》之后,才开始喜欢上自己名字,因为电影里的英雄王成与我同名。每当想起志愿军战士王成,在硝烟弥漫的朝鲜战场上,对着步话机高喊“我是王成,我是王成,为了胜利向我开炮”的时候,我就热血沸腾,仿佛被他的灵魂附体一样,总想做一些惊天动地的事情,让世人刮目相看。

  有一天晚上,我钓鱼回家的路上,听到女人呼救声,我循声而去,发现有一个男子正在欺负一女子。我奋不顾身与歹徒搏斗,成功解救了那名女子,我的英雄情结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不过,这次英雄救美,我也付出了点儿代价,两颗牙齿被歹徒给打落了,后来家里给我镶了两颗金牙。当时没想到的是,这两颗金牙在我找对象时掀起了不小的波澜。

  高中毕业时,我报名参了军,想当一名像英雄王成一样的战士。到部队后才发现,怀着“笑洒满腔青春血,喜迎全球幸福来”的战友比比皆是。军旅生涯三年,因无战事,我大头兵转业,被分配到国有大中型企业816厂当上了一名推土机司机。

  老实说,对这个分配,我心里很不满意。年轻人驾驶汽车多爽啊,开一辆像乌龟一样爬行的推土机,多憋屈!可主管分配领导的一席话,让我改变了心情。他说:“王成啊,你别不高兴!组织上这么安排是对你的器重,你应该感到荣幸才是。”

  原来816厂生产线是靠自己发电生产的,发电机组是蒸汽发电机,而发电用煤是靠推土机在专用线上把火车运来的煤推送进锅炉房里。推土机班可以说是整个生产线上的尖刀班,处于非常重要的地位。

  既然组织上这么信任我,我的自尊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便高高兴兴地去报到了。

  推土机班共计有三台75马力的东方红推土机,三位老师傅,三个学徒工。让我无法理解的是,班长却是学徒工韩兴!我在部队的时候,班长都是老兵当,哪有新兵什么事啊。组织上这么安排,让三位老师傅情何以堪?更让我不理解的是,韩兴还兼着供销处团总支书记,简直是闲着半拉身子干班长工作似的。

  我对班长韩兴很好奇,组织上这么安排是不是他有很强的社会背景啊?比如说是厂领导的子女或是市领导的亲属。后来多方了解才知道,他不过是从农村招工来的知青。不过他的经历的确是比较传奇,听说他在农村刚满20岁就入了党,当过团总支书记、生产队队长,还是公社的知青标兵。本来招工入厂时,组织上要分配他到管理岗位上去的,可他自己偏要到汽车队学技术。组织上考虑到他在新学员培训半年多时间里,做出过贡献,就随了他的心愿。

  我和韩兴虽然在一个单位,但因为他是个大忙人,在工作上交集并不多。不过,因为我是团员,经常参加他组织的活动,逐渐有了进一步的了解。供销处下属有汽车队、北线场(原材料集散地)、装卸队、材料库、供销科等单位,团员青年有50来名。其中,有转业兵、知青,还有一些农民工。在韩兴的领导下,供销处团总支活动开展得有声有色。最让我佩服的是,他与处领导联系后,组织团员青年业余时间干一些装卸活,挣点活动经费,组织我们去北山旅游。

  我和班长之间的友谊,更多的是建立在宿舍中的交谈。那时,我们宿舍是上下铺,住十个人,有知青也有转业兵。韩兴是个好静的人,平时喜欢看书,为人谦虚,待人真诚,所以我们很多人都愿意跟他说心里话,有啥难处也请他出点子。谈恋爱失败了,就向他诉苦;若谈恋爱成功了,就向他吐露难以抑制的兴奋。他都会笑呵呵地听着,偶尔打趣,有时也出一些点子。

  当时,有人给我介绍了一个对象,个头和我差不多,长得还好看,初次见面就给我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可是,对方不同意。理由是我的两颗金牙有碍观瞻。我很懊恼,就向韩兴诉苦。

  韩兴听后笑着说:“王成啊,你也别泄气,你还有希望。因为对方拒绝你的理由很牵强,是留有回旋余地的。你想啊,镶金牙没有什么不好,是有钱的象征。你没有听说过现在社会上流行的炫富表现吗:‘穿皮鞋高抬腿,镶金牙咧大嘴。’你呀,看到美女就咧大嘴笑,露富了。以后注意,少笑,她还会来找你的。”

  我听韩兴这么说,便全当是安慰我,并没当真。没想到的是,半年之后,我的对象真的回头找我来了,我暗自佩服韩兴的神算。我就问他你怎么就猜到她会回头的呢?

  韩兴说:“一家美女百家求。你的对象是不会没有比较就确定关系的。我想,根据她的条件,介绍的对象肯定不会少。比你高的会有,比你帅的也会有,但像你这样善解人意的男人并不多见。所以,我猜想她最终回头找你的可能性很大。”

  真正了解韩兴,我还是源于和他一同参加那次抢险工作。

  816厂是国有大中型企业,座落在美丽的松花江畔。改革开放前,有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东北的大部分国有大中型企业都有一个农场。农场是服务公司专门管理的,主要功能是给职工谋福利:到年底给全厂职工分大米、猪肉等农副产品。

  1977年5月,为了春耕,服务公司安排东方红65马力的拖拉机去农场干活。816厂农场在长吉公路北线上,河湾子附近,途经唐家屯大桥。因那时唐家屯大桥桥梁断裂,他们不得不从长吉南线绕过去。在途中,他们想抄近道斜穿乡间小路到农场,但不幸的是在通过乡村小河的时候,拖拉机把桥身压塌,掉进河里。所幸拖拉机没有侧翻,没有发生人员伤亡事故。

  那时上万元的国有资产损失,可是天大的事儿!听到此信,厂领导安排汽车队负责完成这次打捞任务。汽车队又把具体任务下达给了推土机班,班长点名让我同行。

  翌日,贝尔利翻斗车装上东方红75马力的推土机,从长吉公路南线绕过卡伦湖赶到了事故现场北侧,他们卸下推土机后返回了工厂。我和班长随同胡队长乘罗马吉普车赶到了现场。

  河面不宽,也就七八米;河水不深,大约有一米左右。所幸小桥压在了拖拉机下面,河水没有没过履带,可以启动拖拉机。

  在打捞工作开始之前,胡队长将带来的下酒菜红烧肉和青椒干豆腐摆到地上,并给班长和我每人斟满了一杯省名酒江城白酒。然后,他非常严肃地说了这次打捞工作的目的和意义,特别嘱咐我们要注意安全,因为在水中驾驶拖拉机,在牵引过程中随时有翻车的危险。

  喝了胡队长敬的酒,我大有《红灯记》中李玉和“临行喝妈一碗酒,浑身是胆雄赳赳”的感觉。当胡队长问到“你们俩谁驾驶水里的拖拉机呀”的时候,我抢先答道:“我去!”那时,我想起了转业时首长对我们的嘱托:“退伍不褪色。”我作为转业兵,决不能在危险面前退缩。

  “好了,还是我去吧。”班长韩兴非常淡定地说道。我知道这里有领导,还有不少围观的人,我不能跟班长抢风头,所以立马回答:“是,班长。”

  我被班长临危不惧、从容不迫的表现所折服。同时也为他不能高调亮相而感到惋惜。据我学习过的英雄事迹材料中介绍,在这样的危险关头,大部分英雄都会说:“我是共产党员,这里危险我上!”可韩兴只是淡淡地说了“好了,还是我去吧。”一点也没有英雄气概。

  后来,我每当回忆起这个情节时,我坚信:所有的英雄在危险面前也会像韩兴一样云淡风轻。而英雄事迹材料中的那些豪言壮语,都是作者为了表现英雄的内心世界,塑造英雄形象,而艺术加工硬加进去的,并非是客观的表述。

  班长很有“每临大事有静气”的大将风度,他趟水上拖拉机后,按照操作规程一丝不苟地操作:先检查发动机机油、水箱的水、柴油表,然后把变速器放到空挡的位置上,转而走出驾驶室站在履带上启动小机器(起动机)。

  那时的东方红拖拉机,启动非常麻烦。要站在驾驶室外面拖拉机右侧,先把绳子绕在小机器的飞轮上,然后通过猛劲一拉启动小机器。如果劲小了,启动不了;如果劲大了,很容易闪一个跟头。在平地启动尚且如此,班长站在一尺宽的履带上启动,那难度可想而知。我真担心班长在这个操作过程中,掉进河里。

  随后我发现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只见班长非常顺利地启动了拖拉机:小机器冒起了蓝烟,过一会儿他又启动了发动机,排烟管冒起了黑烟,“突突突”响了一阵之后,发动机运行正常。他坐进了驾驶位置,踩离合器,挂一档后,向队长打手势表示准备就绪。

  我的任务很简单,负责在岸上开推土机,用钢丝绳牵引拖拉机上岸。我事先要做的准备工作是,启动推土机,再把钢丝绳挂到拖拉机牵引勾上就行了。因为在陆地上好操作,我的准备工作早就完成了。我也上车向队长做出了准备就绪的手势。

  胡队长站在岸上,就像是运动场起跑线上的发令员一样,举起右手向下使劲一挥,拖拉机与推土机同时起步,慢慢地驶向了岸。由于河底并不平坦,班长驾驶的拖拉机左右摇摆着前行,在场的观众都为班长的生命安全捏了一把汗!一米,两米,三米,拖拉机终于开到了岸上,岸上的观众们齐声欢呼“胜利啦!”

  胡队长非常高兴,下令我和班长把拖拉机和推土机开到农场去。

  晚上,胡队长向我们下达了难以置信的命令:让我们第二天开推土机通过唐家屯大桥回厂。从现在的观念看,他下达的这个命令是违反安全生产规定的。因为,胡队长已经知道唐家屯大桥的桥梁已经断裂,而且清楚服务公司的拖拉机就是为了躲避那个风险,才掉进河里的。难道他相信东方红65马力的拖拉机都不敢过的大桥,比它重的东方红75马力的推土机就能过去吗?

  对此,班长提出了质疑。由于班长是厂先进生产者、优秀团干部,又是党总支书记老八路的红人,对班长的质疑,胡队长不敢轻视。他很无奈地说道:“贝尔利车现在在北现场忙,调不过来。而推土机必须马上回去,否则就会影响生产,我也没办法,只能这样安排。”

  胡队长是工人出身,由于带病坚持工作被评为厂劳模,后来提拔到了领导岗位上。他工作积极性很高,责任心也强,但因对汽车行业管理外行,工作总是抓不到点子上,所以常被人诟病。好工人未必就是好领导,有权力未必都有权威。

  第二天清早,我和班长“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把推土机开到了唐家屯大桥。当时中国经济比较落后,车辆少,通讯差。桥头,没有设置“前方危险,禁止通行!”的标志;桥上,也没有车辆或行人通过,只能听到桥下的“哗哗”流水声。

  到了桥头,我们下车观察桥的断裂情况:桥长约50米左右,在离对岸约10米处一根桥梁断裂形成了“V”字型,桥面和河面高度约有8米多高。看来,开推土机过桥危险性很大,一旦连人带车都要掉进河里,就会车毁人亡!

  我说:“咱们是刚离开狼窝,又掉进了虎口啦!难怪工人们都说,胡队长竟是瞎指挥呢。”我可以看出班长其实也对胡队长的瞎指挥很不满,但他没有附和我说的话,而是非常严肃地说道:“事已至此,抱怨也没用。咱们还是研究一下怎么过桥吧!”

  我们二人经过慎重地研究,有两点达成了共识:一是从技术层面上,驾驶推土机时要挂一档通过,行驶中不能有急转弯或急停车等激烈的动作,避免对桥产生强烈的震动;二是在过桥的时候,只能有一人在推土机上,留一人在岸上观察情况。一旦发生意外,留下的一人马上回单位报信,处理后续的事情。

  那么,谁在推土机上?是我们二人争论的焦点。因为我们俩心里都清楚,谁在推土机上谁就有可能在此见马克思去!我先说道:“班长,咱们俩谁驾驶推土机,只要操作不失误,能过去就算过去了。如果桥体承受不了,该掉下去,谁也没办法。一旦出事,你是班长,便于与单位领导联系,还是我上吧!”

  我想,现在只有我们俩在,也没有抢不抢风头的顾虑了。上一次让班长担了风险,这一次我应该冲锋在前。如果说上一次算是我一种表态的话,这一次应该用实际行动来证明才行。

  班长看我一本正经的表态,很高兴,脸上浮现出了欣赏的笑容。他沉思了一下后笑着对我说:“我是老哥一个,可你还有对象啊!”班长同时用两个手指指着自己的大牙,接着说“还是我上吧。”

  班长的两个手指头,是在暗示我的两颗金牙,同时是指曾经因我这两颗金牙不同意相处但后来又回头托付终身的我对象。听班长这么一说,我笑了,想到了可爱的对象,便没再争。

  我心想,班长不愧为是共产党员,他也有父母,他也希望不出事,但无论何时何地,他都把安全留给了别人,把危险留给了自己,我由衷地佩服他!或许英雄的本质就是这样的吧。

  当时,我的泪水不自主地流了出来。我用非常敬重的眼神,激动地凝视着班长清澈的眼睛,我看到他既没有恐惧也没有怨恨,还是那样淡然地笑。临了我只说了一句:“保重。”

  班长独自上了推土机之后,挂一档、低油门行驶。没有观众,也没有掌声,更没有摄像机。我不知道班长脑海里在想什么,我只看到他两眼紧盯着前方,稳稳当当地把推土机驶向了彼岸!

  开过了唐家屯大桥之后,班长下车等我。我飞奔过去拥抱了他,这时我才发现,班长的个头比我高一头。虽然刚才我们经历了生死抉择的考验,但我们彼此谁也没说话,只是回头再看了一眼大桥,然后一起上车驾驶着推土机奔向了单位。

  东北的五月,正是百花相继开放的季节。在行进中,我们时而能看到快要谢了的桃花、杏花,或者正在盛开的梨花、海棠花;时而还能看到道路两旁,黄的、白的、藕荷色的小花,星星点点争相开放着。

  风吹杨柳,阳光明媚,我们惬意地欣赏着一路春光。不知是谁起的头,我们一起唱起了《英雄赞歌》:为什么战旗美如画?英雄的鲜血染红了它。为什么大地春常在?英雄的生命开鲜花……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美文欣赏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美文欣赏 会员等级:文学秀才 用户积分:20253 投稿总数:4365 篇 本月投稿:278 篇 登录次数: 754 他的生日:05-27 注册时间: 2012-02-08 03:20:56 最后登录: 2019-12-05 15:26:03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