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原创空间 > 影视书评 >文章详细内容页

开蓉蓉:只羡鸳鸯不羡仙

时间:2019-10-09 22:34:19字数:6988【  】来源:原创 作者:念1031 点击:0

  在《红楼梦》里,贾宝玉和林黛玉的爱情结局一定是悲剧性的,这给读者留下了不尽的思索和惆怅。如果宝黛二人顺遂了自己的心意完婚,那他们的婚后生活是怎样的呢?不妨来模拟一下。

  大婚次日,黛玉醒来梳理晨妆,低垂粉颈,面色绯红,宝玉也赶紧唤来紫鹃为自己打水洗漱,穿戴整齐后,并要为黛玉画眉,黛玉拗不过,随他画了。只见那眉形细长而弯,形色像挂在树梢上的轻烟,宝玉不禁看痴了。两人同去拜见贾母,贾母见一对璧人给自己请安奉茶,笑意盈盈说:“从今往后,两个玉儿可不能闹了,不然我可是不知该帮谁了”。一旁凤姐笑得打趣道:“老祖宗,手心手背都是肉,随他们去吧,您呀,只管抱重孙吧”。贾母笑骂她这个猴儿淘气,一旁的丫鬟婆子也笑弯了腰。这时宝玉瞥向黛玉,用手捂着嘴憨笑着,黛玉羞得面红耳赤,低眉颔首,不发一言。两人又同去见过王夫人,大观园里处处莺歌燕语,花儿明媚鲜妍,像是祝福着这对新婚的夫妻。一天下来,宝黛二人着实辛苦,回来时已经灯残人静,紫鹃与雪雁伺候两人洗漱毕退下。房间里只剩宝黛二人,黛玉今天虽身体上受些辛苦,但是精神上还仍烁烁,可以支撑。在银烛下,黛玉捧着一本书入神读着,宝玉抚她的肩道:“妹妹连日辛苦,怎么还如此孜孜不倦,小心累坏了身子?”黛玉说:“我刚想睡,但是见了这本书便消了倦意,这本《庄子》清灵明快,读起来真是神思飞扬,满口馀香。”宝玉道:“那日为《南华经》续文,你怪我丑语无见识,以后可还请妹妹多多指教了。”说完,宝玉毕恭毕敬作起揖来,逗得黛玉笑了起来。两人共入帷帐,又叙了一番话,真是说不尽的缠绵怜爱。

  黛玉做了新娘子后,起初很是沉默,旁人和她说话,微笑而已。对待长辈更比从前谨顺,和下人说话也很温和,生怕有点点缺失。宝玉笑她:“从前妹妹可没有这般才干,怎么才数日就变得这样贤惠了?”黛玉啐他一口:“如今怎么能和当日相比,我虽少父母教导,也知道要敬老孝亲的道理。”从此宝黛二人形影不离,耳鬓厮磨,爱恋之情,无法用言语形容。

  欢愉的时光总是易过,转眼已经新婚足月了。贾政见宝玉的学问不见长进,完婚后也总是流连闺阁,毫无读书入仕之心,便推荐其去往江西的一位张慎省先生门下学习。这位先生是贾政在任为江西粮道时结交,授课循循善诱,大凡官家子弟都请他教导。贾政把宝玉叫来训诫了一番,想自己膝下虽有两子,但所托无望,还望宝玉能早日成材,在仕途经济上下功夫,继承家业。宝玉知道了父亲的决心,仿佛一个霹雳在耳边炸响,心中不尽的怅然,郁郁寡欢地回到怡红院内,见黛玉正在喂鹦哥,怕她闻之坠泪,便在一旁呆立。黛玉看今天宝玉情绪低落,便问:“今天可是吃了谁的闭门羹了,怎么反倒给我脸色瞧了?”宝玉知道瞒不住便说:“父亲让我两日后去江西求学,这一去不知多少时日呢。”黛玉听了,脸色骤白,身子一倾,亏得紫鹃扶住。缓了一会,黛玉强颜欢笑,劝勉宝玉出发,让袭人准备外出的行装。

  临行前,黛玉轻声嘱咐:“出门在外,不比在家有丫鬟仆人伺候,此去小心在意,努力加餐勿念……”黛玉眼眶盈泪,宝玉心绪恍惚。虽然是桃李争妍的季节,但是仿佛天地变色,林鸟失群,茗烟在一旁催促道:“二爷,时间不早了,船在等着了。”

  在书馆待了三个月,宝玉觉得像过了十年般漫长。黛玉时有书信寄来,道家里一切安好,但宝玉见点点泪痕沾湿了信稿,深感怏怏,每当竹院起风,盈窗芭蕉托起月轮的时候,宝玉总会对景思人,梦魂颠倒。张先生得知宝玉的心思不在书上,便给贾政去信告知其水土不服,让宝玉暂且回家。宝玉像是得了赦令,登上回家的船,恨不得如李白诗里写“轻舟已过万重山”那般一天就回到家中。在船上的光景,真是度日如年。

  等回到家中,往贾母王夫人处问过安,宝玉便急匆匆回到怡红院,还没到门口便大喊:“林妹妹,我回来了,林妹妹,我回来了!”黛玉正在屋内与自个下棋子呢,听得一声熟悉的“林妹妹”,怔怔地望着棋盘,待紫鹃说“二爷回来了”,这才回过神来。黛玉起身相迎,两人相见,执手相看,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觉得魂魄恍恍然化作了云雾,已经感觉不到自己。

  正值伏天暑热,内室炎热蒸熏,宝玉怜惜黛玉身子羸弱,担心暑气侵染,便移到怡红院临水的小轩居住。檐前老树绿荫浓密,覆在窗上,满目凉意。黛玉甚少出去走动,只和宝玉在轩内研习书卷,谈论古史,品月评花,作诗下棋。想人世间欢乐,无过于此了。

  一次,黛玉问宝玉:“诗家首推李白和杜甫,你尊奉哪位名家的文章?”宝玉道:“李白的诗潇洒落拓,杜甫的诗锤炼精纯,杜甫之森严不如太白之活泼。”黛玉说:“论主旨用词,格律严谨,诚然是杜甫更高,但李白的诗如《庄子》所说姑射山上餐风饮露的仙子,有天然趣味,并非杜甫不如李白,而是我们更崇尚过李白那样的生活罢了。”宝玉说:“官场上都是些披着儒家外皮的伪儒,见了那些禄蠹便觉浊臭逼人,何如太白,‘天子呼来不上船’。”黛玉笑说:“你也是‘太白’呀,也得让人给你脱靴”。这样的日子,两人说说笑笑,弹琴吟诗,一年里不觉已过大半时光。

  宝玉因着祖荫,谋了一份闲职做着,只能支撑其日常的开支。贾政对其十分不满,但其孙贾兰读书上进,小小年纪颇有一番见识,便好好教导孙辈,对宝玉也不强令其读四书五经了。黛玉的身子一直在服汤药,好在宝玉体恤,对其呵护备至,也无甚大碍。日子就这样闲云流水般过去,宝黛二人虽偶有误会,但是心无嫌隙,真是好一对神仙眷侣。

  笔者深知自己所写纯属狗尾续貂,曹公如若有知,一定怒不可遏,但是笔者深感宝黛二人爱情的悲剧性让人叹惋,就杜撰了一个“王子与公主”的美满结局,慰藉自己以及各位看官。还请各位高抬贵手,权当娱乐。

TAG标签:

【审核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念1031 念1031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念1031 会员等级:站长 用户积分:2275 投稿总数:2365 篇 本月投稿:144 篇 登录次数: 321 他的生日:03-16 注册时间: 2010-09-22 11:44:12 最后登录: 2019-10-14 22:01:39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