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原创空间 > 影视书评 >文章详细内容页

张道德:小李蛮村

时间:2019-07-14 12:30:43字数:9154【  】来源:原创 作者:念1031 点击:0

  站在小李蛮村的村口,抬头向东南方向看去,薄雾如轻纱一般

  柔柔地抚摩着群山的面孔,不论是高耸的虎山,还是坡度相对平缓的凤凰山,皆在这流淌的细雾中忽隐忽现,似乎有种神秘的面纱亟待揭开。

  包公,这位千年传颂的伟大人物,就出生在小李蛮村。

  小李蛮村原名小包村,明朝时改称此名。这个小村坐落于凤凰山脚下一片开阔的平地上,隶属于现在的肥东县包公镇。在这里,包公生活了近四十年。

  包公是从这个山村走出去的一位伟大政治家。1027年包公考中进士,其后又因父母相继病故守孝十年,直到三十九岁时才走出家乡小李蛮村,辗转大宋南北各地,先后出任知县、知府、监察御史、枢密副使等职,并授龙图阁直学士,世称“包龙图”。包公逝后追赠礼部尚书,谥号“孝肃”,后世称其为“包孝肃”,有《包孝肃公奏议》传世。

  “包青天”的美誉世代传颂,家喻户晓,被历朝历代奉为“清官”的典范。包公是这一方热土孕育的神明,他廉洁公正、立朝刚毅,不附权贵、铁面无私,是老百姓眼里的“青天”。后人对包公精神讴歌不尽,戏剧脸谱上只要他的黑脸一出现,往往代表的就是廉洁和公平。只是,对于养育他的故里家乡却似乎没有人留意过,更没有人去赞美过。

  包公出生的这个村庄,远离县城,更远离现代都市,僻静而幽深。然而近年来,这里似乎正在被重视起来,因为要建一座“包公文化园”,把包公出生地的“花园井”“荷花塘”及“包氏宗祠”等一并纳入园中,以供纪念参观或朝拜教育。去年上半年,全国的“包公廉政文化研究会”也在这里举行,来自世界各地的包氏贤达以及廉政机构官员齐聚一堂,共话包公的历史意义及其伟大精神对当今廉政文化的启迪和作用。

  我对包公,更多的是一种情怀,一种情感上的敬仰。近年来,随着“包公文化园”的建设,我曾来过小李蛮村几次,每次都是车来车往,匆匆而过,对村庄并无太多的印象。而今,我独自来到村口,用脚丈量着那片土地,目光揣测着包公曾在这里生活过近四十年的村庄,虽历经数个王朝的更迭、战火的兵燹、人口的变迁,却依然固守在这一带。如今,那口依然沽着汪汪泉水的花园井、那盛载着生命的荷花塘,越经千年后依旧风姿卓卓、荷叶连连。

  据史料记载,包姓出自申姓,为申包胥之后。申包胥是春秋时代楚国大夫,楚国将亡时他自使赴秦国乞师援楚,为恢复楚国立下了盖世之功。之后他辞封弃赏,隐居不仕,去申更包名胥。其后人遂以包为姓,至今已有二千五百多年。包氏后来迁徙山西上党(今长治市),其分支于唐时又辗转至庐州(合肥),即今天的肥东县包公镇小李蛮村,彼时称为小包村。当年的包氏族人也在历史的长河中沉浮跌撞,虽筚路蓝缕,却最终扎根于这个小村。千年之后的小李蛮村依然有包姓人家居住,而且相隔不远还繁衍了一个叫大包的自然村,与原来就叫小包的小李蛮相伴相生。这里的包姓人家都是一个祖先,包氏宗祠就建在这片土地上。包家的后人对该村的历史和那些有关包公的故事和传说如数家珍,甚至绘声绘色。有位老太太已经八十岁了,嫁到这个村已有五十多年,夫家也姓包,说起包公来满脸兴奋,滔滔不绝。虽然我对那些传说不想附会,但对包家后人对包公的敬仰之情同样深信不疑。一千多年来,这里的包氏子孙繁衍以小李蛮村为根,其根须延伸更远,及至港澳台地区也有包氏后人。近年,有大批定居在外地的包氏后人专门来到这个不起眼的小村,怀着对包公的崇敬之心踏访这片古老的土地,还有那不变的山脉,追寻包公当年的足迹。

  小李蛮村地处群山腹地,东边是连绵起伏的虎山、龙山、浮槎山,南边是低矮平缓的凤凰山。凤凰山,又名柴山。北宋初期,小包村人丁兴旺,居住着以包姓为主的数十户人家,柴山时属包家所有,又叫包家山,村里的人世世代代在山下种地,山上砍柴放牧,过着聚族而居的生活。柴山之所以又名凤凰山,源于一个美丽的传说。说是有一天清晨,柴山上落下九只凤凰,赤霞般的羽毛,五彩斑斓,鸣声悠扬。九只凤凰几乎每天清晨或傍晚在柴山上盘绕。炎热的夏季,九只凤凰每天到山下河边的小桥下戏水,梳理羽毛,遇到行人也不避让,甚为奇怪。时间一久,一传十、十传百,柴山上出现凤凰的消息在周边传开了,于是人们把柴山叫做凤凰山。

  凤凰山离小李蛮村最近,与东边的虎山、龙山等交相辉映、连绵起伏,成为环绕村庄的一道天然屏障,庇佑着这里的一方百姓。这里的山,是绵延千里大别山的余脉,海拔相对较低,最高处不过几百米,草木葱茏,松涛阵阵。大别山有着独特的地理条件和文化渊源,其山脉连绵数百里,是长江和淮河的分水岭,山南麓的水流入长江,北麓的水流入淮河。合肥属于岭区中部,具有鲜明的庐州文化特色。这里曾是三国时期古战场之一,至今还存有曹操练兵时的教弩台,而小李蛮村所在的群山之下,曹操大军南下时所开挖的水、旱马槽遗址依然保存完好。

  一条公路像条盘旋的蛇,在凤凰山与虎山、龙山、浮槎山等山间穿行,穿出了千年历史风云。距小李蛮村仅数公里之外的大城墩遗址、龙城遗址均表明这一地区早在新石器时代就有人类文明活动,而龙城遗址则是汉武帝时期设立的浚遒县城所在地,至今还有断壁的城垣和散落的瓦砾瓷片暴露于野。可见,此地也曾是繁华烟云、兴盛之都。

  每一道山脉都孕育着一道水系。距小李蛮村不远处的浮槎山齐都峰顶有二泉并立。北池水深而清,名“清泉”;南池水浅而浊,名“浊泉”。二泉水位常年稳定,取之不降、不取不涨。宋代大文豪欧阳修誉之为“天下第七泉”。看来,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在这里已是泾渭分明了,不知当年的包公是否也曾观泉而叹。在凤凰山与虎山的脚下有条小河,千百年来,一直无声流淌着,静静地汇入滁河,再一路奔向长江。这条小河不宽,甚至有些河段年久失修,於失严重,却有个响亮的名字:天河。不知是被老百姓誉为上天所赠之河,还是取天然之河的意思,反正那清浊二泉、缓缓流淌的小河,注定和大山一样孕育了这个地方的江淮文化,把诗书传家作为一方百姓的追求。肥东作为合肥的一个县,具有两千多年的历史文化传承,既有“吴楚要冲,包公故里”之盛名,又有“襟江近海,七省通衢”之美誉。这里的山水孕育了无数杰出人才。除了千古传颂的包拯外,还有被《元史》誉为第一“死节之臣”,且治军严明、能诗善文的元代儒将余阙;为大明江山建立不世之功的名将吴复;支撑晚清危局数十年的李鸿章等等。当代名人中,前国务委员张劲夫是包公的同乡,两家相距不过几里路;前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吴邦国更是家乡的骄傲。据史料记载,这片土地上先后出现过三对“父子进士”,包拯父子即是其中的一对,还有就是清康熙年间的昂绍善与昂天曾羽,晚清的李文安与李鸿章。不论他们在历史上的贡献大小,褒贬多少,不可否认的是耕读家传,崇文尚学,已成为这一地区特定的文化标签,至今生生不息。包拯被视为文曲星转世,他曾写过这样一首诗:“清心为治本,直道是身谋。秀干终成栋,精钢不作钩。仓充鼠雀喜,草尽狐兔悲。史册有遗训,无贻来者羞。”这种清廉为本、正直为人的准则成就了千年不朽的包青天。

  包公故事传颂千年,包公的人格和精神美名远扬,而哺育他成长的那个小李蛮村及那片山水也正在旧貌换新颜。随着“包公文化园”的整体规划建设实施,小李蛮村及其周边已纳入新农村改造的范畴,这里的自然和生态将会得到更好的保护。

  薄雾已散去,山更青水更秀。包公的人格就是凤凰山上那块坚不可摧的岩石,虽日晒雨淋,却依旧兀立险峰;包公的精神犹如那条沽沽缓流的小河,虽蜿蜒曲折,却总会奔向大江大海。

TAG标签:

【审核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念1031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念1031 会员等级:站长 用户积分:3500 投稿总数:3293 篇 本月投稿:719 篇 登录次数: 358 他的生日:03-16 注册时间: 2010-09-22 11:44:12 最后登录: 2019-12-01 23:57:12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